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六章 無眠的街市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33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或許是在夜間度過了太久的緣故,永夜大陸上越來越多的居民已經拋棄了古代傳承下來的作息時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問題是……作為依據的太陽呢?

每一刻都有人睡去,也有人醒來:整片大陸就這樣,成了一個永遠不眠的世界——就連那些外來的帝國人也是一樣,儘管在依拉朵婭的記憶中,她還從來沒有親眼見過任何一個來自帝國的拓荒者,只是聽梅拉和凱洛有所提及。

歪舵酒館是青金石營地北城最大的一家酒館,也是依拉朵婭除了自己的住處與夜曉團辦事處之外,來得最多的地方——這家位於北城貧民區的酒館不僅是整個營地最熱鬧的地方之一,也是飯菜價格最便宜的地方之一,正是依拉朵婭這種大胃王的最愛。

“還需要再加一杯蜜汁奶泡嗎,小耗子?”

“不必了,我已經吃飽了!謝謝特裡老爹!”

L型櫃檯面前,松鼠一邊將一隻木質馬克杯頓在吧台桌面上,一邊伸手從腰包中摸索著那其實少得可憐的幾個硬幣——即便僅有三個月,依拉朵婭還是用最快的速度和這裡的所有人都打成了一片,順便用每次假期時都幫著店裡採集孢子球作為交換,得到了所有甜品半價優惠的特權:領主封鎖了出產水產與肉食的紫晶灘,但城鎮附近的菌菇森林卻還可供所有人自由出入、採集。

“好吧,畢竟你的肚子也不是無底洞。”

櫃檯後面,特裡老爹在微笑的同時也對著松鼠搖了搖頭——算上剛剛依拉朵婭喝幹的那一杯,吧台桌面上已經有了排列整齊的12只空杯,每一隻都大得嚇人。作為曾跟隨盧佩劈波斬浪的海盜船廚師,特裡老爹自認為也算是見多識廣,卻也是第一次見到食量如此恐怖的人:即便是一個膀大腰圓的水手,都很難就這麼輕描淡寫地喝下12杯……不,12紮蜜汁奶泡,期間還不往衛生間跑!

還好,依拉朵婭不僅只是一個人,而且在照(優惠)價付款的同時還會偶爾幫他幹活,否則他這座歪舵酒館真的就可以關門大吉了。

“我的肚子和老爹的錢袋子,一起鼓起來不是更好嘛!不過老爹呐,這次我還有另一件事想打聽來著,可以和我聊聊嗎?”

紅色的劉海之下,依拉朵婭的雙眼就像是兩顆溫潤的寶石,閃爍著純淨的光芒——儘管,這一次她並不是單純來喝飲料的。梅拉並沒有嚴格命令過依拉朵婭到哪裡去收集資訊,然而哪怕僅僅是美食,也足以讓她選擇這裡作為調查的起點……相對於第一時間奔赴城外外邦人露宿區的凱洛而言。

“嘿,你居然會對飲料價格表之外的東西感興趣?我才不信呢!哈哈哈!”

大笑出聲的同時,依拉朵婭甚至感覺,自己像是從特裡老爹的喉嚨中聽到了海潮的聲音——只是在下一秒,他的表情卻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像是已經看穿了什麼。

“是夜曉團派你來找我的吧?問除了吃以外的問題。”

老爹湊到了依拉朵婭那對鼠耳的耳邊輕聲地講著,而松鼠也僅僅是知趣地點了點頭——有些事她確實不懂,但她並不是笨蛋。

“那我們借一步說話吧。”

松鼠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而特裡老爹則推開了吧台通往大廳的隔門,同時招呼著松鼠跟著他前往酒館的二層。樓梯木板在二人經過時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卻很快便被酒館之中的嘈雜所淹沒:另一個頭戴淡藍色包頭巾的年輕侍者接過了特裡老爹的位置照看前臺,而在那些正在劃拳喝酒的人群之中,也很快便走出了一個身著黑袍的男人,坐到了依拉朵婭剛剛的座位之中。

“一杯純孢子蜜酒,冰鎮,不要加冰。”

“好的,先生!”

黑色的兜帽遮住了男子的頭髮,僅有幾道白色的髮絲從眼角旁邊垂下——侍者走開的同時,他的嘴角露出了一個若有所思的笑容。一隻簡樸的金屬酒壺被侍者裝滿,隨後直接插入了一桶預先備好的冰塊之中:壺中便是男子最喜歡的味道,冰甜的味道清澈而又凜冽。

“……所以說,船長派你來,是為了在領主回來之前先對北區的失蹤事件進行一些調查。”

二層,無人的單間之中,特裡正和依拉朵婭各自坐在一張方桌的兩側,而從二人身邊的窗戶中向外看,整條街道都能盡收眼底……雖說,能夠看清的僅有青色螢光石勾勒出的街道輪廓而已。儘管早已上岸多年,但每一次提到盧佩時,特裡老爹還是會情不自禁地稱他為船長。

“是的,老爹。”此時的松鼠臉上也沒有了平日那份不太可靠的開朗,取而代之的則是學自梅拉的嚴肅,“而且我知

道,您不僅是歪舵酒館的老闆,還開著幫短工們介紹各種差事的生意。您知道的總比我這個辦事處的廚子多吧?”

儘管不指望特裡能立刻給自己帶來答案,但依拉朵婭幾乎百分之百地肯定一點——如果說北區有什麼異常是連這位老船工都看不到的,那恐怕她挖掘一輩子也找不出線索。

“嘿嘿,可能確實如此吧。雖然我不太清楚這是不是和你想調查的東西直接相關,但是呢……”

果然,特裡並沒有讓松鼠失望——他將手伸入自己的衣兜,掏出來的則是一卷皺巴巴的草紙。松鼠將紙卷在桌面上緩緩鋪開,是一張看起來沒什麼異樣的招工海報,只是……

“為疏浚西城港口中的淤泥,現欲招挖掘工數人,請自備工具……”

依拉朵婭的視線沿著海報上有些潦草的字跡一路向下,而桌子對面的特裡卻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在期待著松鼠看到最後的反應,而松鼠也沒有讓他失望。

“……有意者請於每日零點,前往北門外道路西側的瞭望塔下,我們不見不散。夜曉團一等曉兵吉克……夜曉團?!”

“是的,夜曉團。你看,這下面還有還有夜曉團的印章標記。”一邊說著,特裡將手指向了那個署名之下一個深藍色的圖案——一面藍色的盾牌上鑲嵌著象徵貝瑞萊特的綠柱石晶體,正是夜曉團的標誌,就連依拉朵婭此刻穿著的便服上都有,位於領口。只是……

“開玩笑,我怎麼不記得梅拉姐發佈過這種用人需求?”

即使只是個廚娘,但憑藉著和梅拉的關係,依拉朵婭也對夜曉團辦事處的日常工作有著相當的瞭解——若有留宿辦事處的需求,她甚至會和梅拉同床共枕,因為梅拉很喜歡抱著她的尾巴。

“我也不記得。梅拉那小姑娘,需要招工時都是直接讓我幫忙的,她可懶得派人貼海報。”搖了搖頭的同時,特裡也沒有反駁依拉朵婭的說法,“當然了,假造印章甚至從辦事處偷一個印章出來……這都是有可能的,但我也想提醒你,這座城中有一支夜曉團可不歸船長管。”

松鼠看得很清楚——特裡老爹那兩道有些花白的濃眉,此刻已經快要絞到一起去了:而她也在一瞬間,便明白了老爹指的是什麼。

“您是說……領主親衛隊?那支原本由梅拉姐父親帶領的隊伍?”

“沒錯,雖然這支隊伍的規模很小,也就是20多人而已,現在還跟著塔斯克一起去了貝瑞萊特主城。”老爹點了點頭,聳肩的同時,卻有一股淡淡的甜食味道從他的布衣之中滲了出來,“但就算他們真的不是全員去了主城,你們也不知道不是?只有領主才對且只對親衛隊有完整的命令權,不然……”

——不然……前任領主被襲擊時,如果他能帶上更多的夜曉團團員,或許結果……

松鼠閉上了眼——儘管她只在凱洛和梅拉口中聽聞過這場慘烈的掩護撤退戰,卻也一樣能夠體會得到,當時那一幕的慘烈。

“是這樣沒錯,但……”

“如果夜曉團想要行動,那你們至少還有一周,對吧?而且,當時領主帶隊從東門離開營地時,所有人都看到了,總計也只有20人左右的親衛隊就算不是全員跟隨,至多也就是留下了一兩個人。”

一邊說著,特裡搶先一步替松鼠將那份海報重新卷好,塞進了她的手心。

“這東西留給你了,希望能幫到你們。”

一邊說著,特裡一邊伸出手,拍了拍松鼠的肩膀——每一次依拉朵婭到來時,不僅能為他帶來一小袋叮噹作響的硬幣,更能讓他找到一個一同喝酒聊天的好物件:儘管松鼠從來不喝酒精飲料。街邊的螢光石儘管明亮,卻依舊冰冷……然而,松鼠卻更加可親一些。

“謝謝老爹!”

回答的同時,依拉朵婭甚至有些不標準地行了一禮——那不是夜曉團那如同拔刀一般的行禮姿勢,而是將左手舉至齊眉,手掌豎直向下:這是碎浪團海軍的行禮方式,手掌向下是為了避免露出海員手心常有的傷疤或老繭。

歪舵酒館的一層大廳之中,所有的喧囂依舊在繼續著——世界沉入黑夜的同時,卻也獲得了永不熄滅的燈光。儘管那條大尾巴還是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但當依拉朵婭的身影消失在酒店門外後,人們口中的話題在幾秒種後便恢復如常,仿佛她從未來過。

吧台前方,戴著黑色兜帽的男子喝完了杯中最後的一滴酒液,付了幾個硬幣起身離開後,同依拉朵婭一樣,沿著街道朝著營地的北門走去——沒人注意到的是,他的兜帽形狀看上去有點怪,在頭頂兩側多了兩個尖尖的凸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