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沐風 砂之柱上的要塞 第二十六章 煉鐵廠之下的秘密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428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儘管雷吉爾制鋼所所處的位置,已經是安塔雷斯的轄區之內——然而無論是傭兵團獨立於各個國家之外的超然身份,還是貝瑞萊特與安塔雷斯兩國常年合作結下的友誼,都讓三人越境時的那所謂過境許可,成為了一個純粹的“儀式性過場”。

沒錯,三人——不包括身體依舊沒有恢復,也根本沒有戰鬥力可言的梅拉,然而無論是凱洛、吉克還是依拉朵婭,穿過邊境後前進的速度都顯得有些急迫,像是在趕時間。

在回到旅館之後,依拉朵婭便將在工會遇到風華小隊一事轉告了凱洛,而無論是白魔導士自己,還是那位曾經的內務長,由此做出的決定都是一樣的果斷:立刻出發前往目標地點,就算沒能搶在鳳華小隊之前趕到,也絕不能讓他們奪走本應屬於自己這一邊的,前往那處地下空洞探查的權利……畢竟,各地傭兵團之中,搶任務都可算得上是普遍現象。

無論是邊境關卡,還是雷吉爾制鋼所本身,距離實質上還是位於貝瑞萊特境內,但卻由兩大城邦共同駐守的碎岩堡都談不上多遠——甚至在穿過關卡之後,已經有些風塵僕僕的三人還享受了一次只有在安塔雷斯境內才能體會到的旅行方式。

兩道平行的軌道之上,貝瑞萊特出產的鋼板鉚接而成的,是噴吐著白色煙氣的鋼鐵長龍——800年前,帝國軍第一次踏上了永夜大陸的土地;而在300年前,帝國將剛剛發明不久的蒸汽機,也一併帶了過來。隨後,安塔雷斯率先從帝國蒸汽鐵甲艦的殘骸中掏出了這項技術,不僅首次讓三大城邦一側也擁有了鐵甲艦,還模仿著帝國佔領區中的模樣,修建了屬於自己的軌道交通線。

自然,通往制鋼所的列車是一列貨車,而凱洛、依拉朵婭與吉克,其實也只是在列車末尾的守車之中蹭了個方便而已——而若是在軍用鐵路之上,他們沒准還會看到安塔雷斯的裝甲列車:那是依靠鐵軌機動的迷你移動要塞,不僅配備有安塔雷斯引以為豪的海之淚魔導光線炮,也是碎浪團陸軍最為常見的駐地。

強大的兵器是力量的象徵,而壓倒性的力量往往會最終演變成為侵略與屠戮——帝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然而同樣學會了部分帝國科技的安塔雷斯,卻至少在表面上從來沒有和比鄰而居的貝瑞萊特產生過什麼過於激烈的摩擦:原因不僅是帝國800年來從未止歇過的進攻與技術進步,更有一個更直接的原因。

列車轟鳴著穿過一處道岔,而當制鋼所院牆之中的景象出現在三位傭兵面前時,他們甚至感覺到了一絲發自內心的熟悉——當然,或許對於研習魔法的凱洛而言,是一份熟悉與嚮往,而對於依拉朵婭和吉克而言,更多的則是“背後猛地一涼”。

露天架設的煉鐵高爐,結構即使是和帝國來臨之前的古物相比,也沒有多少變化可言——誠然,不像是帝國,即使到現在貝瑞萊特的冶金技術也還停留在了手工作坊的模式,然而此刻樹立在三人面前的高爐,卻根本不像是屬於人類的造物:巨大的爐膛猶如一座鋼鐵鑄造的火山,而爐膛中流淌著的鐵水,則如同熔岩一般低沉地翻湧著,咆哮著。

這不是人力就足以駕馭的設備——足有五層樓高的岩石巨像替代了肉體脆弱的人類,成為了這裡,以及每一座使用了貝瑞萊特技術體系的大型冶煉廠中最為常見的工人:誠然,貝瑞萊特或許沒能學會帝國那一側的流水線作業,而依舊採取著手提肩扛的搬運方式與人力操作的冶煉手法,但是……

如果技術含量上無法勝出,那就用數量,甚至是體積來彌補——反正在貝瑞萊特境內,運用魔像的技術也已經很成熟了,那又為什麼不把那些最傳統的方式,放大到可以用這些東西來操作的尺寸呢?說到底,目標只是產量而已,方式又不重要。

只是在走下列車,踏入這座由巨像運營的超級冶煉作坊時,依拉朵婭和吉克還是沒來由地感覺到了一陣心冷——不久之前,海盜們召喚出的那個巨像和眼前這些高大威猛的岩石巨人相比簡直就只是個小孩子,然而在夜曉團的精英部隊之中,類似的巨像……或者說,能駕馭這些巨像的資深魔導士,人數卻絕對算不上少,至少在眼前這座煉鐵廠中就有至少一個。

——為了獲取足以用來複製帝國科技的金屬資源,安塔雷斯也默許了貝瑞萊特將這些自己本國人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操控的巨人帶入境內……然而在貝瑞萊特的習慣之中,巨像就只是巨像而已,沒有軍用和民用的區別,而無論是直接製作、操控巨像,還是編寫之前海盜們使用過的那種一次性召喚卷軸,所有與巨像有關的技術全部是由夜曉團壟斷的。或許帝國佔領區的黑市中能夠買得到召喚卷軸,但對於安塔雷斯而言,對貝瑞萊特的默許……也無異於允許夜曉團將自己最精銳的部隊直接駐紮在了本國境內。

這就是合作——安塔雷斯協助建設的魔導要塞不僅能將炮口指向帝國艦隊,也能指向貝瑞萊特主城;正如這些本身也是由礦石組成的魔像不僅能幫助安塔雷斯獲取資源,也可以踏平那些無辜的城鎮。

或許依拉朵婭還理解不到這一點,然而吉克和凱洛卻都對此心知肚明——即使是研習魔法的白魔導士,在為這些偉大的魔法造物獻上驚歎與拜服之後,也還是感覺到了一絲慨歎與惆悵:這以刀槍為紐帶結成的聯盟,真的能打敗大海另一側那專制卻無比統一的帝國嗎?

想要在貝瑞萊特風格的冶煉廠中找到主管者並不算難——只要去找那為數不多幾棟為人類提供的建築就好:一般而言,那都會是用來控制巨像的魔法塔,而此處也不例外。

“雖說並不算是多麼困難的任務,不過……只有你們嗎?”

魔法塔底層的大廳之中,迎接三人的是一個看上去上了些年紀的中年女人:儘管她身上的法袍還算是光鮮

亮麗,然而眼角的皺紋與尖帽子下那略有些花白的頭髮,卻毋庸置疑地暴露了她的年齡——與之相應的,則是那已經透出了些許蒼老,甚至還帶了幾分懷疑的聲音。

“額……女士,可能是因為您的請求並沒有指名要求傭兵小隊的人數,也沒有特別表示有什麼危險性的緣故吧?”

當梅拉不在現場時,代表隊伍與委託方進行交涉的任務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凱洛身上——即便在依拉朵婭看來,或許讓吉克出面也沒什麼不可以的,但無論是梅拉還是凱洛,都十分堅定地對此表示了拒絕。

“話是這麼說沒錯,我只是覺得如果只有你們三個人的話,工作量未免有些大了……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夜曉團協曉佐嘉麗娜·阿赫羅梅耶芙,也是這座雷吉爾制鋼所的最高負責人。”

“自由傭兵凱洛·埃爾森、吉克·瓊恩,以及依拉朵婭向您報到,阿赫羅梅耶芙曉佐。”

即便已經不再是夜曉團的軍人,在聽到面前這個中年女人的軍銜時,凱洛還是如同條件反射一般立刻站直了身體,甚至差一點點就把夜曉團軍禮做出來了——在夜曉團的軍銜制中,最低級的是依拉朵婭曾經擁有的二等曉兵軍銜,隨後是一等曉兵、曉兵長,然後就是凱洛曾經擁有過的二等曉士,這一最低級的士官軍銜,以及一等曉士與正曉士……然而,即便如此,距離嘉麗娜的軍階,還依舊隔著准曉尉、協曉尉、正曉尉以及准曉佐四個等級!就連身為城鎮支隊長的盧佩,擁有的軍階也僅僅是正曉尉而已……

“不用這麼緊張,你們又不是我下屬的軍人……而且你們也看到了,除了這座塔塔頂和我一起管理這座廠的魔導士之外,我所有的部下就只是這些石頭人而已。”

女將臉上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或許不迷人,卻透露著掩蓋不住的自信……什麼叫“只是這些石頭人而已”?如果必要的話,這完全就是一支相當於數百,甚至上千普通士兵的部隊好不好!夜曉團的作風一向務實,軍官的軍階幾乎就是完全對應著其麾下部隊的戰鬥力,而據凱洛所知,與碎岩堡同類的海防堡壘若是完全由貝瑞萊特軍管轄,那麼其駐軍的總指揮官最多……好像也就是正曉佐。

該說是貝瑞萊特的軍事滲透已經做到了如此地步……麼?如此堂而皇之的將這些名義上並不是軍人的“部隊”大大方方地派駐在別國境內,就算得到了對方的允許,也還是……

類似的事情對於凱洛而言,或許已經不是第一次對此有所耳聞,然而這不僅是他第一次親眼所見,也是他第一次跳出了夜曉團的立場——畢竟,他和梅拉的體內,流淌著的其實……是安塔雷斯人的血脈。

“長話短說吧,委託的內容想必你們也已經清楚了……探索雷吉爾制鋼所地下,雷吉爾礦洞深處最新發現的地下空洞區域。”

儘管此時,或許就連不怎麼懂得人心的依拉朵婭,都已經看出了白魔導士臉上的那一絲踟躇——只是,看起來女將卻有意無視了這一點,而是繼續自顧自地解釋了起來。

“我自己和其他魔導士還得留在這裡控制這些魔像,而空洞的深層入口又實在是容不下魔像進入探查……更何況,我們的操控也是有範圍限制的,做不到讓魔像進行深入調查。不過,我可以將目前已經獲得的一些資訊提供給你們。”

“好的……您請講。”

“是這樣。儘管魔像不能深入,但我們還是盡可能地探索了所有魔像能夠進入的區域……記錄在這裡。”繼續開口的同時,嘉麗娜將手伸向了腰間——若是安塔雷斯本土的魔導士,腰間一般都會別著一本魔法典籍作為施法媒介,然而女將軍取出的卻不是魔導書,僅僅是一個普通的筆記本:貝瑞萊特流行的施法方式是不需要魔法道具作為媒介的,只靠手指就可以。

“根據先前的探索,地下空洞以一處疑似人工開鑿的大廳為中心,分別向兩個方向有所延伸。目前,你們的任務並不是確認這兩處洞穴深處各自都有什麼,而是盡可能確認洞穴內部通路的安全。同時,如果這裡真的是古文明遺跡,那麼請盡可能多帶一些有研究價值的遺物出來。貝瑞萊特和安塔雷斯官方的調查團現在應該還在來這裡的路上,你們則是他們的前哨。根據我的估算,這裡面需要探查的面積十分巨大,如果只有你們一支隊伍,沒准得花上幾天時間……不過,魔法探測同時也顯示,這下面至少沒有什麼生物或者魔力活動的反應,除了洞穴本身的地形因素之外,應該不至於過於危險。”

“瞭解,嘉麗娜長官。我們會先從其中一個方向開始,盡可能迅速地進行調查。”

儘管回應時已經不再需要敬禮,然而凱洛還是情不自禁地用回了自己曾在軍隊中使用過的那一套腔調——相比之下,女將則更加從容不迫,也更加遊刃有餘。

“我期待你們的表現。雖然這裡不是戰場,但每一個自由城邦的公民每一次哪怕最微小的勞動,也將最終成為我們面對帝國時,戰鬥力中的一部分……希望你們認真對待,不辱使命。”

煉鐵廠的控制塔底層,女將對著面前三個年輕的傭兵公公整整地行了一禮——如她所言,在帝國面前沒有什麼所謂貝瑞萊特、安塔雷斯與朱尼帕,大家都只是永夜大陸上的一份子:一舉一動都與抵抗有著聯繫,而放棄抵抗之人,只不過是沒了骨頭的奴隸罷了。

——只是,此時的女將軍卻沒有也不可能察覺得到,又一班貨運列車駛入這裡時,帶來了幾道模糊的黑影:當身著白衣的弓箭少女和她的小隊如同依拉朵婭一行一樣從守車之中走下時,她有意無意地望瞭望面前那本應空蕩的車廂。久候多時的魔像將煉鐵廠出產的粗制鋼錠一股腦地塞進了列車車廂,與之相伴的卻不僅是金屬彼此碰撞時的清脆聲響,還有轉瞬即逝的風聲,微不可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