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魔幻情緣 > 重現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終章,重現!

書名:重現 作者:掌心的墨點 本章字數:384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5:15


  第四十七章終章,重現!

  偌大的教室裡,只有零星的幾個學生,講臺上的老師也十分懶散地將咒語寫在了黑板上就開始玩手機。坐在第一排的藍發的少年也和坐在講臺上的老師一樣懶散地看著手中冰藍色的螢幕,對於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似乎一點感知都沒有。

  其餘的學生都在不停地實驗著黑板上的咒語,窗外是漸漸變得平和的陽光,從巨大的窗戶裡照射進來,為這個寧靜的午後更添了一分神秘。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急促的女性高跟鞋的聲音打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聲音透過教室門板傳到了室內。坐在講臺上的老師輕歎一口氣,站起身緩步到與教室正門反方向的窗前。正巧門外的腳步聲也停了下來。坐在第一排的少年呲笑一聲。拍案而起,一個躍身翻上了課桌,舉起右手,一個冰系中型魔術‘冰凝成型’瞬間打在了脆弱的門板上,一個彙聚魔術‘專注’緊隨其後,冰凍住的僅僅是門板,並且門板還沒有因為魔術的衝擊力而倒下,魔術師的控制力可見一斑。

  只是在下一秒,少年神色一凜,直接踩著課桌往視窗跑,下一秒,脆弱的門板突然陣亡,門外的女子深識‘破門而入’四字精髓,木質的門板和冰凍系的魔術想子在瞬間化作糜粉。只是,當女子進入到了教師中,只能看到驚愕的學生幾名和正在破碎的窗前看景色的魔術老師。

  “嘁!”女子隨後也從玻璃窗直接離開了教室。在床前看著不知道什麼樣的風景的老師,清咳一聲,推了推眼鏡,再次坐回到了座位上。躲在最靠窗第一排課桌下的藍發少年也爬了出來。

  “悠,豔福不淺啊~”老師不知何時收起了手中的手機,轉而興味地看著藍發的少年,或者稱其為長穀川悠。

  “孽緣啊……如果可以我能申請退貨麼?”少年再次坐回了原來的座位,戳了一下左手手腕上的冰藍色的手環。一個冰藍色的板子穩穩地落在了少年的手中。繼續操作著簡單的小遊戲,打發著時間。

  “不過今年的排位賽,你的搭檔還是治療部的那個尉遲?”老師不管少年的悲歎,接著問道,卻也站起身來開始收拾講臺上的講義。

  “不然還能是誰?不過今年他不應該就要畢業了麼,也是最後一年了,拿了八年的冠軍,他也應該滿足了吧。”少年的語氣中完全沒有對搭檔的親昵,有的只是嫌棄,是的嫌棄……

  老師抱著講義宣佈了下課,然後跟著少年離開了教室,一邊走在走廊裡,一邊追問道:“既然不喜歡他為什麼要和他組隊一起參賽?還八年?”少年皺著眉頭,停下了腳步,收起了拿在手中的冰藍色板子,轉頭,一邊釋放著冷氣一邊說:“你,很煩!”然後趁著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馬上離開了。

  沒錯此人就是我們的(女)主角,魏嵐。

  從特別部教學大樓出來以後,旋即幾個連閃,直接到了普通部的第三體育館的樓下,將身上的外袍脫下放進手環中,然後拾級而上,籃球砸在地上的聲音夾雜著人的喧鬧,這裡是淡璃學院的籃球部。

  從正門進去,正巧看見一個黑髮的少年一躍而起,將手中的籃球狠狠地砸到了籃筐中。

  “嵐。”魏嵐小聲地呼喚著,卻也沒有打擾到正沉浸在激烈的運動中的少年,緩步走到籃球架後面的長凳上,坐在了一個女孩的旁邊,問道:“最近情況怎麼樣?”

  女孩頭也不抬,直接將手中的資料翻到了某一頁,回答道:“上次全國大賽留下的傷已經完全痊癒了,‘特別部’的那位也來給治療過了,現在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影響,不過生理上的病痛可以治癒,但是心理上的……”

  “還在想著受傷時候的恐懼麼,這樣怯懦下去可不行……”魏嵐自言自語道,“這場練習賽結束以後,我帶他早退了,請個假。”

  “是是是,你來要人,我怎麼可能不放。”女孩看向魏嵐,少年越發精緻的面容似乎是要讓人被吸進去似地。

  ====

  “嵐。”魏嵐上前幾步,遞上毛巾,便拎著高橋嵐的包往外走了,高橋嵐擦了擦身上的汗三兩步便追了上去。在樓梯上自然地接過包,問道:“今天要我早退,有什麼事情麼?最近都大會要開始了……”

  “這次就是專門為了這件事情來的,這裡說話不方便,去宿舍裡。”魏嵐看著高掛的日輪,快步走去。

  “今年我的比賽,悠,你會來看麼?”雖然只有十五歲,但是已經有一米七五的大個兒卻在少年面前撒嬌。魏嵐心歎,自己接管這個身體的時候明明只有一米六,這是自己這次來的時候引起的蝴蝶效應麼?

  “今年排位賽已經快要開始了,我會挑選幾場去的。”魏嵐不厭其煩地答道,完全不像教室中的那副樣子。

  一路上,兩個人不停地交談著……

  ====

  宿舍裡,客廳。

  兩人在沙發上落座。

  “手。”高橋嵐聽到命令,立刻聽話地將雙手奉上。魏嵐扯過他的左手,將自己的手掌附在他的下臂上,冰冷的觸感讓高橋嵐打了個激靈,畢竟在這五月中旬,日本東北已經漸漸開始變暖了,和中國的東北不同,雖然緯度相似,可是在日本

暖流的作用下,日本東北進入夏天的腳步加快了不少,雖然溫度還是蠻低的。【秋田縣的緯度和北京差不多,在日本海邊上,以上氣候是亂編的,也許碰巧說對了也說不定……不過日本的北海道漁場是寒暖流交匯形成的,這裡只考慮了夏季北上的日本暖流,千島寒流並不在考慮之內。】

  幾分鐘後,魏嵐放開了高橋嵐的手,說:“痊癒了,放手一搏,今年是最後一年了吧,你父親……”魏嵐話說一半,卻不想觸痛少年敏感的神經。是的,高一的這個賽季結束以後,高橋嵐就要離開淡璃,出去了。魏嵐卻要繼續在淡璃一直待到大學畢業才能離開……兩個從小陪伴著,相互扶持(?)著長大的孩子,就即將要分離……

  “比賽,加油,我今天預約了老師練習,就先走了,好好照顧自己。”魏嵐說罷就離開了宿舍。其實剛才魏嵐什麼也沒做,只是用手摸了一下高橋嵐的傷處,這是一個心理暗示,因為魏嵐自己也知道他,高橋嵐對於自己是百分之兩百的信任,希望這樣做能夠幫到他吧,畢竟這八年來,一直是他陪伴著自己……也是辛苦他了。

  一邊走出宿舍,魏嵐一邊已經開始謀劃著,怎麼才能儘量多的在這段時間裡讓高橋嵐能過得開心一點。的確世界上就是有那麼一些人註定被強者青睞,不為其他。魏嵐在這八年裡也漸漸明白了當年自己初來乍到就能經常受人照顧的原因然後就更加照顧高橋嵐。

  連閃回到了‘特別部’的宿舍,因為特別部是集體宿舍,魏嵐又那麼……孤傲(?)經常受人排擠只不過崇拜他的人也不少,所以就經常會在宿舍底樓大廳內出現這樣的場景——

  一群人聚在一起拿著幾張不明物體討論著魏嵐,另外一群人三兩成群,一邊吃著茶點,一邊說著魏嵐的壞話。於是,魏嵐回到宿舍的時候,就正巧碰上了。

  “悠大人回來了……”以幾個女生為首的學生將手中的不明物體快速地藏了起來,甚至差點逃過魏嵐的眼睛,魏嵐卻也不想去計較這些,直接快步走過去,問了其中一個雙馬尾的女孩,道:“看見柳川了麼?”柳川,就是章首出現的那位女子,高一的學生,植物系,另外……是個怪力女,從魏嵐一年級的時候在排位賽拿到冠軍以後一直追著魏嵐跑,說什麼都想和魏嵐組隊,但是魏嵐這幾年因為曾經答應過尉遲天和,就沒有答應。接下來的半個月就是排位賽,柳川的攻勢也越來越猛了,今天都已經追到了國三的教室裡去了……

  “柳川今天還沒有回來呢,悠大人,你這是要拋棄天和大人了麼?”雙馬尾的女生一臉‘我很受傷’地看著魏嵐,弄得魏嵐也有點不好意思,想要張嘴說點什麼卻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就抬起左手摸了摸女生的發頂,接著問:“天和呢?”

  “二十……二十分鐘前剛剛回來,現在應該在寢室裡面……”女孩的聲音頓時沒有剛才的活力,整張臉都像是被蒸熟了一樣,魏嵐表示自己一個快要奔三的老女人已經跟不上這個世界的節奏了。不明所以地走上了樓。

  ====

  ‘咚咚’

  “天和。”

  “門沒鎖。”

  魏嵐聽到門內人的回應便直接開門進去了。房間被主人收拾地很乾淨,書桌上,幾張牛皮紙上還畫著幾個魔法陣,書桌前坐著的,正是房間的主人……

  ————————————

  寫到這裡,忍不住要解釋一下嵐嵐對於這兩個角色不同的態度了,天和想要和嵐嵐組隊……並且十分的熱切,畢竟在‘特別部’裡沒有搭檔的魔術師只是少數,所以他是真心的想要一個搭檔的。

  其次,嵐嵐對於高橋的感情是出於保護的角度,或者說是補償,因為自己曾經佔用過他的身體還不小心玩死了(⊙﹏⊙‖∣)。所以就算高橋不是魔術師,嵐嵐也不會嫌棄他,因為這個標準不一樣嘛……

  嵐嵐對於天和的感情是完全是將天和和自己放在了同一個平面上,嵐嵐是正統的魔術師,天和是人界的人類和魔界的人類的混血,從血統天賦上就完全不能比,但是嵐嵐完全沒有注意,所以天和……就這麼被嵐嵐嫌棄了八年(心疼你)。

  最後,為什麼一下子就跨越了八年,嗯,這是一個問題,因為曾經按照流水帳寫下來以後發現,這八年裡基本上就沒多少事兒,時間還很分散,然後我實在是不能忍了,然後就打算跳過了,因為墨點開學了,然後是高二,高二很難受啊,英語這個小賤人……還有CP14.5也沒有辦法去了……沒有票票無法治癒的傷痛。

  劇透:排位賽→十人的部隊→魔界→物是人非→重現

  也就是說第三卷不是第二次重現而是第二卷的後續,第二次重現要到第四卷差不多,還有我真的不想寫很多歐陽銘雪和段天音的CP在這篇文裡,因為我覺得,好像一寫他們嵐嵐連戲份都沒有了QAQ……男主角打醬油什麼的已經成為常態的現在,女主角再陣亡了我這就不叫第三卷而叫‘配角番外卷’了……各種愛累了……

  評論區各種亂,我也捨不得刪評論,就扔在哪裡不管了,不過只要你是認真回復的我都加精!【說好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