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沐風 砂之柱上的要塞 第二十八章 大地之下的虛空:潛影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65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乍看起來,橫亙在三人面前的只是一堵再普通不過的牆壁而已——在這一點上,依拉朵婭和吉克僅僅是對望了一眼,便極為迅速地達成了共識:就算那兩根水晶樁子看上去確實是人工造物沒有錯,但是……

“實心的。”走上前去的同時,吉克用自己的盾牌敲了敲面前的石牆——那聲音儘管微弱,卻低沉而又渾濁,絲毫沒有空腔所帶來的清脆感,“我說凱洛,咱們可以回去了吧?這條通道……”

“還沒有走到盡頭!這面石牆上的紋路……”

劍盾手與松鼠那疑惑的眼光之中,白魔導士卻非但沒有退卻,反而又一次向前了一步——凱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隨後則是沿著那石壁之上的紋路輕輕勾畫了起來:直到此時,依拉朵婭才發現,那每一道凹槽、每一劃紋路,卻都恰到好處地容下了凱洛的指尖,就好像……

“等等……這是用手劃出來的嗎?!還是說……”

走上前的同時,松鼠也想要模仿著白魔導士的模樣伸出手指,卻被凱洛毫不猶豫地擋在了半空之中——

“別過來!這是道鎖……”

或許在並不瞭解魔法的依拉朵婭眼中,這些紋樣只不過是古代先民那與現代人迥異的認知模式,在石壁上留下的藝術化造型而已——然而,白魔導士卻在接觸到那紋樣的同一個瞬間,便立刻通過釋放出的一絲微弱魔力,探出了這些紋樣的真實作用。

那是供魔力運行的通路,卻只允許魔力從給定的源頭注入,而不是從紋路的任意一處直接“插”入……儘管聽起來並不是多麼花哨繁複的技術,卻幾乎讓凱洛有一種立刻為古人們的睿智跪倒在地的衝動:與這些通路相配套的,則是諸多繁複纏繞的紋樣——一旦有魔力接入,便會觸發這些紋樣之中預設的魔法效果……比如說,凱洛在第一次嘗試注入魔力後便發現,與注入處連結的第一個紋樣,本質上像是一道分水閘,可以根據事前是否接受過外來魔力的觸發,來決定注入的魔力流進入哪一條支路。

聽起來,這和之前海賊們使用過的那個一次性召喚卷軸似乎沒有什麼本質性的區別——事實上也確實沒有,無非就是通過某種介質預設魔法指令,然後在觸發後或是依靠外來的魔力,或是消耗預存的魔力自動執行而已:然而,凱洛更心知肚明的一點是,永夜大陸的魔導士們即便已經研究了將近千年,也沒能提煉出任何一種可以永久性承載這些魔紋的材質,但眼前的這套魔力通路系統……卻少說沉睡了比一千年更久遠的時光!

花費了一點時間,凱洛終於解開了石壁之上這僅有魔導士才能破解的金鑰——通路之中,凱洛注入的魔力閃起了點點藍綠色的光輝,而與之相伴的,卻是土石的轟鳴與悶響。

“果然……我沒有猜錯。”

白魔導士轉過身——松鼠與劍盾手的視線之中,他背後那堵石壁,此刻卻像是有了動力一般,開始緩緩地向上移動著,直至嵌入了洞穴……不,通道的天花板之中:這堵由魔法上鎖的石門,厚度甚至有將近十米,也怪不得吉克之前在敲打時,會認為這只是一堵實心的石牆。

“好了,依拉朵婭……還有吉克。既然咱們發現了更深層的區域,那麼至少……咱們是不是該進去探查一下呢?”

“我不反對。只不過,我建議咱們以臨戰狀態前進……天知道這些古代遺跡裡現在還留著什麼,小心為上。”眼看著面前的白魔導士臉上,此刻已經在那紫晶的微光下露出了一個無比期待的表情,那麼吉克自然也就再沒有了自討沒趣的打算:就算還不清楚這裡面是什麼狀況,難道自己還真的能對凱洛說出拒絕麼?

“同意,另外為了避免迷路……”

一邊說著,凱洛一邊在空氣之中描繪出了一顆散發著純白色光輝的魔力之球,隨後卻是將其毫不猶豫地摔落到了地上——破裂的同時,法球留在地上的痕跡卻如同一座魔力之錨,而一到由光芒與幻影編織而成的銀線,卻是從凱洛的手指指尖延伸而出,垂向地面,最後被那痕跡固定在岩石的裂縫之中:這是白魔導士們探險時最常用的魔法“引路之軸”,可以在出發點與自己的手指之間,連起永不斷絕的魔力之線作為路徑的標記。

“標記完畢……咱們出發吧。”

白魔導士抖了抖手指,確認魔法絲線已經穩定、不會突然斷絕的同時,吉克也從腰間的劍鞘之中拔出了自己的佩劍——那是一柄樸實無華的單手闊劍,卻正好適合作為一名前線士兵的武器: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卻足夠鋒利、足夠結實,可以作為戰士們最忠誠的依靠。

“走啦,依拉朵婭……依拉朵婭?”

兩位男士邁出了腳步,朝向那未知的地下深處——然而也是在此時,凱洛卻終於發現了有什麼不對。他猛地回過了頭,看到的卻是松鼠彎下了腰,捂住了自己的額頭,活像是在忍受著什麼巨大的痛苦。一雙金屬指虎已經被握在了松鼠的手指指尖,但此刻的松鼠卻仿佛失去了力氣一般,僅僅是虛弱地勾

著那兩塊沉重的金屬製品,更不要說做出什麼所謂的“戰鬥準備”了。

“依拉朵婭……沒事吧?!你怎麼……”

“我沒事,但是這裡面……”

沖上前去的同時,白魔導士伸出手及時地扶住了松鼠的身軀——她的體溫依舊正常,只是她的氣息卻是無比的虛弱而又淩亂,活像是在發著高燒。

“裡面?什麼東西……你是感覺到了什麼嗎?”

“是那個傢伙,凱洛哥……不會錯的,我記得她身上的味道!”

當那股比死亡更冰冷的腐爛氣息從洞穴之中傳出時,哪怕那氣味微弱得足以讓一般人無法捕捉得到,卻也足以讓松鼠回想起紫晶灘上的那一天——實際上,此時她並不是真正因疾病或是傷勢而無力或虛弱,只是這具學會了痛苦的身體在感知到那痛苦之源的氣息後,本能地做出了回應罷了。

陰暗,深邃,空虛,如同死地吹來的黑風……儘管在依拉朵婭本就支離破碎的記憶之中,那位妖術師留下的更只是驚鴻一瞥,甚至就連松鼠自己也不記得那上一次相遇的最後究竟發生了什麼,然而此時此刻,松鼠甚至覺得,自己身體上的每一個細胞仿佛都在顫抖,在哭喊,在因畏懼她的折磨而尖叫,仿佛……

仿佛她就是死神,而自己已經被殺死過了一次。

“那個傢伙……?等等,你是說……”

“娜娜緹·萊姆……只有她身上的味道,我覺得不會認錯!我敢肯定,現在她就在這裡面,但是……”

“但是,這只是讓你對這裡有了更多的好奇心——我說的沒錯吧?凱洛·埃爾森。”

低沉深厚的男聲從三人身後驟然而起——松鼠回過頭的同時,用黑色斗篷掩蓋了身形的男人卻只是無聲地笑了笑:兜帽之下,依拉朵婭只能看得到男人的兩片嘴唇,而在他出現的同時,松鼠卻突然感覺到,洞穴之中那屬於娜娜緹的腐氣……似乎在一瞬之間變淡了?儘管依舊沒有消失……

“你是……你是之前幫我們抵抗海盜巨像的那個魔導士?”

“看來你記性不錯,是我。”

回應的同時,男子從斗篷之下伸出一隻手,除下了自己的兜帽——那一刻,松鼠的雙眼幾乎張到了最大:她早已體會到了自己身上屬於野獸的特徵讓她變得有多麼特別,然而她卻從沒想到過,居然還會有其他人和自己相似!

——男人純白色的短髮之中,掩蓋著的則是一對尖尖的貓耳,高高向上揚起的同時,,還在有些不安分地前後轉著。相比之下,男人的面容則顯得成熟了許多,看上去至少也應該有25歲了,儘管同為純白色的毛髮或許已經無法再用來說明年齡。就像是一隻真正的家貓,男子有著一雙純淨的黃色眼眸,就連瞳孔的形狀都像是貓咪一樣,在這陰暗的光線之中放到了最大。

“你……你也有尾巴嗎?”

“確實有,雖然咱們的款式不太一樣……依拉朵婭小姐。”

或許松鼠提出的問題很蠢——然而,男人做出的回應卻還是帶了一分出於禮貌的認真:他撩起了自己的黑色旅行斗篷,露出了裡面一身整整齊齊的執事禮服,也露出了那條垂在兩腿之間的細長貓尾。

“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阿爾德涅·普利斯坎,是一位旅行的考古學者,現在也是聽到傳聞後,接受委託來此調查的人員之一。你們剛才談到的東西,我都聽到了……雖然不清楚你們聊的是什麼,但我們可以再結伴同行一次嗎?”

“沒問題……也感謝阿爾先生上一次的幫忙,那東西確實很甜!”

看起來,松鼠的腦容量雖然談不上有多大,但還是記住了這位之前曾現身相助過的神秘魔導士——什麼,懷疑他的背景?若是梅拉在此,或許那位冰雪聰明的前內務長會向這個方向懷疑,但如果只是松鼠的話……

——該說你可愛還是傻呢,“火花”……

沒有說出真實目的的旁觀之獸輕聲歎了口氣,然而給予娜娜緹的回應至少看上去還是那麼的禮貌而又友好——即便搭著順風列車一路匿蹤到此的他,只是來和娜娜緹一起演一場戲以觀察“火花”的行動與進步,順便再作為第二道保險以確保寂靜庭園的萬無一失,但每一次看到松鼠的笑臉時,阿爾德涅總還是會感覺到一絲久違的溫暖:他曾經希望過娜娜緹也給他同樣的東西,但死屍卻永遠無法溫暖活人。

“我們也對您上次的救命之恩表示感謝,普利斯坎先生。”

“說過了吧?現在叫我阿爾就可以。”

白貓低下了頭,面前的凱洛和吉克或許在身高上比他稍矮了幾分,然而臉上的緊張程度卻是一點也不遜色,甚至壓倒了之前松鼠還未能從腐氣之中掙脫時的樣子。

“不……我只是記得,上次相遇時您更希望我們用敬語來稱呼您,儘管您當時似乎沒有向我們留下姓名。”

“此一時彼一時嘛,小夥子們。”

搖了搖頭的同時,阿爾德涅也露出了自己在永夜大陸之上的第一個微笑——或許還是有著抹不開的禮節性虛假,卻至少也多了幾分真情實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