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四章 後續治療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40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作為領導者的梅拉,總是習慣於將所有的排程得盡可能高效——安排凱洛和依拉朵婭離隊的主要目的是去給那些貧民們送食物沒錯,但這絕不是唯一的目的:否則這未免太過浪費了。凱洛的馬車在依拉朵婭的駕馭下穿過北門,只是這一次卻沒有朝著中央廣場駛去,而是徑直沿著城牆轉向了東側。

“三個月了……依拉朵婭。”車廂之中,凱洛靜靜地坐在用於鋪底的乾草堆上。枯草中依舊散發著大海的腥氣,而白魔導士的表情卻是凝重之中帶著一分淡淡的自責,“你的身體,沒有再進一步變化吧?如果再繼續演進下去的話……”

“那我就徹底學著當一隻松鼠好了!嘿嘿……”一邊揮動著手中的韁繩,紅松鼠的回答卻還是一如既往地灑脫天真——有時候,凱洛甚至會覺得依拉朵婭的腦殼裡,真的就像是松鼠一樣,只有一顆比松果大不了多少的大腦,剩下的全是虛空……然而。

他對松鼠的這一點,卻無論如何也討厭不起來。

“到時候,凱洛你可得給我預備一個大點的籠子哦!既然是你主持了把我變成這樣的魔法儀式,那你可得對人家負責啊!”

“……你不怪罪我嗎?我用那些至今還未能解明全部影響的古代魔法,把你變成了一個半人半野獸的怪物。”

“不是怪物,是毛茸茸的紅松鼠!”回答的同時,儘管沒有回過頭,依拉朵婭的大尾巴卻準確無誤地拍在了凱洛的頭頂——儘管沒有多少力道,“無論如何,做一隻活著的松鼠也比做一個死人強嘛,對不對!”

“對對對,你說的有理……真是讓人火大啊。”

每一次帶著負罪感的開口,都會在松鼠的回答之中失去了目標——其實凱洛也明白,依拉朵婭從來沒有怪罪過他,可是他卻總是止不住地在怪罪自己:如果當時自己的魔力能更強一些,能和其他的白魔導士們一起用更加安全的方式將女孩的生命從死神手中拉回來,如果……

——如果他能夠在自己的領域中更加優秀,像梅拉一樣出色的話……

在貝瑞萊特的風俗中,並沒有多少所謂重男輕女的觀念——然而作為真真正正從同一個起點出發的兄妹,凱洛卻總是會在獨處時質問自己……甚至,是拷問自己。

為什麼同樣加入了夜曉團,梅拉成了青金石支隊中,地位幾乎僅次於支隊長的內務長,而自己卻依舊只是30多口人的前線小隊長呢?雖說偵查小隊也勉強算得上是所謂的“精銳”。

作為哥哥,儘管凱洛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就那麼想要“超過梅拉”,但他很清楚,自己有很多事……至少有可能做得更好,沒准是和梅拉一樣好,但——

“凱洛……你在聽嗎?凱洛?”

“依拉朵婭?”

“雖然我不懂魔法,但是呢……”

大篷車在城牆的角落之中緩緩停下,只是車中的少女與少年卻沒有第一時間下車——依拉朵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沒有了往日的跳脫,卻讓人感覺更加安心。

“之前凱洛和大家用魔法幫我做後續治療時,我能感覺得到……”松鼠閉上了自己的眼,像是在盡力回憶著什麼,“我能感覺到你們每個人的魔力在我體內流動,幫助我消減那只松鼠的野性,但是呢……”

“但是怎麼樣?”開口的同時,凱洛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聲音在微微發顫。

“我能辨認出屬於你的那股魔力……每一次你都在害怕。”

兜帽之下,白魔導士的表情瞬間凝固了——他知道,依拉朵婭幾乎從來不會說假話,而且這一次,這只本應神經大條的紅松鼠還真的沒有說錯。

“怎麼,害怕我徹底喪失理性,從內而外變成一隻松鼠嗎?”

“……是。”

“你怕什麼啊?這對我而言……很重要嗎?又不是新品種的水果!”

一瞬間,凱洛甚至想要一拳打在這只松鼠的臉上——那笑容簡直開朗到了沒良心的地步!她難道不知道自己是在盡力幫她嗎?這傢伙……

“我呢,本來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什麼都不記得,你們說我的身體年齡像是18歲左右,所以我就是了……你問我願不願意用依拉朵婭這個名字,我就同意了。”

放下馬鞭的同時,松鼠甚至直接一把將坐著的凱洛扯了起來,隨後直接摟進了自己的懷裡——儘管,她的胸部發育的還不是很好。

“對於本就一無所有的我而言,能有一個救了我性命的人陪了我三個月,絕對足夠了!”

她扯下了白魔導士的兜帽——儘管夜晚沒有變得更明亮,但至少在凱洛的臉上,少了一片帽檐投下的陰影:那是他自己為自己加上的偽裝。

“人也好,松鼠也好,有你在就行,反正我也不知道三個月之前的我算是什麼,所以……當只松鼠也不賴,還能吃到更多的孢子和水果!走啦,你不是還得和其他人一起幫我做最後一次後續治療嗎?記得這次手別再抖了哦!”

“……敗給你了。我盡力就是。”

凱洛搖了搖頭,依拉朵婭已經跳下了篷車。夜色雖濃,但當那層無謂的陰影被抹去時,白魔導士還是露出了一個微笑:太陽早已消失了,但有一個瞬間,凱洛甚至覺得自己在那條紅色的大尾巴之中看到了火與光,溫暖與力量。而在篷車正前方,一棟由純白色岩石搭建而成的小樓只是靜靜地望著門前的二人,不言不語。門牌上的字句凱洛早已看得膩了,此時此刻卻讓他多了一番不一樣的感受——

青金石營地 夜曉團軍醫院&白魔法研究所

用慈愛撫平傷口,用希望治癒絕望

當然,作為第一個“接診”這只紅松鼠的白魔導士,依拉朵婭所有的治療計畫幾乎

都是由凱洛指定的——而此時,松鼠小姐已經按照凱洛的要求脫掉了外衣,躺在了研究所地下大艇正中央的一個魔法陣中。

——三個月前,還沒獲得名字的女孩躺在法陣中時,凱洛幾乎被她所受到的傷害驚呆了:不止是皮外傷、骨折、長期浸泡在海水中引起的感染以及內臟機能衰竭,甚至還有咒術留下的痕跡:那是一道銘刻在靈魂上的傷口,猙獰且無法治癒。

如同肉體上受傷會讓人流血,靈魂中的傷口會讓人的生命點點滴滴的流失——而在當時,女孩的生命幾乎已經要枯竭了。迫不得已之下,凱洛只得以“對古代遺產進行實驗”為名,動用了這個如今被封鎖在白魔法研究所地下的法陣:這東西是從紫晶灘周邊一處古代地堡中直接連著地板摳出來的,而類似的遺跡在三大自由城邦轄區中還有許多,無聲地演繹著一個失落的文明。儘管包括凱洛在內的研究者們還未能理清這法陣的全部用途,但一些前期試驗已經證明了一點:這種法陣可以對人的靈魂進行直接操作,甚至是切割與縫合。

——凱洛還沒有試驗過切割功能,卻已經動用過了縫合:女孩靈魂上的傷口實在太大太深,以至於無法直接進行治療,因此凱洛幾乎是急病亂投醫一般,將自家的寵物松鼠連著肉體帶著靈魂,直接像是用補丁縫補口袋一般直接“拍”在了女孩的傷口之上。

操作很成功,效果更是立竿見影——依拉朵婭不僅撐了過來、醒了過來,還在長出耳朵與尾巴的同時,獲得了強大的肉體力量:如果把一隻螞蟻等比例放大到人體大小,那麼這樣的螞蟻足以舉起一座房屋,而依拉朵婭則是一隻被放大的松鼠。至於代價嘛……

當法陣四周其他五名白魔導士跟著自己一起舉起右臂時,凱洛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本無意讓自己原本的寵物徹底消失,但三個月前融入依拉朵婭靈魂中松鼠的野獸本能,現在正在一點點地侵蝕著女孩原本就不太堅韌的人類意識:記憶能讓人更好地明白自己是誰,只可惜依拉朵婭沒有那麼多。直接將松鼠的靈魂再“抽”出來無異於一次更加嚴重的二次傷害,而在凱洛眼中,目前唯一的辦法只有將松鼠的個體意志徹底“殺死”在依拉朵婭體內,讓三個月前那次因匆忙而不夠徹底的融合最終完成。

六股魔力盤繞在依拉朵婭的身體四周——鑒於這最後一次治療的激烈程度,也為了便於白魔導士們操作,松鼠小姐沒有像之前一樣和凱洛一起面對,而是吃下了麻醉藥,但凱洛卻很明白自己面前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在靈魂層面,擁有智慧的人類還是僅有本能的野獸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力量差距,而現實甚至是六人的執念加在一起,也很難壓倒僅僅一隻小松鼠的求生意志!

——以治癒與防護魔法為主修項目的白魔導士,原本就不擅長於正面對抗,無論是在物質世界,還是在靈魂層面,而若不是這法陣還能像是手術臺一樣用於修復咒術損傷,或許一旁那座每天都在挖空心思鑽研怎麼扯碎敵人靈魂的咒術研究所更適合安放這東西。

眯起眼時,凱洛仿佛能看到那只松鼠的靈魂化為了一隻高大的猛獸:它的下半身連結在依拉朵婭背後那條尾巴生出的位置,僅有前爪與頭部尚能自由活動,卻將六位白魔導士的魔力衝擊一次又一次擋下——之前的幾次後續治療中,凱洛已經成功地將這小傢伙削弱了許多,只是卻依舊難以將其徹底“消滅”。

“嗚……不行!如果失敗的話,依拉朵婭……!”

屏住氣息的同時,凱洛只是再一次將魔力通過早已汗濕的手心凝結在自己的魔杖中,隨後拋向那只寄宿在依拉朵婭身上的“小傢伙”——只是,銀白色的法球卻再一次在松鼠咬下的門牙之間化為了粉末與碎片。

“為什麼還是不夠……如果,如果……!”

九個月前,父親的身軀在眼前被四分五裂的情景仿佛再現於世——如果這一次自己還是沒能做到最好,依拉朵婭也會……!

張大雙眼的同時,凱洛甚至看到法球的碎片在松鼠的口中重新凝聚成形——儘管,白魔導士已經失去了對這股魔力的控制。松鼠發出尖厲的叫聲,而其他五位白魔導士放出的魔力卻也被盡數吸收,讓這顆背叛了主人的炮彈變得越來越大。

——凱洛很清楚,如果自己吃下這一發,那基本只剩下了魂飛魄散一條路可走,然而……靈魂層面的對決,又哪來的閃躲呢?

真是遺憾啊,依拉朵婭……說到底我還是不夠出色,我沒能做到最好,我……

——你要保持你的決心,凱洛·埃爾森!

那不是依拉朵婭的聲音:少了跳脫與活潑,卻多了堅定與無畏。年輕的白魔導士睜開了本已閉上的雙眼,前一秒已經準備好抱頭等死的他,現在卻看到了讓他畢生都難以忘懷的景象——

那是光與火,陽光與烈焰——依拉朵婭的身體依舊靜靜地躺著,卻有一個火焰組成的人形幻影從她的靈魂深處噴湧而出,一把抓住了那只肆意妄為的野獸。松鼠張開口,強韌的下顎朝著幻影的手腕猛力咬下,卻將自己的門牙燒成了灰燼。

那幻影的臉上沒有五官,但凱洛卻仿佛聽到了一聲咆哮直接在自己的心中響起,就如同剛剛的宣言——松鼠的脖頸在幻影的手掌中掙扎著,卻沒能再多堅持哪怕一分鐘,直至變為一堆蒼白的灰燼,而幻影自身卻也在松鼠“死去”之後,如同縮回殼中的蝸牛一般溜回了依拉朵婭的生命之中:火光散去,僅有松鼠那條棕紅色的尾巴依舊微微地顫著,像是一團離群的光,正做著一個長久的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