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五章 影中之人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48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你是說,最近北門居民區又開始頻繁出現失蹤事件了?”

與此同時,夜曉團辦事處頂層正中央的房間之中,梅拉正捧著一疊資料恭敬地站在一張金屬辦公桌前,而桌子的對面則是一個面色有些陰沉的中年男人——他的身上一樣穿著夜曉團的制式外袍,但臉上卻刻著一道長長的傷痕,還有一隻黑色的眼罩蓋住了他的右眼,看上去簡直和營地城牆之外那些海盜沒有什麼太大區別……除了他們各自效忠的對象。

“是的,盧佩支隊長。”完全看不出之前在小兵們面前的威嚴,梅拉此刻給人的感覺,僅有忠實與幹練,而她身上的著裝也換回了用於日常工作的女僕裝,“很明顯,塔斯克領主為了‘維護營地治安’而強令所有非貝瑞萊特籍居民全部遷出的舉措……並沒有起到任何可見的效果。”

“有就怪了,那傢伙根本就只是為了讓城市更‘好看’而已。”像是完全不在意後果一般,盧佩開口時甚至可說是無所顧忌,而這一次梅拉也沒有勸阻自己的頂頭上司“小心隔牆有耳”——那位塔斯克領主此刻正在貝瑞萊特主城述職,一周後才會帶著主城的檢查團一起回到這裡,而夜曉團作為貝瑞萊特城邦旗下唯一的正規軍事團體,本來也和行政機構保持著一段微妙的距離……儘管,若行政機構真的直接下了命令,夜曉團也有執行的義務。

“就為了不讓領主檔案館裡出現犯罪記錄,他甚至不准夜曉團在明面上進行調查……這個腦滿腸肥的傢伙!”

一邊說著,梅拉甚至看著盧佩伸出右拳狠狠地砸在了辦公桌上,連帶著桌邊一隻小巧的錨型擺件也跟著顫了三顫:她知道,惹惱這位支隊長的正是塔斯克那項新舉措——誠然他現在依舊坐在夜曉團的辦公室中,但整個支隊都知道的是,這位支隊長……其實也不是貝瑞萊特人,而是出生于安塔雷斯城邦。當然,梅拉自己和凱洛也是一樣,來自那座魔法驅動的水上城邦。

——以工礦業著稱的貝瑞萊特,以魔法與航海技術著稱的安塔雷斯,以農業規模與人口數量著稱的朱尼帕,三大城邦之所以還能在災難過後千年的現在依舊保持著一種相對和平的共處模式,其根本原因除了三者的資源結構恰好能有所互補之外,還在於三者有著一個共同的敵人。

卡斯貝爾帝國——永夜大陸之外,大海另一邊強大、統一而又專制的皇權國家,從800年前的某一天起,便將侵略的戰火在永夜大陸上燃燒到了今日。為了維護各自的統治,三大自由城邦不得已攜起了手,共同抵抗帝國的鐵蹄,而夜曉團、葉鱗隊與碎浪團,也從三大城邦聯合之日起,結成了一個鬆散的戰略同盟關係。

梅拉知道,這位支隊長本是一位效命於碎浪團遊擊艦隊的船長——說好聽點是遊擊艦隊,說直白些其實也可說是海盜,專門劫掠帝國船隊的海盜。不需要區分帝國士兵與平民的他們即使在碎浪團內部也名聲不佳,但盧佩卻是個例外:他和他的“拉斯度雷克”號只對帝國兵艦下手,卻從不襲擾將帝國拓荒者運送至永夜大陸的民船,因為“即使我們只有名號上是軍人,我們也要像軍人一樣去戰鬥,軍人只和軍人戰鬥”。

自然,對於這樣一位甚至不願對敵國流民下手,並最終因此而連人帶船被左遷至此,編入夜曉團,成了一個小城鎮衛戍部隊長的“海盜船長”而言,領主那一紙驅逐外邦貧民的命令,無異於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就連這位隊長自己都是個異邦人!“拉斯度雷克”號已經在青金石營地西側的海岸邊停靠了五年之久,幾乎沒有再出動過,但它的船長卻依舊還是當年那位船長,沒有變化更多。

“算了,先不提那傢伙的問題……梅拉。”

“支隊長閣下?”

“你我都知道,現在營地中貝瑞萊特人和外邦貧民的關係已經很緊張了……越是在這種時候,越是不能再繼續出岔子。”一邊說著,盧佩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正中,像是要把自己的情緒也一起撫平一般,“領主還有七天就會回來。在那之前,我們必須想辦法……解決一下北城居民區的治安問題,哪怕他下了禁令。”

“瞭解,閣下……我明白您的意思,並且我保證會選擇最值得信賴的人。”

毫不猶豫的回答,隨後乾淨俐落地行禮——每一個動作都是盧佩無比熟悉的模樣。

五年前,他帶著自己的大副和航海長來到了這裡——大副和航海長是一對夫婦,只是就和船長變成了支隊長一樣,大副變成了領主衛隊長,而航海長則成了辦事處內務長。他們膝下的一對雙胞胎,也各自跟隨著父母成為了夜曉團的一員:兒子成了夜曉團的小隊長,而女兒則成了辦事處的廚娘,兼任內務長貼身秘書。

九個月前,外出

視察的領主遭到了海盜的襲擊——而當老船長帶隊趕到時她,一切都已經晚了,領主本人、隨行的內務長以及當時的領主衛隊全員一同抵抗到了最後一刻。船長的隊伍唯一能做的,就是從尚未撤走的海盜隊伍中將內務長的女兒拼死搶了回來……哪怕,她和跟隨船長一同趕到的她哥哥一起,親眼看到了他們的父親,也就是領主衛隊長,成了戰場上最後一個倒下的人。

從那一天起,盧佩一直都對凱洛和梅拉抱有一絲愧疚——儘管自知盡力的他並不後悔,而兄妹倆也從未怪罪過這位老上司。只是,每一次梅拉對他做出回應時,老船長仿佛都有種時間倒流的感覺。

冰涼的海風,純淨的月光,與之相伴的是水手們的號子與杯中的烈酒——在當年,“拉斯度雷克”號依舊能夠劈波斬浪的時光中,航海長是他最為嚴肅認真的部下,而大副是他最無畏的戰士,然而在片刻休憩之中,他們的歌舞也一樣,是全船所有人最大的精神慰藉。

“傑洛,依拉朵婭……現在你們的兒女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可是你們還好嗎?你們還看得到嗎……”

梅拉的身影消失在辦公室的大門之後,而老船長則只是輕聲歎了口氣,撫摸著座椅旁武器架上那柄古舊的戰斧——那曾是陪伴他縱橫海疆的心愛之物,也是讓他永遠銘記那段時光的憑證。儘管現在,“依拉朵婭”這個名字有了一個新主人,但老船長知道,那是那個男孩在默默地紀念著他的母親。

如果當時他救出了一個失去記憶的男子,想必也會給他取名為“傑洛”吧?只是……

“回憶,但永不沉浸其中,永不拋棄當今。”

老船長伸向那柄利斧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隨後又縮了回來——儘管保養得很好,但他已經有五年沒有再真正使用過那柄舊戰斧了。即使偶爾還是會出戰,他也會使用夜曉團新配發的制式戰斧。

“梅拉在這一點上做得很棒,她繼承了她母親的位置。但凱洛你……”

“調查北門的居民區,搜集有關人員失蹤事件的情報?我的小隊和依拉朵婭?”

“是的。本來我只負責把所有接來的委託整理好供你們這些隊長挑選……但這次,是我和支隊長共同商議後的決定,也是單獨委派給你們的任務。”

曾經屬於依拉朵婭·埃爾森的辦公室中,梅拉一邊對凱洛和紅松鼠依拉朵婭講著話,一邊將一遝紙質材料在辦公桌上一一鋪開:松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全部都是北門區域的居民,有幾個她甚至還認識……因為那幾個人都是蔬果商人。

相比於依拉朵婭一如既往的輕鬆,凱洛則顯得緊張許多——不僅是因為面對任務時習慣性的認真,也有對紅松鼠的擔憂:治療結束時,醒來的依拉朵婭並不知道昏睡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而凱洛也與那另外五位白魔導士達成了一致,暫不向松鼠本人透露更多。觀察,研究,思考,方能揭曉真相,更何況……

——這個依拉朵婭可不是他凱洛那個已經離世的慈母,他還真的做不到完完全全地相信她!誰讓她是他從帝國治下的監獄中救出來的……帝國人呢?哪怕松鼠此時自己已經記不清了。

“可是梅拉內務長,為什麼我也要去?畢竟我不是夜曉團的外勤人員,就這樣……”

“依拉朵婭,我們都知道你對那邊很熟……感謝甜食和水果。”儘管是在佈置任務,但當梅拉對著松鼠開口時,她還是不由得微微挑起了嘴角,“而且,剛剛凱洛有一點可是沒搞清楚哦。”

“我沒搞清楚?什麼?”白魔導士的表情一瞬間有些驚慌,儘管恢復得也一樣迅速。

“我說了,是給‘你們’的任務,而不是給埃爾森小隊和依拉朵婭的任務。”做出解釋時,梅拉幾乎是在一字一頓地講話,“塔斯克不在營地,這一點是沒錯,但他的眼線都還在……所以,調查的參與者越少越好,而我最能夠信任的,就是你們兩個了。凱洛你是我的親哥哥,而依拉朵婭,她一方面對那邊很熟悉,另一方面……咳,依拉朵婭!問你個問題,你會把今天我告訴你們倆的事,以及之前咱們給難民送食物的事告訴塔斯克領主嗎?”

“他?當然不會!”幾乎毫不猶豫,紅松鼠的反駁聲大得讓凱洛感覺簡直有些刺耳,“我才不會幫成天那個克扣夜曉團軍餉的傢伙,就是他害得我連買孢子蜜幹的錢都沒有了!”

“你看,這就是我選她和你配合的理由。”梅拉轉過頭對著自己的哥哥笑了笑,而凱洛則只剩下了聳肩無奈的份。

——你還真是用人不疑啊!還是說,你就認准了這個傻耗子連怎麼耍小心眼都不會?

為了防止背叛,所以挑了一隻傻到不懂“背叛”這兩個字怎麼寫的松鼠……還真是別具一格的用人方式啊,梅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