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章 花之影,焰之痕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412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真是有意思的‘火花’……以及,有意思的孩子。”

當夜曉團的隊伍從瞭望台下漸行漸遠,黑衣人的嘴角只是再一次劃起一個有些淡漠的微笑——那個黑色的身影只是靜靜地站在瞭望台的最頂端,靜靜地俯瞰著腳下的一切。沒有人看到了他……沒有人看得到他,只要他不希望被看到。

雙腿微微蜷縮,隨後向前縱身一躍——半空之中,男人的斗篷飛散而出,化為夜色之中一抹轉瞬即逝的霧氣,露出的則是一身乾淨整潔的深藍色襯衫,搭配著純黑色的長褲和軟底皮靴。與依拉朵婭不同,他落地時幾乎沒有發出一絲聲響:而當他抬起頭時,早已有了另一個同樣身穿黑衣的矮小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看起來玩得很開心,阿爾德涅。”

男子眯起了眼——面前的少女或許有些矮小嬌弱,卻有著一頭純白色的齊腰長髮,雙眼則是純正的深紅,如同寶石一般晶瑩剔透。精雕細琢的金屬與水晶碎片裝飾著她身上那如同禮服一般華美繁複的百褶長裙,而少女的懷中則摟抱著一本厚重的硬皮書籍,像是某種魔法抄本。

“活動一下身體而已,當然……正事也都辦完了。”

被稱為阿爾德涅的男人點了點頭,他頭頂的短髮是與少女一模一樣的純白,卻在頭頂的兩側多了兩隻尖尖的貓耳,而在男子的身後,也不知何時多了一條細長的白色貓尾——若是依拉朵婭正在現場,她或許會把男人當做自己的近親,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

“那孩子狀態不錯……而且,將其作為一個長期觀察的樣本個體也不錯。你覺得呢,娜娜緹?”

眼看著面前的男人露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那一刻娜娜緹甚至想要一拳打過去——儘管她並沒有那麼做,因為職責所限。

“我沒有對此發表評論的必要,而且我也沒有對你的行動做出評價的許可權。”

“……而我卻可以命令你,就是這樣。”極其自然地接下了女孩的話茬,阿爾德涅同時揮了揮手,像是在為自己的地位尋找一個合適的姿態,“‘雙身之骸’娜娜緹·萊姆,我命令你現在為我打開通往‘向日葵’的通路,隨後留在這裡進一步觀察‘火花’……如果物件沒有遇到緊急事態,不允許暴露。”

“請定義你口中的緊急事態,‘旁觀之獸’阿爾德涅·普利斯坎。”

“唔……會損害‘火花’身心品質的事態。以及,即使施以援手,最好也盡可能不要讓物件注意到,更不許留下永久性痕跡,處理緊急事態時除外。有可能的話,即便出現,也要儘量讓‘火花’能從你身上汲取到新的光與熱。明白了嗎?”

“瞭解,現在開始創建路徑。”

話音落下的同時,阿爾德涅只是靜靜地看著面前的女孩一分為二:那道裂痕從頭頂一路向下延續,穿過娜娜緹的脖頸、胸部與腰腹,直至將她連著身上的長裙一起分為左右兩半

——然而,雙身之骸卻正如其名:女孩沒有死去,甚至沒有倒下,而是由那兩片殘軀瞬間成長為兩個外觀完全沒有任何差別的獨立個體,每一個都與她分裂之前的外貌一般無二。阿爾德涅點了點頭,而兩個少女則在相互遠離了一步的同時,各自對著自己的半身舉起了手。

黑色的霧氣憑空而生,凝結而成的卻是一片閃爍著深藍色螢光的帷幕,仿佛雙子是將那繁星點點的夜空扯了一塊下來,舉在兩手之間,作為一道直通虛無的門戶。

“目標點座標定位完成,阿爾德涅,空間通路結構穩定。”娜娜緹左側的分身說著,她的聲音很清脆,如同晶瑩剔透的薄冰。

“請儘快通過。蒂婭大人還在期待你的例行報告,不要惹她生氣。”娜娜緹右側的分身說著,她的聲音很甜,如同早已消失許久的暖陽。

“不需要你多話,執行指令就好。”

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少女臂彎之下那一片夜色之中——那一刻,雙身之骸重新合二為一:娜娜緹一個人站在枯萎的荒原之上,表情是冷淡的微笑。

“瞭解,我會認真去做。”

她打開了懷中的大部頭——書頁之中已經寫滿了不屬於當代的文字,而娜娜緹只是在某一頁的最後,再一次加上了一行。

兩小時後,青金石營地夜曉團辦事處——

當凱洛在食堂中就坐時,他甚至感覺到了一絲淡淡的恐懼——回到這裡之後,他和依拉朵婭幾乎是第一時間被盧佩叫去問話了,然而還沒聊上幾句,那只松鼠便用“是時候為夜曉團的大家準備一道富有新意的午餐了”作為理由,從支隊長的辦公室中逃了出來。

作為隊長,凱洛倒是不擔心盧佩那邊會為難他或者依拉朵婭:該說的他也都已經說明白了,而從回到這裡開始就一直被單獨問話的吉克,據說也十分配合——儘管凱洛並沒有見到他的身影,卻至少也沒有在辦事處地下的牢房和拷問室門口聽到任何聲音。

——和酷刑相比之下,或許還是依拉朵婭那“富有新意的午餐”要更致命一些:天知道那個沒准腦容量不比一顆孢子球的體積大多少的笨蛋,會做出一鍋怎樣“富有新意”的料理!或許在按照菜譜做菜時,依拉朵婭的確是一把好手,但她的那股創造力啊……

白魔導士無比清晰地記得,上一次松鼠說出這種話後,端出了一盆幾乎可說是散發著紫黑色煙霧的不明糊狀物質:用松鼠自己的話說,這是“用紫晶灘捕撈上來的鮮活水母傘帽,加上巨型蘑菇的孢子球蜜汁、枯草黴菌的濃縮提取液以及洞穴盲鱈的魚子醬混合熬制的滋補燉菜”,然而凱洛硬著頭皮吃完這盆味道足以毒殺人的醬汁之後,甚至感覺自己已經見到了神明……哪位神明?當然是死神啦!引

導這被飯菜活活逼瘋的可憐人前往死者世界的死神大人喲!

那一刻,凱洛感覺自己幾乎已經飽了:在依拉朵婭邀請他的整支小隊一起前來品嘗時,他甚至有了一種自己的部隊即將被撤銷番號的悲壯感——而當廚房門終於打開時,他甚至開始下意識地用手指比劃著魔法符文的形狀,架勢比剛剛面對岩石巨人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是,白魔法師的擔心卻沒有再一次變為可怕的現實——或者說,那股掩蓋不住的濃香,已經足以讓凱洛打消心頭所有的疑惑了,更何況……

“開飯了,各位!”

沒有了固定的作息時間,自然也就不會有固定的進餐時間——與此相對應,夜曉團的食堂在每一天的每個小時,都會有人值班:也所以,當看到是梅拉與依拉朵婭一起,而不是松鼠自己推著一隻大鍋從廚房中走出時,凱洛幾乎感動得都要哭了。至少,如果是梅拉和松鼠一起完成了這道“創意料理”,那麼凱洛還可以肯定,這東西不會對自己有生命危險,否則……咳咳。

如同往常,當內務長與松鼠一起,為食堂中的每一位士兵都盛好飯菜之後,她們連同著自己的餐盤一起,端著留給凱洛的那一份,坐到了白魔導士的對面——簡樸卻潔淨的金屬湯碗之中是一份看似平平無奇的燉菜,深棕色的湯汁中是燉得恰到好處的巨型蘑菇菌柄塊,然而在學習過魔法的凱洛眼中,這碗湯看上去……卻有些奇怪。

“這是土屬性魔力的感覺……我說依拉朵婭,你的創意該不會是……”

“沒錯!我在這次的菜湯里加了這個喲!”

伸出手的同時,松鼠只是將那兩塊金色的碎片在手掌中展示了一秒,便將其高高拋起,碎片落下的時候卻是不偏不倚地落入了她的喉嚨——儘管如此,凱洛還是能夠確認,這就是剛剛那個巨人體內的核心,不會有任何錯誤。

“依拉朵婭帶回來的是一塊純度極高的土屬性魔力結晶……按照常理,這本來不是人類的胃能消化的東西,當然她是特別的……咳,這不是重點。”

向凱洛解釋的同時,梅拉也沒有忘記壓低自己的聲音——儘管在松鼠聽來,這沒准指的是自己身上的耳朵和尾巴,但凱洛卻知道,自己的妹妹實際上想提示自己的,是松鼠體內那團來歷不明的火焰:白魔導士沒有把這些告訴依拉朵婭,卻並沒有對自己的妹妹隱瞞這一點。

“她覺得這東西可以給燉菜提味……所以在計算了一下之後,我還是同意了讓她嘗試一把。”搖了搖頭,內務長的聲音與其說是無奈,不如說是充滿著疲憊,“當然有所折中,否則照她原本的想法,那一整塊會被直接作為主料,做成專供你一個人的一小盆……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內務長沒有繼續說下去——儘管,兄妹之間的默契以及對魔法理論的瞭解,已經讓凱洛猜到了梅拉口中的“折中”是什麼意思。

永夜大陸上,每個人的體內都流淌著屬於自己的魔力,或者說是“生命力”——只不過,只有包括凱洛在內的一小部分人,擁有足以對其進行精准掌控與調配的精神素質,也就是所謂成為魔導士的天賦:這一點即使是依拉朵婭也很清楚。然而,松鼠不明白、凱洛卻很瞭解的一點是,每個人體內的魔力就如同他的指紋一樣,有著專屬於他自己的屬性配比,拼湊成每個人獨一無二的靈魂。在此基礎上,魔力結晶在進入人體後會被直接轉化為對應屬性的魔力,而一旦有某種屬性的魔力因攝入過多而嚴重過剩,那麼……

——凱洛知道,自己體內居於主導地位的魔力屬性是風。而如果是他將那一整塊結晶都攝入體內,那麼最好的結果,是他體內的魔力瞬間轉化為由土屬性主導的搭配模式,最壞的結果……則是他的身體直接因為無法承受魔力配比的突變而崩潰。當然,用滿滿一大鍋而不是小小一盆燉菜確實可以將物質化的魔力稀釋至常人完全可以接受的濃度水準,然而……

一邊想著,凱洛不由得再一次多看了依拉朵婭一眼——此時的松鼠已經快把整張臉都埋進飯盆之中了,然而白魔導士卻在舉起勺子的同時,再一次陷入了疑惑之中。

“你到底是什麼呢……魔力的流動即為生命的氣息,魔力的配比即為靈魂的顏色,而你的生命之中……除了那只由我融合進去的松鼠之外,究竟還有什麼呢?”

——曾經,凱洛只是覺得……沒准在依拉朵婭的生命之中,只是火屬性的魔力色彩有些過重了;然而現在,魔導士卻第一次感覺,或許松鼠的身體之中,隱藏著的確實已經不再是人類的生命……至少,大部分都不是。

魔導士將勺中的菜湯緩緩送入口中——那味道確實甜得香濃,甜得深厚,一如腳下那沉默不語的慈愛大地:即使太陽消失了,冷卻了,這片黑暗之下的土地卻依舊沒有拋棄她養育的孩子,而是默默地用那尚未散盡的溫暖愛著還活著的每一個生靈。

“說起來,凱洛……還有依拉朵婭。”

凱洛聞言抬起頭,內務長的話語幾乎是將他的意識從魔力與思考的奔流之中活活撈了出來——儘管,白魔導士此刻依舊覺得自己有些“濕漉漉”的。相比之下,松鼠的回應就俐落得多了:那只飯盆中的菜湯已經被吃得精光,連一小滴都沒有剩下。

“剛剛做飯時,我也接到了彙報……你們抓來的那個吉克·瓊恩,似乎說了些很有意思的話。”

——那一刻,白魔導士甚至覺得,自己的妹妹眉間有種難以描述的開心與期待……儘管很明顯,梅拉在抑制著這一點。

“他供出了疑似海盜們藏匿被拐人員的位置……要猜猜是哪裡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