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二章 夜曉團的軍士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18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和其他的普通士兵們相比,這一天凱洛的午餐待遇無疑在幾乎所有的方面,都要高了一頭,當然絕不是因為他身上二等曉士的軍階理應享有的待遇:擁有指揮和使用治癒魔法的天賦讓他被授予了更高的軍銜以及小隊指揮官的職務,然而在夜曉團,軍階反而帶不來多少肉眼可見的待遇提升,至少在陣亡之前不會有。

只是,作為永夜大陸三大自由城邦之一,“耀石之邦”貝瑞萊特旗下的正規部隊,也是三大自由城邦中人數最多的一支武裝力量,夜曉團的待遇卻反而沒有因其規模的龐大而摻水:說到底,為什麼夜曉團對成員的待遇不隨其軍階的提升而提升?還不是因為即便是夜曉團最普通的大頭兵,待遇也比另兩支隊伍——“暗木之邦”朱尼帕旗下的葉鱗隊與“星海之邦”安塔雷斯旗下的碎浪團——的士官,都要好上那麼一點點。

至於原因,就十分簡單了:如同城邦的外號,貝瑞萊特佔據著永夜大陸面積最大的礦物產地——無論是用於照明的螢光石還是用於打造工具的鋼鐵,甚至是一些特種金屬,幾乎都可以在城邦轄區內諸多的礦山、峽谷與天坑之中開鑿而出。這些礦物不僅為城邦的子民們帶來了各種工具與器械,更通過諸多往來不息的商旅轉化成了財富。當然,這也是夜曉團需要有足夠規模的原因之一:商隊是需要保鏢的,而由此收來的“辛苦費”更是讓所有的團員們都享受到了其他兩支軍隊某些時候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比如一碗真正加了魚肉,而不是某種素食製品調味而成的奶油濃粥;或是一份足夠在物資最為匱乏的安塔雷斯貧民窟引起一場流血衝突的超大份果凍布丁:黑夜籠罩之下,這片土地上的資源從來沒有真正充足過。即使是對於貝瑞萊特而言,那些遍地都是但不能吃的石頭,很多時候……價值也真的不比一碗菜粥更大。

陽光消逝後,永夜大陸在獲得這個名字的同時,幾乎也失去了原本所有的動植物品種,僅有一小部分家畜、一些適應性超強的野生動物,以及無需光源即可生長的真菌類殘留了下來。即使只是在這座青金石營地之外,那片鋪滿枯草的荒原也無聲地訴說著所有的這一切:那些枯死的葉子全都是千年之前那場災難的見證者,無一例外……只有倖存下來的人類自己,反而遺失了與其相關的幾乎全部記錄。

當然,這世上所有發生過的、正在發生的一切,都不是活人們向黑暗與絕望屈服的理由,也不應該是。

凱洛抬起頭看著桌子對面那個火焰一般明亮的女孩,嘴角挑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那盆超大份的布丁他自己其實只吃了不到十分之一,而剩下的那百分之九十……

“哈嗚~感覺比上次凱洛回來時做的那份味道要好了些呢!”

噹啷——

依拉朵婭將那只金屬盆放回桌上時,凱洛甚至一瞬間覺得,這只小松鼠沒准是用了某些自己看不到的手段,把這只盆仔仔細細地清洗了一遍——那裡面就連哪怕一滴亮紫色的漿液都沒有剩下,不是進入了依拉朵婭的胃袋,就是還在她的“頰囊”之中轉著圈圈。不知道是不是她體內那只松鼠的緣故,凱洛很清楚,依拉朵婭幾乎從來不吃肉類,而是對水果、甜食,乃至於大小菌類的孢子有著一種常人無法理解的狂熱:永夜大陸的齧齒類大多也是如此的食性。只是凱洛一直不清楚,為什麼依拉朵婭作為一個外表看起來不到20歲的女孩,卻有著比隊伍中那些肌肉隆隆的士兵更大的胃口。

“是啊,越是貪嘴的人就越是在意食物的味道,對吧?”

“從某種角度來看,確實是這樣。”

凱洛在開口的同時,輕輕地撚了撚依拉朵婭頭頂的圓耳朵——然而,這一次開口回答他的卻不是紅松鼠那靈動調皮的聲音,而是一個更加清冽的女聲,帶了幾分水流一般的溫涼。

“回來了啊,哥哥。我記得,這次你是帶隊執行護衛任務?”

當梅拉坐到凱洛身邊時,食堂之中所有注意著這張飯桌的士兵們幾乎全部不由得爆發出一陣悉悉索索的低語,隨後卻又被內務長那道銳利的目光堵了回去——儘管年齡並不算大,但已經身為辦事處內務長……或者用俗稱來說,女僕長的梅拉,其職位已經相當於夜曉團戰鬥人員中的下級曉尉,足足比身為二等曉士的凱洛都高了整整一級。

除去偶爾(在凱洛回到辦事處時)親自下廚之外,平日裡的梅拉還要帶領著整座辦事處所有的後勤人員讓全營地所有的夜曉團團員,乃至一些受夜曉團庇護的貧民都有飯可吃、有衣可穿、有工具或武器可用——換句話說就是,她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一個士兵手裡拿著的究竟是一柄鋒銳趁手的劍,還是一根朽爛的木棍。

“是啊,妹妹……帶著三十多人護送十輛滿載錫礦的篷車經過這裡,前往營地東邊的銳石隘口,沒什麼危險也沒什麼樂子的任務。”

開口回答的同時,凱洛總感覺有幾道略顯刺眼的目光漏過了梅拉剛剛的威懾,直直地戳到了自己的額頭上——每一次和梅拉在公開場合共同進餐時,他自己,乃至於餐桌對面那只不諳世事的紅松鼠,都會有著類似的感覺,甚至還有些戰友想通過他的關係,從梅拉手裡搞點“更趁手的傢伙”……誰讓這個比自己小了幾分鐘的雙胞胎妹妹,實在是比自己優秀了不少呢?

“嘿呀,能平安回來不就是最大的樂子麼?對了,梅拉姐,凱洛這次回到營地……應該也會有幾天假期吧?而且,我記得好像我自己正好也有吧?”

——當然,既然本身就心細的凱洛都沒有表現出任何不適,那麼天生粗線條的依拉朵婭根本注意不到四周小小的不和諧,就更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日程確實如此,依拉朵婭。怎麼,你想……”

“我想和凱洛一起去紫晶灘撈海栗子!聽著就好吃!”開口的同時,依拉朵婭身後那條長長的尾巴甚至差一點掃倒了桌邊一隻盛著螢光石粉的燈盞,“而且,上次凱洛執行任務歸來後是陪梅拉姐你回家放鬆了,這次我可不會讓你再吃獨食了!”

“……所以你就想吃?依拉朵婭,我想提醒你兩點。”女僕的發帶之下,梅拉只感覺自己的眉毛都快從臉上跳下來了——儘管有些莫名的火大,但她終究還是沒辦法對面前的依拉朵婭真正生氣發脾氣:如她自己常說的,她“只是只松鼠而已嘛”。

“其一,我們倆是雙胞胎,親兄妹,要不是你當時沒有輪上假期你完全可以和我們一起度個小假,你聽說過妹妹‘吃’哥哥‘獨食’的嗎?而且還有,海蠣子不是某種果實或海產的孢子球,真的不是!那是一種貝類!”

“什麼嘛……”

“不過,我倒是不反對你去……更不反對凱洛陪你去。”梅拉皺了皺眉——就在依拉朵婭喊出“海蠣子”這個詞的同時,她幾乎立刻便看到鄰桌有幾個戰士的眉毛跟著動了動,像是被勾起了某種隱藏的嚮往,“上次進的鯰魚基本也吃沒了,今天這就是最後一頓,但讓戰士們總有些鮮貨可吃也是必要的,而且還有件事……這樣吧。”

清了清嗓子,梅拉的表情卻是在一瞬間就變得冷淡正經了起來——那是即便作為文職軍人,也一樣會具備的嚴肅與認真,甚至是一絲不近人情的刻板。內務長從桌邊乾淨俐落地站起,儘管身上的女僕裝看上去總會讓人感覺到幾分家居氣息,然而整個食堂中的所有士兵、廚師與侍者卻在一秒之內便全體沉默了下來,靜靜等待著內務長的命令。

“炊事員依拉朵婭,以及全體炊事員與給養員,明日早7點在辦事處門口準時集合,不許遲到。7點,我們準時出發前往紫晶灘採集海蠣子,補充辦事處的糧庫。明天有例假者,除非有合理的緊急事務,否則假期自動向後順延至下次例假。未到場的相關人員麻煩到場者相互轉告,聽明白了沒有?”

“是,內務長!”

包括依拉朵婭在內,食堂中幾乎所有非戰鬥人員的回答在梅拉麵前幾乎凝聚成了同一個聲音——整齊劃一而又清澈響亮。

“還有,凱洛·埃爾森二等曉士,用餐結束後請不要忘記找支隊長閣下做任務彙報。此外,明日早7點,請帶上你的小隊跟隨我們一同出發,作為幫手和護衛,你們的例假同樣向後延遲。”

“是,保證完成任務!”

回答的同時,凱洛對著自己的妹妹乾淨俐落地行了一個軍禮——將自己的右拳在胸前微微舉起,如同握著一柄無形的佩劍,而梅拉的回應則只是微微頷首。下完命令的內務長穿過食堂,消失在大門之後,而依拉朵婭則清清楚楚地看到,梅拉所過之處,所有的士兵全部行軍禮致意,無一例外……哪怕這次梅拉連頭都沒點一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