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沐風 砂之柱上的要塞 第二十九章 大地之下的虛空:指引

書名:松鼠娘的永夜之旅 作者:Uinddle 本章字數:329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什麼嘛……只不過是一條死路而已。”

——此時此刻,弓箭手的隊伍面前,豎立著的是和之前凱洛打開的大門別無二致的石壁……儘管對於鳳華一行而言,這道門戶現在,也確實和一堵實心的石壁沒有了多少區別。

他們的隊伍之中並沒有魔導士:也所以,既不會有人認得那些紋路的真面目,更不會有人能夠觸發這來自遠古的魔法機關。只不過……

“麻煩把火把舉高一點,我來把這個紋樣保留下來。”

弓箭手撩起上衣下擺的同時,顯露出的則是腰帶上挎著的一隻小包——半敞著的口袋之中,是十餘個大大小小款式各異的瓶子:借著身後同伴手中螢光石的微光,鳳華勉強地在黑暗中辨認出了自己需要的東西。

那是一隻純黑色的小瓶——打開蓋子的同時,噴湧而出的粉末煙塵甚至讓鳳華沒忍住打了個小小的噴嚏。儘管那粉末本身其實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只不過是弓箭少女從住處的火爐爐膛裡掏出的黑炭末而已,然而當她將這細碎的黑色粉末倒在手上,隨後拍向石壁時,動作卻甚至比彎弓搭箭時還要小心翼翼,也更全神貫注。

——這東西雖然無毒無害,但是一旦落到自己的白衣服上……

“切,你就不能快點嗎?就算真的濺到了衣服上,洗一把不就好了?”

“那樣很麻煩。”

簡單的回應過後,白鳥甚至沒有將眼神從石壁之上移開——自從來到了碎岩堡,鳳華甚至還從沒清洗過自己的外衣:因為哪怕直到現在,這套白色的衣著還是在弓箭少女的養護之下如同全新一般,連半個污漬都不曾落上。

炭粉在少女的攤塗之下,逐漸在石壁的表面上形成了輕薄卻均勻的完整一層——而接下來,鳳華則是將一塊早已備好的素色白布緩緩“拍”在了這石壁之上,生怕過多的氣流擾動會吹走自己好不容易才塗上的炭粉。

攤開,壓實——布料被取下時,炭粉便在白布上留下了石壁表面的完整陰文圖案。不同於第一次執行任務的凱洛一行,鳳華的小隊早在一個月前便通過傭兵工會接受過一個流浪學者考古學者的委託,而當時的委託內容,便是如此拓印另外一處古代遺跡地表的一個魔法陣,並提交拓本。雖然最後,她的小隊因為在取出拓本後遭遇了帝國軍偵查小隊,導致拓本在戰鬥中被撕毀,最終使得任務以失敗告終,然而那位學者教給她的這一套拓印手法,她卻一直都記得:在聽到了“煉鐵廠地下空洞中可能存在古代遺跡”的傳言之後,鳳華甚至立刻在第一時間便準備好了拓印所需的材料,和被強迫去補充小隊醫療物品一起。

——當然,鳳華能對上次執行任務時學到的手法印象如此深刻,也是拜那位委託人本身的特別所賜:在遇到依拉朵婭之前,風華甚至一度認為,那傢伙會是自己此生中見過的,唯一一個表現出了野獸特徵的人類……儘管依拉朵婭擁有的是火紅色的圓形鼠耳和松鼠的絨尾,而那個流浪學者擁有的則是純白色的貓耳與貓尾。

“搞定了,咱們回地上吧……沿途符號的拓本,你們都拿好了吧?”

“放心啦……只要沒有你身上的黴運,你覺得我們幾個會出事?”

當那個滿臉橫肉的持斧傭兵再一次嗤笑出聲時,有一個瞬間鳳華甚至想要抽出弓箭直接爆了他的狗頭——儘管,早已習慣了這一切的弓箭手,最終也還是選擇了閉上眼睛,默默在這黑夜之中忍耐著比夜空更加冰冷的話語。誰讓他們說的是事實呢?甚至,若不是還有這麼三個傢伙願意跟隨自己,那麼……

只是,或許有時候命運的巧合就是如此的奇妙——一道十米厚的岩石牆壁兩側,紅松鼠與白鳥享受到的待遇,卻是如同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石牆之外,白鳥一般的少女在隊友的嘲笑聲中黯然打道回府,而石牆之內,紅松鼠的隊伍卻不僅早已開始了更深一步的探索,甚至……還有了一位無比專業的嚮導!

“……也就是說,根據您之前的考證,這裡應該曾是古文明的一處藏書庫?”

“看到這些書架之後你也應該能得出相同的結論,凱洛。”

白貓流浪學者走在了隊伍的最前方,而緊跟其後的便是白魔導士,對古文明與魔法一竅不通的松鼠和吉克,則僅僅是跟在了隊伍的最後方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阿爾德涅那一旦敞開,就仿佛再也收不住了一般的話匣子:在松鼠的眼中,這只白貓還真的是和凱洛有著不少的相似之處,至少……

——至少他們都一樣的喜歡搗鼓這

些虛無縹緲的東西!古文明也好,魔法也好,這些東西……

——能吃嗎,能吃嗎!魔法要真是這麼萬能的話,為什麼凱洛總是不能給我變出一大大大大盤子堅果出來啊……嗚!

歎氣之餘,松鼠終究還是沒有再多說前方那兩位好奇寶寶什麼——畢竟依拉朵婭自己也心知肚明的是,若不是青金石營地白魔法研究所地下那塊來自古文明遺跡的法陣,她不僅成不了松鼠,甚至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有些東西就是這樣——對於松鼠的腦袋來說或許很難理解,也捉摸不透其價值所在,但是……至少,也要對自己不瞭解的東西保有一份最基本的尊重與平等對待,畢竟未知不一定就等於邪惡,不確定更絕不等於失敗。

寂靜庭園——這是阿爾德涅口中,這處空洞的名字,而命名者則是三大城邦那些始終孜孜不倦地向地層和遺跡求索著的考古學家們:儘管在之前,這個名字只會出現在學者們根據地表那少得可憐的遺跡中出土的隻言片語,所復原出的古文明簡要地圖中,其用途據推測是一座圖書館……然而,直到四人最終踏入那扇大門前的最後一刻,這所有的一切都還只是“合理推測”,而沒有得到任何實物證實。誰讓駐紮在雷吉爾制鋼所的歷代夜曉團軍官們,就沒有哪怕一個同意過任何一個城邦學者的探查請求呢?

“古代文明‘阿凱西亞’的文獻館,寂靜庭園……可以這麼說,鑒於早已有人推出了許多足以佐證其存在的證據,但之前沒有挖出空洞時,夜曉團就是死活不允許試掘,更不允許非官方的探索。也所以,現在幾乎整個學界都在期待著這一天……夜曉團把這座文獻館和地面之間徹底挖通。”

開口的同時,阿爾德涅的聲音在這寥廓的空間中形成了斷斷續續的回聲,而在松鼠的視線之中,這裡看上去或許像是個餐廳:石質長桌整整齊齊地排列在一座穹頂之下,桌邊是諸多小巧玲瓏的石凳,填滿了這處近似於正圓形的空間。而在更遠些的地方,灰白色的金屬鉚接而成的,則是無數將近十米高的巨大金屬櫃……無數裝幀精美的厚皮書籍將所有的書架填充得滿滿當當,書脊上如同刀刻一般書寫著三位傭兵無一能夠識別的古代文字。

然而,從進入了這間巨大的書庫開始,所有人便在阿爾德涅的提示之下,沒有做出任何攫取這些古籍的嘗試——松鼠的尾巴曾有一次不小心掃到了書架之上的書本,僅僅是輕輕的一拂,卻是將那看似完整的書本化為了一灘齏粉:或許外觀依舊是完整的,但這些書籍早已經灰化了,僅有岩石搭建的書櫃被真正地完好保留到了現在。

“已經沒有辦法用現代的手法去修復或解讀了……所以說,留下這些書本的外形,至少還能讓我們以後有一個機會來破譯它們書脊上的文字,哪怕內部的書頁已經沒有任何閱讀的可能性……唉,真是可惜了。”

歎息出聲時,白貓臉上的遺憾與惋惜卻是不摻半點水分的真情實感——儘管那並不是全部。畢竟,就和沉睡在這裡地下深處的那個東西一樣,有些知識還是永遠化為塵土掩埋在這地下,會對這片大陸更好一些……吧?

就算知識本身沒有任何善惡之辨可言,但是……

——既然人有善惡,那麼這就註定了有些知識必須要被湮沒……哪怕它能帶來再大的好處!

“我們先繼續向下吧……這些古籍咱們也帶不出去的,不如先向下看看還會有什麼更……持久些的遺物?”

——阿爾德涅當然知道這下面有著更持久的遺物,但這句話本質上只是一個試探而已,同時也是一個信號。白貓面前,松鼠、凱洛與吉克都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至少沒有作出任何表示拒絕的姿態,而在更遠一些的遺跡通道樓梯口處,雙身之骸只是靜靜地站在了一個書架頂端,不悲不喜。回聲將用兵隊與阿爾德涅的聲音遠遠地傳到了她的雙耳之中,而在她的手中,剛剛熄滅的黑色冥火卻是再一次開始了熊熊燃燒。

幾分鐘前,她剛剛用著火焰,幫助這些在最初裝訂時便足以千年不朽的書籍,在幾分鐘內體驗了數萬年的衰老過程——而現在,這火焰將化為試煉,用於檢定松鼠所持有的火花是否又一次有所成長。只是,每當想起那只松鼠的臉,甚至是阿爾德涅提到松鼠時那幅饒有興趣的表情時,娜娜緹總是會感覺到一陣心煩意亂。

——我究竟是怎麼了呢……這種感覺?為什麼……

“煩躁,卻……有種懷念的感覺。這究竟是什麼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