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三章 翠輝石的夜與影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40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儘管在絕大多數時候,包括梅拉和依拉朵婭在內的夜曉團勤務兵都是身著執事或者女僕裝,然而很明顯——無論是從觀感角度還是實用角度來看,這都不是真正適合於野外的裝束:當然,幾乎就隔著幾百米正對著營地南大門的那片蘑菇森林也很難被稱之為“野外”。

然而這一次,凱洛與梅拉兄妹帶領的隊伍,卻是朝向營地的北門而去:青金石營地距離海岸很近,而紫晶灘就在營地的正北面,出了城鎮後大概需要徒步走上兩個小時。凱洛帶領的30人兵隊走在前方,而梅拉則帶領著將近50人的後勤人員隊伍緊緊地跟隨著,每個人都換上了夜曉團制式的藍色布袍……儘管對於勤務兵而言,他們並不會像凱洛和其他魔導師一樣扣上布袍的兜帽,而是戴著藍色的寬簷軍帽。

當然,依拉朵婭自己是個例外——那雙耳朵讓她根本戴不上大簷帽,只能用一定小巧的船形帽作為替代,那是梅拉在她尚未醒來時親手縫製的。

時鐘的指標指向了清晨七點二十分,儘管太陽並沒有升起——就和早已過去的數萬個清晨一樣,而與此相對應的是,依舊還存在於夜空中的月亮卻馬上就要落山了:這是24時制中的白天,卻是永夜大陸上真正的黑夜。

“全員聽令,佩翠輝石。”

凱洛的聲音從有些遙遠的隊伍最前方傳來,依拉朵婭立刻跟隨著身邊的同僚們一起,從布袍內口袋中掏出了一條做工有些粗糙的金屬項鍊,作為項墜的則是一小塊晶瑩剔透的棱柱狀晶體,也就是所謂的翠輝石——和街道上那些散發著亮青藍色螢光的大小方尖碑本質上是類似的物質,只是這種被特別用作夜曉團成員身份識別物的晶體,散發著的是淡綠色的螢光。

在貝瑞萊特所轄的不同區域,螢光石有著不同的顏色——被青金石營地所廣泛用於接到照明的青藍色螢光石是本地的特產,但無論在城邦轄區的哪一個角落,夜曉團所佩戴的都只會是淡綠色的翠輝石:這是貝瑞萊特主城的特產,更是城邦行政人員與夜曉團團員專用的配飾,甚至是唯一一種擁有名字,而不是被隨口叫做“某色螢光石”的品種。

作為夜曉團的正式成員,依拉朵婭沒有過去,卻也擁有這樣一塊身份,乃至於有時是特權的象徵——尤其是在月亮落下的時候,這塊小小的晶體根本照亮不了遠處,卻能讓身邊所有人都看到自己。在戰場上,或是在荒野中行軍時這是必要的身份識別措施,然而在街道上……

走在行列之中,即使是天性開朗的依拉朵婭,都不由得輕聲歎了口氣:松鼠的血脈沒能賜予她看透黑夜的目光,但她至少能夠聽到,就在她佩戴好那條項墜的同時,身邊傳來了一陣忙亂卻輕微的響聲,像是有人立刻快步離開了街道,隨後又盡力輕聲關上了屋門。

——青金石營地北門外的大道不僅通向食材豐富的紫晶灘,也通往距離更遠些的灰鉛懸崖與煌水溶洞:前者是附近區域中最為富庶的礦場,有許多來自朱尼帕城邦的貧民在那裡勞作,而後者則是許多危險穴居生物的棲息地……最要命的一點,則是這兩個地點彼此之間相隔也不算遠。用梅拉的話來說就是……

“在你來到這裡之前大概半年,也就是從現在算起的9個月前,青金石營地的老行政長官在一次海盜的伏擊中英勇犧牲……我和凱洛,我們兩個的父母也在那場戰鬥中陣亡。在那之前,灰鉛懸崖幾乎每週都會有穴居生物傷人的消息傳來,但新長官上任後,儘管夜曉團並沒有再去進行過討伐和圍獵,但傷人事件的報告卻越來越少,直到最近一個月的完全沒有……當然,那些海盜們也沒消息了,誰知道是因為什麼呢?”

隱隱約約的,依拉朵婭總是對梅拉的描述感覺到了一絲不安——儘管這感覺並沒有延續太久,畢竟她“只是只松鼠而已嘛”。

鋼鐵城門那粗糙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將松鼠的心思從回憶拉回了現實之中,而當小隊走出城門時,除了無邊的黑夜與胸前的冷光之外,唯一的光芒便只剩下了不遠處幾點搖曳的燈火——其實隊伍裡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什麼,只是大多數人都不會去過多的理會……當然,不是所有。

“依拉朵婭。”

“內務長?”

“我命令你……按老規矩行事。明白了嗎?”

松鼠身邊,這一次梅拉下達命令時卻沒有了往日的嚴肅與威風,卻帶了幾聲低沉與無奈,“凱洛會駕著篷車和你一起去,東西太多,你一個人不可能拿得過來。另外,告訴他們,一周後那頭肥豬會出城視察防務,想活命就都小心點。”

“是!”

松鼠點了點頭——她知道梅拉看不到她的表情和姿態,但她知道,自己必須要讓梅拉明白,自己和她站在一起。

作為青金石營地附近最主要的海產品產地,紫晶灘在新長官上任時,便被夜曉團連帶著灰鉛懸崖礦場入口一起管控了起來,以“保護食物資源免遭破壞性開發”為名義。當然,這條規矩的用意或許確實如此,但總有些人不喜歡守規矩。

“額……梅拉內務長殿下,辦事處這個月的食物採收限額已經到了,所以……”

“所以辦事處直轄的所有小隊就要餓肚子。啊……真是不錯的理由啊,大叔。”

或許這一幕看上去有些滑稽,但現實真的就是如此——僅僅因為一塊表明身份的金屬牌,紫晶灘入口處身高兩米有餘的大塊頭壯漢,便不得不在哨卡外對著還沒到他肩膀的梅拉點頭哈腰,卑躬屈膝地如同一條狗。

“我想,如果領主大人在看

到辦事處的食物倉庫不夠滿之後,又得知了你剛才的話,那麼……”

一邊說著,梅拉一邊就著胸前墜子的冷光,做出了一個意義再明確不過的手勢——右手“剁”在左手的手心之中,隨後向後一搓。儘管哨兵的胸前也有一塊翠輝石墜子,然而在看到梅拉的動作之後,卻不由得顫抖得如同篩糠。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內務長快請進,請進!”

“……哼,這還像樣子。”

——對於依拉朵婭而言,那已經不是作為妹妹、作為朋友的梅拉,而是手握諸多實權的夜曉團青金石營地辦事處內務長,梅拉·埃爾森:幸運的是,每一次梅拉露出自己的這一面時,都不是、也不會是針對依拉朵婭,或是凱洛,或是任何一個她熟識的人。

名如其實,紫晶灘上的砂礫是淡紫色的——據說這也是當年那場災難留下的痕跡,但有關這一點真的就是無從考證了,還不像是那些消失的傷人事件一樣,讓人可以去猜測。有著領主特意下令的“保護”,在這段足有近萬米長的沙灘海岸線上,各種海產幾乎俯拾皆是……儘管依拉朵婭不清楚,每兩周從這裡駛出的馬車隊都將這裡出產的東西送往了何方。

內務長在哨兵處報備的採集量是五百公斤——然而,依拉朵婭和凱洛直接收到的指令,則是“給我能采多少采多少,保底要采七百公斤,食物品種不限”……也所以,當依拉朵婭和凱洛攜手,將一隻比一輛馬車只大不小的巨型陸蟹放倒在地時,沒有任何人對此表示驚訝,甚至還有幾個年輕的女炊事兵摸著黑沖凱洛吹起了口哨:依拉朵婭在前方作為誘餌,不懂戰鬥的松鼠只管在惹火這只大傢伙之後,憑藉自己那超人的速度將陸蟹引向一處角落,隨後凱洛便用一道魔法風刃將陸蟹從中央連殼帶肉整整齊齊地劈成了兩半。甲殼落地的同時,早已準備好的炊事兵們立刻揮舞著廚刀一擁而上,僅用了半個小時不到,便從殼中掏出了幾十公斤的淨肉,甚至還有三公斤蟹黃。

或許是因為這是一次“限額”外的捕撈,所有人的動作都顯得異常迅速:僅僅在四個小時過後,總計60多人的隊伍便用各式海產將趕來的三輛大篷馬車裝了個滿滿當當——只是與到場時不同,這一次儘管凱洛依舊坐在隊伍最前方的大篷車中,但身邊的車夫卻換成了依拉朵婭,而梅拉也從隊尾來到了隊頭,像是要代替凱洛下達指令一般。門口的哨兵在半天前剛碰了一鼻子灰之後,對這支隊伍的微小變化連聲都不敢吭:即使他真的開口質疑,想必也一定會被梅拉頂回去吧。

時鐘的指標逐漸指向12點:千年前一天中最明亮的時刻,此時卻是黑暗的巔峰。青金石營地北門之外,梅拉已經帶領著隊伍辦好了出入城的登記,然而哨兵卻在三隻鮮海蠣子的誘惑下,選擇性地忽略了一點——凱洛和依拉朵婭從隊伍中消失了,而不遠處那幾點可疑的火光附近,卻多了一輛大篷車的輪廓。

“大家快一點,一共二百斤鮮活的海貝和蟹肉,應該能幫你們再撐一個月吧?”

“謝謝你們……太謝謝你們了!那個混蛋領主……”

忽明忽滅的篝火旁,依拉朵婭依偎在凱洛的懷裡,靜靜地看著面前幾個瘦削的身影將一隻又一隻麻布口袋從大篷車中卸下,送入不遠處草草挖出的簡陋地窖中:這些人中沒有一個青金石營地本地人,而全部都是來自朱尼帕和安塔雷斯轄區的貧民。

在他們的家鄉,領主們為了換取礦物、金屬乃至武器,將大批的食物和其他物資送到了貝瑞萊特作為交換,卻不知道那些被搶光了收成的農民們,只能帶著家眷也跟著來到了這裡,靠著間接幫他們原本的領主採礦換回食物——甚至,有些是他們親手生產的。而在這裡,青金石營地的新領主上任後,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將這些“外邦人”全部逐出了城門,一邊任他們身寒肚餓,一邊派夜曉團用刀劍逼迫他們繼續在灰鉛懸崖做工。

凱洛很幸運,他和依拉朵婭都沒有親自參與過這種鎮壓任務——否則,即便是來偷偷送食物,這些早已瀕臨崩潰的人們還是會將每一個傷害過他們的人都毫不猶豫地殺死。

“一周後他視察時會經過這附近,記得把火滅了……千萬別讓他看見啊。我不想傷害你們,但軍令難違……明白吧?”

“放心吧,長官……感謝您的提醒,我們一定照辦!真希望那混帳快滾……”

“我天你說話小心點!”來不及回復更多,凱洛立刻第一時間用手捂住了面前中年男人的嘴——那雙嘴唇在凱洛的手離開後,甚至滲出了點點血跡,“小心隔牆有耳,明白嗎!”

“明白,明白……唉。”

“太陽熄滅之後,災難已經延續了一千年……誰都不好過,但我們會盡力支持你們。”

眼看著貧民們搬空了自己駕來的車,凱洛在回到車上的同時,也沒忘了最後再和貧民們道個別——他摘下了自己的兜帽,而依拉朵婭也摘下了那頂小巧的船形帽,隨後二人一同微微頷首,就像是之前梅拉對他們行的禮節一樣。

“領主想要拋棄你們……但夜曉團不會,貝瑞萊特不會。即使沒有了太陽,這世上也會有人願意幫助你們。再見,願綠松石之光溫暖你們。”

那是夜曉團全軍通用的祝福語——當凱洛念出這個短句時,依拉朵婭卻依稀覺得,那表情似曾相識,如若初見……即便,或許當時的凱洛說的並不是這句話原文。月亮還沒有升起,但就在二人的胸前,卻有兩點微弱的翠色光芒堅定地閃耀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