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沐風 砂之柱上的要塞 第二十七章 大地之下的虛空:始動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65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鳳華一行人的到來,並沒有讓松鼠小姐的小隊感覺到多麼意外——畢竟,他們也是報名參加了任務的執行者之一,不出現才怪。

相比之下,或許是因為之前依拉朵婭親眼所見的那一切,自從鳳華的隊伍出現在制鋼所開始,依拉朵婭便有意無意地同那位純白色的弓箭手保持著一個足以讓自己安心的“安全距離”——凱洛和吉克的表現也差不多,畢竟松鼠也沒有對他們隱瞞自己對鳳華那所謂“散佈黴運”體質的見聞,而有時候……

——僅僅是一句最沒有分量的話語,卻足以壓死一個人……當然,或許現在還不足以壓倒鳳華。在注意到了依拉朵婭一行的反應之後,弓箭手的對應也顯得相當果決:不是說地下空洞區域正好是向兩個方向延伸麼?那好,我躲開你們就是,咱們花開兩朵各表一枝,誰也別打攪誰不就好了?

既然前來執行任務的傭兵們自己都做好了對任務的分配,那麼作為委託人的自己就更沒有什麼需要多說的了——更何況,嘉麗娜本人的想法,其實也和鳳華不謀而合:地下空洞中既然暫時沒有探測到生命反應,那麼就算人數少了些,分兵又能怎樣?就算這裡真的會是什麼古代文明的遺跡,會像那些探險小說裡一樣遍佈機關陷阱……那又如何?

通往礦坑深處的升降機門外,嘉麗娜無聲地閉上了眼睛——在她面前,一個三米多高的“小型”岩石巨像,正一點一點地通過滑輪和繩索,把乘坐著兩支傭兵小隊的轎艙垂下礦洞豎井……她不能離開地面太遠,否則魔像一旦出問題,在她看來造成的損失會遠大於那個坑裡可能湧現出的價值。

無論那裡面是什麼——將軍都可以肯定,那裡只有沒有生命的東西,而冰冷的機械和魔法人偶,或是古代人可能會留下的機關,在嘉麗娜看來都不比那些披著人皮的毒蛇更加危險:當年還只是前線將領時,她曾帶領巨像們踩碎無數帝國機械兵器……然而,卻依舊沒能阻止滲透而入的帝國間諜,在擊殺了她的副官之後差一點還帶走了她自己。

那一次,帝國的殺手低估了嘉麗娜作為一位魔導士自身的戰鬥力……可是以後呢,其他人呢?欺騙,收買,威脅,帝國爪牙對三大城邦的滲透從來也沒有停止過。

“槍勝於劍,但武器永遠不會比人更強……加油吧,年輕人們。”

她摘下了自己的魔導士尖帽,一頭曾經秀美的長髮現在已被歲月洗成了枯槁的亞麻色——即便如此,依舊沒有人能夠質疑,在這位上了年紀的女將軍身體裡還蘊藏著多少意志與力量。

只是,在升降機重新被巨像拖回到地面之上時,女將軍回過了頭,卻是看到自己的一個部下有些倉惶地從控制巨像的魔法塔之中沖出,樣子甚至倉促得有些狼狽。

“報,報告……”

“給我把舌頭理順了再講話,士兵!”

下達命令的那一刻,嘉麗娜的雙眼之中頓時爆出兩道刀刃一般銳利的目光,仿佛曾經縱橫於戰場之上的英姿依舊沒有完全褪去——她從不喜歡慌張,尤其是自己的部下如此慌張。

“是……是!曉佐!”站直身體的同時,那位同樣穿著法袍的年輕士兵幾乎已是一臉通紅,看起來從高塔之上一路爬樓梯下來費了他不少的力氣,“在3分鐘52秒之前,用於向巨像發射魔導控制信號的魔能增幅器接收到了一個來源不明的微弱法力波動干擾,很抱歉……由於太過微弱,儀器未能識別出該波動的特徵,但是……”

“但是怎麼了?!”

“但是,曉佐!我們已經確定,引起該波動的源頭位於地面之下……也就是那個空洞之中!據計算,深度約為150米,位置在主空洞正下方!”

“你說什麼……?!”那一刻,女將軍的雙眼瞬間眯成了兩道細線——她以最快的速度轉過了頭,看向了身後那剛剛有七位傭兵深入而下的豎井:那裡依舊安靜得可怕,只有負責拉扯轎廂的巨像不時發出幾聲岩石碰撞的低沉聲響,如同嘲笑。

若是在之前,松鼠一行人還僅僅是懷疑“這裡沒准會有點意思”的話,那麼當七人進入地下、一同踏入嘉麗娜所提到的那個大空洞時,依拉朵婭、凱洛甚至吉克,都差一點因為興奮而跳了起來——就在三人眼前,那鋪滿了紫晶沙灘紫色晶體,現在幾乎在整個洞穴之中俯拾皆是:而且不是以砂礫,而是大塊結晶體的形式存在!

也是直到此時,在這漆黑一片的洞窟之中,凱洛才注意到,這種紫色的晶體還具有微弱的發光性……大片大片的紫色柔光鋪滿了整個洞窟,為這本應昏暗陰森的地下世界減去了幾分可怖,卻平添了幾分神秘——而即使是紫晶灘上那僅有的一點點月光和駐軍照明,都足以將這光芒掩蓋,或許也是因為那裡僅有摻了雜質的細沙,而這裡卻有成塊的純淨晶簇。

當然,鳳華的隊伍是不會有這種驚喜感的——至多,也只是那位身披白衣的弓箭手忍不住輕聲驚歎了一句“真美”罷了,而她身邊那三個膀大腰圓的男

人,即便是在松鼠小姐看來,也絕對和魔導士這一行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白鳥的眼光,早已落在了與入口相對的另一側牆壁上。在那裡,有兩個漆黑一片的洞窟仿佛兩張通往虛空的巨口,呼喚著深入這地下深處的兩支隊伍各自邁出腳步。

“我的小隊會負責左側洞窟……右側就交給你們了。另外,可以問一下你怎麼稱呼嗎,松鼠小姐?”

“啊……啊!”

直到弓箭手轉身發問,依拉朵婭才終於想起了這個不大不小的問題——她似乎,直到現在,也沒有對這個弓箭手說過自己的名字,但自己卻已經偷聽到了她的。

“我是依拉朵婭,那邊正在搗鼓石頭的兩位分別是白魔導士凱洛·埃爾森和劍盾手吉克·瓊恩!請問你的名字是……?”

“鳳華……鳳華·奧爾芬絲。右側交給你們,你們應該沒有問題吧?”

“放心就好!”眼看著那兩個男生此刻還沉浸在對晶簇的觀察與思考之中無法自拔,對此本就沒有更多想法的依拉朵婭,卻成了此刻唯一一個能夠代表小隊做出回應的人,“鳳華也是,要注意安全哦!”

“安全……放心吧,我自己永遠都是安全的,這話你留著對那三個人說就好——我周圍的人好像都是這麼評價我的,你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有些冰冷的回應,隨後甚至是帶了刺的質疑——那一刻,依拉朵婭甚至差點以為鳳華會拿出弓箭對著她做出一個射擊預備動作,然而實際上卻沒有。借著紫水晶的微光,松鼠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弓箭手的臉色一瞬間變深了那麼一點點……似乎是變紅了?

“算了,無論是不是……注意安全,依拉朵婭。只是,任務結束後如果一切順利,可以讓我摸摸你的尾巴嗎?不介意……所謂黴運的話?”

“啊……尾巴嗎?當然可以!”

一邊回應著,依拉朵婭的動作甚至比她的思考動作更快——走上前去的同時,松鼠直接將那條一米多長的長尾轉到了身前,握在手中,隨後就是有些強硬地塞進了鳳華的懷裡:弓箭手的臉一下子便由淡紅轉變成了通紅,卻終究沒能做出更多的抗拒。

“嗚……臉上好癢!我說,你這個人膽子很肥啊,不怕我……”

“不是人,只是個松鼠而已哦!反正倒不倒楣這種事,我也不是多在乎咯。”

——開口的同時,松鼠甚至也用頭頂的圓耳蹭了蹭鳳華的臉頰:熱得發燙,意料之中。

如同嘉麗娜所言,在告別了鳳華的隊伍,走入右側的洞窟之中時,無論是經受過斥候訓練的凱洛,還是擁有野獸一般靈敏感官的依拉朵婭,都沒有發現這裡有任何生命活動的跡象——紫色的結晶,黑色的岩壁,除此之外看上去便一無所有,或許的確很像是天然洞穴沒有錯,但是……

巨像能夠將自己看到的圖像回饋給操控者,然而嘉麗娜的巨像卻不曾進入過這裡——再一次,凱洛確認了這一點,因為如果那位女將軍真的看到過這通道之中的景象,就一定不會只是“懷疑”這裡是人工構造物。

——牆壁之上,一道一道細小的刻紋,組成的是三人不知其名的文字;而在三人腳下,那層層疊疊的板狀石塊與其說是天然形成的通路,也更像是一道粗獷、狂野的階梯……儘管,看上去歲月已經磨平了上面屬於斧鑿的痕跡,將岩石打磨得如同鏡子一般光滑,卻讓這陡峭的地下通路更加深遠難測,滲透著的則是對三位闖入者赤裸裸的惡意。

行走在這忽而陡峭、又忽而平坦,毫無規律與常理可循的階梯之上,就連最為天真純粹的依拉朵婭,都不由得感受到了一股毫無徵兆的煩躁,如同那些其實只像是路標一般的文字,實際上是在用一種她讀不懂的方式高聲嘲罵著她一般。幸運的是,這段路程沒有延續太久——在向下盤旋著行進了或許半個小時後,三個人的旅途就此戛然而止。

“我們……還能前進嗎?”

一直沒有表態的吉克,此時終於發出了屬於自己的疑問——他不是魔導士,更不是考古學家,他不懂得如何處理各種機關,更看不到魔力的通路與細流,然而……有人能。

——依拉朵婭與吉克之間,白魔導士只是堅定地向前邁出了一步。在他的面前,兩根打磨得平平整整的紫晶石柱之間,是一道圓拱形的石壁,如同一扇久未打開的大門……期待著新的探索者喚醒自己,也如同獵手一般期待著下一個獵物。

——他們,來了呢。

如同在無邊的黑暗之中感受到了一絲微弱的光,娜娜緹再一次合上了手中的典籍:當陰影褪去之時,雙身之骸的腳下則是墨綠色的石質地板,紋路之中閃爍著淡紫色的光輝。

“任務目標一完成,狀況確認……‘寂靜庭園’依舊處於沉睡之中。”

仿佛是因為依拉朵婭的步步迫近,冰冷與刻板也漸漸從娜娜緹的面頰之上悄然褪去——哪怕,雙身之骸自己未必會接受這一點。

“開始執行第二任務……確保無人將這寂靜之庭喚醒!”

——尤其是你……依拉朵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