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魔幻情緣 > 重現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獨處+番外四

書名:重現 作者:掌心的墨點 本章字數:381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5:15


  第四十九章獨處+番外四

  尉遲天和的學習方向是主攻‘治療’和‘輔助’面對這樣密集的攻擊自然是擋不下來的,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給自己治療,等待著逃跑的機會,只是今天這樣的情況,註定要改變了!

  左手上長槍‘凜霜’已經指向了那些人,槍尖是晶瑩的冰藍色,凝結出直徑有一人高的大型魔法陣,三圈的魔法陣!沒有吟唱!

  冰凍系中型魔術‘冰霜怒吼’!

  冰霜怒吼的發射沿著槍尖所指之處,就像是異性磁鐵一般和那些人相撞,只是一個中型魔術,至少也有其強悍之處,‘冰霜怒吼’的強悍之處就是——連發!

  順著魔術的衝擊力,一個接著一個被推進了湖裡,這個湖不是很深,但是此刻已經是晚上七點半,夜晚的寒冷也讓這些‘脆弱’的魔術師們狠狠地吃了一個教訓!

  腳下出現了一個白色的一圈的魔法陣——是連閃!不知是福是禍淡璃學院占地面積極大,‘普通部’和‘魔術部’的距離甚遠,這些年來魏嵐魔術上的造詣自然是突飛猛進的,然而卻也不比連閃。簡單的魔術巨大的魔力的壓力下也是能夠結成魔法陣的,並且可能在一定幾率上獲得特殊的效果!然而魏嵐的連閃的特殊效果赫然就是——加速!

  是的,加速,將自己的軀體融入魔術之中,魔術不再是輔助而是主體!長槍被收回,短槍被雙手握住,瞬間白色的鎖鏈纏繞在了那些不長眼的魔術師身上,瞬間肉眼可見白光在他的皮膚上游走,這是光系的能力……瞬間被攻擊的魔術師漸漸沉到了湖面以下,岸上正在努力治療自己傷勢的尉遲天和看見以後,心道一句不好。

  “悠!停下來!”這九年來,尉遲天和和魏嵐關係非常微妙,既是親密無比的搭檔,魏嵐卻一直嫌棄著他;魏嵐既能夠聽從來自尉遲天和的理智的建議,卻也是厭惡著這樣的拘束,即使他自己也知道這樣不好,這樣不對,但是……魔女之血已經在他純白的靈魂上刻上了血紅的印記!

  魏嵐手上的動作一頓……也只是一頓罷了……短槍淩厲的攻擊在下一秒得到了持續,明明是低階的風系魔術,混雜著不純淨的冰凍系魔術想子,殺傷力可見一斑,對方一下子就被魔術的衝擊扇到了另一邊岸上,並且在樹幹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尉遲天和歎息,停下對自己的治療,在魔術回路中聚集起所剩不多的魔力,彙集起來,開始吟唱——

  「靜靜流淌在虛空之中的水靈啊,請聽我的請求——」第一段的吟唱剛剛結束,尉遲天和周身的魔術想子已經開始躁動不安了。

  「請賜予眼前之人‘冷靜’!」第二段的吟唱一結束,周身原本溫順的魔術想子瞬間化作水藍色的流光,飛速上前企圖纏住漸漸失去本心的魏嵐。

  只是魏嵐在這八年間積累了不少的戰鬥意識,這樣的守護魔術本來速度就不快,再加上施術者的尉遲天和現在正處於摩力不足的情況下……

  雖然守護魔術並沒有阻礙到魏嵐,卻也為他的攻勢造成了一定的影響,魏嵐下意識判斷攻擊,長槍再次出現在手上,冰凍系的魔術想子包裹著槍尖,直接的攔截了守護魔術放出的水藍色流光。冰藍色的魔術想子瞬間順著流光將其完全轉化成了同屬性的魔術想子——冰凍系魔術‘轉靈’!

  伴隨著守護魔術的消散,魔術想子的反震狠狠地打在了尉遲天和的身上,頓時本來用於召喚守護魔術的右手頓時變得鮮血淋漓……

  鮮紅的血液、鼻尖濃郁的腥甜頓時喚回了魏嵐的理智,有些茫然地放下手中的雙槍,身形一個不穩,踉蹌了一下,不過瞬間就將雙槍收回一個連閃閃回了尉遲天和的身邊。冰屬性的魔術想子還未徹底消散,這是誰造成的傷害……一目了然。看著尉遲天和微閉的眼睛,自己眼眶中突然有了一種陌生而熟悉的感覺,突然一滴眼淚掉在了尉遲天和蒼白的臉上,魏嵐下意識地摸上了自己的臉。有了第一那麼……魏嵐有些差異,眼前不知道為什麼閃現出了一個人的臉,好模糊……那個是誰?

  魏嵐被打得措手不及,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那個關心的、自豪的、急切的、溫柔的、安定的……那個人……是……是李秋!

  僅僅是十餘年,自己的記憶已經模糊成這般了麼……是太過安逸的生活磨滅了自己麼?老師……

  眼淚更盛……

  「魔族女孩的眼淚是這個世界上比任何美麗的珠寶更珍貴的東西!」

  魏嵐喘著粗氣,努力將那些情感全部壓下,小心翼翼地操作著並不熟練的治癒魔術,給尉遲天和治傷……魏嵐本來就很少受傷,而且幾乎每一次都有精通此道的人相助,自己使用治癒魔術的機會真的是屈指可數的。

  雖然有些不熟練,可是魔力的操縱是相通的。也算是順利地做了一下緊急的處理。只是人被自己傷成這樣,宿舍是絕對不能回去了,宿舍外面有特殊的守護法陣,禁止空間魔術和連閃的使用,所以要回到宿舍必定會從眾目睽睽的底樓大廳走過……

  ……

  小心翼翼地將搭檔用浮空魔術抬起,一邊走向實驗樓。

  ====

  走到頂樓的天文物理實驗室門口,從搭檔的兜裡翻出鑰匙開了門。

  雖說是頂著實驗室的名號,不過這裡根本就沒有什麼用來教學的工具,一個天文望遠鏡,僅此而已。

  將自家搭檔安置在沙發上,魏嵐愣了一下……

  然後……怎麼辦?

  自己的治癒魔術那麼糟糕,完全不能治癒自己帶給搭檔的傷害,然而如果回去找人的話……那麼自己將搭檔搬到這裡就沒有意義了,現在急需一名精通治癒的高手,只是原來‘魔術部’最好的治癒高手現在就在自己旁邊安靜地躺著……

  等等……似乎有什麼事情被自己忽略了!最好的……治療魔術師……

  魏嵐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直接將自己無屬性的魔力傳輸給尉遲天和!

  看著眉頭緊皺的搭檔……魏嵐內疚感越盛……不能再等了!

  蹲下身,抬起搭檔慣用的右手,先將剛剛到手,還沒有焐熱的木系魔力凝結在手上,小心翼翼地滲透進入搭檔的右手和他體內的魔力產生了融合反映,魏嵐這才放下心來,補魔什麼的根本就不是能量轉移這麼簡單,其中要考慮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說對方是水屬性的,那麼冰凍系的魔力就絕對不能傳輸給對方,相克的火屬性也不能傳輸,風屬性太過淩厲也不能傳輸,然而木屬性是屬於柔和的一系,只是……終究是別人的魔力,如果尉遲天和的魔力和木屬性不能相容的話,也會出問題。

  不過現在,能夠融合,那麼……

  魏嵐將自己魔術回路中的無屬性魔力慢慢地傳輸給了自己的搭檔。的確這樣的舉措的確解了燃眉之急,尉遲天和蒼白的臉色漸漸有了好轉,眉頭緊蹙,睜開了眼睛。

  “天和……”魏嵐叫著他的名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悠!你沒事吧!”尉遲天和十分擔心,他瞭解自己的搭檔,因為太瞭解了所以才會擔心,雖然自己的搭檔是‘魔術部’最強的魔術師,但這也僅僅是指在魔術這一方面,其實,這個看上去何其強大的魔術師,其實也只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並且比常人在‘魔術’上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和時間,所以基本上還是小孩子心性,這讓他怎麼不擔心?!

  “天和……我很好,不好的是你。”魏嵐放下輸出的左手,坐在了搭檔的身邊。

  “我是‘魔術部’最好的治療魔術師,很快就會好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今天的事情還是快些忘記的好。”尉遲天和漸漸開始引導魏嵐讓他漸漸找回本心,不再和剛才……那樣……

  體內的魔力變得充盈,魔術回路轉了一圈,無屬性的魔力也被轉化為水系魔力,漸漸地輸出引導著水屬性魔術想子,施展著水屬性溫和的治癒魔術。

  “天和……”魏嵐心中還有很多很多話想要和他說,可是不知從何說起,只能這樣叫他的名字。

  “不是你的錯!”尉遲天和是多麼瞭解魏嵐的人啊,他自然知道這兩個字中蘊含著魏嵐什麼樣的心思和心情。

  兩相無言……

  ————————————

  是的,現在這一章的正文已經結束了,接下來嘛……你懂的……這兩天發現,在正文裡頭廢話好像很不道德……但是本來呢目標就是三千字,然後廢話一下也不會影響正文品質就一直都沒有改。

  ————————————

  番外四:錯位的愛

  當段天音聽說自己的孩子出生的時候,他是多麼的快樂,甚至在常年都如同古潭深水的眼中也帶上了快樂的影子,他如果不是有所顧忌,也許現在早就去魔界看望剛剛‘辛苦’了的年幼的伴侶,生生壓下這樣的想法,從天界水鏡中默默地看著自己的伴侶,卻看到了令他心碎的一幕……

  ====

  阿雪,你終究是在恨我,甚至不惜將自己的孩子拋棄麼……我到底是傷你有多深?

  ====

  看見歐陽銘雪將白色的蛋放在神魔之井邊上後,段天音馬上動身前往第一魔界。

  躲過自家女兒的看管將兩個剛剛孵化的幼崽交換,看著懷中不哭不鬧的孩子,段天音離開時的氣息……亂了……

  莫不是因為‘神’的囑託,自己何苦去遷怒一個孩子?

  剛剛離開魔界,本應該將這個孩子儘快送往第二人界,可是,自己卻鬼使神差地將其帶到了第三天界,懷中的孩子,不哭不鬧,和當年的靈熙一點也不像,不過那雙眼睛,那樣的美麗……和自己心上人的眼睛如出一撤,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別人,像是要將你內心所有的污濁給照出來似的,作為萬善之人的自己,卻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最後還是狠下心腸將其託付給了繁聲,讓她照顧好她,並且將他送往第二人界……

  ====

  我……終究還是後悔了,如果,我不是天帝,那該多好……這樣我就能把自己的所有的苦衷都告訴阿雪,這樣他就不會再恨我了,這樣我就不會將阿雪的孩子扔掉,要是他知道了,他該會有多傷心啊,這樣,這樣我就可以大聲地、理直氣壯地告訴阿雪,我是真心喜歡他的……可是,現在,我……說不出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