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魔幻情緣 > 重現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欺騙

書名:重現 作者:掌心的墨點 本章字數:331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5:15


  第五十三章欺騙

  體育館內,球鞋和地板的摩擦聲,觀眾的聲援,選手之間的呼應,球落地後彈起的聲音,最後是,球網和球的摩擦。魏嵐曾經一度認為籃球就是十個人圍著一個球的比賽,然而此刻,他站在觀眾席上,看著那個已經長得比他高大的孩子。怎麼說,心理有點酸酸的,下午的那場比賽,也許尉遲天和會直接放棄,也許他會上場,但願不要受傷才好。

  不過……此刻魏嵐心中更加關心的還是眼前的少年,蜜色的皮膚上帶著汗水,手中的球就如賽場上的精靈,魏嵐不懂籃球,他只是知道,不論是誰,只要是比賽,只要有輸贏,都會希望自己是贏的那一方,哪怕對手很強。

  五月的天氣已經開始熱了起來,體育館內已經打起了冷氣。

  魏嵐沒有和旁邊的那一堆後援會的淡漓學院的學生一起發瘋了一樣喊加油喊口號,他只是坐在他們旁邊,甚至連袖子上淡漓學院的校徽都藏在了風衣下面,不過魏嵐,你有沒有想過,五月的天氣,你穿著風衣到外面來,別人會怎麼想?在魔術部,大家都知道,那是因為你情緒不穩定的時候冰凍系魔術想子會暴動,才經常備著一件長外套,但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啊!!

  魏嵐不動聲色地觀察著高橋嵐的動作,不是說他的動作有什麼失誤,因為就算有失誤魏嵐也是看不出來的,魏嵐再看的是他手上的傷,但是,很奇怪,高橋嵐打球的時候是一直比較慣用左手運球的,可是,今天他居然放棄了慣用的左手而一直在用右手運球,雖然看不出有什麼區別,但是總是沒有以前的那份細膩。作為SF,一直要配合PF進攻,這樣下去一直依靠著不管用的手傳球、運球、甚至是投籃,都會成為右手的負擔。

  魏嵐心中歎了口氣,心歎,這手上的傷果然還是一大隱患,就連一直無比信任的我也無法拯救你麼?魏嵐不自覺地流露出了擔心的表情,而這一切都被入口處的某人收入眼底,臉上更加陰沉了。

  魏嵐果然還是忍不下去了,直接在第一小節結束以後,從二樓的觀眾席上跳了下去,魏嵐常年呆在魔術部裡,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動作,也不管其他人的眼光如何,飛快地來到了高橋嵐的身邊。

  “嵐。”魏嵐出聲叫住了高橋嵐,並且向板凳邊上站著的那個女孩致意,見她點了點頭,便直接將其帶到了選手入場的走廊上。

  靠在牆壁上,仰頭看著高橋嵐,什麼也沒說。

  “……對不起,悠……我……”高橋嵐看著魏嵐的眼睛有點心虛。

  “知道自己錯哪兒了麼?”魏嵐用眼神問道。

  “對不起……”高橋嵐眼裡全是慌亂,魏嵐也不想再逼他了,畢竟……終究還是自己心軟了。

  如果可以,我會護你一輩子。魏嵐暗暗想到。

  魏嵐用雙手捧住高橋嵐的臉,讓他看著自己,然後才放下手,右手上一個透明的法陣悄悄閃過,是虛弱之觸!

  高橋嵐,不再躲避魏嵐的眼神,看著他的眼睛。

  “聽著,你的左手從未受過傷!”魏嵐直接用神識順著魔術的走向傳達進了高橋嵐的腦海中,高橋嵐的眼中突然失去了光彩,並且重複了魏嵐的話,沒有音調只是重複了一遍。

  魏嵐捏著的透明法陣漸漸消散,魔術成功了!

  魏嵐虛握著拳頭,敲了一下少年結實的胸膛,將高橋嵐的思維從異度空間召喚了回來,魏嵐什麼也沒說,只是張了張嘴,做出了‘一定要拿第一’的口型為了掩飾眼中的不安,魏嵐擺出了一個很牽強的笑容。沒等高橋嵐反應,魏嵐已經跑出了他的視線。

  沿著選手專用通道,魏嵐跑過了第一個十字口,便轉了進去,靠在牆壁上,心中忐忑不安。‘虛弱之觸’是一種謊言,是欺騙,難道自己已經墮落到這份地步了麼?

  欺騙……

  人性、正義感、友情不斷地在魏嵐的大腦中叫囂著,眼淚不知道為什麼再一次光臨了魏嵐的眼眶,順著牆壁下滑,魏嵐默默地將自己蜷縮在了牆邊,跟著過來的尉遲天和看到的,就是這幅場景。

  剛剛才想明白自己的感情的魔術師看著自己照顧了九年的孩子,還能說什麼?四個字,說不出口!

  魏嵐將腦袋埋在膝間,突然,發頂感受到了一個溫暖。

  “別哭了,還有我在呢!”魏嵐不用抬頭,就知道來人定時尉遲天和,自己的搭檔,永遠覺得可靠的那個,搭檔啊!

  “天和,我第一次用魔術

騙人,雖然大家都說,這種手段是必要的,可是,我……”魏嵐敲擊在尉遲天和手中的手指有些顫抖,心中就是這樣放不下,放不下作為一個人所有的道德,誠信和真實。

  這也不怪她,畢竟事出突然,他也是措手不及,他無奈,只能比同齡人更早地獨自面對這個冷漠的世界,一顆童心不知為何還未褪去,不知是福是禍。

  “悠,你沒有錯,你這樣做很對,你是為了他才這樣做的,你沒有自私自利,所以,沒有錯,悠,你不要那樣想,魔術是代價和收穫,所以,你不用去糾結‘虛弱之觸’的正確與否,你只要知道,每一個魔術都有它存在的理由,然而每一個魔術師使用任何一個魔術時,心中都是有所考量的,我相信你在施術之前,也已經是再三思量了,對不對。”尉遲天和說著,將魏嵐的腦袋從他的雙膝之間挖了出來。

  魏嵐狠狠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調整好的!

  莫不是真的在一起搭檔了九年,也許這次魏嵐會自掘墳墓地擾亂自己的心境,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不被上天寵愛的人,必定是他身邊的人太寵她了,所以連上天都嫉妒了。’

  兩人回到了看臺,比賽已經再次打響了,分數差已經被拉到了個位!

  每一次進球,粉絲們都努力地加油,魏嵐目不轉睛地盯著場上的七號看,卻不見尉遲天和越發難看的臉色。

  ————————

  好好好,今天正文部分就到這裡結束了,然後呢,最近也是比較忙,因為作業啊,多啊!因為老師啊,喪心病狂啊,最近這幾章寫得都不是很有感覺,等我十月份的時候再修改一下好了,順便把接下來的更新安排說一下,九月份,是一直保持3000+的日更,不用擔心,十月份墨點很忙,實在是沒有時間了,主要就是修文,然後如果週末能有空碼子的話,碼完就發,這樣。然後接下來,就是老規矩了。

  ————————

  番外六:被稱為‘冰刃’的男(?)神(?)【題目和主題有偏差】

  在淡漓學院日本分部有一個這樣的傳說,傳說在週五下午四點整,從宿舍區後山小道上會走出來一個美少年,身上穿的是淡漓學院為了解放學生們的審美觀和個性而規定的黑白套裝——白色長袖襯衫,黑白條紋領帶,黑色休閒褲,黑色馬丁靴,也有人目睹過是白色的,最神秘的就是那件黑色風衣,似乎那件衣服有著隱身的魔力,很多人都只能看見他的衣角。

  有一些曾經有幸看到這個人的正臉的女生都異口同聲地說:美麗的冰刃一般的男生!

  於是,在這個封閉式教育的貴族學校中,就出現了這樣一個傳說,週五下午四點的‘冰刃’!

  魏嵐應景地打了個噴嚏,攏了攏風衣,心想道,是不是冰凍系的魔力的比例太高了?一遍順著小路下了山,經過一條不是很長的林蔭小道,走到了高橋嵐的宿舍門口,從花盆下找到鑰匙,便開門進去了。

  進門以後,將厚重的風衣掛在了門後,摘下袖口的校徽放進了褲袋裡,挽起了袖子。走進了廚房,簡易的廚房中,有一個不小的冰箱,這個冰箱是學院在學生小五的時候配備的,打開冷藏櫃……

  魏嵐覺得,自己還是高估了那個單純的孩子,雖然他現在已經是國中的學生了……

  只見冷藏櫃中冷冷清清的,就連冰箱門上上個周日放上去的優酪乳都已經不見了蹤影,還真虧了高橋嵐那堅強的胃。

  魏嵐只得將冷藏櫃合上,打開了下面的一扇門,果然,下一周的食材已經全部整整齊齊地呆在了裡面。

  魏嵐會心一笑,將食材一一料理了,做了不少的甜點,全部收進了冷藏櫃,並且毫不客氣地用空運過來的大吉嶺紅茶犒勞自己,底樓客廳的落地窗外已經是繁星點點,月上枝頭了,魏嵐坐在沙發上,享用著紅茶的醇香,並放出自己的魔力,和空氣中的魔術想子靜靜地交流著,只等那一聲清脆的開門聲。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放下手中的白色骨瓷茶杯,魏嵐站起身來,看著日漸長高的少年,心中也是十分欣慰,如果說初見的幾個月之間,魏嵐對高橋嵐的感情只是簡單的愧疚之感的話,那麼現在這種感情經過時間的沉澱,已經發酵,變化了,變化成了一種曖昧的,若是讓魏嵐去定義的話,大概是親情吧!

  不過,真的就是親情這麼簡單麼?也許兩人之間還需要一些催化劑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