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八章 海霧與紅蓮之火:煌水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432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煌水洞窟距離灰鉛懸崖底部浮橋的盡頭並不算遠——然而,這裡狹窄的水道卻無法容許龐大的“拉斯度雷克”號駛入,僅有救生艇或是小舢板可以通行。

此刻,在一艘本屬於海盜們的陳舊小船之上,松鼠正均勻而又有力地搖著一支雙頭船槳,而凱洛則坐在船艙的正中央,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這雙手能夠劃出無數精巧的符文,卻沒有足夠的力量在這濃湯一般的海洋之中劃槳破浪。

“你不會恨我吧,凱洛?”

白魔導士回過頭,依拉朵婭依舊還在專心地搖著船槳——松鼠的笑容依舊,只是卻少了一份平日的跳脫,多了些沉穩與若有所思。

“不會……放心吧,依拉朵婭。”

我會保護你的——本來輕車熟路的一句客套話,此刻卻被白魔導士硬生生咽回了喉嚨:想必,這只和梅拉朝夕相處的松鼠,或許也和她一樣,不歡迎這種沒有結果的諾言吧?

“我只是不想看著凱洛哥你因為……因為老是和自己較勁而同時傷了梅拉姐和你自己。”輕歎一聲,隨後語調卻再一次恢復了那幾乎可說是沒良心的嘻嘻哈哈——直到此時,凱洛才終於確認,依拉朵婭真的沒有生氣,而自己……

“之前你剛回來時,可是答應要抽出假期陪我了,一定要兌現諾言喲!海蠣子吃過了,這次我想去營地南邊的真菌森林深處狩獵,你要陪我哦!”

“……放心吧,我會的。”

如同被那笑容所感染,凱洛微微抿起了自己的嘴角——是啊,之前想的沒有錯。

自己的確很弱——不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夠強,而是因為自己永遠在逼迫自己去做那些不僅超越了自己能力範圍之外,也不被當事人所接受的事……治療松鼠時是這樣,對待梅拉也是一樣。

——只有依靠他人對自己的稱頌,才能在和梅拉的比較之中找到平衡……果然,自己是個笨蛋,怯懦的笨蛋。然而……

“梅拉……以及依拉朵婭。或許我沒有你們的那種偉大,但我還能做到一些其他事情。”

在松鼠的力量之下,小船沒有花費太久,便停靠在了濱海懸崖某處裂縫之前的一塊巨石之上——類似的裂縫,在青金石營地以及紫晶灘附近的懸崖海岸之中還有無數處,只是只有在這一處的入口處,被人為地加上了一道鐵欄杆門,上面還有不少野獸的抓痕與因衝撞而留下的凹陷。

煌水洞窟,多種兇猛穴居生物的家園——也是灰鉛採掘場在被海盜佔據之前,幾乎所有傷亡的來源。在入口處被加裝了多道閘門之後,這裡的穴居生物似乎有了些收斂,然而卻依舊還是會有一些不安分的猛獸通過洞窟中與外界相連的地下水脈來到了外海之中繼續為害:也正是因此,即使海盜們接收了灰鉛採掘場後加上了不少的防衛武器,也多多少少地擴建了一些居住空間,這裡的閘門卻從來沒有被破壞過。

相應的,這裡卻是藏匿東西的好去處——多為肉食性的穴居生物,對於錢幣、礦石或是珠寶都沒有更多的興趣,反而會在無意之間成為這些東西天然的守衛者……只要藏匿者能首先把財物成功地“交給”這些兇殘的保鏢。

“依拉朵婭,準備好了嗎?”

鐵門之前,松鼠已經拉好了架勢——之前在進攻採掘場時,夜曉團的隊伍並沒有在任何一個海盜的身上發現能打開這道鐵門的鑰匙,或許是因為激烈的戰鬥而遺失了,但這並不足以難倒凱洛……即便依拉朵婭從來都是拒絕想辦法。

淡綠與深紅色的光輝先是在凱洛手上亮起,隨後便彌漫到了依拉朵婭的一雙拳頭上——那是能夠使皮膚變得堅硬、同時抑制痛覺的石膚術,以及能夠提升肉體力量的強化術——上一次面對那個岩石巨像時,凱洛用這個法術幾乎將吉克·鐘斯的手臂放大到了巨人一般的大小,而這一次加在依拉朵婭手臂上的要弱了不少。

“法術強化完畢……把門砸碎吧,作戰結束後讓後勤準備一扇新的就好。”

“——那就吃我一拳吧!我打!”

話音落下的同時,松鼠打出的拳頭甚至在狹小的裂縫之中激起了一陣強風:依拉朵婭本就高於常人的肉體力量在法術的加持下,幾乎毫不費力地便將那道看起來堅固異常的鐵門,從門框中砸飛了出去——扭曲的金屬條飛向更深處的實心鐵門,深深刺入其中時,終於全數釋放的力道更是在那厚重的鋼板之上刻滿了道道裂紋,如同密密麻麻的蛛網。

“哼,還不讓開嗎?”

走上前去的同時,這一次松鼠卻只是伸出左腳,隨後向前輕輕一踢——那一刻,鐵門終於到了極限,如同琉璃一般嘩啦啦碎成一地裂片。凱洛理了理自己的衣袖,趕到了松鼠的身邊:只是當他正欲前進之時,他卻看到依拉朵婭的雙眼幾乎已經有些發直了。

“好漂亮……”

——視線所能及之處,地底洞窟之中,將近一大半的地表都被一層亮銀色的粘稠液體所覆蓋,如同流淌著一池又一池的水銀……當然,那並不是真的水銀,否則凱洛和依拉朵婭現在應該已經被毒死了,但凱洛卻明白,那些液體的危險性絕對不比天然水銀小多少。

那是海水——只是和洞窟之外那漆黑粘稠的模樣相比,這裡的海水儘管一樣飽含著腐敗的精華,卻在蘊魔鉛礦與穴居生物分泌物的共同作用之下,投射著美麗卻冰冷的銀色流光:所謂“煌水”,便是如是。洞窟外的黑水在接觸皮膚時或許最多只會留下一片潰爛的皮疹,但這裡的煌水,卻足以將一個全副武裝的士兵連著盔甲與骨骼一起化為膿汁。在這裡,只有習慣了這種腐敗的穴居盲鱷、穴居巨蠑螈以及煌水水妖可以正常生存,而每一個青金石營地的居民都知道,這些東西對待人類的態度……並不友好,萬幸的是他們的感官都不怎麼好使。

“聽著,依拉朵婭……接下來,你必須嚴格遵照我的指令行事。咱們只有兩個人,和穴居生物硬拼唯一的結果就是死路一條!所以說

……”

“要偷偷溜進去?”

“沒錯。跟我來!”白魔導士點了點頭——那一刻,他的眼中投射出的,是充滿機警與敏捷的視線:或許重裝兵不會有類似的訓練,然而對於遊騎兵而言,潛入、偷襲、偵查、搜索,乃至於盜竊與刺殺,都只是訓練中的基礎科目。

——在這方面,即便凱洛是一個白魔導士,也一樣毫不落後:他之所以能夠當上隊長,絕不僅僅是因為他是少有的魔導士,更不是單純因為他的戰術水準,也一樣是因為……他作為魔導士,靈巧的身手甚至不輸給一個專業的遊俠或盜賊太多,而一手飛刀絕技更是讓不少刺客都讚歎不已。就算松鼠不再記得,然而凱洛卻永不會忘記……他的刀劍,便是她的第一縷光輝,儘管冰冷刺眼了一點。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對於每一個遊騎兵而言,這都是絕對的至理名言,凱洛也不例外。誠然,青金石營地並非與帝國交戰的前線,然而這並不妨礙凱洛將這句話在每一日的巡邏與任務之中付諸實踐:他不僅對整個營地周圍的幾乎每一寸土地都有著足夠的瞭解,更是熟稔這附近每一種生物的習性。

“煌水水妖是從煌水中誕生的元素生物,這些活著的銀色粘液儘管有著近似于人類幼女的體型卻沒有真正的視覺,而是依靠聲音,以及空氣中流動著的魔力感知四周的一切……因此,只能保持足夠的距離,所有非同類都是它們的捕食物件。相比之下……”

一邊極盡可能地壓低了聲音,白魔導士在帶著依拉朵婭緊貼岩壁躲開一處煌水塘時,也沒有忘記對那個突然從銀色液體中站起的人形做出一點解釋——松鼠看得很清楚,這個水妖雖然沒有五官,卻意外地長得有點像是全裸的梅拉,至少身高和體態都有點像。

“愣什麼?快過來啊!難道你想被融化掉?”

白魔導士的聲音在松鼠愣神的那一瞬間變得有些急促,而依拉朵婭也絲毫不敢怠慢——幾乎就在松鼠一躍而起、落在凱洛身邊的同時,一團粘稠的煌水也砸向了松鼠剛剛站立的地點。對於水妖而言,離開水面是一件及其耗費體力的事,更多時候它們更願意用一次攻擊作為探查異常的方式。

“呼……還好我躲開了,可是這些東西怎麼辦?你看那邊牆上……那是海盜們留下的刻字吧?”

“是……不會有錯了,東西就在這裡更深一些的位置。至於這些大傢伙,我有辦法。”

二人在一團散發著腐臭氣息的蒼白色真菌叢之後藏好身姿的同時,凱洛只是在口袋之中摸了摸,掏出的則是一小團被油紙包裹的乾燥火絨——這是所有遊騎兵都肯定會隨身攜帶的求生必需品,儘管凱洛更喜歡用魔法直接引火。就在二人面前不遠處,將近二十條渾身淺灰色的巨大蠑螈正在一個淡銀色的泥坑之中歡快地打著滾,卻恰到好處地擋住了二人前進的必經之路。這些蠑螈的身軀足有將近五米長,幾乎密密麻麻地占滿了一整片洞中空地。

“洞穴巨蠑螈,不僅沒有視力,而且還沒有聽力,更無法與魔法元素共鳴的它們,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困擾著三大城邦乃至帝國的生物學者們,直到200年前一位元朱尼帕生物學家發現,它們是利用熱量感應來探知四周環境的。這些東西領地意識很強,會一直追殺進入領地的陌生來客直至其被吞噬咬碎。相應的,只要這樣……”

火絨在一個簡單的氣流魔法操縱下漂浮在半空之中——魔法在這個世界雖說罕見,但也不算太過稀有,然而每一次親眼目睹這神奇的力量時,松鼠還是會感覺到一絲無法抑制的好奇。相比之下,凱洛的反應則遊刃有餘得多了:火花魔法將火絨燒成一團微小卻灼熱的火球,隨後氣流則將這點小小的光芒徑直送入了那潭正享受泥漿浴的巨蠑螈正中央……看起來,似乎不是每一個煌水塘之中都有著水妖的存在,或者這一池中的水妖已經被巨蠑螈們擊殺了。

無論如何,凱洛的小小把戲效果卻著實立竿見影,如同將一滴冷水潑入了滾沸的油鍋——原本正在嬉鬧打滾的巨蠑螈們立刻爆發出一陣駭人的低沉吼聲,隨後紛紛朝著那朵微弱的火花噴吐出大團大團的泥漿,像是被這突然闖入的熱源激怒了。

然而,在凱洛的操作之下,這朵火花在風之魔力的加持之下,表現得甚至比那些誕生自熔岩與山火之中的火妖更加敏銳,不僅一一躲過了蠑螈們的泥球,而且在半空之中劃著優雅而又曲折的軌跡,逐漸靠近了之前白魔導士和松鼠剛剛經過的,由水妖盤踞的煌水毒沼。

沒有視力的水妖看不到火星的亮光,而幾近無聲的燃燒與其中蘊含的那一點點火與風的魔力,水妖們並不是感受不到,而是被淹沒在了一陣更嘈雜,也更狂野的洪流之中——對於僅有熱能知覺的蠑螈們而言,水妖就和隱形了沒有兩樣,他們所做的僅僅是單純的追擊,卻被凱洛別有用心地引進了那些銀色劇毒小姐的領域。

那一刻,依拉朵婭甚至覺得自己那雙比人類更靈敏的的耳朵,此刻要被各種驟然而起的聲音震聾了——蠑螈的低沉吼聲,水妖的高亢尖叫,泥漿與毒液彼此潑濺的水聲,蠑螈的皮肉被腐蝕後發出的噝噝聲,以及水妖們被泥漿打散時的爆裂聲此起彼伏,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卻只是從掩蔽之處優哉遊哉地站了起來:那朵火絨早已熄滅,卻被風帶回了他的手上,一丁點都沒有沾濕。

“黑魔導士只擅長單純的毀滅……而我們的干擾,有時能比他們的毀滅力量造成更大的破壞。走吧,依拉朵婭。”

當白魔導士幾乎可說是大大咧咧地向前邁出腳步時,依拉朵婭甚至有一個瞬間感覺到——其實,梅拉並沒有離開隊伍:在這對兄妹的身體之中,流淌著的畢竟是相同的血脈。

溫柔與殘酷,遲疑與果決,善解人意與霸道欺淩——他們是彼此的分身,更互為表裡……或許,區別只是在於誰為表,誰為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