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五章 海霧與紅蓮之火:暗鬥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7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33


誠然,娜娜緹最引以為豪的虛無之火,已經被實踐證明對依拉朵婭無效……儘管原因不明。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她會缺少能對松鼠造成有效傷害的手段:她不僅是一位優秀的亡靈妖術師,也同樣是一位出類拔萃的“普通”黑魔法師。

——而現在,依拉朵婭已經切身體會到了這一點。

激戰過後早已疲憊不堪的身體,已然無法再維持那脫兔一般靈動的身姿——火紅色的尾巴顫抖著保持著直立,卻再也難以為身體提供更加有效的平衡:然而,從天而降的卻是毫無慈悲的雷電之雨。不知道是不是個人風格的緣故,娜娜緹即使是在使用雷電術時,丟出的閃電球也是深藍之中帶了幾道消不下去的黑色,然而這一次,松鼠卻再也沒辦法指望自己體內那些不清不楚的東西為自己擋槍了。

“吱啊啊啊啊啊——”

那不是人類應有的慘叫聲,反而更像是一隻流離失所的老鼠,被一個路過的巨人一腳踩住了尾巴——終究沒能再一次躲過,閃電幾乎是正中依拉朵婭那高高揚起的長尾,似乎是因為這尾巴無意間扮演了避雷針的角色:那一刻,松鼠體表的每一根毛發都蓬鬆得炸起,而那身鋼鐵鎧甲,自然更無法對電擊做出任何的防禦。

“啊哈哈~小老鼠,你剛剛的氣勢去哪了呢?”

枯草被火花沾染,化為焦黑的炭粉——半空之中,娜娜緹甚至將那本魔法典籍放回了腰間,雙臂的動作與其說是在玩弄那漫天的黑色雷雲,或許說是在擁抱著一位不存在的舞伴,要更加恰當。她腳下的黑色長筒皮靴如同踏著一塊透明的舞池地板,而她的步伐則是凡人所難以企及的輕快與悠揚:那不是依拉朵婭所見過的任何一種節奏,甚至也不是這片土地之上應有的舞步。

——黃泉之下,死神的歌聲比任何生者都更加美妙,死神的舞步比任何活人都更加妖嬈。否則,又是什麼能讓人在瀕死前的那最後一秒,平靜地選擇與她攜手並行呢?

生者最後的低吟,亡者最初的淺唱——那一刻,雙身之骸甚至當空分為了兩個彼此一致的個體,跟隨著生者所不能聞的旋律跳起了一曲歡快的探戈。她們的腳步化作雷電轟鳴而下,她們的裙擺蕩出火焰熊熊燃燒,而她們腳下的依拉朵婭,則是被兩姐妹所囚禁的可憐野獸,唯一能做的,便只是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在主人的號令與鞭笞之下表演著一幕永無終結的馬戲。

“開心嗎?愉快嗎?舒服嗎?心痛嗎!”

雙子的手指彼此相扣,如同腳下的雷電與火焰彼此糾纏不放——倒在地上的松鼠睜開雙眼時,迷茫之中看到的,卻是雙子彼此相碰的唇:柔軟,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或者說,永遠都需要那天真活潑的熾熱鮮血作為祭奠。

“娜娜緹·萊姆,祝你的來生……”左側的雙子開口,她的聲音很清脆。

“……身體健康,依拉朵婭!”右側的雙子開口,她的聲音很甜。

——擁吻在一起的同時,火焰與雷電卻是在二人腳下的中間磅礴而下:那是冥界的利刃,也是死神的祝福。松鼠的慘叫甚至還沒有出聲,便被擊回了喉嚨的最深處,僅有那具癱軟的軀體依舊無力地訴說著,這裡曾有一條光鮮亮麗的生命堅強而又美麗地存在過。

“不——”

不遠處,幾乎目睹了全程的雷瑟姆也一併慘叫出聲,仿佛那到混雜著火焰的雷光不僅擊穿了松鼠的胸口,也一樣擊穿了他的——僅僅在幾分鐘前,他甚至有那麼一刻真的想要殺死這個脆弱卻又堅強的小傢伙,而現在,他或許反而成了最不希望她死去的人。

即便在前一秒自己還真的差一點殺了她,這只松鼠在下一秒自己即將隕落時,想到的都是拯救,而不是袖手旁觀!這樣的人,居然被那傢伙……!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啊——”

戰戈被重甲戰士緊握在手,隨後拋射而出,刀尖朝向的正是那已經重新合二為一,落在松鼠身邊的黑色身影——然而,娜娜緹只是揮了揮手指,便有一陣不知何處而起的妖風乾淨俐落地吹飛了那柄沉重的武器,仿佛那只是一張紙片。

“我不可原諒的話,你來殺了我試試啊?自從拋棄生命之後,我還從來沒怕過你們這些活人!”

——直到此時,雙身之骸才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心臟跳得前所未有的激烈。這不是她第一次折磨敵人,更早已不是她第一次出手戰鬥,但卻是早已死去的她,第一次如此激烈地想要去這麼做……哪怕在那道火焰霹靂砸下之後,她還是終於想起了阿爾德涅的指令。

“火花”是珍貴的樣本——就算她遠比普通人類要來得強韌,但若是失手弄壞的話……

“真奇怪……也很煩人啊,復活之後第一次感覺這麼頭大。嘛,不重要了……既然你已經看到我了,而且那只小松鼠現在也不在了,所以……”

黑色的火焰再一次憑空燃起——只是這一次,就連娜娜緹也不敢相信的是,其中居然纏繞著幾道淡淡的淺紅色痕跡……儘管,雙身之骸已經不想再在意這些了。

“讓我難受的東西,消失……誒?!”

——那一刻,黑暗破碎成為萬千粉塵,取而

代之的卻是在大地之上重新燃起的火焰與光輝:娜娜緹回過頭,心臟被貫穿的松鼠,此刻卻如同奇跡一般重新站了起來。她的雙眸之中閃動著的,是比一切流螢都更奪目的純淨白光,而在她胸口處那個被炸出的缺口之中,跳動著的甚至不再是心臟,而是一朵熊熊燃燒的燦爛火焰。

“這是……不可能,你怎麼……!”

“我借用一下這小姑娘的身體罷了……若不是你讓她的意識變得如此微薄,我也沒法出來見你,至暗的死骸。”

“你是‘火花’?!‘火花’居然是有意識的?!”

那一刻,娜娜緹的嘴甚至張大得能夠塞進一個雞蛋——阿爾德涅可是從來沒有告訴過她這些!更何況,就算那個松鼠依拉朵婭不會有可能殺死自己,但眼前這個傢伙可……

“如果你想要得到火與光的力量,那我現在就給你一些好了……如果你能換用一種更友好的方式,那我還能給你們更多!”

“不,別過來,不要靠近我啊——”

紅色的凶眼因驚恐而張大,在復活後幾乎從未改變過一絲一毫的蒼白臉頰也第一次變得扭曲——青白色的光芒纏上了娜娜緹托著魔導書的手臂,灼熱的溫度令她慘叫出聲,而她在驚惶之中拋出的黑色火球,卻都無一例外地在“依拉朵婭”的身體之上消散成為粉末與塵土。

“你在害怕嗎?”

像是感受到了娜娜緹的恐懼,光芒也恰到好處地無聲消散,仿佛這裡的一切依舊只是無邊的黑夜——然而,就在雙身之骸的手臂之上,曾經被光芒所照耀過的地方卻無一例外地由那病態的蒼白恢復成了常人的血色,甚至就連黑色的禮服套袖,都變成了淡淡的米黃色:對於早已死去的她來說,這與其說是救贖,不如說是詛咒更為恰當。

“你居然把我的手,你……”

“怎麼,不想要的話大可以切掉換個新的啊,你本來不就是一具屍體嗎?想要什麼樣的手臂,直接從墓穴之中扒一條出來換上不就好了嗎?”松鼠的嘴角微微上挑,是常態下永遠也做不出的輕蔑與威壓,“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一點,永遠不要把我……把這孩子,把這片土地上的任何人當做隨意玩捏的物件,僅此而已。”

“是嗎……哼,看來得到了了不得的觀測結果呢。”

重新穩住身形之後的下一秒,娜娜緹那重新活過來的手指卻是再一次飛快地運動起來——儘管,這更像是為了“測試”一下這只已經面目全非的手。深藍,卻不摻黑暗的光球自虛空之中浮起,卻是炮彈一般砸向了一旁已經驚呆了的雷瑟姆:被擊中的那一瞬間,隊長便立刻暈倒在地,只是身上卻看不出任何一絲受傷的跡象,就連氣息也依舊勻稱得讓人安心。

“別驚訝,我只是替你消掉了那傢伙關於你的記憶……算是報答你的不殺之恩吧?或許對於一具屍體而言這個詞得改改。不過無論如何,我們對你的態度不會改變。再見了,‘火花’……我們一定會再次相見的。”

火光之中,娜娜緹再一次淩空而起——黑雲遮蔽了她的身影,也遮掩了那只不再冰冷的手。而在地面上,松鼠胸前的傷口此刻也已經完全癒合:她沒有再去仰望那陰暗的虛空,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手掌,若有所思。

“再次相見……或許吧。只不過現在……我也該歇歇了,畢竟……”

——這不是我的身體,而是那孩子的……她現在,就要睡醒了呢。

“有些東西,就讓我先來替你應付吧。等到你足夠堅強之後,我會把所有的一切都交還給你的……包括我自己,依拉朵婭。”

光芒低聲說著,隨後閉上了雙眼——她將重新歸於沉眠,而醒來的還會是那個天真爛漫的松鼠。

——如果現在就告訴你那個娜娜緹是誰……如果現在就向你講明這世上每天都會發生的慟哭與死亡,你還會有勇氣繼續天真下去嗎?睡吧。

“果然……我想看到的結果終於出現了。”

更遠一些的某處無名高地之上,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以單手握著一支長筒望遠鏡,而空出的另一隻手則捏著一支看上去有些樸素的羽毛筆——一個打開著的空白本子憑空漂浮在阿爾德涅的面前,而在開口的同時,他也在一刻不停地補充著自己的觀察記錄。

“即便沒有衝突與矛盾,‘死’也會沒有理由地去怨恨、去嫉妒……以及,去畏懼那最純粹的‘生’。娜娜緹,很抱歉耍了你一道。不過呢……”

與雙身之骸不同,貓耳男子的笑容要更真切,也更加溫暖——他並非復活的死者,而是和松鼠一樣的活人,或許區別只是活得久了點而已。

“唯有與死亡碰撞之時,生命的光輝才會最為閃耀……繼續成長吧,依拉朵婭,以及‘火花’。”男子自言自語著:與從某種角度來講和松鼠一樣單純的娜娜緹不同,他更願意把依拉朵婭視作一根正在茁壯成長的幼苗,而娜娜緹則是一劑強力的殺蟲劑:不僅殺掉了幼苗上染的蟲,甚至還讓幼苗自己學會了抗蟲,“若你真的能照亮這片土地,那麼應該,也能夠比那些帝國人培養出的毒火,更願意溫暖我們吧?但願你真的能成為我們的希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