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熏風 告別偉大的母港 第二十一章 錢能買到的東西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42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盧佩是個簡潔的人——這一點,無論是凱洛兄妹還是依拉朵婭都很清楚,就連吉克都有所耳聞……而這一點的核心體現,便是他從來不會在交代任務時說半句廢話。

只不過,此刻在依拉朵婭的腦海之中,她已經完全確認了一點——看來對於這位曾在海上摸爬滾打了不知多少年的老船長而言,解釋所有不致命的未知要素都是在說廢話。

哪怕塔斯克本人還沒有回到營地城鎮,盧佩還是先下手為強一般,把他留在城市中的官邸當場查封了——離開夜曉團支隊長辦公室時,老船長最後的指示依舊還縈繞在松鼠的耳邊。

“梅拉現在還不適合做太多運動,因此凱洛和依拉朵婭,我命令你們兩個和吉克一起前往那座官邸的地下室,那裡有塔斯克斂來的黑錢。幫吉克盡可能多拿一些,再和他一起前往城外貧民區,將他的妹妹諾茵·瓊恩送到營地醫院,用塔斯克的黑錢支付所有的醫療費”——在依拉朵婭聽來,這並不是多麼複雜的任務,而隨後盧佩更是補充了一句,“同時按照軍規,我准許你們將所有的黑錢都視為繳獲品,自由分配。”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在夜曉團的軍規之中,在上級軍官同意的前提下,一線士兵可以自由決定是將繳獲品上交部隊換取功勳,或是乾脆留作己用。在前線上,這是一條非常有利於士兵們獲取更多帝國制先進武器的規矩,只是這一次……

塔斯克的官邸從外表上來看,和一棟略微高大了些的民房也沒有太多區別,甚至就連進入大門後的前廳,也沒有比夜曉團辦事處規格更高的裝潢。然而,當負責查抄宅邸的衛士領命打開了通往地下室的大門時,凱洛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一邊的吉克更是在看到那大門之後的景象時,直接跪倒在了地板上——

“錢啊……錢啊——都是錢啊!”

——那已經不是一般平民所能夠想像的數量級了。三人面前的地下室,從地面至屋頂足有五米高,而一座由金銀硬幣與各種水晶寶石堆積而成的財富之山,甚至已經接觸到了屋頂的橫條石板:此時此刻,哪怕是對金錢認識最淺陋的依拉朵婭,也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了一陣暈眩。

“凱,凱洛哥,這到底……”

“這座錢山,足夠武裝至少五千位夜曉團士兵。船長……”

那一刻,凱洛終於明白了這位塔斯克領主從貧民、上級乃至帝國軍手中接過了多少黑金,也理解了這場名為開除的送別,有著多重的分量——還是說船長,你料定了我們三個人即使把口袋裝滿,所能取走的也只是這座金山的一絲一毫?

“我要錢……我要錢!給我錢,錢,更多的錢——!”

空蕩蕩的地下室之中,回蕩著的只是金屬相互碰撞時發出的冰冷聲響,以及男人歇斯底里的哭嚎——吉克卸下了自己的頭盔作為容器,隨後甚至從背後掏出了一隻只有碼頭搬運工人才會用到的大號麻包,如同發了瘋一般將所有的錢幣、寶石與貴金屬向著口袋裡不停地傾倒著:松鼠下意識地想要上前阻攔,卻被一旁的白魔導士伸手攔在了原地。

“這個貪婪的叛徒……!”

“停下,依拉朵婭……不要攔著他。”開口的同時,凱洛卻是少有的帶了一臉壓抑至極的凝重與冷漠——類似的表情,松鼠甚至在梅拉的臉上也沒有看到過幾次,“既然支隊長已經開口同意了,那咱們先隨便拿點零用錢,以及去了傭兵團之後能用到的東西吧,這些財富即使被上交給城邦,最後怕不是還會落到另外的某個或某些領主腰包裡。那邊似乎有塔斯克私藏的武器和衣物,我找找看這裡有沒有能用到的魔法物品……五分鐘後,屋外匯合。”

一邊說著,凱洛同時動了動手指——一塊粗布在風的作用之下,從白魔導士的腰後飛出,與同時從錢山中躍出的一小堆各色琉璃寶石彼此相擁,結成的包裹卻落到了松鼠的手中。

“拿著……先不要多說什麼,一會咱們先去城外接諾茵小姐,和吉克在暗鴉醫館匯合就好,到時候你會明白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嗯……我明白了。”

眼看著白魔導士也低頭在錢堆中開始了翻找,松鼠終究也沒有在繼續多問,只是盡可能地和吉克拉開了距離——飛散的硬幣已經不止一次地擊中了她的腳踝。有了之前在辦公室中質疑盧佩的前車之鑒,這一次松鼠還是聽從了白魔導士的勸告,拋下吉克走向了地下室的另一個角落:在那裡的一具盔甲架上,整整齊齊地穿戴著一套略有些樸素的皮質護甲,以及一對看上去就很堅固的金屬護臂。

時至今日,依拉朵婭都還沒有完全理解,為什麼這堆成山一樣的金錢會有那麼多人趨之若鶩,塔斯克本人還不是會在到達青金石營地的同時被盧佩帶隊拿下?只是,既然即將成為一名傭兵,或許一套合身的護甲會更重要一些……吧?

營地之外,被驅逐的貧民們依舊還留在之前的聚居區中——用盧佩的話說就是,“營地還需要一點點時間為他們提供一個妥善的居住地”。篝火搖曳不定的光芒中,粗陋的帳篷與洞穴內散發著一股濃郁的臭氣,是汗水與食物殘渣的味道彼此混雜。

當依拉朵婭和凱洛再一次來到這裡時,他們身上那些掩飾不住的金銀之光甚至引來了幾個眼中放光的跟蹤者——就算二人並沒有像吉克一樣發瘋一般地搜刮塔斯克的金庫,卻還是沒忍住從那位領主的收藏中取了些日後會用到的衣物,反正夜曉團軍服在他們身上也是穿不久了:凱洛取走了塔斯克的旅行斗篷,而依拉朵婭更是直接套上了那身皮甲,還為自己找了一條纏頭帶。

只是,當衣著光鮮的二人按照之前盧佩提供的位置找到那座簡直不能被稱之為住處的洞窟時,映入眼簾的景象卻再一次讓松鼠趕到了一陣眩暈——腐爛發黴的枯草之中,橫臥著的是一個骨瘦如柴的女孩

,面色蒼白的可怕,而年齡看上去則比松鼠自己以及梅拉都要小一些,包裹全身的卻只是幾片骯髒的破布。女孩身上的傷口如同某種兇殘的紋路,流淌而出的液體早已不止是血液,而在她的身邊,一隻開裂的粗陶碗中盛著的是烤熟的碎蟹肉,沒准還是上次二人來到這裡時帶來的東西,而在看到兩個陌生的身影時,女孩的反應甚至讓二人差一點哭了出來。

“抱歉,諾茵……諾茵今天的狀態不是很好,但諾茵會盡力服侍二位老爺的,只是請老爺們下手輕一些,咳……”

——天知道這孩子是在這貧民窟中靠幹什麼撐到現在的!

“你哥哥吉克讓我們帶你離開這裡……別怕,諾茵!你再也不需要受苦了……”

開口的同時,依拉朵婭伸出的手甚至比凱洛詠咒的速度更快:松鼠一把將已經幾乎氣若遊絲的諾茵抱在了懷中,而凱洛卻在為她施加了一個持續性治癒魔法後,用一記最最微弱的魔法波動將女孩擊昏了過去——即使是松鼠對此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異議,讓她睡一覺確實能減弱一些痛苦。而如果張開眼睛,沒准她接下來看到的東西會讓她更加痛苦。

暗鴉醫館——幾乎每一個青金石營地居民都知道的是,這座民間醫館的技術,甚至比夜曉團旗下那座名為醫館,實則更接近白魔法研究所的地方要更好些……至少在治療普通疾病,而不是松鼠之前那種魔法傷害時確實如此。只是,當依拉朵婭和凱洛終於帶著昏迷中的諾茵來到此處時,前臺接待處的回應卻如同一盆當頭潑下的冷水:澆熄的是善良,而印證的,卻是那冰冷的傳言。

“喲,又是這個小雛雞啊……怎麼,你們是來補交之前的住院費嗎?想要治療慢性肺炎,花銷可是很大的,你們兩個就能替她哥哥還得起麼?”

那一刻,依拉朵婭甚至感覺到有一股毒汁正在自己的心底亂竄,而另一個聲音則在盡全力對她呼叫著,哭喊著,哪怕氣若遊絲——不要動粗,依拉朵婭……你不能和他們一樣墮落!

櫃檯之中,滿面皺紋的老醫生很明顯,並不是沒看到松鼠懷中的女孩——只是,他卻一直刻意低著頭,在一本厚厚的帳簿之中翻找著:直到“諾茵·瓊恩”的名字不僅出現在他的眼前,也出現在了依拉朵婭的視線之中。

“哼,4500個金幣的住院費、治療費與看護費……什麼時候結清了什麼時候繼續治療,否則病死活該!而且,這種朱尼帕出身的樹棲小賤人你居然還這麼抱著,不怕髒了咱們貝瑞萊特鋼鐵之民的手嗎?要麼給錢,要麼……”

“……這些,夠不夠?”

陰鬱而又瘋狂的低沉男聲在醫館門外響起——凱洛與依拉朵婭回過頭,看到的卻是一隻巨大的麻包迎面飛來,徑直擊中了醫生面前的櫃檯:薄金屬板與玻璃搭建而成的脆弱結構在衝擊之中化為碎片與殘骸散落一地,而從那麻包之中,飛散而出的金幣甚至將醫生的大半個身軀都淹沒在了冰冷的金屬之下。

醫館門外,吉克穿著一身無比華美的盔甲,邁著沉重的步伐走進了醫館大廳——沒有人阻攔,甚至沒人有膽量上前,像是怕弄髒那身鑲滿了綠寶石的銀色甲胄。

“你說了,有錢,就會救諾茵……所以我,把你想要的錢,帶來了。”

無視了愣在一邊的凱洛和依拉朵婭,吉克只是徑直走向了那個還在錢堆中掙扎著想要起身的醫生——他摘下了自己頭頂的覆面盔,隨後毫不留情地直接扣在了醫生的頭上。

“這些,也都是你的!”

接著是盔甲的手套——醫生才被吉克抓住領子提起,便又因那雙沉重華美的手甲而再一次跌倒在地,金幣濺得滿地都是。

“你不是想要錢嗎……拿著啊,拿著啊!這是錢,這也是錢,這些全都是錢,你倒是拿著啊,你拿得住嗎!”

而在低聲怒吼的同時,吉克卻是一件接著一件卸載著自己身上的甲胄——沉重的金屬此刻卻是化為了華美的炮彈,一件又一件砸在了錢堆中老醫生的身上。他痛苦地慘叫著,卻被吉克徹徹底底的無視了,如同猛虎永遠不會憐憫爪下的毒蛇。

“救她,救活她,救所有來這裡討藥的人……否則我就殺了你,殺光這裡所有人!你們,你們……”

“夠了,吉克……夜曉團軍醫院也對慢性肺炎無能為力,你要是再把他刺死了,不是更沒人能救你妹妹了嗎!”

脫下最後一隻鎧靴,砸向錢堆之中的同時,吉克甚至歇斯底里地拔出了腰間的長劍——那不是他自己的劍,而是塔斯克的領主佩劍,劍尖直直地指向錢堆之中扭曲掙扎的男人:只是,此時的松鼠卻終於忍耐不住了,將懷中的諾茵交給凱洛之後便飛身而出,一把抱住了吉克的腰,不讓他再向前一步。

“放開我……救我妹妹!求你們了!啊啊啊啊啊啊——”

曾經是領主衛兵的男子,現在只是一個哭紅了眼的脆弱孩子——那柄儀式意義遠大于作戰意義的佩劍被他奮力丟出,卻只是擊中了醫館地面的石磚,隨後在裂縫之中折斷成為兩段破碎的廢金屬。大堂之中,其他的醫生們像是終於回過了神一般,如同接待公主一般將諾茵從凱洛的懷中接了過去,隨後卻是如同拖拽垃圾一般,將老醫生從錢堆之中拽了出來……就目前而言,他的傷勢在嚴重程度上或許也不輸給諾茵的病情。

“放心吧,你妹妹已經安全了……我就不信,這幫傢伙走到現在這一步還會見死不救。”

“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跪倒在凱洛面前的同時,手無寸鐵的劍士終於放聲嚎啕大哭起來——他的身上只是一套最為普通的素色麻布衣褲,沒有任何的裝飾,也沒有哪怕一個衣兜可以用來裝下僅僅是一個金幣。相比之下,那套曾屬於塔斯克的華美鎧甲卻連同著成堆的金銀硬幣一起被堆放在醫館大廳的正中央,如同無聲的墓碑,也如同一堆無人問津的垃圾。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