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沐風 砂之柱上的要塞 第二十三章 邊境要塞碎岩堡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45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青金石營地距離南方的碎岩堡算不上太遠——然而若僅僅是對於一輛四輪馬車而言,卻也絕對不近:即便是全速賓士也需要跑上少說三天的路程,對於滿載著那件不明貨物的依拉朵婭一行而言,更是花費了整整六天的時間才最終走完。

只不過,一行四人儘管沒有攜帶更多乾糧,卻也不至於在旅途之中餓了肚子:依拉朵婭是天生的採集者,凱洛的魔法足以點火,而梅拉和吉克則有著足夠豐富的烹飪技巧——尤其是吉克。讓凱洛兄妹與松鼠大開眼界的是,這個不怎麼會打架的劍盾手,在做飯上的套路甚至比梅拉還要豐富,尤其是在處理野外的各種粗糙食材時。用他本人的話說,這是他“以前給妹妹盡可能用各種東西做飯時練出來的泥腿子手法”,而不是梅拉那種“僅能在一間精裝廚房之中施展的正餐廚藝”。

對於這一點,梅拉儘管確確實實地感覺到了一絲不快,卻還是沒有更多的反駁……畢竟,她還真的做不到如此若無其事地把剛從那泥濘污濁的海水中釣起的鯰魚扒了皮直接火烤,或是乾脆用海灘陸蟹巨大的甲殼代替鐵鍋熬湯:若是換做她自己,她可能會花費超過一個小時的時間,把鮮魚身上那些還帶著毒性的腐爛淤泥沖洗乾淨,但吉克的手法就簡單得多了——看似隨意粗糙的一扯,卻完整地將鯰魚那堅韌的膠質外皮直接連帶著污泥一起扯了下來,連半點污穢都沒有沾染到皮下細膩鮮嫩的白色魚肉,乾淨俐落的動作即使是曾經的內務長本人,也只剩下了佩服的份,而同樣練習過野外生存的凱洛儘管有自信達到同樣的效果,卻也一樣沒有把握做得如此乾脆俐落。

——他知道自己還不夠強……各種方面都是。或許不再需要去和梅拉暗中較勁,但若是想要堅持在這片黑夜之中行走下去,又怎麼能沒有力量呢?魔法力量,以及內心的堅韌與強大……

每一次,白魔導士捫心自問時都會情不自禁地望向總是陪在身邊的紅松鼠——有時候他甚至會覺得,自己還及不上這個僅有三個月回憶的小姑娘。

太陽不會升起,戰火也依舊在延續著——該做些什麼呢?即便脫離了夜曉團,凱洛也依舊沒有放棄把自己視為一位戰士,一位隸屬于三大自由城邦的傭兵,那麼……就真的要一頭紮進戰火之中不再回頭,直至成為一具腐爛的死屍嗎?

依拉朵婭……因為你忘卻了自己的過去,所以你會對所有人都表露出屬於你的善良——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回想起了那一切呢?現在沒有任何負擔的你如此耀眼,如此溫暖,可是……

——旅途之中,每當凱洛無意間將視線瞥向大海的另一側時,他都會不自覺地顫抖起來:那是恐懼,對曾發生在那些島礁之中的那些齷齪感到恐懼,更對或許有一天會回想起那一切的依拉朵婭感到恐懼。他甚至在會因為梅拉與松鼠的獨處而感到害怕:他的妹妹真的不會把那一切都講給那只松鼠嗎?而如果她真的這麼做了……

“神啊……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是否存在。只是如果你能聽到的話,請務必保佑我們無意間收穫的這朵純粹之花永不凋零……拜託了。”

是啊,神明——若是那擁有過“愛”的生命便是所謂的“人”,那麼那以愛去治癒他人的“人”,或許便是所謂的“神明”了吧?在那終將獲得救贖的世界之中永遠永遠地歌唱著愛,歌唱著純粹與光明,而在那光芒之下,永不會有因聲音乾涸而悲歎的人。

——白魔導士一直如此這般的相信著,也相信著依拉朵婭不會因為那一瞬的轉念,將那純粹之光墮落成為至黑之暗……如此這般的,相信著。

和青金石營地相比,或許碎岩堡的名字要更加貼切一些——青金石營地並不是一座真正意義上的營地,而是一座小城鎮,但這裡卻毋庸置疑是一座真正的堡壘。方石嚴密砌合而成的城牆外側,無比奢華的鑲嵌著大片大片亮銀色的厚重金屬板,是絕不會有任何人會認錯的貝瑞萊特式鋪張浪費:若是換做在最缺乏金屬資源的朱尼帕境內,這每一塊40釐米厚、五米見方的裝甲板甚至能換算成一整支千人大隊所需的全部金屬物品,但在貝瑞萊特,這只是“獲取防禦強度的常規操作”。

當然,作為一座踩在貝瑞萊特與安塔雷斯邊境線上的堡壘,儘管實質上碎岩堡依舊位於貝瑞萊特境內,但安塔雷斯的建築風格也深深地被銘刻在了這座要塞之中:兩道堅固的複合城牆之間是平民居住的街道,內城牆之中環繞著的是碎岩堡塔樓林立的主堡——而那每一棟塔樓,以及兩層城牆每一個夾角處的尖塔頂端,都懸浮著一顆閃爍著深海藍色的菱形結晶體。

海之淚——這是人們對那結

晶的稱呼,也是安塔雷斯的特產與驕傲。或許依拉朵婭、梅拉以及吉克對這種東西還沒有多麼深刻的認識,但凱洛卻無比清楚,這種蘊含著強大魔力的高純度結晶有著多麼強大的破壞潛力:一語概括就是,這東西之于魔力就如同玻璃棱鏡之於光線。在和平時期,這些被架設在高塔頂端的結晶體或許只是裝飾品,但一旦有必要,集結在塔頂的安塔雷斯魔導士們,便可以憑藉這些結晶將自己釋放出的魔力彙聚、放大,最終成為足以一擊擊沉鐵甲戰列艦的魔導光束炮。

類似的堡壘在永夜大陸面向卡斯貝爾帝國的這一側海岸上還有著很多,多半都是由安塔雷斯與貝瑞萊特合作修建的……哪怕是在朱尼帕境內的那些。當然據凱洛和梅拉所知,為了換取這些堅固的海防工事,朱尼帕每年都要向自己的民眾加稅,徵收更多的糧食,或是發售更多根本不可能贖回的債券——誰讓這個以巨木為名的國家除了人口、勞動力和食物產出之外,就真的再沒什麼足以撐門面的長項了呢?

當然,要塞永遠是為了抵禦外敵——換句話說,抵禦帝國而建立的,對於其應該保護的人而言,那些堅不可摧的城門與城牆則形同虛設。駕車穿過碎岩堡外城城門時,凱洛和吉克駕著的馬車並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碎浪團的門衛們在看了來自盧佩的證明信之後,甚至連那塊覆蓋著貨物的苫布都沒有揭開:相比之下,一旁那支朱尼帕商旅的運氣就差了許多。他們的篷車車隊被完整地扣押在了城牆之外,碎浪團的衛士們則用長劍一輛一輛地穿刺著、檢查著,生怕裡面混進了什麼骯髒的秘密。

——那一刻,依拉朵婭很清晰地聽到了一聲淺淺的歎息,來自車頭前方的吉克。

傭兵工會——聽起來像是個正規組織,而實際上,也只不過是個由各地自由雇傭兵們組建而成的鬆散聯盟罷了,但至少還享有著來自三大城邦官方共同的友善態度。碎岩堡的傭兵工會位於城堡的內城之中,和碎浪團正規軍駐地一起被安置在了主堡的第一層,而當凱洛一行的馬車駛入主堡大門時,早已有工會的接待人員等候多時。

裝著貨物的馬車被接待人員牽走,帶進了工會地下的倉庫;而一行四人則是被領進了工會辦事處的大廳,並隨後履行了一個簡單的入會手續:無非就是填幾張登記表,隨後再在自己的衣帽、盔甲或是盾牌上附加一個傭兵工會的標記而已——不同地區的工會辦事處使用不同的標記,而碎岩堡辦事處的標記則是一塊漆黑發亮的堅石,上面的裂縫與紋路恰到好處地拼湊成了一個旋渦狀的花紋,為的是同時涵蓋岩石與波濤這兩種分別代表貝瑞萊特和安塔雷斯的核心象徵。

身著布衣的凱洛和梅拉將金屬徽記別在了自己的胸口,依拉朵婭將徽記貼在了自己的肩甲上,而吉克則乾脆直接將自己原本使用的夜曉團小圓盾當做舊貨賣掉了,換成了一面刻有碎岩堡徽記的鳶形盾,在輕薄的同時卻因為採用了融合貝瑞萊特與帝國冶金技術製成的特殊合金而不失強度——除了黃金,在貝瑞萊特影響圈內所有的金屬製品都不值錢。

而現在,與其說四人是經歷了六天的舟車勞頓後終於在這裡落了腳,倒不如說是四人在“遊山玩水”一般徒步旅行了六天后終於找回了工作的狀態——儘管初到碎岩堡後,四人需要辦的事確實也很多,但既然有著梅拉在,那對時間的統籌安排就不會是任何問題:前任內務長決定由自己親自出馬找一家合適的客棧下榻,凱洛和吉克留在工會,分頭打聽一下城堡近期狀況的同時順手翻翻任務公示牌,而依拉朵婭的任務則是松鼠最擅長的……尋找食物,儘管這次不是在野外,而是在市場。

和青金石營地有些類似,當依拉朵婭揣著一小包金幣來到市場大街時,映入眼簾的東西同樣是各路海產品,以及來自于真菌森林的孢子和水果——熟悉,親切,卻也相對讓松鼠提不起多少好奇心和興致。

隨便挑了些果子,還為喜歡吃肉的梅拉和吉克挑了幾條新鮮的海魚和一公斤蝲蛄,耐不下心的松鼠沒轉幾家攤位,便將自己的視線從數量繁多但種類單一的商品之上轉向了街道和行人本身:在貝瑞萊特被選定作為軍隊主色調的藍色,在安塔雷斯則是整個國家的代表色,街上的行人們多半也都穿著海藍或是靛青色的布衣——雖說相比於夜曉團淡青色的制服顏色普遍要深了許多,而作為安塔雷斯正規軍的碎浪團則使用鐵灰色的軍服,據說是象徵著艦隊鐵灰色的裝甲。

——也正是因此,松鼠才眯起了眼:街市盡頭,那個背著弓箭的女孩卻穿了一身純白色的短袍,在一片藍灰色的包圍之中顯得格外扎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