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三章 海霧與紅蓮之火:暗湧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70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當那一點無光的火星劃過夜幕之下的荒草原時,一邊巨型蘑菇菌蓋之上的黑影只是點了點頭,無聲地抿著嘴——娜娜緹從來也沒有忘記,她只是來觀察的……儘管,那本被她作為武器的黑魔法典籍,此刻已經被她托在手中,微微打開。

更遠處,第三重裝兵隊的鎧甲戰士們排列成為整齊的方陣,一言不發地向前行進著,而松鼠則盡可能地壓低了身姿,利用荒草與石塊掩護著自己的身影,盡可能靠近隊伍的同時,躲避著隊尾士兵的視線:還好,頭盔中附帶的全覆蓋式面甲使得重甲兵們不僅視野相當有限,甚至還很難回頭,行軍時盔甲發出的金屬碰撞之音也很好地掩蓋了松鼠那本就輕微的腳步聲。

“依拉朵婭……”

她輕聲念著那點火星的名字,臉上的表情甚至是一絲淡淡的羡慕。

“究竟是‘火花’造就了如此光明的你,還是你的天性註定使你比這片土地上的絕大多數人……都更接近‘火花’呢?”

水牢,鞭笞,杖責,夾板,乃至於電擊與炙烤——經歷過所有的這一切,卻忘卻了其中的苦難,僅留下了堅強的生命……若不是還知道更多細節,娜娜緹甚至會懷疑松鼠所有的開朗與熱忱,都只是為了掩蓋虛無與苦難的偽裝:即便擁有比那只紅松鼠強大得多的力量,然而僅僅是去想一想那些帝國人對松鼠小姐曾經使用過的酷刑,娜娜緹還是會感覺到一陣惡寒。

——這個世界的人,就都這麼樂於欣賞同胞的慘叫麼?還是說,黑夜已經將黑暗打入了他們的心窩?

“阿爾德涅,就讓我來親眼見識一下,你所看中的可能性究竟有多麼值得依靠……就讓我們一起來確認,這朵‘火花’能不能為我們也帶來更加純淨的光芒!”

那一刻,娜娜緹“啪”地一聲合上了自己手中的書本——與此同時,純黑色的霧氣憑空而起,將身穿黑色禮服長裙的她緊緊包裹在內,隨後浮上半空之中。不像阿爾德涅,她沒能掌握那幾乎如同徹底消失一般完美的隱形術,然而……又有誰會刻意注目一朵幾乎融入夜空之中的小小黑雲呢?

重甲兵們的行進速度和依拉朵婭自己正常的行走速度相比,完全可以用“很慢”來形容——然而,直到佇列停止前進後有了一會,松鼠才終於從側面繞到了隊伍的前方:或許野獸的直覺能讓松鼠下意識地躲過一些可疑的視線,卻依舊不足以彌補她相比于一個熟練偵察兵所缺失的專業訓練。

當然,松鼠自然不會知道的是,梅拉與凱洛決定派她而不是一位正規偵察兵前來探查的理由,是“相比于普通人,萬一真的需要和第三重裝兵隊中的部分人為敵,依拉朵婭有更高的可能性活下來”——因為她的體能和速度。

此時在松鼠的視線之中,重裝兵隊停下的位置距離紫晶灘還有著不短的距離——至少,紫晶灘依舊處於可視距離之外。然而,即便是不諳世事的她,也已經能夠有所感覺的是……

“果然……怪不得梅拉姐提示我小心,這絕不是指揮官應有的舉動啊。”

那一刻,依拉朵婭眯起了那雙清澈的紅色雙眼——和娜娜緹的紅色雙眼相比,松鼠的眼睛要更溫暖,而娜娜緹的則更像是滿溢著冷酷血光的凶眼……哪怕此刻,這雙溫暖的紅眼,注視著的也一樣是一幕氤氳著不祥的夜中默劇。

——不遠處,那位本來一直走在隊伍最前方的雷瑟姆隊長,在號令隊伍停下後,並沒有像松鼠預想的一樣,掏出一張桌子或者野餐布之類的東西開始野戰補給,而是揮了揮手,僅帶了孤零零的兩個護衛一同向前。

夜曉團的兵隊隊長若不是具有不錯的指揮才能,就是久經殺陣的戰將——依拉朵婭依稀記得,這位雷瑟姆隊長是屬於後者。然而,即便他有通天之能,在不確定紫晶灘內部是不是有海盜存在時,就這樣貿然向前……

事情已經很明顯了,明顯到了松鼠也已經有所瞭解的地步——紫晶灘關口處把守的衛兵確實是隸屬於第三兵隊沒有錯,松鼠甚至還記得上次,梅拉和凱洛與她一同來此採挖海蠣子時,那個被梅拉吃得死死的小兵長著一張怎樣的臉。然而,如果這位隊長閣下不確定紫晶灘內部是什麼狀況,換句話說就是僅有那幾個衛兵與海盜可能有所聯繫的話,他必然不會冒著可能送死的危險就這麼向前!而如果,他是有備而來的話……

那一刻,松鼠甚至不由得攥緊了拳頭——的確,無論是梅拉還是凱洛都不曾要求過她與重裝兵隊交戰,無論發生什麼情況……然而小心無罪,不是麼?

當雷瑟姆的腳步踏到紫晶灘的入口處時,出現在他視線中的依舊是那座呆板冰冷的石質哨塔——那是幾個月前,應塔斯克領主的要求新修建的。在那之前,紫晶灘僅僅是一處豐盛的食物產地而已……

——對,沒錯,僅僅是作為食物產地!那些不懂物盡其用這四個字怎麼寫的蠢蛋……就連那個塔斯克都是一樣!

“報告隊長,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準備,而且……”

哨塔之下,哨兵依舊是之前那個在梅拉眼前點頭哈腰的哨

兵,只是此時他的神色卻神氣了許多,甚至可說是鬥志昂揚。

“是和帝國那邊搭上線了嗎?!越過海盜和塔斯克!”

“是!之前偽裝成船工的密探,跟隨著海盜們的走私船甚至……成功登上了卡斯貝爾帝國本國的碼頭!”

一邊說著,哨兵甚至讓人覺得,像是激動得像要跳起來——儘管,無論是他身上的重甲還是面前的長官,都不會容許他這麼做。

“您肯定知道,帝國和咱們三大城邦並不處於同一片大陸之上……而據密探在帝國港口短暫的調查,這東西在他們所佔據的卡斯貝爾大陸上也有所分部,而帝國魔導研究所正在以難以置信的力度,在所能及的一切範圍內徵收這種紫色的沙子!”儘管語調依舊保持著興奮,然而哪怕是一直在旁邊窺伺的依拉朵婭,都能夠隱隱的看到,這位沒戴頭盔的哨兵神色有了那麼一點點的沮喪,“儘管……隊長,十分抱歉,咱們隊伍之中沒有魔導士,密探也沒能完全聽懂那幫帝國人滿嘴的專業名詞,只是大概推測,對於帝國人而言,這種沙子似乎是一種剛被開發出用途的魔法材料,用途暫時不明。”

“哼……帝國的傢伙們已經給咱們帶來不少新玩意了,火藥和蒸汽機械現在已經開始為自由城邦服務了,而如果能把他們的新發明搞到手……”

閉上雙眼時,雷瑟姆仿佛看到了青金石營地城門之外,路牌之上的文字被改寫成了“雷瑟姆營地”——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儘管迫於命令而選擇了支持塔斯克,但作為軍人的他一樣反感那位領主在政治作秀方面的“專業技術”,更無法接受讓這樣一個人,乃至一群這樣的貴族統領營地,甚至整個貝瑞萊特。

——如果,帝國的技術、帝國的力量能讓他……

“算了,先不想那麼多。那幫海匪應該已經開始把工人們都趕往煌水溶洞了吧?”

“是!有一部分已經過去藏好了,但按照您的安排,一小隊海盜和少部分工人還在海灘封鎖區域內。”

“哼……反正這次,看起來塔斯克是保不住自己的位置了,梅拉那個小妮子還是很值得信賴……接下來,只要咱們演一場戲,把那些留下的海匪統統抓起來就好!”

“額……隊長?”和雷瑟姆那已經快要壓抑不住的狂熱語調相比,哨兵卻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猶豫,“這樣好麼?就算他們都是些賊人,但畢竟是在和咱們合作啊?”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懂了麼?塔斯克倒了,帝國如果還想打這邊這些沙子的主意,不找我還能找誰,盧佩那個老古板嗎?更何況,留下來的都是有意跟隨我的人,我相信即便不說明,他們也和我的部下一樣知道分寸……當然,如果蹲幾天號子就能逼他們就地造反,那乾脆假戲真做一起消滅也沒問題!”

“隊長英明!那麼我現在……”

“——你現在就可以飛出去了!我打!”

一躍而出時,松鼠甚至感覺到,不是雙腿驅使著自己前進,而是一股難以忍耐的怒火——你們到底還是不是貝瑞萊特和夜曉團的軍人?!勾結海盜就算了,居然還裡通敵國?!

那一刻,依拉朵婭甚至忘記了很關鍵的一點——對方絕不僅僅門口這簡簡單單的四個人,或者說是有意忽略了。

好吃的東西就要立刻吃掉,壞蛋就要儘快打飛:松鼠的思路只是一如既往地直接,而她的拳頭也是一樣的剛勁有力。石質哨塔之下,剛剛那個還神氣無比的哨兵此刻已經被松鼠疾沖而出的一拳連人帶著鎧甲一同擊飛,結結實實地撞在了石砌的牆壁之上——一拳之下,依拉朵婭甚至在哨兵的胸甲之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拳印,無聲地宣告著那份怒火與力量。

“你,你是那兄妹倆的那條走狗……不,走鼠!”

“哦,那你是帝國軍的狗腿子先生嗎,雷瑟姆隊長?!”

眯起雙眼,松鼠在肉體上的回應甚至比口頭上的更快——那是疾如閃電的一拳,儘管在最後一刻,還是被雷瑟姆以手中的長柄戰戈橫過擋下。

“哼……是又怎麼樣?太陽消失的世界上,追求更強的力量又有什麼錯?你真的以為……你們能用力量之外的手段保護自己,保護營地的所有人嗎?!”

直到松鼠躍開後重新落回地面的那一刻,雷瑟姆頭盔面罩之後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一個殘忍的笑——原本在他的預想中,即將成為“群眾演員”的那十幾位海盜,此刻已經全數來到了哨塔之下,將松鼠團團圍在了中央。

“弟兄們,宰了……不,捉活的!那條尾巴絕對很好玩!”

“哦——”

“哼……你們也是被染黑的人嗎?真可惜呢……”

黑雲之中,俯瞰著整片紫晶灘的娜娜緹,此刻卻是再一次掏出了剛剛閉合的書本——在那書頁之間,深紅色的光芒靜靜地流淌著,如同鮮血。

“我可不會像阿爾德涅那麼仁慈……就算我們還不清楚這朵‘火花’還能走多遠,照亮哪裡,但阻礙我們實驗的你們將去往何方……我可是很清楚。”

她抿了抿嘴——是時候開始一場狂歡了。

“……擁抱虛空,落入深淵吧!與我一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