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魔幻情緣 > 重現

正文 第四十章 淺淺,你這是……何必呢。

書名:重現 作者:掌心的墨點 本章字數:351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5:15


  第四十章淺淺,你這是……何必呢。

  妖界,須彌之城

  須彌之城,這裡的光系魔術想子十分密集,居民中有三成是天界的人類,但是這裡是妖界的地盤,自古以來都是這樣的,只是這次由於一些爭執,妖界與天界為了這座城展開了大戰,其中魔界和冥界也有所參與,靈界和人界置身事外,或者說人界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畢竟就算是第一人界的科技也無法到達這次的戰場。

  魔界曆2600年火月的一天,戰爭一觸即發!

  妖界所在的星系,星系的恒星還很年輕,也十分溫和,是明亮的金紅色,不像魔界的藍色恒星那樣高溫,所以妖界一年四季都十分寒冷,本就不是十分明亮的恒星的光芒漸漸變弱,西斜,落日的紅總是讓人看不透的……魔女還在天界任職的時候曾經感歎:落日的血紅是由敵人的血和自己的血譜寫而成的,每次看到落日的時候一定要懺悔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然後更好地繼續走下去,為了……更好地活著。

  此刻,歐陽銘雪看著漸漸落下的光芒,心中懺悔,懺悔自己無力,無法保護自己的親人,無法戰勝‘法則’,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現在是否安康……歐陽銘雪的臉上沒有淚水,卻看上去比哭泣還要難過,作為君主,他沒有隨意哭泣的資格,更何況這是在自己的軍隊面前。第一魔界第九十八任魔王的親衛隊一共二十一位勇士,這就是歐陽銘雪的軍隊!

  領頭的是四位最出彩戰士,帝國最強盾牌——流雲、五行精通的魔術師——依凡、帝國的守護者——肖婷還有帝國的良心——莫林。三男一女的組合讓站在中間的肖婷有些鶴立雞群,畢竟是女孩子。

  “流雲,這次你是對敵的王牌,不到萬不得已,你不許用魔力,莫林,你帶一個小隊和流雲一起行動,務必保護流雲的安全和輸出!”歐陽銘雪看著落日漸漸下去,說道,“依凡,肖婷,你們兩個的組合一直十分穩定,領著剩下的人,正面進攻,小心天帝的帝王劍,看到帝王劍出現,流雲就出手,其他人配合攻擊,目的是纏住他,憑你們是絕對無法將其擊殺的,所以沒有必要以命相搏!”歐陽銘雪眼中只剩下了那已經半落的日頭。只當恒星徹底消失在西邊的地平線上時,歐陽銘雪再次發出指令:“出發!”

  今夜的行動是一次突襲,參加的成員只有妖皇和這在場的幾位元,目標是天界大營,妖皇已經準備好了一個上古陣法來逼迫段天音退兵,畢竟如果真的引起第三次神魔大戰,不管是妖皇或者是歐陽銘雪都不能負擔起這責任!雖然魔界的人口已經達到了極限,但是,正如魏嵐的想法:所有人都有活下去的資格。

  “銘雪……一路小心。”李秋看著眼前的意氣奮發的大男孩,心裡的確十分滿足,自幼歐陽銘雪就是李秋帶大的,自己也從未指望這個孩子能有此番成就,只是……終究還是個孩子,終究還是放心不下,畢竟歐陽銘雪身上遺傳到的魔女之血十分不穩定,也許是因為當年歐陽銘雪的母親遺傳的緣故,說到那個女人……李秋仔細想了想卻是真的記不起那個女人的樣貌,也就算了。

  “小叔,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曾經,李秋也想過,如果歐陽銘雪他不是哥哥的孩子多好,如果他能夠出生在一個普通人家多好,魔女之血,這是唯一牽絆著這個孩子的東西,這個孩子……如果沒有那邪惡的血液,那麼這個孩子也許也不用那麼辛苦,偽裝的冷漠,虛偽的溫柔,如同發洩一般地去捉弄別人……只有他這個一直陪伴著他的人才知道歐陽銘雪內心深處,除開魔女之血的影響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一個感情十分濃郁的人。明明會有鮮明的厭惡,鮮明的喜歡,甚也有怨恨,只是他體內的魔女之血讓他不能有過多的負面情緒……是魔女之血拘束了他的感情,讓他不得不武裝起自己,用一層又一層的面具,李秋不知道在那面具的背後,那真實之容是不是已經鮮血淋漓……

  如果不是我王族後裔,也不用如此壓抑,自己待在他的身邊,不僅僅是為了讓其血液不會覺醒,另外很大的一方面是自己的私心——他還想保護這個並不強大的帝國。

  因為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才有這個能力去阻擋這個瘋子,這個‘人形兵器’。也許自己放棄了更加強大的魔術,而去學守護魔術,這在他人看來是自己對銘雪的溺愛,可是他們怎麼知道,每次被守護魔術控制的銘雪內心有多掙扎,只是這個孩子實在是……太懂事了。

  年僅三百歲的時候,就將整個帝國抗在了肩上,以一人之力平復叛亂,為的就是讓王城中的貴族服氣……沒有經過魔術學院的傳統教育的孩子,一直在掩蓋一個事實,

自以為掩蓋地很好的事實——他的身體在不斷地衰老。就算容貌還是如此的年輕,魔力還是這應地磅礴,可是……

  李秋的心在滴血,這都是這個孩子的回報,為了回報自己所做的努力……

  ====

  夜晚,一片漆黑籠罩在整個戰場上。

  沉重的步伐,盔甲相撞的聲音十分清脆。二十三個人趁著月色的掩護,已經接近了天界的大本營,然而就在此刻,戰爭一觸即發!

  依凡絢爛的魔術一個緊接著一個砸在了敵軍的身上,身上泛著水藍色和白色的光芒,那是來自肖婷的治癒和支持。依凡的輸出越是強大魔力的消耗也是緊隨而至,若是沒有肖婷不斷地支持,他也遲早會被敵軍淹沒。

  此處戰爭已經觸發,另外一邊,另外兩位勇士帶著一個小隊已經繞過了戰團,來到了大本營,只是迎接他們的是——空空如也,就像是敵人能夠未卜先知一般,大本營中不論是野戰地圖或者是任何一把椅子都沒有,空空蕩蕩地……此時流雲和莫林心中一沉,暗歎不好!

  另一邊,綠色的法陣將一個人困在中央,在法陣外,站著一個嬌小的身影,赫然就是妖皇——愛麗絲·露西·克麗絲·LA·克莉絲蒂娜·伊莎貝爾·凱薩琳娜·安朵娜特。

  “淺淺,你這是……何必呢。”歐陽銘雪站在陣中,絲毫不見一絲慌亂,泛著綠光的鎖鏈纏在他的身上也似乎像是裝飾。

  妖皇不去看他,背過身去,流下了眼淚。

  歐陽銘雪笑了,眯起眼睛,彎彎的就像新月一樣,唇線劃出的弧度是那樣溫暖,歐陽銘雪本就長得美得驚心動魄,往常一直嘲諷的笑容也沒能掩飾這一點,卻也不曾想真心笑起來是這樣地——純潔而美好。

  “淺淺……不……愛麗絲,你可不能哭啊,別忘了你是妖皇,你哭了,你的子民怎麼辦,他們堅毅的女皇居然在對敵之時哭泣了……你讓你的士兵們怎麼辦……所以啊……愛麗絲,別哭了,好不好。”歐陽銘雪沒能看到妖皇哭泣的樣子,卻感覺到了她身上蔓延的悲傷、恐懼、不舍和內疚。

  這樣溫柔的語氣僅有極少數的人見過……若非是對其這樣重情……

  “歐陽銘雪!你這是在嘲笑我麼?還是說,是在可憐我?!”妖皇沒有轉回來,因為她早就淚流滿面,聽到歐陽銘雪這樣的發言,她甚至想要收回法陣,卻還是強忍著。

  “不,兩者都不是,你回去以後就說我不能力敵段天音,就說我戰死了便是了,記得將小叔送回去,讓流雲別去為我報仇不然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還有還有,萬一哪天嵐嵐回來了……這個孩子就麻煩你了,她是我最擔心的孩子了,看在我們的交情上……”歐陽銘雪眉宇間透露著一股生無可戀或者說是風輕雲淡?並沒有將妖皇的背叛放在心上的意思。

  說話間幕後之人也到了。

  段天音,剛剛送走了魏嵐,便再一次來到了妖界戰場上。

  “辛苦你了,離開吧!我明日就離開。”‘我離開’的意思自然不是段天音一人的離開,而是整個天界軍團。然而被當作是交換物的人,現在正悲憫地看著他們兩人。

  “是啊,愛麗絲,你快走吧!傷到你就不好了!”自從被困在其中之後,歐陽銘雪沒有再稱呼妖皇為‘淺淺’,兩方都心知肚明——淺淺永遠是歐陽銘雪的老師,已經死在了這場無疾而終的戰爭中,留下來的是妖皇愛麗絲。

  妖皇轉身看了一眼歐陽銘雪,像是要將其印入腦海,然後用她那自滿的身法逃一般地離開了戰場。

  “這個世界上一共有三種人,第一種,喜歡我歐陽銘雪的人;第二種,嫉妒我歐陽銘雪的人;第三種,傻子。段天音你是哪一種?”歐陽銘雪面對這個曾經讓他握不住槍的對手也不露怯,在上一次交鋒中他已經跨過了那個坎兒。

  “我三種都不是,只是想接你回家。”段天音不善言辭,甚至很難清楚的表述自己的意思,只是歐陽銘雪是個例外,也許是黃金瞳邪見之眼讓他看得這般明白。

  “你還是這樣,”歐陽銘雪也不去掩蓋,手中抓著小巧的法杖,輕輕一揮,纏繞在他身上的鎖鏈乖巧地離開,落地後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段天音面前,“我啊!是最討厭你這副嘴臉的了!”仿佛之前的溫柔就是幻境一般,眼中的厭惡不加掩飾。

  段天音也狠狠地被這眼神刺痛了,他也知道歐陽銘雪在恨什麼,只是……停不下來,自己對於眼前這人的感情亦或者說是佔有欲已經停不下來了,除非能夠將其深深地擁入懷中。

  “……你怎樣才能原諒我……”

  “那,你去死好了!”白色的緋映瞬間指在了段天音的眉心,只是被指的這個人卻還是那一副表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