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一章 紫晶砂礫的“誘惑”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7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32


“‘猜’?你其實根本不是想讓我們去‘猜測’,而只是希望我們跟著你完整地推演一遍所有的前因後果。我說的沒錯吧?”

——作為軍人,凱洛或許不該對比自己職位更高的梅拉說出類似的話:然而,二人首先是親兄妹,然後才是軍隊之中的上下級……也所以,幾乎就在梅拉開口發問的同時,凱洛已經完全猜到了她想要做什麼。

“答對了喲……不過,其實你不點明也沒問題的。”

微笑的同時,內務長的劉海卻在她的雙眼之上,投下了一片淡淡的陰影。凱洛知道,梅拉很少允許別人真正去揣測她自己的想法——哪怕是作為親哥哥的凱洛也一樣。也所以,當她主動邀請你來“猜測”時,千萬不要被矇騙喲:她或許只是想要看著你被她的思路引向真相後恍然大悟的模樣,或是你被她的言語誘入深淵後發狂崩潰的醜態。

萬幸的是,至少在凱洛眼中,這個擅長引誘的妹妹還沒有搞錯過,究竟哪些人應該被她引向真相,又是哪些人註定要被她推向毀滅——梅拉至少不是個魅力四射的瘋子。

“首先,請你們看一看這個……這是夜曉團的大部隊剛剛打掃戰場時,在舊瞭望塔腳下發現的,應該是那幾個海匪落下的物品。”

內務長的手伸向那身女僕裝腰間隱藏的衣兜,掏出來的則是一隻做工粗糙的玻璃小瓶——無論是凱洛還是依拉朵婭,都能夠肯定,這就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日用品罷了,然而使其變得不平常的,則是其中盛放著的……紫色粉末,或者說紫色砂礫。

“這是……紫晶灘的沙子?海盜為什麼會帶著這個,還是用這種封裝的方式,而非簡單地粘在衣物上?”

“你想到的每個點都是疑點……但我覺得,這些點並非我們現在需要思考的事項,相比之下,用刑具直接從海盜嘴裡撬更合適。急躁了哦,哥哥。”內務長搖了搖頭,嘴角挑起的笑容讓一旁沒敢出聲的松鼠感覺,就像是個惡作劇得逞的小孩子——也不知道凱洛在回答時,究竟是真的只想到了這些,還是故意在配合內務長的個人愛好。

“相比之下,得知了‘紫晶灘’這個地點就已經足夠了——而這又引來的第二個問題……”

“……這種沙子並不是什麼有價值的礦產,也無人買賣。想要得到這東西,基本上除了去紫晶灘自行挖取的話,也沒有其他可能性。問題就在於——海盜們是怎麼進入了幾個月前就被塔斯克下令封鎖的紫晶灘的?”

“恭喜凱洛,你發現了盲點!”那一刻,梅拉的雙眼之中,甚至像是放射出了一道銳利的金光——那是喜悅、興奮,沒准也摻了點無傷大雅的洋洋自得作為調劑,“不過,我們可以先把這一點放在一邊,暫時扭過頭去看看我們的另一個線索……也就是你們兩個救下的那個叛徒。”

“吉克·瓊恩?領主親衛隊之中居然還會混進了這麼一個渣滓,這營地也算是夠爛!”

——松鼠從來也沒學會過掩飾自己的聲音:或許說是從來都不屑於掩飾自己的表達:只是,當指責聲從依拉朵婭口中溜出時,食堂之中的士兵們卻幾乎都點了點頭……有些人的大膽,有些人的隱秘,差距僅此而已。

“那個……依拉朵婭?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不用這麼大肆渲染了吧……還是說你覺得我們都很擁護塔斯克,需要你開口來勸?”

低聲勸阻的同時,凱洛藏在袖口之中的手指甚至已經劃好了一個沉默術的符文——有些時候,實話不能亂說不是因為內容本身有錯誤,而恰恰是因為它們正確。畢竟,單純的言語很難產生什麼實際性的正面效果,在瞭解到某些事之後閉上嘴好好做好該做的才是正道,不是麼?

“啊……抱歉,凱洛。梅拉姐你繼續?”

萬幸的是,天真衝動和一蠢到底之間還有著一定的距離——依拉朵婭無疑屬於前者。松鼠甚至自己做出了一個以手捂嘴的動作,卻不是因畏懼而沉默,只是為了將話語空間留給面前這兩個真正能推導出具體結果的人。

“嗯……而且多說一句,依拉朵婭,審訊給我的感覺是,這個吉克只是個可憐人,但絕對不是泯滅良知的惡棍……而且,他比咱們更恨塔斯克,相信我,儘管他確實犯了罪也理應受罰。回到正題……”

清了清嗓子的同時,梅拉還伸出手揉了揉依拉朵婭的頭髮——儘管有時會喜歡惡作劇,但她卻從來不願去怪罪這只人形大松鼠:有些事,不去瞭解往往比深陷其中更快活。

“根據吉克提供的資訊,他曾經協助海盜們進行過五次誘拐行動……手段都是假借招工的名義。說起來,海盜還要求他每一次都招挖沙工或者清淤工……想想那瓶沙子。”內務長閉上了雙眼,胸有成竹的微笑再一次浮上嘴角,“每一次,他都會在那座瞭望台和海盜們交接招來的人員……而有那麼一次,他無意間聽到了海盜們準備帶工人們去的地方。”

短暫停頓的同時,梅拉對著一旁的一個女僕無聲地揮了揮手,她便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桌邊,清掉了桌上所有的碗碟——有一個瞬間,依拉朵婭無意間和她對視了一眼,卻發現她的面容有些生疏,雙眼也是十分特

別的正紅色,只是正沉浸在思考之中的梅拉和凱洛卻都沒有注意到。

——辦事處中的公職人員,想必都會是經過了梅拉姐以及其他各位官員們層層把關的人吧?作為一隻松鼠的自己又有什麼必要瞎操心呢。

眼看著內務長再一次從衣兜中掏出了什麼東西,松鼠也就乾脆將注意力也放回到了桌面上——這一次梅拉取出的,是一份青金石營地周邊的地形圖:依拉朵婭張大了雙眼,這份圖上被額外勾畫了兩個大大的紅叉,其中一個位於紫晶灘,而另一個……

“就是這裡,灰鉛懸崖……或者說,灰鉛採掘場。”一邊說著,梅拉一邊將手指點在了那另一個紅圈之上——灰鉛懸崖因礦物而得名,灰鉛採掘場則是懸崖底部出產鉛礦的坑道。只是……

“等等……這裡也是被領主封鎖的地方吧?海盜居然……”

“海盜居然受到了塔斯克的庇護,通過這些看起來用意不明的小動作。”

——曾經,梅拉也只是以為,塔斯克封鎖灰鉛懸崖只是為了在政績之中掩飾礦坑那些穴居動物傷人事件,就和他驅逐了營地中所有非貝瑞萊特人一樣,然而她卻始終不明白,塔斯克有什麼必要封鎖紫晶灘這麼一處食物產量豐盛到完全無需“封海休漁”的食物產地。而現在……除了開採紫晶砂礫的用途之外,一切都明瞭了。

“儘管還沒有實物證據,但這已經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鏈條。海盜們很可能是在塔斯克的默許、甚至是保護之下,主導了灰鉛採掘場的出產,同時拐賣營地貧民去開採紫晶灘的砂礫……現在的灰鉛採掘場,有很大可能性已經成了海盜們的私設牢房,被拐的貧民們也有不小的可能性就在那邊。”

一邊說著,梅拉的手指則在地圖上穩穩地劃動著,頗有幾分運籌帷幄之感。

“也所以,就在開飯之前幾分鐘,盧佩支隊長已經做出了決定……我不僅是來和哥哥你一起吃飯的,也是來傳令的。二等曉士凱洛·埃爾森及第二遊騎兵隊全員聽令!”

當最後一句話說完時,內務長的語氣已經從之前的自得完全轉換成了上位者應有的冷徹——那一刻,整個食堂之中所有的第二遊騎兵隊隊員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無論面前的食物還剩下多少。以凱洛為首,他們在梅拉的面前排列成了一個整整齊齊的方陣,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嚴肅認真得……讓依拉朵婭感覺有些可怕。此刻坐在梅拉身邊的她,頓時感覺自己加入凱洛的隊伍也不是,就這麼坐著也不是,只好在站起之後停在了梅拉身邊,臨時冒充了一下內務長的副官。

“一小時後,本人將作為戰場指揮官,親自帶領第一、第二遊騎兵隊與第三重裝兵隊,分兩路前往紫晶灘-灰鉛懸崖一線,對當地的海盜行蹤進行徹底的搜查與殲滅……希望第二遊騎兵隊的各位準時在北門外與第一、第三兵隊匯合,請務必做好一切準備。聽明白沒有?”

“是!”

包括凱洛在內,在場的每一位士兵的回答仿佛完全融合成了單一的一個聲音——整齊劃一,紀律嚴明……儘管,梅拉身邊的依拉朵婭卻不由得愣了幾秒:為什麼領隊的會是和她一樣完全沒有接受過戰鬥訓練,甚至還不像她自己一樣體能超群的文官梅拉。

直到此時,內務長本人才終於悠悠站起——在場的所有人都能看出,內務長本人並沒有對這個決定表現出任何的不滿,而她也沒有第一時間回應面前的兵隊,而是轉過頭,看向了身邊的松鼠。

“額……梅拉內務長閣下?”

“炊事員依拉朵婭……鑒於你之前在調查誘拐事件時表現出的戰鬥潛力,支隊決定將你編入第二遊騎……”

“報告內務長閣下!沒有接受過戰鬥訓練的我,可能並不適合上前線……”

“這是命令,依拉朵婭!作為士兵,你必須服從命令!”

那一刻,梅拉的眼睛幾乎都要瞪出來了——只是,內務長卻沒有進一步讓那冷漠高壓的語氣升級,而是在逼近松鼠面前的同時,盡力踮起腳尖對著那兩隻圓圓的鼠耳,以最低的聲音再一次開口:低沉,微弱,卻又無比地緊促。

“聽著,松鼠……支隊長並不是想讓你上前線這麼簡單,否則為什麼指揮這次行動的是我?這是出於保護咱們三個的必要,不明白也沒關係,先配合一下!”

“額……是的!明白!炊事員依拉朵婭服從支隊安排!”

“現在你是二等曉兵依拉朵婭了,歡迎你加入我的部隊。”

儘管松鼠對於其中的內情還談不上多麼理解,但此時的凱洛卻已經對盧佩的用意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雖然他的專業還是在戰場之上,但哪怕只是從妹妹身邊受到的耳濡目染,也足以讓他理解到很多,至少也比依拉朵婭要多。

——看來……快是時候說再見了呢。不過……

白魔導士笑了笑,順手摸了摸兜帽之上鑲嵌的那顆金屬盾徽——夜曉團的軍徽。之前,吉克曾用過這個標誌作為矇騙貧民的籌碼,而此刻,凱洛卻第一次感覺,自己有些捨不得這顆有時閃耀如月,有時卻污濁如泥的徽章了。

——回憶,但永不沉浸其中,永不拋棄當今……以後我也會記得你這句話,船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