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魔幻情緣 > 重現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獻祭

書名:重現 作者:掌心的墨點 本章字數:326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23日 16:11


  第五十四章獻祭

  最後一聲哨響,高橋嵐的手臂都沒有出現任何不適的症狀,魏嵐是徹底放下了心,和場上的他對視一眼,終是松下了緊蹙的眉頭,扯開嘴角綻放出了一個會意的笑容。

  最終,計分板上的數字被定格在108:103,全場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送給每一個年輕的孩子。勝負不言而喻。

  最後的整隊被裁判喊響的時候,尉遲天和和魏嵐已經離開了會場,錯開了人流最多的時間,走出了會場。天空已經被淡淡的繁星覆蓋,低矮的路燈將夜晚的氣氛渲染得有些曖昧。兩人走得很近,魏嵐裝作不經意地在尉遲天和敲下這麼一句話——我沒事了,你怎麼來了?

  “不放心你啊!我一個人打也不一定能贏,就過來看看。”尉遲天和隱瞞了一些卻是將自己的想法恰如其分地傳達了過去,可是他可曾想過,這個一直醉心于魔術的少年怎麼會理解這樣曖昧的話?

  果不其然,魏嵐直接將尉遲天和當做了友情的表達。

  兩人間氣氛極佳,只是,這個時候,剛剛比賽結束還沒換衣服,就直接披著隊服,找出來的高橋嵐看到兩人‘你儂我儂’的樣子,心中有些不爽,他雖然知道尉遲天和是魏嵐的搭檔,兩人關係的確是比普通人好那麼一點不過,這麼個大晚上的還在一起這麼‘廝混’是不是太過分了?(也不看看是為了誰!!!)

  “悠!”魏嵐聽到聲音停下腳步,等著來人追上,“我們一起回去吧!”身上因為高劇烈運動而流出來的汗還沒有消退,只是幸而五月的夜晚不似之前那麼冷了,只是……

  魏嵐將外套的拉鍊幫高橋嵐拉上,順勢摸了摸有些被汗濕的短毛,是的,因為‘出了汗以後頭髮黏黏的很噁心’的原因,高橋嵐很爽快點將頭髮剪成了毛寸。

  什麼也沒說只是放慢了腳步,示意高橋嵐跟上來。

  六七點鐘,地鐵口還是很熱鬧的,三人坐上地鐵以後空間就變得擠了不少,今天情緒起伏比較大的魏嵐再這樣的環境中突然感到了一絲睡意。也難怪了他,上午兩場比賽結束之後,就運足了連閃趕到了會場,然後又是一個精密的魔術‘虛弱之觸’身體上早就應該感覺到疲憊了才對,果然還是因為太在乎高橋嵐所以才不經意地忽視了自己身體上的疲憊吧。

  縈繞在兩人熟悉的氣息之下,魏嵐徹底將心放下,依靠在扶手上,眼睛就睜不開了。

  ====

  直到到站,魏嵐才悠悠轉醒,三人走出地鐵站的時候,夜裡的風徹底喚醒了半夢半醒的魔術師,秋田縣是一個傳統的農耕縣,大多數人都尊崇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守則,這個時候,老舊的道路上已經沒有了行人,高橋嵐這一路上沒少說話,魏嵐總是充滿笑意地看著他,尉遲天和沉默不語。

  只是活在這一秒的人,就算是神通廣大的魔術師,也無法預料下一秒的事情,在經過一條陰暗的小巷的時候,魏嵐的臉色一變,伴隨著高橋嵐的“悠,怎麼了,啊……”之類的廢話,魏嵐雙手不自覺地帶上了魔力,腳上加快了速度安全地將兩人帶過了那條小巷,只是,終究,十五歲的少年的力道還是有限,再加上某位長得有點‘超標’,而且事出突然,被救的兩人的落地姿勢都略顯狼狽,魏嵐也被兩個重量不小的人拉了一個踉蹌。

  兩人倒地的瞬間,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在他們的背後響起,尉遲天和馬上從地上起來,召喚出梨木杖,釋放出睡眠魔術,這個魔術因為屬於水屬性,所以,尉遲天和的釋放速度十分之快,這也是魔術師的傲慢,‘賜予人類安眠’之類的狂妄之言,自己也不就是一個人類而已,不過此刻並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

  塵土因為強烈的撞擊而被激起,一個黑影衝破塵土的視覺障礙沖到了三人面前,巨大的鉗子讓魏嵐感覺到了威脅,沒有去想著再退,如果自己剛才的測量沒有錯誤的話,自己帶著兩個人是完全沒有機會逃脫的,那麼,與其去做那些無用功,不如……!

  魏嵐轉身張開左手,一個書本大小的冰塊擋住了攻勢,給了尉遲天和一個眼神,讓他帶著高橋嵐趕緊離開,只是這個時候的尉遲天和心中五味陳雜……只是黑暗生物的攻擊並不會因為尉遲天和的遲疑而停止,下一記的攻擊來得更猛,魏嵐直接將凜霜從手環中取出,然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

,主線任務就在這個時候完成了,這表示著什麼?魏嵐不敢多想,怕自己無法專注眼前的對手。

  持著凜霜的右手一個發力,將黑暗生物逼退了兩步,魏嵐的虎口卻被震得生疼。

  黑暗生物的口器中發射出了一道黑光,眼看就要擊中尉遲天和,魏嵐下意識地沖過去,一個聖盾也隨之升起,卻不曾想,這只是黑暗生物的佯攻,漆黑的鉗子直接將高橋嵐拍到了牆上。

  “……適……適……”高等的魔術和強力的魔法陣需要依靠魔術師的吟唱,這個時候戰鬥一度陷入苦戰!而且此刻魏嵐的情緒十分不穩定!說來也是,畢竟高橋嵐和魏嵐相遇的那年,她21,他還只是個孩子,之間的感情不言而喻!從小到大,高橋嵐都未曾受過這麼重的傷!

  冰藍色的瞳中開始泛出了猩紅!

  手中的凜霜被收回,下一秒,未見秋星,卻之間白色的鎖鏈已經纏上了黑暗生物,白色的鎖鏈……就如同一張巨網將黑暗生物籠罩在其中!

  “聖潔的精靈啊!在此聽從我的命令……”腳下的魔法陣漸漸成型,本來被魏嵐窩在右手中的灰綠色和冰藍色的混合色的短槍變成了一個曼妙的女子。

  “將我眼前的敵人破壞殆盡吧!”不似以前冰冷而平緩的聲音,三段的吟唱,嘶啞而歇斯底里,本來是將大多數情感全部深埋心底的魏嵐,確是將這感情全部都表現了出來,瘋狂而嗜血,憤怒而悲傷。

  鮮血,是高橋嵐的血,血紅,是魏嵐的本色。

  然而,手中的守護精靈似乎也被魏嵐的感情所影響,精靈原本白色的紗裙變成了暗紅色,原本精緻的五官變得猙獰萬分。這都不是誰的錯,只是,命運註定……

  精靈咆哮著,怒吼著,將黑暗生物吞噬。

  魏嵐倒下了,原本體內的光系魔力就不是很充裕,再加上召喚出了光系的器靈,這樣的消耗不是多少的魔力和休息能夠補得回來的,這是生命的透支。

  時間就在這個時候定格了下來,驚慌的尉遲天和,暈過去的兩人,時間似乎在他們身上已經停息了,一個身著白色鎧甲的魔術師緩步走來,手中法杖一舉,整個人都化作一束白光,這是他的天帝給他的最後一道命令‘在魏嵐出現危險的時候,使用獻祭’從一開始的時候,翼唯就知道,自己是註定要為這個身世坎坷的孩子獻出生命的,也許是長時間停留於人界,內心都被人界的平和而軟化了,此刻居然還有那麼一絲留戀。

  只是,留戀也不過只是留戀罷了,軍令如山,不可違。

  白光漸漸消散,魏嵐皺著眉頭睜開了眼睛,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肌肉和骨骼,右手上,白色的鎖鏈正纏繞著自己的手腕,混沌的秋星正如同一個站崗的士兵,直立在那裡,此時已經是午夜了。

  “悠,你沒事吧!”尉遲天和十分後悔自己的遲疑,仔細反省一下,覺得自己之前的賭氣是多麼的小孩子氣,還……

  “天和……”魏嵐一眼就撇到了手腕上的表,上面的時間,讓他遲疑了一下,“不對!怎麼可能?現在最多不過九點多。”

  “悠,你說什麼的,現在也不過……”尉遲天和抬起左手看了一眼表,說話的聲音頓時停了下來……他明白了,他們時間消失了!

  “天和,這件事還是要從長計議,我們先回去。”魏嵐也不想在這裡停留,直接將已經昏睡過去的高橋嵐背起來,說道。

  跟在魏嵐不快不慢的連閃之後,尉遲天和悄悄地將剛剛冒出一點影子的情愫悄悄地掩埋在了心底。

  ====

  回到學校後,尉遲天和和魏嵐悄悄地從警衛的眼皮子底下溜進了普通部的宿舍區,將高橋嵐安置在了二樓的臥室裡,魏嵐將其身上弄髒的衣物銷毀,尉遲天和用治癒術將他身上的傷治好後,才離去。

  這是這個時候回到宿舍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兩人只能在高橋嵐的宿舍裡將就一下了,自從魏嵐從這裡搬出去以後,這裡就只有高橋嵐一個人住,雖說是有兩間臥室,可是床卻只有一張。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九年的默契讓這些小事都已經深深地刻印在了他們的一舉一動甚至一個眼神中,尉遲天和將床稍微整理了一下,兩人就在這個並不舒適的小床上休息了一夜。也許這個晚上對於尉遲天和來說,什麼也沒有改變,然而對於其他兩個人來說,這一切,甚至是整個世界都悠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