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七章 夜行者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43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當松鼠走出城門時,她只是對著大門邊的衛兵展示了一下自己領口處的標誌,便毫不費力地得到了放行——相對而言,那些沒有公職在身的人若是想要出城,可就麻煩得多了:想要完整地辦一套出城手續,幾乎需要在夜曉團辦事處和市政大廳之間跑上整整一個下午,自塔斯克就職以來,還額外多了一小筆手續費用。

當然,不那麼麻煩的方法也是有的,比如說……

“什麼人!咦……”

儘管不是戰鬥人員,但松鼠做出反應的速度卻不比城門外的衛兵要慢,那是屬於野獸的反應速度——然而,她回過頭時卻和其他人一樣,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僅僅在半秒之前,城門附近的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聽見了一聲沉悶的鈍響,就像是有什麼人直接從那道將近10米高的城牆上跳……不,摔了下來一般,但荒草地中卻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當然,有那麼一個瞬間,依拉朵婭還是覺得自己確實發現了什麼——那是一股淡淡的酒香,即便微弱到對於普通人而言根本無法覺察,卻瞞不過依拉朵婭的松鼠鼻子:那是特裡老爹店裡孢子蜜酒的味道。

只不過,此時的松鼠還有更加緊要的事情要辦:說不定只是某個哨兵的酒壺從牆頭上砸了下來,對吧?反正,在整個北區的幾乎每一戶人家之中,都找得到特裡老爹的蜜酒,就算是在城門這裡聞到了那股香氣,又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呢?

被遷出者的營地在城外並不難找——用不起螢光石冷光的他們,也只能用回現在只能在廚房中見到的火焰作為照明:自從和帝國進入交戰狀態後,三大自由城邦很快就達成了共識,從此不在公共區域照明中使用明火,因為……

依拉朵婭抬起頭,地平線的盡頭依稀可見點點紅色的光芒——火焰是帝國的圖騰與象徵,那些殖民者修築的每一座城鎮正中,都會有著一座百米高的宏偉燈塔,帝國人稱之為“夜之陽塔”。巨大的紅色火球在每一座燈塔的頂端不分晝夜地燃燒著,然而沒有人知道那東西究竟是靠什麼維持的……至少,沒有自由城邦人知道。只是每一天,松鼠幾乎都能看到那遙遠的火光穿透夜晚,在她的眼底刻下點點深痕。

“怎樣,從特裡老爹那裡挖出什麼線索了嗎?”

凱洛的聲音將松鼠的意識從遠方拉回了眼前,她轉過了身,少年正從一頂有些破爛的帳篷之中鑽出。門邊的篝火堆已經快要熄滅了,而少年在路過時,也沒有忘記順手在空氣中用手指劃了幾道——一點火苗隨著凱洛的動作憑空出現,隨後準確地飛入了火堆。

身為白魔導士,並不意味著凱洛只會用於治癒的法術——點燃一個火苗,並命令其準確地飛向目標位置,是所有魔導士學習路線共用的第一步。甚至,就連沒有學習過魔法的梅拉和依拉朵婭,都能按照凱洛做出的手勢調動自身體內的魔力點燃一點花火,唯一的區別就在於……魔力親和水準不足以學習魔法的她們,做不到像凱洛一樣準確控制火苗的飛行路線而已,而松鼠那一次好奇的嘗試也以燒壞了自己的衣服、讓凱洛第二次看到了自己的裸體而告終。

——當然,這也不是魔導士現在會感興趣的話題就是了。

“……換句話說也就是,至少有人在用夜曉團的名義秘密招工,無論實際上那傢伙是不是夜曉團的人。”

當依拉朵婭將全部的所見所聞都講清楚之後,凱洛原本就皺在一起的眉頭不僅沒有舒展開,反而收得更緊了幾分——松鼠知道這是凱洛正在認真思考的表現,儘管對於外人而言,這表情或多或少有些“苦大仇深”了。

“可是凱洛哥,特裡老爹並沒有……”

“並沒有說是什麼人參加了那傢伙的工作,也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讓咱們可以立刻下判斷說就是那個人拐走了失蹤者。”接下話茬的同時,白魔導士說出的也正是依拉朵婭所疑惑的,只是更多了一些,“不過,你知道這裡的貧民們告訴了我什麼嗎?他們每天幾乎都能在附近的瞭望台下,看到有人不知在做些什麼……鬼鬼祟祟地。”

“果然那傢伙就是很可疑!接下來咱們只要趕到港區,把那些被騙去做工的水果攤主都……”

就像是發現了一顆夠大夠甜的孢子球一般,在聽聞自己帶來的消息被證實的那一刻,依拉朵婭激動得都要跳起來了——若不是凱洛及時地按住了她的肩膀。

“你能不能不要每時每刻都想著你的水果好不好啊!”那一刻,凱洛甚至想要直接給面前的松鼠來上一發定身法:如果說讓人無奈也是一種天賦,那麼在凱洛看來,依拉朵婭簡直是個不世出的天才,“不是說了嗎,現在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那傢伙就一定和失蹤事件有關

,而且動動你的腦子想想,‘拉斯度雷克’號還在船塢裡趴窩,這根本沒有進行清淤工作的可能!不過……”

眼看著松鼠終於平靜了下來,凱洛那兩道線條清晰的劍眉也終於舒展了開來——思考結束之後,就該是必要的行動了,不是麼?

“這並不妨礙咱們去調查一番。現在距離今天零點還有些時間……”一邊說著,凱洛一邊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腕子上簡樸的軍用機械表顯示,現在應該是20點左右——對於一個沒有日夜之分的世界而言,24時制要比12時制清晰得多。

“我們去瞭望台蹲點吧……倒要看看那些人是何方神聖!不過記住,依拉朵婭……”

“時刻聽從你的命令,不要輕舉妄動……我明白的。”

看著少年那認真而又自信的臉,依拉朵婭的回答也一樣變得嚴肅了起來——就算知道自己的體能比普通人好出不少,但無論如何……她也只是個沒接受過戰鬥訓練的廚娘而已。

瞭望台距離被遷出者的露營地並不算遠,而四個小時的準備時間更是綽綽有餘——也所以,當在枯草之中微微眯了一覺後醒來時,凱洛甚至差一點沒能認出自己在哪:原本光禿禿的荒草地上,此刻已經多了厚厚的一垛碎石矮牆,卻碼放得並不堅實,那只紅色的松鼠則是坐在他的身邊,以自己的尾巴作為凱洛的被子。

“你醒啦?還有半個小時哦。”收回尾巴的同時松鼠站起了身——儘管,垂落的尾毛還是讓凱洛打了好幾個噴嚏,“我剛才把附近所有的碎石塊都搜羅來了!一會如果真的是有壞蛋出現,我就用石頭砸他們!”

這一次,凱洛終於沒有再辯駁什麼,只是在從地上爬起的同時對著松鼠點了點頭——他知道,以依拉朵婭的力量,即便是一塊石子,在她手裡都可以化為足以擊碎常人手指骨骼的兇器……當然,前提是沒接受過訓練的她能把石子扔得那麼准。更何況,二人面前的瞭望台……也不是一個多麼適合這種戰法的地點。

高大的金屬腳手架此時已經有些銹蝕——帝國和自由城邦聯盟之間的戰線常有變動,而在兩年前,青金石營地還會受到帝國海軍威脅時,當時的夜曉團駐軍修築了這座足有五十米高的鋼架結構瞭望塔。在戰線早已不復當年的現在,瞭望哨和帝國艦隊的襲擊一同成為了過去,僅剩這座高塔依舊還在,連帶著……

依拉朵婭砌起的石堆之後,凱洛的視線漸漸變得越來越嚴肅,也越來越凝重——看起來,這座瞭望塔的四周原本曾有至少兩圈石砌圍牆,還遭受過帝國戰艦的火炮轟炸,大大小小的彈坑將圍牆炸成了斷斷續續的殘垣斷壁,碎石堆與廢墟卻構成了一處絕佳的犯罪現場:地形夠亂,也夠複雜,不僅適於隱蔽,也便於埋伏與脫逃!

或許我們不該來——這樣的想法在凱洛腦海中還沒有停留一秒,便被強行改寫成了“或許我們一會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該暴露自己,更不能硬碰硬”:除非對方真的傻到了僅有一人孤身來此。如果在那些廢墟之中還隱藏著伏兵,那麼……

——紛亂的腳步聲打斷了白魔導士的思考,而他身邊的松鼠更是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很明顯,這表明至少有一支五人左右的隊伍正在接近這裡,而二人更是在那群愈來愈近的人影之中,看到了一點熟悉的綠色光輝。

那是翠輝石的螢光,換句話說就是——那幾個人影之中,確實有一位夜曉團成員沒有錯!

沒有來及和身邊的依拉朵婭多交流,凱洛藏在背後的手以能夠達到的最快速度,在空氣中無聲地劃出了一個有些複雜的魔法符文:那是夜視術,儘管為了免去發聲吟唱咒語的過程而只是針對了施法者自己。只是,當視野中的所有黑暗都瞬間明朗起來的同時,反而是凱洛自己差一點驚叫出聲,甚至讓身邊的松鼠都有些驚訝。

“怎麼會……我們的人怎麼會這樣?!”

誠然,那朵螢光確實是來自夜曉團團員沒有錯——然而,與凱洛和依拉朵婭的設想都不同的是,不是遠處那位團員領著幾個貧民來此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而是……

凱洛看得無比清晰——那是五個膀大腰圓的壯漢,每個人背後都背著利斧,而裸露出的大臂外側則紋著骷髏與船錨的圖案;而那位看上去要瘦弱許多的夜曉團團員,儘管腰間依舊挎著佩劍,背後還背著圓盾,卻是被幾個壯漢輕蔑地摔在了瞭望台之前的荒地上,就像是在丟一大包垃圾。

——凱洛認得那個標記,即便把他的眼睛挖出來燒成灰他都認得:幾個月前,正是一夥胳膊上有著同樣標記的蒙面人襲擊了外出視察的領主……以及他的父母,並將他們像是砍蘑菇菌杆一般砍倒在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