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魔幻情緣 > 重現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終戰·再戰!

書名:重現 作者:掌心的墨點 本章字數:325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5:15


  第五十七章終戰·再戰!

  六月二十日,早上八點半。

  這個時候,普通部已經完成了一個學年的學業,正在沉靜在社團活動或者是圖書館之中。然而魔術部正彌漫著一種緊繃的氣息,今天是排位賽的最後一場,時間是在十點整,因為賽制的關係,今天比賽的只剩下四組,不論今天的排位如何,這四組將成為今年的四強。

  今天魏嵐沒有留在宿舍裡,而是在底樓的大廳的沙發上,擦著長槍,冰藍色的長槍最近因為頻繁的戰鬥有一個疲憊,魏嵐便在賽前好好地將其擦了個乾淨。

  十點的鐘聲敲響,魏嵐和尉遲天和結伴走出了大廳,一步一步走上階梯,踏上了擂臺,兩人相視一眼,默契說的莫不是就是這樣吧。兩人很快兵分兩路貼著擂臺的邊緣一左一右沖向對手的左右兩邊,看得對手和觀眾們一頭霧水。對手也不是等閒之輩,當機立斷沖向了尉遲天和。之間‘尉遲天和’腳下速度不減,直接沖向對手,因為對手忌憚魏嵐所以兩人是一同沖向‘尉遲天和’這也正和了魏嵐的心意。

  十五米、十米、五米,‘尉遲天和’已經停下腳步,冰藍色的長槍瞬間出現在手中,仔細一看,來人那裡是尉遲天和,明明就是魏嵐!是虛弱之觸!!

  全場爆發出了叫好聲。

  魏嵐槍尖點地,瞬發一個法陣!冰屬性法陣!斷霜!斷霜顧名思義,它的效果就是將受術者的行動進行限制,並且還有冰凍效果,如果說,一個行動的限制是將敵方魔術師的雙腳束縛了,那麼,冰凍的限制就是將魔術師的雙手也給束縛了【四肢是魔術師釋放魔術的主體,被禁錮了四肢的魔術師的威力的確是要大打折扣的。】

  此刻,敵手已經幾近放棄,過去的八年的排位賽,魏嵐從來就沒有用過任何的戰術,只是上場,戰鬥,然後獲勝,然而今年,一直被戲稱為“不會騙人的魔術師”的魏嵐卻幾次三番地使用各種令人應接不暇的戰術,這才讓所有人知道了一件事情,魏嵐不是不會使用戰術,不是正直的傻瓜,只是不削去為了弱小的對手而去費盡心機罷了。

  這樣的結論不禁讓不少年輕的魔術師們喪失信心,只是,這不是嫉妒,因為差距太大,魏嵐根本就讓人嫉妒不起來了。

  兩分三十五秒!

  這個成績如果是放在尋常人手裡絕對是令人仰望的成績,更何況對手也不是泛泛之輩。

  所有圍觀的學生和老師都為魏嵐驚豔的表現獻上熱烈的掌聲。榮耀屬於勝者,敗者只是為了襯托勝者而存在的,對手的兩人卻也都不是輸不起的人,他們並沒有逃避,更是在戰敗後,和魏嵐和尉遲天和兩人握手致意,甚至對魏嵐說了一句“謝謝指教”這等度量著實讓人欽佩,就算今天他們是最先落敗的,卻也贏得了大部分學生老師的讚揚。

  是的,魔術師的圈子裡的確會將一些“誠實”過度的人當做傻子,卻也是讚揚這樣的誠實。

  一戰方捷,魏嵐也沒有為這一勝表現出過度的興奮,常年的勝利已經磨滅了他對勝利後的喜悅的感知,只是,心中還是有那麼幾分愉悅,畢竟,勝利實在是太誘人,勝利會讓人上癮。特別是拿過一次第一又一次第一,就如同癮君子,第一次吸食毒品後又一次,再一次……也許這麼說有些過分,不過也只有勝利才會知道這樣的比喻是多麼的合適。

  魏嵐順著階梯,走了下來,也不去看下一場對手的比賽直接回到了宿舍樓的底樓大廳,魔術部的‘老人’們也都知道,這是魏嵐對於對手的尊重,比賽之前,不去觀察,試探自己的對手的任何招式、戰術。這也是屬於魏嵐的驕傲的潛意識在作祟……

  第二場比賽,兩方都勢均力敵,一對是去年的第二名,二階金系和一階木系,雖說只有一階的木系魔術師,卻已經達到了一階的巔峰,突破指日可待,更能為他添彩的就是,木系的魔術師還很年輕,今年才十九歲,二階金系魔術師今年已經二十三歲,不過總體說來,這個組合是主攻的,防禦方面並不是很重視,但是也不是不重視,木系的防禦石五大行中排位第二的,第一的自然是厚重的土系魔術師。

  另一對就顯得普通了些,一個小姑娘和去年第十名的火系魔術師。

  尉遲天和向場上的那位木系魔術師,打了個手勢,木系魔術師慎重的點了點頭。

  然後,尉遲天和也

不做停留,將魏嵐上場前隨手丟在地上的風衣撿起來,拍了拍灰塵,就回去了。

  尉遲天和走進大廳的時候,就看到先一步進來的搭檔,魏嵐閉著眼睛,隨意地依靠早沙發上,似是熟睡著一般,只是口中還不斷地念叨著什麼,尉遲天和仔細一聽,發現是一些冗長而晦澀難懂的咒語。

  以前自己也曾經問過魏嵐,學院中從來沒有教授過這樣的咒語,只是,那個時候魏嵐是怎麼回答的來著……對了,他說,這是古魔語,相對現代魔語而言更加地冗長晦澀難懂,這只是他的興趣愛好罷了。

  其實,魏嵐這個謊言看上去十分真實,可是卻耐不住仔細地揣摩。記載古魔語的書並不是沒有,但是在這個高度現代化的現在幾乎不會有什麼年輕人去研究沒有什麼用處還彎彎繞繞怎麼聽都聽不懂的古魔語,按照尉遲天和對魏嵐的瞭解,魏嵐是那種如果有時間也要講精神全部集中在練習魔術和提高境界上了,雖然日常還是有一些小興趣愛好,卻也都是不耗費時間的,這個特殊的愛好,實在是出現得太突兀了!

  魏嵐心裡也是有苦說不出,雖然尉遲天和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還是親密的搭檔,雖然沒用了點,卻還是信得過,可是信得過也不代表什麼事情都可以說啊,難道要告訴他,自己不是人界人而是來自魔界?若是這麼說,也保不准他什麼時候告訴他家族裡的長輩,想想就好麻煩啊,比起這樣的麻煩,魏嵐只能說一半留一半了。

  其實魏嵐學習古魔語,練習古魔語的確是有所圖的,在很久之前,李秋老師就曾經在記憶球中傳達過一部分關於古魔語的知識,然後,魏嵐的魔術也在日漸的成長,他發現有一些魔術的咒語別人只要聽了第一段的吟唱就能推測出接下來的攻擊路線,這對自己十分不利,所以,魏嵐便開始嘗試用古魔語或者是龍語來吟唱,雖然是冗長了些,但是熟練了,也是能夠達到那樣的水準的。

  但是礙于古魔語和龍語真的十分的晦澀難懂,然而魏嵐對於這一方面也不想放手,便經常練習,以至於現在,在冥想的時候,走神了就不知不覺地開始練習。

  尉遲天和回過神來,將白色的風衣輕輕地蓋在自家搭檔身上,然後去牆角將中央空調的溫度跳到了二十二度。

  魏嵐本是察覺到了人的氣息,卻感覺到了尉遲天和的熟悉感,就繼續開著小差冥想了。

  也許是外面的比賽太過精彩,也許是眾人都忌憚於大廳內凜冽的冰系魔力,整整兩個小時都沒有人來打擾這兩人恢復體力和魔力。

  此刻,已經是最後一戰。

  魏嵐將身上蓋著的白色風衣扯下,直接扔給了尉遲天和,說:“穿上!”

  “嗯?這次?”尉遲天和有些疑惑,按照兩人之前的計畫,這一戰兩人的分工十分明確,魏嵐主攻,尉遲天和輔助,可是為什麼還將風衣給他叫他穿上,先不說這件風衣不管怎麼看都是小了一號,【最近長穀川悠個子開始拔高了,衣服買大了一個號】再說這天氣……天氣……好吧,是自己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心裡美滋滋地將小了一號的風衣套在了身上,怎麼說,幸好尉遲天和不屬於肌肉男?好吧,其實小了一號的風衣穿在尉遲天和身上,並沒有什麼很大的影響,只是短了點,從布料之中傳來的余溫讓尉遲天和的心情更好了點。

  再說擂臺上的情況,雖然有了尉遲天和的提醒,卻也是無濟於事,場上留下的是小姑娘和火系魔術師。這個結果讓所有人都十分詫異,卻在魏嵐的意料之中。這個小姑娘,就是在排位賽第一天第三場上場的那個會瞬發‘斷空’的孩子。

  “你似乎在這裡看到我一點也不意外?”那個小姑娘,也不含糊,一上場就是一個封禁將整個擂臺分割成了四塊。

  “你的實力的確在那兩位前輩之上。”魏嵐手中只握著秋星,白色的鎖鏈如同緞帶一般飛舞,三下兩下就將封禁打散了。

  封禁消散的同時,尉遲天和也開始移動了,連閃加上幾步跑步,尉遲天和移動的速度也不算慢了。

  “呵,長谷川前輩,之前的一戰,在這裡吃了虧,這次還是死不悔改麼?”小姑娘真不是省油的燈,手中的斷空已經發出,口中還不斷地挑釁著魏嵐。只是魏嵐的心性在這十幾年中是越來越冷了,怎麼會因為小姑娘的幾句話而亂了陣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