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四章 海霧與紅蓮之火:暗耀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8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33


無論是身著重甲的重甲兵,還是手持彎刀與圓盾的海匪強盜,都追不上一隻全力奔跑的松鼠——依拉朵婭本來很清楚這一點,只是當她沖到雷瑟姆面前時,就已經失去了所有逃跑的機會。

很明顯,海盜們還是服從了雷瑟姆的命令:當松鼠揮拳砸出時,迎上來的往往只是海盜們手中的盾牌,而不是鋒銳的刀刃——但即便如此,松鼠的額頭上還是滲出了絲絲冰冷的汗珠。齧齒類的耐力絕對算不上好,而同樣的特徵也反映在了依拉朵婭的身上……或許她的爆發力遠勝一個普通的少女,但耐力甚至可能連梅拉這個文官都不如。

“嗚……咳!”

那雙沒有受到任何保護的拳再一次砸在了金屬圓盾的正中央,幾分鐘前甚至能將對方連人帶著裝備一起擊飛的力道,現在甚至難以讓松鼠面前的海盜收回盾牌——依拉朵婭的手指關節此刻已經因連續不斷的衝擊而蹭破了不少的皮肉,鮮血更是染紅了她那身輕裝甲的粗布內襯。

“我不能……我還得把你們的叛變通告梅拉姐和凱洛哥!你們……”

“真可惜,小姑娘……你以為你還能做得到?抓住她!”

仿佛早已訓練許久,雷瑟姆一聲令下的同時,四位海盜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果斷出擊——四面盾牌在一瞬之間便圍困成為一間狹小閉塞的牢,而正中央的松鼠早已沒有了掙扎的力氣:那一刻,依拉朵婭甚至由衷地希望自己真的變成一隻松鼠,至少這樣還能從這幫傢伙之間的縫隙之中鑽出去,然而以少女之身,此刻的她卻無論如何也拗不過四個壯漢的力道了。

“你……不得不說,你的力量還真是和你的形象有些不符。”

一邊說著,雷瑟姆在走近的同時將手中的戰戈緩緩推出,長長的木質把手順著四面盾牌之間的空隙延伸向前,一直將盡頭的金屬利刃送至依拉朵婭的喉嚨之前——這柄鋒銳的鋼鐵兵器同時具有著長柄戰斧的斧頭與長矛的矛尖,在作為一種常見儀仗用具的同時,也是夜曉團重甲兵的標準武器。

與此同時,和雷瑟姆活捉松鼠的決定相應,依拉朵婭在出手時也沒有冷酷到底——四周,幾個在亂戰中被松鼠用拳擊倒的海盜此刻都已經在同伴的攙扶之下重新站起,望向被團團圍住的松鼠時,眼中的憤恨也摻著一份敬佩與驚懼:即便是海盜,也懂得對強者表現出應有的一份尊敬,而能以一人之力空手面對十幾個披掛整齊的水手,在最終耗盡體力被抓住之前還放倒了五六個人……這至少絕對足以證明松鼠不是弱者。

“我不想浪費你的才華,依拉朵婭……別驚訝,整個辦事處的戰友都知道你的大名,也都很歡迎你的天真爛漫。”

雷瑟姆抖了抖手中的戰戈——在那冰冷的金屬之中,依拉朵婭嗅到了血的氣息:那不是貝瑞萊特人的血,還混雜著帝國黑火藥的味道。

“我想要的,也僅僅是帝國的力量而已……我現在是貝瑞萊特的軍人,以後也會是,但我拒絕為那些混帳領主們浴血奮戰!”

開口的同時,那雙握緊武器的雙手甚至在顫抖——松鼠眼中的雷瑟姆,雙眼之中已經浮現出了幾道紅色的血絲。

“塔斯克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向帝國出賣本國的資源,但我不會!的確,這裡還有的是沙子……如果能用其中的一部分,從帝國手中套出他們使用這些玩意的方式呢?”

戰戈交於左手,右手則是向上掀起了自己的重甲面罩——這是依拉朵婭第一次看到雷瑟姆的真容,那張粗糙的黝黑臉頰有一半都被猙獰的燒傷傷痕所覆蓋,卻讓這位重甲兵隊隊長看上去更加孔武,更加恐怖。

“看到了嗎,這是帝國人用火繩槍在我臉上留下的傷疤……我的整個左耳都被炸掉了,也正是因此才從戰場第一線被調到了這個邊境海港,這就是火藥在帝國人手中的威力!”

直到此時,松鼠才發現,除了隊長自己講出口的這些之外,雷瑟姆的左眼看上去也有些渾濁——那甚至不像是真正的一隻眼睛,或許只是個用於維持形象的裝飾品吧?

“可是我們呢,自由城邦呢?士兵們在前線用血肉之軀和這些不堪一擊的破銅爛鐵,用生命去抵抗帝國的蒸汽戰車和鳥槍長炮,可是那些領主們在幹什麼?他們為了黃金和寶石,為了美酒和姑娘,一面讓我們成為帝國指揮官的戰績,一面卻私下裡和他們不清不楚,塔斯克不就是其中之一嗎?就算這裡不是前線,就算我們的隊伍中還有魔導士,可是……”

大吼出聲的同時,雷瑟姆手中的兵器甚至向前又前進了幾分——松鼠感覺到了一陣刺痛,自己脖子上的皮肉已經被刺破了。那感覺很真實,卻也很熟悉,仿佛……

仿佛這具身體……早已習慣了痛苦與絕望?還是說……

“為什麼我們拼死拼活從帝國軍中搶來的黑火藥,到了那些領主的手中就成了煙花和禮炮?就算這裡不是戰區,但為什麼整個青金石營地之中,就只有那個梅拉手裡有那麼一支連帝國軍民兵都懶得用的滑膛槍?都是那些領主的錯!塔斯克也好,其他什麼人也好……”

“……所以,曾在戰場上大難不死的你,就可以為了來自帝國的力量,連你本應保護的貧民也一起作為祭品?”

冷漠的女聲臨空響起,而當雷瑟姆與松鼠抬起頭望向天空時,

映入眼簾的已是無數紫黑色的焰火流星——精准,冷酷。海盜們的身軀被那沒有溫度的虛無之火瞬間吞噬,而當火焰消退時,他們已是一具具白森森的骸骨,卻依舊詭異地站著,雕像一般緊緊握著手中的武器。

“你想要的,真的還只是驅逐貴族勢力嗎?就算整支帝國軍都聽命于你,雷瑟姆·伯修斯坦……”

霧靄散去,漆黑的身姿從中浮現——松鼠眯起了眼,那是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的女孩。儘管從那蒼白的臉蛋上看,她的年齡甚至比依拉朵婭自己還要年幼一些,但女孩臉上的表情,卻是遠超雷瑟姆的猙獰與殘忍,如同從那雙紅眼中滲透出的殺意毒汁。在她的右手中托著一本皮革包面的大部頭,書頁之中滲透著暗紅色的不祥氣息,而女孩身上的黑色晚禮服儘管比依拉朵婭見過的任何一個女貴族都更加華貴、更加優美,卻只讓人感覺她像是個從墓穴之中爬出的復仇女神。

“就算你的力量足以建立一個嶄新的三大城邦聯合體,恐怕也只是一個以庶民鮮血為燃料的鋼鐵帝國吧?這樣沉溺於力量之中的你,可是沒有資格質疑‘火花’的喲。”

“你是魔導士?等等,你……”

“我的名字是娜娜緹……‘雙身之骸’娜娜緹·萊姆,奉命來此確保‘火花’的生存。”開口的同時,娜娜緹只是再一次伸出手指,在魔法抄本之中勾畫起一個複雜的圖樣——即使是凱洛在此,也不會認得那究竟是什麼法術,哪怕不擅長黑魔法的他還能夠認出絕大多數黑魔法的手法特徵。

“而你,就消失吧。”

那一刻,黑色的火焰憑空而生——只有娜娜緹自己知道的是,那是燒盡希望,也燒盡生命的虛空之火,也是本不該出現在這片大地之上的妖異之物:能操控這死之火焰的,僅有冰冷的死骸而已。

雙身之骸——悠久的時光流淌而過,她因絕望拋棄了生命,死亡卻沒有接受她。

她閉上了雙眼,死者的絕望化為強大的推動力,讓那冥府的火焰如同黑日一般炸裂在半空之中——沒有人能夠看到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那是比黑夜更加濃重的黑暗,是無人膽敢妄視的虛空。

那一刻,雷瑟姆也閉上了自己的雙眼——無論是能看見的那一隻,還是已經失去視力的那一隻:又有什麼人,能在這無邊的陰影之下活下來呢?除非……

“等一下,這不對啊!”

爆裂之聲短暫卻又震耳欲聾——當漆黑的花火消散殆盡時,雷瑟姆卻有些難以置信的發現,自己並沒有和那些可憐的海盜們一起化為骷髏……當然,除了娜娜緹之外,還有一個人也沒有。

“我不管你是娜娜緹還是奶奶提……我說,你是不是妄想症發作了啊?!”

睜開雙眼時,雷瑟姆看到的卻只是一團紅色的虛影:那是松鼠的長尾在他眼前左搖右晃,而剛剛還被四具骸骨雕像緊緊包圍的依拉朵婭,此刻卻跳到了自己的身前,雙手甚至還做著一個有些笨拙的徒手格擋姿勢。

——是……她擋下了那團火?!可是為什麼……她居然沒事?!

“如果雷瑟姆隊長真的像你描述得那麼鐵血……我怕是早就變成死松鼠一隻了,對不對?”開口的同時,儘管語氣是毋庸置疑的質疑與指責,然而依拉朵婭那總帶了點散漫與跳脫的面部表情,卻總是讓人嚴肅不起來,“倒是你……殺人殺得比海盜們還要流利,不是這樣麼!”

“你……喂!我是來幫你的好不好,你能不能有點被搭救者的自覺啊?!”

那一刻,娜娜緹甚至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作為回應了——她倒是不會對依拉朵婭不畏懼她的虛空火焰而驚訝,只是她儘管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卻也真的沒有想到,這只松鼠會這麼……好騙?

“說什麼對貝瑞萊特忠誠,居然還真的會有人相信這種鬼話,你就真的不覺得這傢伙只是在吹牛皮騙你嗎,依拉朵婭?!”

“或許的確沒有‘人’還願意去這麼相信,但我只是只松鼠啊!”

如同早已習慣了一般,紅松鼠開口時甚至笑出了聲——她其實並不是真的不害怕雷瑟姆從背後給她一刀,也不是完全肯定這位隊長就真的沒有一絲私欲與野心,但相比之下……

“而且我覺得,只是想演一場戲、獲取紫晶砂開採權和力量的雷瑟姆隊長,比直接出手殺了這麼多人的你可信得多!”

儘管在沖出擋槍之前的最後一刻,依拉朵婭並沒有想到太多,她甚至會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能活下來,哪怕即便到了現在,松鼠的雙腿還是在不住地對著面前浮上半空的娜娜緹微微打顫,然而她的回應卻很堅決——雙拳由格擋動作轉為一個不夠標準,但還算有模有樣的拳法起勢,雙眼更是直視著娜娜緹那雙和自己同色的凶眼,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我不會讓你繼續殺人的,娜娜緹!”

“是嗎……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年幼的‘火花’。雙身之骸在此,接下你的挑戰!”

書頁再一次打開的同時,娜娜緹甚至感覺到心底有一股前所未有的熱流在不安地湧動著——讓我看到吧,“火花”!既然剛剛面對我時,你的表現甚至比預測之中的還要好,那麼你的光芒究竟有多麼堅定,以及那些海盜的死究竟是不是值得,就讓我和我的黑暗一起來……親自檢驗一下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