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家媽媽三十歲?

第一卷 我家媽媽三十歲? 第七章 新來的領導是美少女?

書名:我家媽媽三十歲? 作者:三土桑 本章字數:41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53


第二天早上,艾麗莎還在睡著,我正在衛生間刷牙準備開始新一天的社畜生活。

“小~墨~”媽媽一蹦一跳的過來,從背後抱住了我。

“窩在sua牙啊”嘴裡含著每分鐘31000次震動的強力牙刷,我說的話帶著奇怪的顫音。

“昨天沒有陪媽媽睡覺,是不是很寂寞啊~”她拿臉蹭著我的背心。

“是是是,有有有。”要不這麼說估計她是不會放過我了。

“小——墨——怎麼對人家——這麼冷淡——”她不依不饒地拽著我的衣服撒著嬌。

“等我sua晚牙。”我被她拽的左搖右擺的,牙膏沫都晃了出來。

“哼!我去找小莎莎了。”媽媽氣鼓鼓地扭頭。

這個小名是不是有點太貼合中式傳統了?

“還是莎莎抱著舒服——”媽媽一邊往外走一邊跟我做著鬼臉。

嗯,抱起來舒服這個我還是很同意的。

順便一般來說30歲的女性是不會跟人做鬼臉的吧!

最後,媽媽一直到送我出門都是氣鼓鼓的狀態。

“好啦,不要生氣。”出門前我笑著戳了戳她鼓起的臉頰。

“哼哼,今天起我要當個隨便的女人,待會我就去把小莎莎吃幹抹淨。”

“當老師不能這麼當吧。”我彈了一下她的腦門。

“哎呀!”

“就算是女生也不能這麼隨便!聽到了沒有。”我拽著她鼓起來的臉往兩邊拉著。

“放sou啦!”她口齒不清地跟我表示抗議。

“不放——”

“媽媽要打你屁股——哎呀放手啦——”

“不放————”

把媽媽的臉揉捏了一通順帶揉亂了她的頭髮以後,我心滿意足地準備出門了。

“就知道欺負我!”她啪嗒啪嗒地拍著腦袋,嘗試著把被我揉亂的頭髮回歸原位。

“哈哈哈,我走啦~”

“等下!”她沖過來拽著我的領帶,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

“好了快走吧,真是不想見你。”放開她的我又把頭扭到一邊,一副生氣的表情。

我則是有點臉紅。

“快走啦!遲到了!”看我沒有反應,她連推帶踹地把我轟出了家門。

今天上班的人是有變化的,小李子終於開始了她的假期,而我們網點另一個人今天來替她頂班了。

“墨哥,咱們網點人也太少了吧。”背後正在無聊地寫寫畫畫的是我們網點的另一名櫃員,名字叫王宇,是支行新進來的男櫃員之一。

人都說銀行挑櫃檯人員基本都得看臉,放在我們網點,這話還真是真的。聽說支行一百多個妹子裡,有一半多都是他的粉。

長得帥果然就是好啊!

“大哥,你們怎麼都喜歡在監控底下搞這些。”出於小小的嫉妒,我回頭扔給他一厚遝的銀行卡:“這一堆吞卡都上交了。”

“我剛閑下來兩分鐘——”

“想做主管不?”我問他。

“不想!”

“那你也得老實給我幹活。”我嘿嘿笑著。

“墨哥真的很嚴格呢。”

“老梗就不要提了。”

不得不說,小李子沒來上班,我還是覺得有一些遺憾的。

腦海裡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她工服A字裙底下的黑絲腿——

啊啊啊!我在想點什麼啊!

對自己的下屬發情,不就成了完全的變態了嗎!

“快清醒一點清醒一點。”我錘了錘自己的後腦勺,要這樣下去,等她來上班就要出問題了。

“對了墨哥,支行新來的副行你知道嗎?”小宇一邊麻利地做著手上的活兒一邊問我:“就新來的那個焦行。”

“啊那個啊,她是不是沒多大年紀啊?”我扭頭問他。

“對對對,聽說是從總行下來的,好像年紀比你還小點呢。”

“這就是前途無量啊——估計堆兩年經歷就回去了吧。”

然後順風順水地升職,最後成為真正跺跺腳全國震三震的大領導。

“墨哥你別灰心,你去把她泡了不就乘龍快婿了嗎。”小宇一臉你懂得的表情。

“別說泡了,焦行來了也有一個月了,我都沒見過她。”我對小宇的說法嗤之以鼻:“咱們這種郊區小網點,可能只有行長能開會的時候時不時見她幾次吧。”

“焦行能不能看上我啊——”

別說,還真有可能。

“你這麼一說,我是不是該提前巴結巴結你啊?”

“不不不,我這個人是不想這麼早談戀愛的。”他一本正經地說:“我的心裡只有工作。”

這話我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

“那你還不趕緊把活兒做了,待會還有別的活兒呢。”我回過頭來翻著工作用的郵箱,突然發現一封紅色加粗標題的信件寄了過來。

寄件人焦將離,抄送全轄區所有網點,標題內容是“請以下網點營業經理下午15:00前於支行辦公室參加會議”

臥槽,說什麼來什麼?

我扭頭跟小宇說:“突然來了個見焦行的機會”

“哇,能給我拍個照嗎哥!最好有簽名。”

“你當是偶像握手會啊?”

拜託了我們網點的副行長幫忙值班以後,我趕緊坐上了去支行的車,我們離支行辦公室有將近一小時的車程,簡直是極其典型的郊區網點。

“不知道這回是什麼事?”在車上我一直思考著這個問題。

“好像來的有點早了……”我在支行大樓底下搓著手。

錯誤的估計了今天的交通擁堵程度,導致我提前一個小時就到了支行樓下。

“算了,先進去找個樓梯口吹吹空調好了。”盤算了一下,我決定先進樓再說。

支行的大樓很新,整棟樓都是禁煙的,所以樓梯間應該什麼人才對。

“哼哼哼~哼哼哼哼~”我一邊上樓一邊哼著歌。

“嗯……”

“哼哼哼……嗯?”突然聽到奇怪聲音的我停下了腳步,從樓梯的上一層傳來小聲的痛

呼聲。

我上樓一看,一個OL裝的姑娘趴在樓梯上,地上散了一地的資料和書籍,看得出來她是抱著很高的一堆資料爬樓梯的時候失足踩空了,才摔了下來。

“你沒事吧?”我趕緊上去把她扶了起來,她好像撞到了頭,迷迷糊糊的開口:“這是……哪兒?”

“這是支行的樓梯間,我看你在這躺著呢,你是摔下來了嗎?”我觀察了一下她的身體狀況,摔得還是挺慘的,除了額頭擦破了一塊以外,腳踝看來是扭到了,腫的很高。

“啊對了,我還得去開會……啊疼疼疼疼疼”這姑娘摔成這樣了還滿腦子想著開會,不過她嘗試著站起來的時候腳踝的疼痛讓她又一屁股坐在了樓梯上。

“別勉強自己。”我幫她把散落在周圍的檔堆在一起,然後問她:“支行有醫務室什麼的嗎?”

“有,在八樓。”她回答我說。

“那這堆文件待會再拿吧,我先把你送到醫務室處理一下傷口吧?”我問她,她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得到了她的許可,我用公主抱的姿勢把她抱了起來。

“呀啊——”我聽到她發出了小聲的驚呼。

“弄疼你啦?有哪兒痛嗎?”我很緊張地問她。

“沒有沒有,不好意思。”稍微糾結了一下,她還是勾住了我的脖子,小聲向我道歉。

“那咱們就快去吧。”我抱著她往樓上走去。

“沒人啊。”好不容易維持著抱著她的姿勢打開了幾層門禁,醫務室裡卻沒有人在。

“值班的可能去休息了吧。”她說道。

“那我來給你先做一下應急處理好了。”我把她放在醫務室的床上,然後開始在屋裡翻找。

不得不說,支行的預算還是很足的,常用的醫療器械和藥品都有,我找了兩個冰袋和一卷繃帶。

“你這扭得還真嚴重啊”我坐到床邊看著她扭傷的位置,雖然看著沒有傷到骨頭,但血管肯定是已經慘不忍睹了。

“抱歉,可以幫我處理一下嗎,這方面的事情我不太會……”她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放心交給我吧,我還是挺有經驗的。”我低頭小心翼翼地把她斷了根的高跟鞋脫掉。然後把冰袋敷在她的腳踝上。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敷一會兒再做一下固定。”我幫她扶著冰袋,維持著合適的位置。

“謝謝”她直率地向我表示著感謝。

“以後小心一點嘛,今天是我經過這兒了,萬一沒有人來,你就不知道要在那兒躺到什麼時候了。”我又去找了碘酒和棉簽:“額頭上的傷幫你處理一下吧?”

“嗯……”她依言把劉海掀了起來,我則蘸著碘酒擦著她額頭上破皮的傷口。

剛才急著送她來醫務室沒仔細看,現在看的話,她還真是有非常素雅的美貌。

黑色的長直發,細長的柳葉眉和丹鳳眼,如果要找個形容詞的話,感覺就像是古代漢家的公主一樣,身上的職業裝扮也是毫無瑕疵,用的是看著就很貴的面料。

奇怪了,來開會的營業經理裡面還有這樣的人嗎?我努力搜索著記憶,但並沒有想到有這樣一號人物。

就這樣幫她擦完了傷口,做好了包紮,我又跑去樓下幫她把資料抱了上來,進門發現她在打電話。

“嗯,好的好的,麻煩推遲一下,現在稍微有一些不太方便的情況。”聽她說話的樣子,應該是和今天的會議有關的事情。

“對了,我還要開會啊!”我一看表,還有十分鐘會議就要開始了,我趕忙拿上自己的筆記本,回頭跟她說:“你就在這先休息一會,我還有個會要開。”

沒想到,她擺了擺手跟我說:“沒關係,我不去的話會是開不了的,我已經讓他們先把會後培訓放在前面了。”

“呃……”我完全沒想到會是現在這個情況。

“自從我來了以後事情就挺多的,早就應該讓大家都和我見個面,剛才看你就不認識我的樣子。”她躺在床上笑著看著我:“我就是新來的焦將離。”

“焦行好!”我立馬切換成工作模式。

“沒事,這屋子裡也沒有別人,我覺得還是你剛才的樣子比較好一些。”她費勁地從床上支起半個身子來,問我:“能幫我多找幾個枕頭嗎?”

我立馬把隔壁床的枕頭拿來墊在了她的背後,她很舒服地半躺下:“偶爾休息一小會還是挺舒服的——”

“焦行平時工作很辛苦嗎?”我問她。

“你老這麼叫我我會覺得很奇怪的。”她對我露出無奈的笑容:“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想跟你交一個私下裡的朋友,能給我這個面子嗎?”

“好的!”既然領導這麼說了,這時候我也應該不再客氣了:“那叫你將離可以嗎?”

“可以呀,你知道將離的意思嗎?”

“是芍藥的別稱吧。”

“你知道的挺多的嘛。”她對我說:“其實這座城市我都是第一次來。”

“雖然因為我是空降過來的,大家都對我很客氣,但是我在這個城市裡一個熟人也沒有。”

她看著跟我差不多大,甚至可能比我還要小一些,看來真的是各人有各人的難處。

“差不多還是得出發了。”她努力從床上爬起來:“你還是得扶我一下……”

“這就要去啦?”

“不去不行啊”她無奈地說著:“都把大家叫過來了——啊哎哎哎”

果然還是沒法站起來,我上去把她的一隻胳膊掛在我的肩上,把她扶了起來。

“好像只能這樣了。”

“這樣總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為了保持平衡,我的另一隻手只能扶在她的腰上,整體看上去是一個非常曖昧的姿勢。

“沒辦法了,麻煩你扶我過去。”

“好,注意看腳下啊。”我一點一點地扶著她走出了醫務室的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