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一章 紅松鼠與她的飼主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44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紅松鼠與飼主

——不行,最後的那一個……

“喂,依拉朵婭!夠了啦……下來吧!”

“我拒絕!最後的這個我一定要拿到……哎呀呀呀呀呀——”

嘭——

身穿淡藍色女僕長裙的少女抬起頭——那個火紅色的影子恰好在同一時刻淩空落下,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地表蓬鬆的碎屑之中,激起一團嗆人的塵霧。

“沒事吧,依拉朵婭?沒事吧!”

懷中那幾顆拳頭般大小的圓形果實被以最快的速度丟在腳邊,女僕跑上前去的同時,臉上的表情也徹底從擔憂變成了焦急……儘管,這份急迫並沒有持續太久。

“嘿嘿~這點高度怎麼會傷得到我嘛!”

有些調皮的笑聲響起,隨後便是一縷柔軟蓬鬆的紅遮蔽了女僕的視線:那是一條足有一米多長的大尾巴,蓬鬆柔軟的樣子足以讓任何人毫不猶豫地第一時間聯想到一隻可愛的松鼠……除去那有些過分的大小之外。

“你……你嚇死我了!真是的!”

眉頭微蹙的女僕嘟起了嘴,而那條紅色的尾巴卻是先將盤繞著的又一顆圓形果實塞進了她的懷中——直到此時,依拉朵婭才緩緩從灰堆之中站起。和面前的女僕一樣,她的個頭不算高,身上的衣著也是款式相近的女僕裝:僅有的,也最突出的特徵便是身後那條火紅色的大尾巴,以及頭上同為火紅色的短髮與圓圓的齧齒類雙耳。在她的身後,一株足有十五米高的巨大蘑菇靜靜地佇立在星光之下,菌蓋下方一條鬆鬆垮垮的繩子則無聲地表明著,那裡正是她半分鐘前跌下的地方。

“我說,你的身體真的沒事嗎?”

“當然沒事啦,梅拉內務長。”儘管行禮時的姿勢還算是恭敬,然而依拉朵婭的表情依舊毫無保留地出賣了她的心情與天性:那是一個不摻一絲雜質的笑,調皮卻不至於頑劣,和內務長黑色劉海之下的焦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可是松鼠啊,從樹上摔下來算什麼嘛?”

“那就好。晚餐需要的孢子球已經采得差不多了,準備回去了。”

抖了抖自己的裙子,一隻折疊整齊的粗布口袋便出現在梅拉手中:她俯下身子,將剛剛散落一地的圓形“果實”一個個撿起,隨後放入布袋之中——那其實根本不是什麼果子,而是巨型蘑菇的孢子,也是當今最重要的糧食作物之一。內務長的動作乾淨而又俐落,只是當她正準備邁開腳步出發時,身後的灰堆之中再一次響起了奇怪的聲響。

“走吧,依拉朵婭?”

“等一下……”

梅拉回過頭,依拉朵婭在回答的同時卻是再一次向著那株蘑菇邁出腳步:百米衝刺一般的速度推動著紅松鼠再一次沿著那根足有兩人合抱粗的菌柄攀援而上,而在掠過菌蓋正下方的同時,那根被遺落在上的安全繩則是被依拉朵婭穩穩地抓住。

“……好了!咱們回去吧,內務長。”

這一次,依拉朵婭落回地面時是正常的雙腳著地——儘管如此,激起的塵土還是讓梅拉不禁咳了幾聲,那是巨型蘑菇的菌蓋風乾破碎後留下的碎屑,帶著一股淡淡的黴味。紅松鼠一般的女孩將那根粗糙的麻繩盤繞在自己的肩頭,跟上內務長腳步時卻有意地放慢了幾步:她抖了抖自己的尾巴,一個圓滾滾的影子便應聲從身後飛出,越過她的頭頂,穩穩落在松鼠的手中。

“看來這次的收穫味道也不錯~”

張口咬下的同時,果凍般的清涼粘液便從孢子球中流淌而出,帶著一絲淡淡的甜香:依拉朵婭一邊走著,一邊輕聲而又大口地吮吸著這顆剛剛偷偷順手牽羊得來的戰利品,鼓起的臉頰也確實有點像是齧齒類圓滾滾的頰囊。巨型蘑菇組成的森林之外是堆滿枯草的荒野,而在荒野的盡頭,一道略有些黯淡的青藍色螢光靜靜地閃爍著,如同一顆隕落的星。

——依拉朵婭知道,那是她醒來的地方。

青金石營地——雖然名叫“營地”,不過實際上還是更接近一座小鎮:因為對於“營地”這個詞而言,這裡簡直大得過分了。兩條筆直的大道劃出一個規整的十字,將整座圓形的小鎮分為四個區域,而兩條街道交匯處的中心廣場中央,便是那道螢光的來源。

每一次穿過中央廣場時,依拉朵婭都會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圓形廣場的四周是成排成排的磚石建築,而在正中央,一塊將近十米高的石質方尖碑靜靜地矗立著,散發著明亮而又溫和的冰涼螢光——在這片沒有太陽的土地上,這座永夜籠罩下的城鎮之中,類似的螢光石材便是月光之外僅有的光源,儘管依拉朵婭並不明白這東西為什麼能夠發光。

梅拉像是完全能夠理解依拉朵婭的感受一般,沒有催促她,只是一起靜靜地看著——直到紅松鼠自己再一次邁出腳步。她

們穿過人流熙攘的廣場,目的地則是廣場邊一座三層高的磚砌小樓。大門上方的鐵牌上鑲嵌著“青金石營地夜曉團辦事處”這幾個大字,而門邊站崗的藍衣衛兵在看到梅拉的同時,便將自己腰間的短劍拔出,舉在胸前微微行禮,而梅拉與依拉朵婭也同時微微躬身回禮。

她們穿過一層的前臺大廳,目的地是二層的餐廳後廚——而依拉朵婭清晰地記得,就在三個月前,她便是在這棟建築的三層醒來,而睜開雙眼時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廣場上那座耀眼的螢光方尖碑:類似的東西被安置在營地街道的每一個路口充當照明,然而只有廣場上這座最高大的碑還兼有城鎮象徵的用途。當時的她還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也不知道為什麼身上會突然多了這些屬於松鼠的特徵,甚至……

——她記得自己曾是個普通人,她並不是一隻松鼠,然而她卻記不起自己的名字,也記不起在來到這座城鎮之前,自己身上究竟發生過什麼:“依拉朵婭”這個名字,其實是來自那個將她帶到這裡的人……那個即將在這裡用餐的男人,或者說“大男孩”。

剛剛採集來的孢子球被一個一個切成兩半,接出來的淡紫色粘液足足裝滿了一大盆:三個月來,依拉朵婭一直在這座辦事處中做著一些雜物,從清掃衛生到生火做飯不一而足。儘管沒有任何有關過去的記憶,但依拉朵婭還是很慶倖,至少自己沒費多少力氣便學會了所有這些雜活要如何處理,否則一個無能的懶蛋也不會有機會留在這裡幫忙。梅拉正在一旁帶領著幾個同樣穿著女僕裝的同伴一起,同一大盆亮銀色的鯰魚做著鬥爭,而依拉朵婭自己則是取出了一口湯鍋,向其中倒滿清水後放入了幾片黃白色的魚膠,隨後便取過火把點燃了灶台中的柴火——在這個主要以螢光石作為照明的城鎮中,廚房是為數不多會設有明火的地點之一,而且在其他人足以應付廚房工作的這一天,梅拉也破例允許了依拉朵婭為那個男人開一鍋小灶。

魚膠混合液在火焰的溫度之中逐漸開始冒泡,沸騰,而久候多時的依拉朵婭則毫不猶豫地將一小杯稱量過的烈性甜酒倒入鍋中——那同樣是由孢子球漿液發酵而成的產物,與孢子球原液的味道十分相容,同時還能夠抹去魚膠的腥氣。

一旁的空氣中傳來魚肉糜與澱粉混合在一起的濃郁香氣,而紅松鼠面前的湯鍋在離開火爐之後,則是由漸漸由沸騰冷至微溫——直到這時,依拉朵婭才將那盆孢子球原液一股腦地倒了進去:這種營養豐富的液體卻會在遇熱時味道變稀變淡,而如果溫度過冷,魚膠凝固後又無法再做進一步的調味。紅松鼠舔了舔自己的舌頭,而在她面前的鍋中,淡紫色的湯汁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變涼凝固,直至成為一整塊晶瑩剔透的紫色補丁。

——她知道,那個將她帶到這裡的人最喜歡吃的就是布丁:在她醒來時,那個人就是一邊吃著布丁,一邊告訴她,他從一座暗無天日的水下地窖中將她帶到了這裡,而為了拯救她因嚴重感染而即將逝去的生命,醫生甚至不得不對她的身體“動用了一些不好描述的動作”……別誤會,只是用某種法術將一隻松鼠的生命融入了她的體內。這些以適應能力與頑強生命著稱的小動物為她的身體帶來了強大的抵抗力,讓她戰勝了感染,卻同時給了她一些屬於松鼠的特徵。

此時,廚房門外的食堂中已是一片喧鬧:身著藍色衣甲的士兵們早已擠滿了食堂中的每一張桌子與每一條長凳,而伴隨著一陣標誌著開餐的銅鈴聲響,梅拉帶領的女僕團隊推出的則是三隻一人多高的金屬桶——那裡面是用植物塊莖與魚肉糜一起熬成的湯粥,還散發著一陣濃郁的奶香。士兵們紛紛掏出餐盒排起長隊,而當一個身著藍色長袍的瘦高少年剛剛從梅拉手中盛了滿滿一碗魚肉粥,回到角落裡的一張長桌邊時,他卻突然看到自己的座位上,憑空多了一隻亮閃閃的金屬大碗,裡面則是堆得如同小山一般的淡紫色布丁。

——那一刻,少年立刻便明白了這是誰的手筆:只有那個食量也和齧齒類一樣大的女孩,才會把一道甜品做得比主食的量更加誇張。

“歡迎回來,凱洛!”

裹著女僕裝的火紅色身影幾乎是在少年面前憑空出現,而那條毛茸茸的大尾巴更是毫不矜持地攀上了少年的腰:他搖了搖頭,微笑的嘴角中帶了一分寵溺,也帶了一分無可奈何。

“我回來了,依拉朵婭。”

少年伸出手臂,溫柔地攬著松鼠少女的腰——他很清楚,那座水牢之中絕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對她有過哪怕一絲一毫的善意,而這或許本是她應當享有的溫暖,在這片被太陽拋棄的土地之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