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九章 飛向美味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69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無論如何,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偵察兵,凱洛的反應速度還是絕對合格的——沒有第一時間開口詢問黑衣男人的身份,他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在空中將咒文描繪成型:淡綠色的螢光瞬間籠罩在依拉朵婭的身體周圍,就如同她第一次離開水牢時接受的治療法術一樣,而吉克的手臂之上也再一次籠罩起淡淡的流光。戰士撿回了那柄本不屬於他的大斧,而松鼠重新站直的同時,黑衣男人也回過了頭。

“你們的戰術思路其實並沒有錯誤,只不過……輸在了對敵人的不瞭解上。”

松鼠睜大了雙眼,面前的黑衣人只是輕輕地彈了個響指,他身後那阻住了巨像光芒的魔法陣便瞬間碎裂:那一刻,即使是對魔法沒有任何瞭解的依拉朵婭,都不由得驚得張大了嘴——岩石巨人的光線炮在法陣破碎的同時,居然被激起的衝擊波硬生生彈了回去,化為一顆光球撞回了巨人的胸口!

悶雷一般的爆炸聲淩空響起,隨後又悄然而逝——儘管岩石巨人依舊站在眾人的面前,然而它胸口的光芒卻已完全地散去,僅有雙眼依舊閃爍著兩點搖擺不定的花火。

那一刻,三人之中對魔法最為瞭解的凱洛,所感受到的是比岩石巨人出現時更加刻骨的恐懼——就算僅以剛剛那一次爆裂中釋放的魔力來計算,面前這個黑衣男人若是想要與自己為敵,那麼即便是將三人的戰鬥力翻上一倍,也怕是不會有任何勝算!萬幸此人是來幫忙的,否則……

“你在擔心我對你們動手嗎?放心吧,我沒有這個興趣。”像是看穿了凱洛的疑惑一般,男人再一次開口時,語調之中甚至帶了幾分淡淡的笑意,仿佛不遠處剛剛被震飛、還沒有完全站起的岩石巨人只是個小孩子的玩具而已,“如果我想那麼做,你們早就死了,不是嗎?凱洛·埃爾森。”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為什麼不知道呢?反倒是你們,居然把巨像兵胸口的發射裝置當成了控制核心……該說你們只是三流的士兵嗎?”

“你閉嘴!不許你玷污夜……!”

“夠了,凱洛隊長!那個,先生……感謝您的救命之恩,也請您寬恕我們的冒犯!”

白魔導士還想繼續開口,卻被重獲力量的戰士堵住了嘴——相比於凱洛,吉克和他有些相似的一點是,他最大的長處也一樣不是與敵人正面對抗,而是交涉、談判乃至於見風使舵與順水推舟:事實上,他在領主衛隊中的職務並不是戰鬥員,而是傳令兵,儘管他確實受過正式的戰鬥訓練沒有錯。

“您看,那邊的大傢伙還能動,所以您可不可以……”

“對形勢的判斷還算明智,小夥子……不過放心,我本來也沒打算把爛攤子甩給你們。”搖了搖頭表示理解的同時,黑衣男子只是再一次彈了彈響指——一顆純白色的魔法彈便憑空出現,徑直落向了岩石巨人的胸前:很明顯,這一擊儘管擊碎了幾顆石塊,卻沒有對巨人造成更多本質上的傷害,僅僅是讓它停下了腳步。

“聽著,攻擊這傢伙的身軀沒有意義……這一點你們看得很准,但這種傀儡巨像的要害是它的頭部,而不是胸口。只要擊碎這東西頭顱內部的核心,它就會變回一堆石塊。否則,它甚至會不斷撿拾石塊修補自己。”

一邊說著,男子兜帽下的嘴角卻挑起了一個肉眼可見的弧度——在那之上,他的整張臉都被陰影所完全覆蓋著,沒有人知道那裡面究竟隱藏著什麼。

“這項任務依舊需要你們三人完成……尤其是你,身手敏捷的小松鼠。我會從正面吸引住那東西的注意力,你們兩位男士想辦法給小松鼠製造機會,讓她從巨人的背後爬到頭頂就好——小松鼠,你要用你的爪子把巨人的頭顱挖開,把裡面的核心捏碎。聽明白了嗎?”

“明白!”

這一次,即使是凱洛也沒有再表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滿——儘管三人跑開的同時,戰場之上還是出現了一陣有些違和的呼喊,如同逆著黑暗永遠綻放的蒲公英,美麗卻又脆弱,讓人不由得擔心,她會不會就此轉瞬即逝,甚至化為與腳下枯草一般冰冷的死骸。

“那個……黑衣服的先生!那東西的核心可以吃嗎!”

“你說什麼?!”

男聲響起的同時,法陣再一次亮起,巨人的拳頭被魔法陣再一次停在半空——那一刻,黑衣人甚至差一點真的笑出了聲,儘管就連他也發現,自己真的很難去厭惡這只火紅色的松鼠……不,這只不是松鼠,不是人類,甚至很難再被算作動物的東西。

——如果是她的話,岩石巨像那以純粹土屬性魔力構成的核心……

“咳……我覺得是可以的,不過記得自己吃就好,明白了嗎?你的同伴們可消化不了那東西!”

“了——解!既然是專享食材,那我依拉朵婭今天就要嘗嘗,這東西的腦殼裡面究竟是什麼味道!”

瞬間起效,立竿見影——那一刻,黑衣人仿佛看到了在那正試圖繞到巨人背後的三人之中,瞬間燃起了一道純潔無暇的火:正因為純粹,所以美麗,如同將整片黑夜一起洗白

的陽光。

有了黑衣男人的牽制,三人幾乎沒有花費任何力氣便來到了巨人的背後:這個石頭構成的大個子,很明顯沒有多少的智力可言,只是顧著和黑衣男人的魔法陣一個勁地比拼力量,卻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三隻小傢伙來到了自己的背後。

不僅如此,黑衣男人挑選的位置和角度在凱洛看來,簡直沒有任何可被挑剔之處——誠然,巨人的背後不像是正面一樣,有足夠多的凸起可供依拉朵婭攀援而上,但恰到好處的引誘,卻讓巨人正好背對著那座金屬瞭望台……儘管,距離相對遠了一點,不足以讓依拉朵婭直接跳躍過去。

“準備好了嗎,吉克?我以隊長的身份命令你,這次決不允許任何失敗!”

塔頂的瞭望平臺上並沒有任何設施,卻也沒有任何妨礙三人施展一番的障礙——在凱洛全力展開的強化魔法加持下,吉克的雙臂此刻甚至已經比剛剛那些肉塔一般的海匪更加粗大、更加強壯。儘管戰士那並沒有受到任何加持的身軀,已經很難再拖著這麼兩條嚴重不合比例的巨力手臂邁開步子,但……凱洛所需要的,也不是讓吉克沖上去和巨人硬拼,不是麼?

“請您放心,凱洛隊長……雖然我不是您的隊員,但我一定會努力!”

兩隻被放大到如同臉盆一般巨大的手掌之中,依拉朵婭將自己的身軀盡可能地蜷成了一團,僅有那條尾巴透過吉克的手指縫露在外面——即便這力量讓戰士很難再有足夠的平衡性去迎接戰鬥,卻足以讓他將依拉朵婭作為炮彈,狠狠地丟向下方岩石巨人的脊背:此刻,那傢伙距離瞭望台大約有著15米左右的直線距離,而垂直高度差則是將近5米。

“準備好了嗎,依拉朵婭小姐?”

“快點啦!要是嘗不到石巨人核心的味道,我可不保證會不會對你這雙手下嘴哦?就像這樣……”

“哇啊!別咬我……加油啊,依拉朵婭小姐!”

手指上傳來一陣刺骨的疼痛感,吉克將依拉朵婭甩出去的同時,甚至感覺紅松鼠就像是已經被野獸的捕食本能沖昏了頭腦——儘管一旁的凱洛卻並不這麼覺得,他早就對依拉朵婭那“一切行動均以美食為最高綱領”的處世之道見怪不怪了,哪怕這一次她對待的是敵人……還好松鼠不吃肉,更不會吃人肉。

紅色的無光流星劃過夜幕之下的蒼穹——淩空的同時,依拉朵婭不僅伸展開了自己的四肢,也將尾巴在空中豎了起來:一米多長的巨尾在短短的飛行之中,盡可能地起到了方向舵的作用,哪怕依拉朵婭是紅松鼠,而不是飛鼠。腳下的荒草地上,黑衣男人仍舊在遊刃有餘地戲耍著笨拙的巨人,就連松鼠在那雙岩石構築的肩膀上的 “著陸”,都沒有引起更多不必要的注意。

“頭顱……就是這裡了吧?”

和真正的人類相比,模仿人類外形的岩石巨人,其頭部則要簡陋許多——僅僅是一堆碎石拼湊成了一個球體的模樣,直徑大概有一米左右。幾乎在找穩落腳點的同時,依拉朵婭便向著那簌簌作響的碎石揮出了自己的拳。

“給我,把吃的——”

腦殼被擊中的同時,巨人立刻狂亂地顫抖了起來,猛力地揮動著自己的手臂,試圖將依拉朵婭在自己的身上碾死——然而,卻沒有什麼能讓松鼠的腳步在未知的美食面前有一絲一毫的動搖。手指被碎石劃破,手背上多了幾道淺淺的傷口,松鼠雙目之中的火焰卻是愈加熾熱:疼痛讓她的欲望變得更加熾熱,也更加活力四射。

“——交出來吧!”

那一秒,松鼠少女的一拳揮出,巨像的身軀卻化為萬千碎石與塵埃,轟然倒塌為一堆了無生氣的瓦礫。黑衣人的身影消失在塵霧之中,如同出現時一樣毫無徵兆可尋,而當凱洛與吉克終於跑下瞭望台,奔向巨像曾經所在的位置時,依拉朵婭只是靜靜地站在碎石堆的正中央,用雙手捧著一團淡金色的光芒。

“太好了……依拉朵婭,你沒事吧!”

“沒有,只是擦傷了手背,不礙事的!”

從始至終,依拉朵婭的笑臉都是那麼純淨,那麼閃亮,不帶一絲的污穢與悲傷,就像是一眼一塵不染的湖:松鼠舉起手中的光團,將其送到嘴邊的同時,乾淨俐落地一口咬下,仿佛那只是一隻新品種的水果。

“很甜!凱洛,這東西真的很好吃!”

“是嗎,你沒事就好……謝謝你,太好了……”

顧不上為黑衣男人的憑空消失而疑惑,白魔導士只是第一時間沖上了前——這裡距離青金石營地的圍牆並不算太遠,而當聞風而來的夜曉團大隊終於趕到時,眼中所見僅有少年與少女在廢墟的最高點緊緊相擁,如同兄妹,如同愛侶。

“真讓人羡慕啊……”

一旁,魔法影響早已消退的吉克只是有些無奈地攤開了手,隨後向前伸出——一道冰冷的鐐銬將他的手腕緊緊鎖住,戰士本人並沒有為背叛做出辯駁的打算,只是在被帶離的同時,眼角劃過了一滴羡慕與悔恨交織而成的淚。

“抱歉,諾茵,希望你在來生,能遇到一個比我更加出色的哥哥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