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魔幻情緣 > 重現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戰時——人形兵器歐陽銘雪

書名:重現 作者:掌心的墨點 本章字數:30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5:15


  *第二十六章戰時——人形兵器歐陽銘雪

  這幾天,天一亮,李秋就帶著魏嵐去圖書館,並且囑咐其好好看書,中午擠出半個小時帶著魏嵐去用餐,飯後帶著小姑娘在花園裡消了會兒食,順路將小姑娘再送到圖書館。這幾天魏嵐過得十分充實,圖書館中靈氣充足,在底層更有上古時期流傳下來,每任魔王都精心保護的聚靈法陣,就連照明都用光系的水晶,一邊看著各種功法、手劄,胡亂弄著也讓魏嵐的魔力上升了一個不小的臺階,還有每天李秋多少能指導上那麼一會兒,也讓其少走了些彎路。

  這幾天,魏嵐左手手腕上的淡藍色手環的藍色也漸漸趨近冰藍色,這讓李秋和小姑娘都很高興。然而魔王宮中如此平和的日子是由歐陽銘雪在前線奮戰換來的,所以不明其中利害的魏嵐這幾天倒是過得舒坦,只是李秋時不時地在擔心那個長不大的孩子。

  這天,是歐陽銘雪離開後的第九天,李秋正在處理公務。突然感到了一陣淩烈的鬥氣襲來,雖然已經有些衰弱,卻還是這樣的靈力,不屈於空間的阻隔,依然還是如此銳利,只是這鬥氣卻熟悉如斯!李秋立馬扔下公務,一邊往鬥氣的中心趕,一邊用手環的語音系統通知了正在圖書館的魏嵐告訴她這幾天不要出圖書館,順便給她撥了一箱泡面(⊙﹏⊙‖你這樣照顧孩子你侄子知道麼?)。一路上連閃和空間魔術交替著使用,只想著快一點再快一點到歐陽銘雪的身邊去……

  話說兩頭……

  ====時間倒回八天前

  歐陽銘雪僅用10個小時就找到了靈熙和叛亂大軍戰鬥的城市,這裡已經戰成一片地獄景象!靈熙身上的輕甲更是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不知道是敵人的血還是自己的血,總之那些血都凝結在輕甲上,將原來精巧漂亮的輕甲埋沒在污穢之下;手中鮮紅的大刀已經不是原來的顏色,原來鮮豔的紅色已經被鮮血染成了暗紅色;原本與自己相似的銀髮上因為染血的緣故看上去十分糟糕,更糟糕的是,戰場都成這樣了,這個孩子到底是打了多久,五百歲都不到的幼崽哪能受得了這樣沒日沒夜的戰爭?

  看到這樣的場景,歐陽銘雪覺得自己內心被狠狠地抽了一下——自己家的孩子怎麼能被別人這樣欺負?

  “POIEEERQULAYA!(怒吼我的雷電)”頓時,整個戰場被雷電環繞,在目可及處,無不被雷電包圍,將浴血奮戰的靈熙輕輕托起,直接以魔力引起空氣中的靈氣瘋狂震動,生生地在戰場血紅的天空中劃出一道連接兩個世界的時空隧道,帶著靈熙回到人界後,將靈熙交給自己的情人,就風風火火地回到了戰場上。

  沒有顧慮的成熟的魔王的怒火已經達到了極點,身著月白色長袍,已經將久不用的裝備全部裝備上,雙膝上綁著用妖界寒冰和魔界火焰池的火焰結晶製作的兩柄短刀,長靴中藏著最簡單的精鐵匕首,雖說是最簡單的材料,卻是見證歐陽銘雪一步一步成長的一柄利器,上面沾染的煞氣和怨氣就能將人的意志打垮,背上兩柄劍,分別是治癒之劍‘驚魂’和雷光之劍‘蒼龍’,雷系大刀‘驚雷’,全屬性增益的法杖‘麥克羅斯’。渾身上下一共七件裝備,每一件均為精品,除此之外,歐陽銘雪除了屬性魔術以外還精通空間魔術,異次元空間中無數的暗器……

  只能說,久不嗜血的人形兵器,一見血就興奮地根本停不下來,腳下的屍體已經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包圍著歐陽銘雪的士兵們看著這個已經殺到瘋狂的人,不敢上前。

  “啊~是血啊~”歐陽銘雪看到手上沾上的血更是興奮,扔開手中拿著的大刀,大刀重重的落地聲讓對方的士兵更為膽怯,歐陽銘雪將染血的手指放在唇邊稍稍舔了一口嘗了嘗味道,便又吐了出來,“好難吃,啊~味道好難吃,充滿著背叛的味道……啊哈哈~啊……好好玩,喂!你們怎麼不過來啊,讓我看看你們的血的味道啊~”飛快地沖進人群中,並且抓住雙刀,將軍隊沖地支離破碎,士兵們當

然想要反擊,只是他們根本抓不住這個白色的身影,就算碰巧擊中了也會被對方的護甲法陣或者是防禦魔術擋下來。

  已經殺紅眼了的魔王,早就忘記了自己來戰場的目的,他現在只是知道眼前的這幫玩意欺負了自家孩子,他正在清理而已。殺,唯有鮮血才能洗去這背叛的苦澀,只有鮮血才能洗去他們對王族的蔑視,也似乎只有眼前的鮮血才能讓撫平自己內心的傷痛。

  好像日夜的交替在這片戰場上已經被鮮血模糊了邊界,歐陽銘雪就像是人形兵器,不會覺得累,甚至越戰越興奮,不會覺得餓,他已經在需要的時候將對方的鮮血飲下,靠近歐陽銘雪身邊一英尺內的空氣中甚至不含一絲魔術想子——已經全然被這個‘人形兵器’當作食物吸收入體內了,不論是什麼樣的士兵都未曾見過這樣的陣勢,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還是不是人類?!

  ……

  另一邊的統軍大營中。

  “報,汐王子,前線推進困難,有一名白衣戰士阻擋了戰線的推進,我軍傷亡慘重……”

  ……

  坐在主位上的年輕的少年,眼睛都不睜一下,邊說道:“我們有三億多人,他就一個,還能打不過他?不管,接著打!”似乎這些人並不是和自己相同的人,而是棋盤上的一粒棋子。

  然而與少年不同坐在旁邊的青年就沒有那麼淡定,他拍案而起,道:“我去前面看看,一個人?歐陽雨靈這是在羞辱我麼?”還未等青年走到門口,少年睜開眼睛大聲說道:“你要是從這個門走出去,我不保證你還能活著回來!”說罷,少年將睜大的眼睛緩緩地閉上了,聽著青年走回來的腳步,彎起了嘴角。

  “哪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打下去吧!”青年站在少年的身邊說道。

  少年眯著眼睛伸了個懶腰回答道:“沒事兒,老爹不在魔界,小外公也受傷了,不管怎麼打都會贏的。”少年有幾分泛著金屬色的眼眸似乎沒有一絲生氣,看著人的眼神卻是與他的幾位長輩都不同的冰冷而直指人心最陰暗之處……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啦……”青年低下頭,看著地板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碎碎,你派一隊隱匿魔術玩得好的,去魔王宮殿一趟,給我打探一下裡面的動靜。”少年閉上眼睛,呢喃道,“對了,今天晚上我出去看星星,你就別來找我了。”

  說罷,少年就著軟塌睡了下去。

  ====

  第九天

  “報,汐王子,那個人……那個人,現在還在打……”

  “你說什麼?”歐陽雨汐皺著眉頭睜開眼睛反問道,“不可能,沒有人能這樣不停息地戰鬥,這都幾天了,難道他是機器麼?!”年輕的孩子是聽著歐陽銘雪的傳說長大的,卻自作聰明地認為那只是歐陽銘雪用來震懾人心的手段,沒有將那些事蹟記住,所以,他不知道——在三百年前的神魔大戰時的傳說,傳說那時,歐陽銘雪以一己之力將天界的第四、第六、第九兵團這三個天帝的親信兵團趕出魔界,不知道那個總是縱容著自己的父親其實是擁有一個叫做‘魔界的人形兵器’的稱號的人,不知道那個總是看著自己傻笑的父親,是一個曾經與天帝抗衡的強者,更不知道那個總是不務正業的父親,曾經是一個這樣的——一個瘋子!

  經過八天的戰爭,無數的士兵死去在這片土地上,鮮血已經將這方土地染紅,此刻歐陽銘雪已經脫去在魔王宮中的最後一層偽裝,咧開嘴,露出了野獸的獠牙,血脈中的狂暴、無畏、犧牲……這樣赤裸裸地將本性暴露在這戰場上。此刻歐陽銘雪早就已經分不清自己在與誰戰鬥,他只知道不停地揮動裝備,不停地防禦,不停地攻擊。此刻歐陽銘雪的意識早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只是他有一個想法在大腦中久久不能散去——殺了他!

  就在此刻,歐陽銘雪舉起武器,爆發出驚人的鬥氣,周身的士兵被鬥氣逼出十丈遠,在場的所有人都驚愕了,戰了八天,難道這人還有餘力麼?這人的底線到底在什麼地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