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沐風 砂之柱上的要塞 第二十五章 流浪者與掃把星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7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劍盾手的面前,松鼠的笑容猶如太陽——然而,真正讓吉克安下心來的,卻並不是這個曾經在海盜的利刃下,救了他一命的女孩。

——他從沒想過改變貝瑞萊特,誰是統治者、誰是叛國賊,他從來都不曾關心:或許那是他曾經效命過的軍隊與國家,卻從不曾是他的故鄉。

很早很早以前,朱尼帕曾有一對母子,和許許多多窮困潦倒的朱尼帕人一樣,來到了已經盤剝他們祖國數百年的貝瑞萊特,尋找一條生路——然而,在落腳之後不久,便有一群不知姓名的劫匪襲擊了母子那個小小的窩棚。千鈞一髮之際,母親將孩子鎖在了一隻破木箱中躲過了劫匪的視線,然而當幾小時後,孩子終於被母親重新放出時起,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樣了。

孩子不知道那幾個小時中發生了什麼——他所能看到的,就只是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母親的肚子再一次大了起來……直到最後,他有了一個妹妹。

只是,當諾茵·瓊恩誕生於一座窩棚之中的同一刻,吉克·瓊恩卻是親眼目睹著自己的母親因一次無法抑制的出血而離開了人世——很久很久之後他才明白,如果……哪怕只是在一間稍有些條件的醫院之中,那都不會是什麼值得擔心的事情:就在他們兄妹倆和母親之間,隔著的卻是一道金幣築起的大牆。

從那一刻起,他便再也不曾關心過貝瑞萊特這個國家究竟會變成什麼樣——活下去,帶著自己的妹妹,在這片冰冷的土地上盡一切所能活下去,僅此而已。只是現在,至少……

——盧佩·盧恩。我相信你的統治,能讓諾茵有一個恢復的機會。或許我現在還沒辦法帶著她一起加入傭兵團,但是……

只要再有些時日就好了——劍盾手抬起頭,面前的那對兄妹以及那只松鼠像是已經結束了所有的討論,正在安心地吃著飯:無論是父母雙亡的兄妹,還是那只撿來的松鼠,想必都不會對青金石營地有著特別的留戀吧?真好……沒有束縛的人啊。

傭兵的生活本就沒有軍規嚴格要求……也所以,如果幾天,甚至幾周之後情況還允許的話,梅拉、凱洛,還有依拉朵婭——我們一起回一趟營地迎接諾茵出院,應該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吧?但願……

盧佩的統治不會長久——對於這一點,吉克的認識並不會比盧佩本人更差。或許另一位領主接手青金石營地不會直接讓諾茵立刻如何如何,但總歸……

“這個國家……真是讓人提不起安全感。”

劍盾手低聲咕噥著,只是他卻沒有料到的是,桌邊的另外三人卻沒有反駁,而是如同心有戚戚焉一般,跟著點了點頭——直至此時,吉克才終於想起了自己一直以來都忽略了的一個事實,一個或許有些諷刺的事實。

——凱洛,梅拉,依拉朵婭,甚至是盧佩……這些他還能夠相信的人中,居然還沒有哪怕一個是貝瑞萊特本地人。

討論花費了不少時間,而實際上,最終做出決策這個動作,則只是消耗了短短的一秒——只要在制鋼所的委託單上簽個字,然後再找時間送回工會就好,反正根據這上面的資訊來看,距離任務的截止日期還有好幾天,而這個任務本身的報酬在梅拉看來,對於那些經驗豐富的傭兵們而言,“或許少了點,或者說他們如果想賺錢,會有更加合適的選項”。

換句話說就是,按照常理而言這基本是個不會有什麼人來強著接的低級雜活——若不是為了那些紫色晶體的線索,就連吉克也和梅拉一樣,沒有表現出更多額外的的興趣,哪怕他不像是和梅拉一樣,需要留在旅館繼續修養,而是必須要親自前往現場:在松鼠看來,或許只有凱洛對那處“可能涉及到古文明的地下空洞”表現出了極大的好奇。

或許魔導士都是如此吧……他們對整個世界都充滿了好奇心,尤其是其中與魔法可能相關的部分:如此這般地想著,松鼠的腳步再一次穿過碎岩堡那光滑平整的金屬街道——傭兵工會的大門,此刻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與以往只是聽從梅拉安排不同,這一次卻是松鼠在飯後主動提出了要求,要自己到這裡來交付申請。

——無論如何,一行四人以後怕是都少不了和工會打交道了:既然如此,就算談不上多善於交往,至少也得明白明白,這地方究竟是怎麼辦事的……話是這麼說的吧?

即便此時,依拉朵婭還是談不上對那些所謂的繁文縟節有多少理解——只是,如果這麼做能夠幫到梅拉姐,幫到凱洛,幫到自己的同伴們,也幫到其他人……那不就夠了?就像是吃飯睡覺一樣的自然嘛。

和預想之中的模樣差距不大:傭兵大堂之中或許談不上“人來人往”,卻至少永遠都有那麼幾個人在,不是和前臺視窗的值班人員低聲商討些什麼,就是在一旁的告示板前檢查著有沒有人送來新的委託。

和駐軍相比,各地傭兵組織的規模一直都要小上一些——當然,這背後自然少不了各地工會和駐軍之間微妙的默契與配合,也正是因此,三大城邦境內的每一個工會旗下,都不會有數量太多的登記在職兵員……只是,一些正規軍不願或不屑於去做的事,最終還是會落到他們的頭上,比如四人小隊決定去執行

的這次探查,或是去從野外收集一些毛皮或者果實之類的雜貨……甚至在路過公告板時,依拉朵婭還看到了一個委託的內容,居然是要求幫忙為委託人準備家宴必須的魚肉食材。

——雜役,甚至有些時候只是短工或苦力,這個名為傭兵的職業,實際上和戰鬥之間或多或少還是有著一定的距離,至少和專職作戰的士兵不是完全重合的。

當然,此刻的依拉朵婭可沒有時間或是精力再關注那些閒雜事務了:就算其實她自己都不像是凱洛一樣,對於帝國採掘紫晶砂的原因和那所謂的“真相”有著那麼大的好奇心,但她依舊會忠實地為那個曾將她帶出黑牢的男人排憂解難——只是,當她來到接待處的視窗前時,看到的卻是預料之外的情景。

——那一刻,甚至就連還沒多少智商的松鼠,都開始不由得懷疑起這所有的一切會不會真的是太巧了:就在松鼠遞交了申請表,轉身正欲離開的同時,排隊在她身後的那個人抬起了頭……四目相對的瞬間,映入松鼠眼簾的還是之前那個背著弓箭的白色身影;而她未能來及收起的任務申請單上,寫著的居然也是制鋼所的調查委託。

有一個瞬間,依拉朵婭甚至想要直接撲上去,和這位純白色的弓箭手好好地來一個擁抱:對於單純的松鼠而言,這一切僅僅意味著她在之後的行動之中將會多出一位隊友,而所有的隊友,都理應得到同樣真誠的對待——儘管實際上,她卻沒有這麼做。阻擋她的不是對弓箭手目的,甚至是身份的懷疑或擔憂,而是……三個擋在她們之間的壯年男子。

“快點啦,鳳華……交完申請之後別忘了還得去藥店多買幾貼膏藥,記得是你付錢哦!”

“我付就我付。不就是上次不小心把箭射到你肩膀裡嗎?又沒紮進你脖子裡!”

這是依拉朵婭第一次聽到了弓箭少女的名字——鳳華,聽起來頗有一番帝國風格……儘管實際上,這沒准也只是因為帝國把不少文化習慣傳到了永夜大陸而已。相當一部分帝國人在與永夜大陸本土居民結合之後,依舊為自己的孩子取了帝國風味的名字,但這卻並不代表著這些混血兒就一定都是為帝國軍服務的。

而換個角度來看——其實,在名義上不直接隸屬於任何一個勢力的傭兵們,就算真的為帝國軍拿錢辦事,也不是什麼多傷天害理的事……只要不被城邦發現就好。對於沒有歸屬的人們而言,一切都僅僅區分於一念之間。

逐漸的,國家的名稱早已取代了血緣和文化,成了人群與人群之間彼此區分的標籤——而相比之下,此刻正進行在大堂之中的對話更能吸引依拉朵婭的注意力,哪怕松鼠那對敏銳的耳朵此刻卻突然發現,辦事處的窗外……似乎有什麼異樣的響動?

“是,所以我還得謝謝你不成?小掃把星……自從和你組隊後,你看看咱們遇到的那些事!”松鼠與弓箭手之間,背著短斧的壯漢不無不快地抱怨著,“誤傷不說,還在執行任務時撞上過路過的帝國軍巡邏隊,甚至有一次還中了獵人留在真菌森林裡的陷阱……如果不是你招來了黴運,那怎麼遇到你之前我們從沒趕上過這些倒楣事呢?最過分的就是,倒楣的永遠只是我們,每次你都沒事,甚至是我們替你擋槍!”

讓開視窗的同時,松鼠只是靜靜地聽著——壯漢的聲音在整個大廳之中都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騷動:包括正和鳳華一起處理檔的接待員在內,幾乎每一個聽到了這些話的人無不低聲嗤笑出聲,看起來鳳華在此也算是“惡名遠揚”了。

“隨你們怎麼說吧,一群無聊的傢伙……”

很明顯,弓箭手此刻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只是還沒有發洩出來——就在她將單子遞給接待員的同時,依拉朵婭甚至聽到她有些憤懣地跺了跺腳,鑲嵌著金屬的鞋底在大廳的石質地面上發出了幾聲清亮的敲擊聲。

“走吧,不是說要去藥店麼?我買就是了,反正我也拿不出證據反駁……”

如同有意慪氣一般嘟噥著,這一次鳳華在離去的同時甚至還有意無意地轉向了一旁的松鼠,輕輕搖了搖頭,隨後才推開辦事處的大門,和自己的三個隊友一同離去——而就像是刻意印證他們的冷嘲熱諷一般,當領頭的弓箭手毫無異常地穿過辦事處大門之後,門邊的一根立式燭臺卻毫無理由地突然朝向大門傾倒了下來,連帶著支架上的螢光石一起,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剛剛那個帶頭對風華冷嘲熱諷的男人身上。

“噗哈哈哈哈……”

終究,松鼠還是沒能忍住自己的笑意——而那個被砸了的人更是直接爆出了髒話,儘管他沒有再說更多,而是在同伴的攙扶之下以最快的速度重新站起,追向鳳華離開的方向……只是,當松鼠自己準備離開時,意外卻再次出現。

“誒呦……哇!”

或許所謂的樂極生悲也不過如此——邁步走出大門時,還未從笑意之中恢復的松鼠,卻是結結實實地被那杆還沒來得及被扶起的燭臺狠狠絆了一跤,倒在了辦事處外的道路之上。

——那一刻,依拉朵婭也相信了那男人的說法:還好自己只是被鳳華看了一眼而已,否則這難以捉摸的黴運……好像來得確實快了一點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