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沐風 砂之柱上的要塞 第二十四章 白鳥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13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誠然,依拉朵婭並不是一個會對他人秘密多麼感興趣的人,而她更是不會無緣無故對一個街上有些扎眼的陌生人產生特別的興趣——只是或許有時,命運的巧合甚至會讓人有些不敢相信,這就是那所謂的“命運”,而不是人力精心編排的軌跡。

——市場距離梅拉曾指示過的匯合地點並不算遠:那裡正是四人小隊預定落腳的所在。只是,當依拉朵婭拎著兩大包生鮮食品來到旅館大堂門前時,首先看到的卻不是梅拉,而恰恰是剛剛那個身穿白衣的弓箭少女。

直至此時,依拉朵婭才終於發現,少女身上那身白袍並不是純粹的素色,而是鑲嵌了幾道很淡很淡的天青色紋路,看上去有點像是藝術抽象化的火焰模樣。和松鼠自己一樣,少女的領口處也有著碎岩堡傭兵工會的標記——一隻硬幣一般大小的小巧別針,只是在那別針旁邊還有著另外一枚徽記,是一片輕盈閃亮的金屬羽毛。

有一個瞬間,松鼠甚至對這女孩的衣著風格感到了一絲疑惑——類似的衣著風格與配色無論是在貝瑞萊特還是在安塔雷斯的都算不上是常見,至少在平民中是絕對的稀少,尤其是那個花紋……

那是火焰,是卡斯貝爾帝國的象徵沒有錯——然而顏色卻對不上號:帝國軍軍服的主色調是純黑與暗紅,而他們徽記中的火焰,也比少女長袍下擺那花瓣一般柔美的紋路要張揚得多,充滿著威嚴與侵略性。思考著的同時,依拉朵婭甚至想要去回憶一下那個“雙身之骸”的衣著看上去究竟是什麼樣子,然而記起的卻也是一片純粹的冰冷與陰暗,無論花紋還是色調都無法與面前的女孩相對應。

“怎麼了……為什麼一直盯著我?”

似乎是察覺到了依拉朵婭的注視,少女在扭過頭開口時,語調之中甚至帶了一絲淡淡的不快——與此相應的,則是依拉朵婭揮舞著自己的尾巴,擋在了二人的中間:畢竟無論如何,若是從外形角度來考量……想必松鼠自己才是更加奇怪的那一個。哪怕耳朵可以用頭巾或者帽子藏起來,但這條足以當被子蓋的尾巴卻不可能。

“額……沒什麼啦,抱歉。”

禮節性的致歉過後,便是乾淨俐落地回頭與有些尷尬的沉默——松鼠將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面前的旅館櫃檯對面,店員正在查找梅拉、凱洛和吉克的入住記錄:也正是因此,她卻沒有注意到,白衣少女一直在注視著她的那條大尾巴。

那不是羡慕,也不是單純的好奇——而是某些更加意味深長的東西。

“真是漂亮的尾巴……比傳言之中的模樣更迷人呢。”

塔斯克有意無意留下的“贊助”足以讓梅拉在這間名為“銅鈴”的旅店租下兩個雙人房間——這也是四人在此落腳的絕對必要,總不能讓性別不一致的四個人混住一室吧?就算凱洛、梅拉和依拉朵婭三人之間並不存在那層多餘的阻礙,但吉克卻不行。

只是此時,那間被梅拉安排作為男性臥室的房間卻是空的——當依拉朵婭按照前臺提供的門牌號走上旅館三層、推開梅拉的房間門時,不僅看到了床邊還在臥床休息的梅拉,就連凱洛與吉克也赫然坐在了臥室之中的圓桌旁邊,二人之間的桌面上則是擺著幾張紙牌:從二人手邊分別代表籌碼的硬幣來看,凱洛很明顯輸得很慘。

無傷大雅的賭局終結於松鼠帶來的食品——梅拉病情尚未痊癒的現在,吉克很自覺地接過了廚師的位置,而旅館在每個房間中用於取暖的火爐也完全可以用於烹飪:依拉朵婭坐在桌邊之後沒有多久,濃郁的魚肉香氣便從火爐旁飄散而出。吉克的烹調風格和愛好精緻調味的梅拉相比要樸素了許多,卻有著食材自身的魅力。

“……也就是說,我們在領到傭兵身份的同時,就已經完成了第一件任務?”

“沒錯,依拉朵婭……把那輛板車押送到這裡交給公會工房負責人,就是咱們這支隊伍的第一項任務,委託人則是盧佩支隊長本人。”

一張地圖,幾份傳單,以及幾張碎岩堡官方發佈的新聞告示——這就是三人面前作為“討論背景”的全部:留在公會收集資料時,凱洛從委託告示板上挑了好幾個在他看來,目前比較適合小隊用來培養默契、熟悉傭兵工作流程的簡單任務,而吉克則明顯地更加關注時事消息。

“不說這些……我覺得,首先咱們四個應該能達成一個共識吧?就算現在落草成了傭兵,但是……”

“我們已經發現了帝國在秘密地搞著什麼小動作……那些紫晶砂礫。”接過凱洛話頭的同時,梅拉伸出手打開了桌上的地圖——以碎岩堡為中心,方圓數公里的地形被清晰地刻畫在了這張一米見方的圖上,而前內務長那依舊還有點虛弱的手,則是指向了碎岩堡南方的一個點,“的確,碎岩堡周邊沒有沙質海灘,只有懸崖……但是,這並不代表著這附近沒有與那些沙子類似的物質存在。”

“所以說,咱們……”

“這裡防守嚴密,就算暗處有帝國的滲透勢力,我想也不可能是咱們這麼幾個外來人隨隨便便就能找到的。相比之下,沿著帝國的方向朝著紫晶砂這個方向走下去,沒准也能讓咱們發現,這東西在帝國可能的用途……就算不再是夜曉團士兵,但咱們也還是三大自由城邦的戰鬥力,沒錯吧?”

白魔導士開口的同時,梅拉與依拉朵婭幾乎是毫不猶豫地跟著點了點頭——相比之下,吉克的反應卻既像是慢了一步,又像是多了一拍:劍盾手緩緩地低下了自己的頭,隨後卻加上了一聲淺淺的歎。

“所以說……或許咱們可以從這裡入手。”

開口的同時,白魔導士的手指落在地圖之上——松鼠張大了雙眼,凱洛手指所在的位置距離貝瑞萊特和安塔雷斯的邊境線很近,位於安塔雷斯境內,標注的地名則是“雷吉爾制鋼所”。

“這裡……這不是煉鐵廠嗎?為什麼要從工廠下手啊?”

“這裡不僅是煉鐵廠,依拉朵婭。如果青金石營地擁有足夠多的魔導士,可以組建起一支足以在灰鉛懸崖就地冶煉所有鉛礦的魔像工作團,那麼灰鉛採掘所恐怕也會被改名為灰鉛精煉所的。”

儘管沒有直說,但梅拉的意思松鼠也已經完全領會了——根據地圖來看,那裡並不像是露天礦床,那麼很明顯,這應該是一座直接建設在礦區地表的冶煉廠,而四人小隊理應在意的東西,恐怕……

“我在告示上讀到了,據說是礦工們在坑道深處發現了成分不明的紫色結晶,以及一片巨大的……地下空洞區域。”

這一次,插入對話的是吉克那有些低沉的聲音。做到桌邊的同時,劍盾手還端來了一隻熱氣騰騰的大鍋,裡面是香氣撲鼻的魚肉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忘記排斥肉食的依拉朵婭,而是在放下大鍋後,從背後的衣兜中掏出了兩個早已備好的孢子毬果遞向了松鼠。

“有傳言說那裡面有不明響動……制鋼所也已經向傭兵工會和碎浪團分別提交了協助勘查的申請,哪怕那裡面還沒跑出來過什麼。據說那是人工開鑿的洞窟,不過誰知道是真是假呢?”劍盾手攤開了雙手,表示無奈的同時卻又有些像是撿到了便宜,“無論如何,就算現在還不能肯定紫晶灘的砂礫和那邊發現的紫色結晶體是不是同樣的東西,但這也是個去調查的機會。不過,相比之下……”

吉克的話語突然停頓——凱洛和梅拉臉上露出的是一模一樣的輕笑,而最後一個才回到旅館的依拉朵婭,卻是如同三人預料的一般露出了一臉的迷茫。

“怎麼了……瓊恩先生?”

“看到了嗎,青金石營地的事都傳到這裡來了。”

抬起手的同時,劍盾手從那幾張告示中,挑出的則是剛剛刻意壓在最下面的那一張……會這麼做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要給依拉朵婭一個小小的驚喜,就因為上面那條用最大號字印刷的文章標題——

“青金石營地爆出內亂醜聞,城鎮領主塔斯克因偽造政績、勾結帝國軍以及惡意驅趕外邦流民而被正式罷黜,現由夜曉團青金石營地支隊長盧佩·盧恩暫時代理領主職權,直至新領主上任……哦——耶!”

那一刻,松鼠甚至直接大笑出聲——如同陽光重現於世,溫暖的則是桌邊另外三人陳靜的笑臉,仿佛那所有的區別與差異、陰謀與齷齪都從不存在過一般。

——他們付出身份作為代價想要達成的願望,現在已經實現了。或許依舊改變不了城池,改變不了貝瑞萊特,但至少……

有些事,即使看不到結果也要努力去做——因為那是對的。雷瑟姆如此,而對於此刻已經脫離了軍隊的一行四人而言,一樣如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