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八章 意料之外的巨人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7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儘管有幸進入了領主親衛隊,但實際上吉克也只是個在戰場之外才足夠出色的新兵而已:在夜曉團一貫的理念中,與其把戰鬥能力出色的士兵,浪費在領主警衛兵這種幾乎永不上前線的“廢差”上,還不如扔到帝國戰線上的戰壕裡,那才是真正需要他們的地方。

也所以,當面前那柄利斧停在自己鼻尖之前時,吉克已經快被嚇暈了——他腰間那柄與其說是武器,不如說是儀仗用品的佩劍早已被海盜們提前收走,而他在玩骰子時那豐富多彩的小花樣之中,卻沒有一招能擋住略顯銹蝕的斧刃。

“雖然聽說過夜曉團的軍制,也知道,你們這些當警衛員的都是一幫廢物……”

年輕的劍士面前,那個一把鬍子的老海盜在晃動大斧的同時,甚至對著倒在地上的吉克吐了口唾沫——大海從來不會憐憫弱者,這一點所有的水手都清楚……無論他是一位普通的船工,一位水兵,還是一個殺人如麻的海匪。

“但是我還真的沒想到,會有你這麼個廢物中的廢物!”老海盜笑著,他的一雙手臂上刻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威武而又猙獰可怖,“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出賣鎮上的平民,進度慢得跟個海蝸牛似的不說,居然還想找我們討報酬?你要是我的水手,我絕對第一個砍死你這牆頭草!”

“求求你們了,各位好漢,我……!”

“閉嘴!大海平等地審判一切,既然你未能用幫我們完成任務來彌補背叛之罪,那就用性命去找海神討饒吧!”

大斧向空中微微抬起,為的是落下時更加孔武有力——那一刻吉克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如同已經停止了思考,儘管……

“住手!”

聽到吼聲的同時,老海盜的斧子停在了半空——而當他轉過身的同時,一道銳利的風刃準確無誤地擊中了他緊握武器的手臂:儘管在最後一刻,及時的閃躲使老海盜免于被一刀斷臂,然而這卻只是一個開始。

“啊噠噠噠噠噠——哈!”

誠然,松鼠並沒有學習過什麼拳法,然而即便只是那超越常人的速度和力量,也足以讓依拉朵婭成為一個不容任何人小覷的對手——充分利用了老海盜走神的那一刻,松鼠在沖出的同時,直接一把抓在了老海盜的胸口,隨後便是以絲毫不減的速度向前繼續衝刺。岩石破碎崩塌的聲音轟然響起,老海盜的身體如同一根攻城錘一般,被依拉朵婭狠狠地撞向瞭望台下那層層頹倒的石牆,直至頂在了瞭望台的鋼架上。

那一刻,凱洛甚至覺得整座瞭望台都要被松鼠推倒了——那一聲巨響完全不輸給帝國軍的一聲炮響,而三道倒塌的石牆仿佛也在無聲地歌頌著松鼠的力量。老海盜的身軀如同一灘爛泥一般倒在鋼架之上,而松鼠卻是毫無遲滯地沿著鋼架攀援而上,躍下的同時再一次落回了凱洛的身邊:她甚至還把老海盜的戰斧也給順了過來,隨手丟給了剛剛爬起的吉克。

“你沒事吧?會用這個吧?”

當四個海盜嘍囉終於回過神的時候,吉克也已經拄著老海盜的戰斧重新站了起來:他的身上並沒有多少傷痕,只是對他那尚且年輕的身軀而言,這柄足有一米多長的大斧明顯過於沉重了。

“我還好,但我……”

“現在的重點是活下去,想認罪伏法的話回營地再說!你的名字是?”

“吉克……夜曉團青金石領主衛隊所屬,一等兵吉克·瓊恩。”

“很好,先聽我指揮!”

一邊說著,凱洛也沒有忘記再一次劃出一個法術,用一團光芒罩住了吉克的雙手——這可以讓他在短時間內獲得足以揮舞這柄戰斧的力量。而在另一邊,依拉朵婭也重新拉起了架勢:儘管那姿勢很不專業,卻無人可以小視那雙拳頭中蘊含的力道。

“這裡是夜曉團青金石支隊第二遊騎兵隊,二等曉士凱洛·埃爾森及勤務員依拉朵婭!暴徒,你們已經被逮捕了,快放下武器投降!”

儘管目前的局面是以三打四,那個剛剛站起的吉克看上去還不是個能玩轉斧頭的料,但凱洛卻並不擔心己方能不能戰勝面前這四個膀大腰圓的暴徒:有依拉朵婭在,他們幾乎沒有理由會輸,更何況他的白魔法也足以給對方製造太多麻煩——儘管他至今都不擅長和任何人正面對抗。

當然,自信的理由還有一個——那就是敵人的怯懦。

“怎,怎麼辦……大哥!那個女人太恐怖了……”

海盜們的耳語從對面隱隱約約地傳來——夜幕之下,無論是凱洛、吉克還是依拉朵婭都看不到對方的表情,然而那悄聲細語中顫抖著的怯懦,卻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掩飾。

“怎麼辦啊,不如我們……”

“反抗只會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傷亡,快投降!”

恐懼的味道足以讓白魔導士走出下一步——凱洛的語調中,咄咄逼人的味道越來越濃,而他空著的雙手中,也有一團光芒再一次開始了凝聚,如同他將一團風壓縮在了自己的手心之間:儘管,在海盜們再一次開口的同時,白魔導士卻有一瞬間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不對勁。

“投降?滾蛋吧……水手永遠不會向惡浪屈服!

“那就別怪我們動手了!依拉朵婭,吉克,咱們……”

“笨蛋,該喂魚的是你們才對!再見啦!”

那個瞬間,每個人都清晰地聽到了一陣清脆的撕裂聲,就像是海盜嘍囉撕破了自己的衣服——只是,隨後從地面之下傳來的震動卻讓白魔導士瞬間明白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四個嘍囉的身影在搭走了老海盜之後消失在瞭望塔背後,而凱洛所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最後一刻用一道魔法障壁將依拉朵婭和吉克的腳步硬生生地停在半路。在他們的面前,土塊與岩石像是突然擁有了生命一般從地面上飛起,在半空之中相互纏繞著、組合著、排列著,落回地面的同時已是一位足有十米高的岩石巨人:它的胸口處閃爍著一點金黃色的光輝,而頭部則有兩朵更加明亮的光斑,如同雙眼。

——在課堂上,凱洛曾不止一次地聽自己的導師講過,有些技術高超的魔導士可以將自己使用的咒文連帶著必要的魔力一起刻畫在卷軸上,供那些與魔力不夠親和的人在必要時,以撕碎卷軸的方式使用其上記載的魔法。很明顯,海盜們使用了一個可以召喚岩石巨人作為僕人的魔法卷軸,但據凱洛所知,青金石營地中儘管確實有足以使出類似魔法的黑魔導士,卻沒有一個人學習過如何刻寫魔法卷軸!

更何況,這種東西在三大自由城邦中已經算是戰備物資了,絕不是一般海盜能夠拿到的——只有在帝國佔領區中,對卷軸的自由貿易才是合法的!

當岩石巨人踏出第一步時,凱洛甚至再一次體會到了半年多前目睹海盜時的感受——他並非完全無能為力的廢物,也不是不思進取的懶蛋,可是即便他已經將自己的腳步機啊速到最快,卻還是沒能趕上再最後讓父母活著見自己一面。而現在,就算依拉朵婭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揍扁一個海盜,卻沒有辦法用拳頭和岩石巨人比拼力量,更不用說已經再一次嚇得跌倒,還失去了魔法加護的吉克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啊!我只是需要錢……我只是需要錢而已啊!為什麼所有的壞事都要發生在窮人身上啊!”

手中的斧子因手臂的無力而轟然墜地,吉克幾乎是跪倒在了岩石巨人的面前——而與此同時,松鼠卻是再一次化為了一點紅色的流星疾沖而出:在有人選擇絕望的同時,也永遠會有人選擇反抗,哪怕……面對的是常理之中根本無懈可擊的對手。

以魔法將吉克吹飛到一邊避開戰鬥的同時,凱洛幾乎是一邊看著依拉朵婭一把抓住了巨人的石質大腿,隨後努力地向上攀援,一邊為松鼠吟唱了一個石膚術——巨人以那根本沒有手指的岩石手臂錘擊著自己的身體,意圖將依拉朵婭碾成碎片,卻被松鼠一次又一次靈活地躲開。

“嘿嘿……看我把你胸口那顆果子摘下來,然後吃掉!別以為松鼠的門牙咬不動石頭哦!”

即便是攀援在惡魔的胸前,松鼠的臉上依舊帶著微笑——以那條尾巴作為平衡,松鼠幾乎是一公分一公分地朝著巨人胸前的那朵螢光攀援著,而凱洛的風刃儘管不足以切斷構成巨人身體的石塊,卻足以擾亂巨人攻擊依拉朵婭的動作。

堅強也好,懦弱也罷,永遠僅僅在於人的一念之差——即便,有時這甚至是與生死同步的。

“抓到……了!嘿嘿……嗚?哇啊——”

當手指觸及到那朵花火的同時,依拉朵婭甚至開心得像個孩子——哪怕那笑容在一秒之後便凝固了。從核心之中,巨人噴射出的是一道金色的光芒洪流,而松鼠的那一點火紅則是被毫不留情地拋射而出,落在向荒蕪的原野:直至此時,吉克才終於回過了神,他甚至比凱洛的治療魔法更快一步地趕到了松鼠落下的位置,將她穩穩地接在了懷中。

“沒事吧,依拉朵婭小姐……依拉朵婭!”

——為什麼……

凱洛終於趕到的同時,松鼠的雙眼也終於睜開——只是,或許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晚了。金黃色的光芒在巨人的胸前凝聚成形,而即使是不懂魔法的吉克,都可以辨別出其中那毀滅性的力量……那即將奪走他們生命的力量。

“咳,抱歉……凱洛,明明只差一點我就能摘到那東西了,我……”

“你沒做錯什麼,依拉朵婭……你是最棒的,一直都是!”

身後,巨人發出一陣駭人的咆哮——那朵光輝終於脫離了束縛,化為一道魔力的奔流撲向倒地的三人。

堅強也好,懦弱也罷,就算是一份淩駕於黑夜之上的開朗,又能做得到什麼呢?太陽早已熄滅了,就連這片土地上的人,也都……

“……這片土地上的你們,還不該急著去見那已經消失的太陽。”

低沉卻又深遠的男聲緩緩響起——凱洛扭過頭的同時,卻早有一個宏大而又繁複的巨型魔法圓陣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將岩石巨人射出的輝流硬生生切斷在半空之中。三人身邊,黑衣男人如同從空氣中憑空而生,亦如虛空中潛藏的鬼魅。黑色的兜帽將他的整張臉都淹沒在陰影之中,但有一個瞬間,凱洛卻在他的衣袖之間,嗅到了幾縷甜酒的香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