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七章 海霧與紅蓮之火:猛進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43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33


灰鉛採掘場——顧名思義,是開採鉛礦的礦場。類似的礦物出產地,在多山的貝瑞萊特轄區之內還有很多,然而這裡的特殊之處則是在於……無論其他採掘場出產何種礦物,它們全部是被叫做“某某露天採掘場”或是“某某地下採掘場”:只有這裡,就是單純地被叫做“灰鉛採掘場”,不分地上或地下。

當然,這不是因為這裡是貝瑞萊特境內唯一一處鉛礦。真正的原因,在於這裡,以及整個灰鉛懸崖區域的地形:與其說是懸崖,這裡不如說更像是石質海濱之中,一道深深刻入大地深處的裂縫,一條未曾癒合的傷痕。與穀底最多只有不到五米的最大寬度相比,灰鉛懸崖穀底至地面的高度差,卻足有將近200米。倒灌而入的海水淹沒了懸崖穀底的大部分區域,為整個裂谷區域之中都染上了大海的腥臭氣息——一千年了,失去陽光的海水,早已成了一鍋由死亡與腐朽燉煮而成的濃湯,只有那些最頑強、最堅韌的食腐魚類,才能在這鍋死之精華之中倖存下來。對於青金石營地而言,萬幸的是生活在這裡的食腐海鯰魚還是可以被人類正常食用的,然而現在……

帶領A梯隊最前方突襲小組的雷瑟姆甚至能看到,腳下那灰綠色的海水一邊冒著泡,一邊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臭氣:在每一個濱海定居點中,無論何時何地都要穿有隔水功能的鞋子已經成為了常識,因為這海水甚至足以引起嚴重的皮疹……相比之下,沿著岩壁棧道前進的B梯隊則要幸運得多。在這裡還沒有被海盜染指時,岩壁棧道旁那一個個漆黑的洞穴之中便是真正的礦床,而最上層、最遠離腐化海水的洞穴,則是工人們的宿舍。現在這些洞穴除了一部分依舊在出產礦物以掩蓋異常之外,大多被海盜們改造成了倉庫與牢房。

擋在穀底正中央的,是一道以特製不鏽合金打造的灰黑色金屬大門,幾個身穿紅黑色水手服、臉上蓋著土制過濾面具的海盜則優哉遊哉地端坐在門邊的瞭望哨塔頂端,懶洋洋地俯瞰著腳下昏暗的水中道——即便環境再糟糕,裝滿礦石的車鬥依舊不是那些薄弱的棧道所能承受的,必須要用滑輪繩索垂至穀底後,在這髒水之中裝車運輸……曾經,這項工作是青金石營地犯人們專屬的贖罪機會,現在卻成了海盜們刀劍之下貧民們的工作。

充分利用了海盜們灌下一大口酒後分神的那一秒,雷瑟姆的先鋒小隊已經在距離哨塔最近的一塊巨石之後埋伏好了身姿:前任隊長幾乎是鼓足了勇氣,才勉為其難地讓自己的身姿放低了幾分。厚重的鐵甲讓他們一定程度上不懼刀劍,此刻卻也讓他們沒有辦法和海盜們一樣,為自己的呼吸道也多加一些防護措施。他有些艱難地抬起雙眼看向岩壁之上,面罩的裂縫之中透入的,是兩朵幾乎微不可查的火花信號:那是夜曉團特有的通訊方式,以翠輝石用特殊的方式打出閃光進行交流。

儘管名義上被剝奪了隊長的名分,然而雷瑟姆還是毫不猶豫地對頭頂又繼續一分為二的B梯隊打出了一個“準備完畢,開始攻擊”的信號:或是死,或是生,一心想要帶來改變的隊長寧願在梅拉的手中再一次拼死一搏,也不想在莽撞反抗後,被隊伍之中某些有心之人上報那些腐朽的領主,成為所謂“夜曉團的恥辱”。

只有英雄才能帶領更多人打倒那些腐朽沒落、只知道搜刮平民和軍隊的混蛋們,無論是活著的,還是死了的!梅拉·埃爾森……

——你認為我是塔斯克的人嗎?我比任何人都更想他就此消失……你知道嗎,自從我知道他和海盜有染後,我一直都在懷疑一開始就是他指使海盜殺了前任領主,以及我的父母!難道你不覺得,他的上任和隨後這些稀奇古怪的事之間……就像是有某種聯繫嗎?無論有沒有,我今天一定要調查清楚,也要讓那個裡通海盜甚至帝國軍,搜刮整個營地的叛徒受罰!

松鼠醒來之前,內務長的陳述再一次在雷瑟姆耳邊響起——他抿起了嘴,面罩之下那張被燒爛了一般的醜臉扭曲出一個猙獰的微笑。

“那麼,我的理想就交給你了……既然你也想要推倒他,那就一定要做到啊!我會拼上性命為你戰鬥,但若是再讓我的名字因他的惡語蒙汙,成為更多領主威嚇軍隊的資本——我拒絕這種結局,無論生死!”

剛剛,岩壁之上的遊騎兵打出的信號是“已擊殺敵方炮手,成功獲取遠端武器控制權”——而在鋼鐵隊長打出信號後三秒,震耳欲聾的聲音終於響起:那是被火焰所包裹的攻城弩箭,目標卻不是朝向雷瑟姆這些“入侵者”,而是這些武器本該守護的水中道大門。

火焰在腐化的海水之中無法蔓延——然而,即便只是那兩發弩箭的衝擊力,也足以將這道抗腐蝕有餘,強度卻有些不足的城門連著哨塔一起推倒在地。大門的另一側,長長的浮橋上甚至有些海盜守衛還沒來及放下手中的酒瓶,便被突破而入的重鎧兵們乾淨俐落地放倒:鮮血沉入黑水之中,卻無法與那腐朽相融。

“很好……看起來雷瑟姆隊長已經帶隊攻破了腐鐵之門。”

領頭的重甲方隊之後不遠處,稍稍恢復了一些體力的梅拉用一管單筒望遠鏡靜靜地看著遠處的一切——隔著穀底的黑色水霧,松鼠與凱洛只看到了火光,而梅拉則看到了鮮血與廝殺。

“妹妹,你這麼放心那個雷瑟姆嗎?”

“嗯,而且凱洛……如果我們都活下來,那麼他會謝我的。”點了點頭、回應哥哥的同時,梅拉收起了手中的望遠鏡,再度開口的同時,卻將語調轉換回了那個冷徹堅定的長官,“全員,總攻擊開始,自由進軍!”

話音落下的同時,內務長、白魔導士與松鼠背後的整支隊伍一同將手中的武器高舉向上,隨後便是紛繁錯亂的腳步踏碎了腐水之中死去的寂靜:凱洛伸出手,想要阻止自己的妹妹再向前邁出一步,卻被梅拉有些笨拙地甩開。

她從不是什麼強者,更難以保護自己

——只是,有些事她必須要去做。凱洛還想繼續伸出手,這一次卻是被依拉朵婭攔下:松鼠對著白魔導士搖了搖頭,隨後以更快的速度沖到了梅拉之前。腐朽的海風撲面而來,卻被松鼠那紅色的大尾巴溫暖成為無力的殘響,僅有毛髮之間透出的那淡淡一絲溫暖撲向梅拉孱弱的身軀。

“梅拉……”

——那一刻,白魔導士想要開口,卻終究什麼也沒有說。他所做的,僅僅是再一次以最熟悉的手法為梅拉詠唱了一個漸愈之術,哪怕內務長身上並沒有傷痕:這個法術的副作用,是能讓人感覺全身有些微微發熱,勉強也可算是一個禦寒的手段。

他們一向如此——梅拉總是那麼的執拗,那麼的堅定,如同腐爛的海貝之中,一顆永遠拒絕朽壞的黑珍珠,她從不穿純白色的衣服,也不佩戴銀色系的裝飾品。每當凱洛拗不過自己這個妹妹時,便會反過來全心全意地做好支持:如果他現在做不到讓妹妹改變想法去“接受”,那就和她一起……拿起武器,去“執行”,去“反抗”,反正……

——你終究還是會接受我的保護的,對吧?妹妹……

戰鬥進行得異常激烈——激烈,卻不持久。先前已經被雷瑟姆抽走了好幾根肋骨的海盜們,根本無法在重裝兵隊與兩支遊騎兵隊的合作之下組織起像樣的反抗:穀底路障被岩壁之上的遊騎兵們用海盜自己架設的火矢床弩一一擊破,而被救出的貧民們,則或是乘坐著本來用於運輸礦物的滑輪與鐵鉤被送下穀底,隨後沿著已經被重裝兵隊踏平的道路一路向外,或是跟隨著那些歸屬于雷瑟姆的水手們一同沿棧道離開了採掘場。

浮橋盡頭,年老的黑衣海盜手中握著一把全新的戰斧——之前的那把,已經被他丟在了青金石營地之外的瞭望塔之下。雷瑟姆帶隊趕到的時候,他正在和一個看上去要年輕許多的水手一同推動一條有些陳舊的小船下水:灰鉛懸崖的出海口外,一片黝黑色的陰影組成了一艘三桅帆船的輪廓。

“快,頭……我送您回船上!夜曉團……”

“你給我下去!”

不遠處,雷瑟姆邁步開始衝鋒的同時,老海盜卻是拼盡了自己最後的力氣,將年輕的海盜推下了船,迎向重裝隊長迎頭劈來的斧刃——充分利用了雷瑟姆將那年輕人劈做兩段的那一秒,老海盜拾起了掉落在船艙之中的船槳:只是與此同時,遠方那個黑色的陰影卻同時開始被赤紅色的光芒所溫暖,所點亮。

“不,我們的船……不——!”

老海盜的慘叫聲沒有持續太久——沉重的戰戈從雷瑟姆手中被投射而出,染了青年鮮血的刀刃,此刻再一次刺入了老者的胸膛。船艙之中的他打了個趔趄,和雷瑟姆的武器一同落入冒著泡的腐朽黑水,而當依拉朵婭、凱洛與梅拉終於趕到時,遠方的海盜船正中央同時爆發出了一團亮紅色的火焰。

那是炮火——已在海港之中停泊了超過半年的“拉斯度雷克”號,這一天終於再一次讓自己的主炮轟鳴了一次。海盜船被重炮炸成一千萬種粉末,如同被碾碎的黑麵包,而在那艘以火龍為名的風帆鐵甲艦船頭,盧佩的身影正在海霧之中若隱若現。

“太好了!海盜船被擊沉了!”

“……但戰鬥還沒有結束,依拉朵婭。”

那一刻,松鼠激動得高高跳了起來——只是,一旁的凱洛卻顯得冷靜了許多。

“我們救出了貧民,卻沒有發現海盜們窩藏的紫晶砂和雷瑟姆隊長口中的贓款……如果情報無誤,那麼這些東西應該是被藏在了附近的煌水洞窟之中。你說是吧,梅拉……梅拉?!”

嘭——

那是身體與木質橋面彼此碰撞的悶響——松鼠與白魔導士回過頭,卻看到終於趕了上來的梅拉在二人面前撲倒在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梅拉……醒醒,梅拉——!”

白魔導士以最快速度撲向了自己的妹妹——他將內務長的身軀抱起,卻感覺懷中的妹妹此刻全身都熱得發燙:本就體弱的她體力早已到了極限,而在相繼受了寒風、還吸入了這穀底的腐敗氣息之後,終究還是沒能繼續堅持下去。

“拜託了,帶我去……我必須,前進……攻破,煌水溶洞……我不能……”

“你夠了!快,找艘船來,我帶內務長回‘拉斯度雷克’號,現在她……”

“現在她希望咱們儘快完成任務……不是嗎,凱洛哥?”

凱洛意欲沖向一旁另一艘小船的同時,卻被紅松鼠的身法毫不留情地攔下:她對著面前的白魔導士揮了揮手,隨後卻轉向了一旁的重甲兵隊長。

“那個……雷瑟姆隊長,看在我可能是救了你一命的份上,由你來替我們把內務長送上‘拉斯度雷克’吧。至於你,凱洛……”

“你瘋了嗎?!居然讓這個叛徒……”

“梅拉姐選擇信任的人,就真的不值得咱們相信嗎?!”

那一刻,松鼠的爪子第一次伸向了那個救出自己的人——梅拉的身軀被她遞交給了一旁的雷瑟姆,而凱洛甚至直接被依拉朵婭拎到了半空之中。

“凱洛哥……我沒有傷害你的意思,但也請你不要再用那些想當然的‘守護’給梅拉姐製造困擾了,好嗎?梅拉姐即便倒下也想要履行責任……想要你能和她一起履行責任,而不是你為了她而鑽牛角尖!煌水溶洞就在附近,而且根據情報,那裡不會有什麼守備兵力,所以凱洛哥……我選擇去那裡,替梅拉姐做她想要達成的事,但我希望你不要讓梅拉姐醒來之後傷心,好嗎?”

“……我明白了。”

沉默之中,雷瑟姆已經找到了兩艘可用的船隻……儘管都有些小,以至於無法讓凱洛與依拉朵婭在登船之後,再帶上哪怕一名士兵。只是,就算空間允許,那一刻凱洛也終於下定了決心——

“我會和你一起去……依拉朵婭,謝謝你打醒了我。”

——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手指還是和之前一樣的靈活,隨時準備好畫出諸多神奇的咒文……為了夜曉團,也為了妹妹真正想要的東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