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十九章 海霧與紅蓮之火:終曲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79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煌水洞窟並不算深:那些劇毒的液體儘管危險,散發出的螢光卻使得這裡比戶外環境要更加明亮,也使得默默前進的二人一次又一次成功避開了諸多的險境,甚至是海盜們留下的一些機關陷阱——松鼠完全可以肯定,不會有任何穴居生物會懂得使用絆線和飛鏢的組合,倒是獵人們精通此道。

相比之下,本就熟知陷阱與埋伏之術的凱洛,倒是更在意一些其他的東西——憑藉豐富的戰鬥經驗,其中包括一些曾在“拉斯度雷克”號上作為伏擊手的部分,白魔導士完全可以確認,他們目前正在通過的這條狹窄洞道,是由人工挖掘而成的……問題則在於其表面留下的那些挖掘痕跡。

“灰鉛懸崖能找到的挖掘工具雖然能對付這裡的岩石,但這個痕跡……”

“是被炸出來的嗎,凱洛?”

那一刻,白魔導士迅速在腦海之中將採掘場所能找到的工具過了一個遍——鎬,鑿,錘,甚至還有從安塔雷斯進口來的黑火藥:就是碎浪團海軍最初獲得了帝國的蒸汽機與火藥技術,在將其打包高價出口給朱尼帕和貝瑞萊特的同時,也打造了一支勉強可以和帝國抗衡的風帆鐵甲艦隊,其中也包括曾經的“拉斯度雷克”號;而在貝瑞萊特,火藥和機械都是受到嚴格管制的軍用品,僅有部分精英部隊、艦隊以及國有礦場能找得到。

“不……不是爆破痕跡,這很明顯是用物理手段製造的,但為什麼會是螺旋狀……”

白魔導士身邊,松鼠的眼神依舊寫滿天真的好奇——即便是在戰鬥之中,依拉朵婭也幾乎從來不會緊張,但凱洛可並非如此……因為他知道的情報,尤其是有關帝國的情報,可是比依拉朵婭要多出不少的。

而現在,排除了那些生產工具的可能之外,剩下的就是……

“不會吧……難道說海盜們手裡還有那種東西?”

“額……凱洛?你說什麼東西……”

“沒什麼……希望是我想多了。”

齒輪與活塞的刺耳聲響仿佛又一次在凱洛耳邊響起——在他的記憶之中,他的小隊的確曾與那東西有過一次面對面的對抗,也確實贏了,但那是以一整支隊伍去對抗孤零零的對方,而現在……

——希望只有一個吧,就算如此,想必也會是一場惡戰。不過……

他抬起頭,松鼠的背影已經走在了他的前方——那條大尾巴即便是在剛剛潛伏之時,也一直充滿活力地向上挺立著,像是昭告著她的溫暖與不屈。

宛若火焰,宛若紅蓮——溫暖,卻不灼熱。

“依拉朵婭,要看你……不,要看咱們的默契了。”

那一刻,一個大膽卻又粗糙的戰術在白魔導士腦海之中逐漸浮出了水面——這是凱洛第一次制定出讓自己沖上一線的戰術,也是他第一次將自己,而不是同行的其他任何人作為最為關鍵的那一步棋。

儘管通路是人工開鑿的,但這並不意味著這條通路之中不會有任何穴居生物存在——當二人再一次鑽過一個有些狹小的洞口時,映入眼簾的是又一座幾乎完全被煌水所蓋滿的洞穴大廳:看起來海盜們只是發現了這裡之後,用人工方式將煌水洞窟主洞穴和這裡進行了連接。幾條洞穴盲鱷此刻正在煌水塘之中靜靜地趴著,而在池塘正中央的一小片乾燥陸地之上,則正是凱洛與依拉朵婭所追尋的目標。

那是許多巨大的陶罐:這種易碎而又原始的材質,卻比金屬更能耐受煌水的腐蝕性——看起來,這就是海盜們藏匿的物品不會有錯。

“要怎麼過去呢……”

一時間,就算是凱洛也感覺到了一絲淡淡的手足無措:儘管乍看上去那個預料之中的敵人好像並不存在,但……如果是普通的海水,凱洛至少還可以用冷氣將其凍住後加以通行,但若是想要讓這些溶有金屬與魔法成分的煌水凝固,需要的低溫可就不是他所能夠製造的等級了——更何況,他們又不像是那些古銅色的盲鱷一樣有著足以抵抗腐蝕的堅甲。

“要不,凱洛……我試著踩著這些大傢伙的後背躍過去,還是……”

“……等等!快閃開——”

兩個人遲疑的時間沒有超過一秒鐘:那是削土碎石的巨響,乍然而起,卻又瞬間隨風而逝。松鼠與白魔導士在最後一刻各自後躍了一大步,而在他們曾經站立的位置上,赫然刺著兩隻巨大的鑽頭,利刃尖端閃耀著冷淡的銀光。

——那一刻,白魔導士心底最後的一絲僥倖也被打碎,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縷慶倖。在他們面前,鋼鐵鑄造的機械巨人重新站直了身體:這東西的身高足有四米多,倒三角形的上半身與層層裝甲覆蓋的腳部,使其看上去猶如一個肌肉隆隆的無頭巨人。它的雙臂被兩根巨大的螺旋鑽所取代,而在背後則是一個密閉的艙門,其中閃爍著淡紅色的螢光。

看起來,就是這東西鑿出了剛剛那條通道,也將那些財物送入了這裡:這是帝國出產的工業與戰鬥兩用機甲“魔導開拓者”——同時作為重裝格鬥單位與工程機械,被廣泛地配屬在諸多帝國前線陣地。在那次救出了依拉朵婭的行動之中,凱洛曾經在那座帝國秘密堡壘之外遇到過一台並將其擊毀,但即便同樣是位於青金石營地這麼一處邊境港口附近,那座濱

海堡壘之下好歹是珍貴的古代遺跡,秘密配備這些以魔法驅動的鋼鐵兵器也就算了,居然……連海盜都搞到了一台?

沒有來及和依拉朵婭解釋,凱洛只是以最快的速度以雙手同時搓出了兩個不同的符文——即便是在整個青金石營地所有的魔導士之中,這也是他的獨門絕技,拜小時候曾經在“拉斯度雷克”號上專門學習過開帝國軍用鎖的經歷所賜。松鼠還沒反應過來,雙手之上便如同剛剛打碎鐵門時一樣,同時閃起了淡綠與深紅色的螢光……只是這一次,要亮了許多。

“依拉朵婭,聽著……!”

魔導開拓者的鑽頭再一次落下——儘管這一次,機械巨人的目標很明顯已經只剩下了依拉朵婭。松鼠敏捷地躍起躲過了巨人的一擊,然而當空砸下的一拳卻沒能在開拓者的裝甲之上留下哪怕一絲痕跡:帝國制陶瓷合金裝甲不僅能讓開拓者和那些陶罐一樣完全無視煌水的腐蝕,更為其提供了無與倫比的裝甲強度……以至於,僅有原本用於破拆城牆的大型床弩或是黑魔導士吟唱的毀滅性魔法,才能有效地打擊這種機械兵器。

——這些東西凱洛一件都沒有,但他有辦法……白魔導士本來擅長的就不是破壞,而是擾亂與支持。

“我為你的手加上了石膚術,並強化了你的肉體力量……但不要把你的力氣浪費在攻擊這東西身上!”

“那我該怎麼辦?!這玩意好像盯上我了誒……凱洛!”

凱洛當然知道此刻的開拓者正在專注於依拉朵婭——因為他知道,當這種兵器的駕駛艙中閃爍紅光時,代表著的是這台開拓者正處於自動防衛模式,即無條件攻擊魔力感測器捕捉到的所有人型生物,甚至包括帝國兵……唯一的例外是在核心中錄入過資訊的駕駛員。而此時,依拉朵婭身上的強化法術,使其所散發出的魔法能量要遠強於凱洛自己,而沒辦法同時攻擊多個目標的開拓者則幾乎是“順理成章”地將依拉朵婭設定為了優先目標……而這正是凱洛所想要達成的結果。

“別躲……讓這傢伙的動作停下來!別怕疼,石膚術會保護你的!”

“什麼?!嗚呃……!”

那一刻,松鼠甚至沒能來及完整地回應凱洛——直徑足有十公分的兩根鑽頭再一次向前刺出,這一次是同時朝向依拉朵婭,而松鼠的反應卻依舊是完美地符合了凱洛想要達到的效果:那雙被法術所保護的手,此刻幾乎是毫不猶豫地迎向了那兩根鑽頭,隨後……一把將其緊緊攥在了掌心!

“哇啊啊啊啊啊啊誰說的不疼凱洛你給我快點否則老娘和你沒完啊啊啊啊啊——”

瘋狂旋轉著的鑽頭以表面的刀刃將依拉朵婭的掌心劃成了一片鮮血淋漓,甚至可說是血肉模糊——儘管實際上,這還是證明了石膚術的效果,否則那足以擊碎岩石的扭力也完全可以將依拉朵婭的骨骼一起打碎。即便如此,凱洛也依舊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絕對談不上寬裕:就算除去依拉朵婭因為忍不住疼而放手的可能性,法術的效果也是會隨時間而減退的。如果不能及時停下開拓者的行動……松鼠絕對,會被那兩根鑽頭打成一灘肉汁。

“再堅持一下……!”

沒有再去安慰,也沒有激勵——這一次的凱洛,只是用最快的速度做了自己該做的事:充分利用了開拓者彎腰攻擊依拉朵婭的動作,魔導士以最快速度為自己加上了強化腿部力量的魔法,隨後一躍而起,恰到好處地落在了機甲那無頭的肩膀上。駕駛艙的艙門上著鎖,而在一根細鐵絲的輔助之下,凱洛在三秒之內便解開了這把帝國軍用鎖:即使是加入了夜曉團,他也沒有哪怕一天放鬆過對那些海“盜”之術的鍛煉,哪怕他依舊只熟悉帝國鎖的開鎖手法,而沒研究過三大自由城邦的版本。

“依拉朵婭,這裡——!”

艙門被凱洛一把掀開,代替了駕駛員被安置在內的紅色控制核心被啪的一聲向外彈出——那就像是一顆由發條和齒輪堆砌而成的金屬球,直徑接近三十釐米,機械縫隙之中還閃爍著暗紅色的不祥之光。

而在凱洛發出呼喚的同時,依拉朵婭也同時做出了回應——撒手後躍的同時,魔導開拓者像是沒能收住自己的力量,徑直跪倒在地,兩根鑽頭也卡在了岩縫之中,依舊在激烈地旋轉著。然而,松鼠卻是在穩住身形之後再一次向前躍出,被鮮血浸透的拳頭上光芒幾乎已經快要褪去,卻依舊毫不動搖地沖向凱洛,沖向那顆喀喀作響的金屬球。

“四分五裂吧——!”

一聲巨響過後,開拓者的動作徹底停止了——齒輪飛散開來,與依拉朵婭掌中的鮮血一起。紅黑色的火焰熄滅了,僅有松鼠與白魔導士站在這台金屬兵器沉寂的身軀之上,彼此相望。

“真是的……你為什麼不說明白點啊!”

“我覺得,做好屬於我自己的那份工作,更適合作為對你的回應。”

魔導士與松鼠緊緊相擁——鮮血滴下,染紅了凱洛的袍子與依拉朵婭的盔甲,也融化了二人之間那剛剛變得有些冰冷的空氣,如同無聲的頌歌。

“謝謝你……依拉朵婭,謝謝你。很疼吧?”

“沒事的,如果是為了你和梅拉姐的話,依拉朵婭不會疼……嘶!”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