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家媽媽三十歲?

第一卷 我家媽媽三十歲? 第二十章 26歲的我和30歲的媽媽?(三)

書名:我家媽媽三十歲? 作者:三土桑 本章字數:236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9


艾麗莎的手藝真是毋庸置疑,本來應該很費時費力的製作蛋糕過程,就在她的統籌之下非常快地完成了。

比起普通的廚師,這應該是Chef(主廚)應該具有的能力吧。

很快,菜和蛋糕都擺上了桌。

“小墨你要插蠟燭嗎?”媽媽從桌旁邊的一個小袋子裡,拿出了一大把蠟燭:“我數數,一二三四五……”

“還是別插了吧。”插滿蛋糕的26根蠟燭會對我的心靈造成嚴重創傷的。

“哇,這瓶酒好香啊!”顏楚楚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這瓶琥珀色的酒給撬開了,隨著木塞開啟,濃郁的酒香在整個房間漫開。

“楚楚你快去找幾個敞口的杯子。”艾麗莎似乎認出了這瓶酒的味道,招呼著顏楚楚:“葉老師,冰箱裡有凍好的冰塊嗎?”

“應該是有吧?”我接了她的話,起身去冰箱裡找冰塊了。

等我取了冰塊回來,艾麗莎已經把幾個敞口的杯子拿在手裡,擦拭著內壁。

“你回來啦,來給每個杯子都加點冰塊吧。”

我依言把冰塊加在杯子裡,艾麗莎在每個杯子裡都倒了小半杯,冰塊浸泡在琥珀色的液體中,帶上了一點迷幻的味道。

“佐餐用的話,威士卡還是需要稍微稀釋一下,加冰塊可以讓香味充分地滲透出來。”她把倒好的一杯拿給我。

嘗了一口,濃烈的煙熏風味鑽進整個鼻腔,辛辣而圓潤的味道,就連我這個門外漢也能嘗出是好酒。

“和專業人士在一起還真是不一樣。”

“你喜歡的話就最好了呀。”艾麗莎抱著酒瓶對我露出微笑。

“來來來,乾杯!”顏楚楚已經自己抓了一杯,高舉起來。

“好嘞,乾杯!”我也被這種歡快的情緒感染,帶著愉快的心情和她碰了杯。

“屯屯屯屯屯。”碰杯剛一結束,她就直接把小半杯酒悶了下去。

“楚楚,這酒不是這麼喝的呀!”這是艾麗莎的驚呼。

“想和老師再碰一杯?好呀,來吧!”這是媽媽開心的回答,顏楚楚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和媽媽對飲了起來。

看來這一頓是有的鬧了。

最後,就跟我想的一樣,喝的最厲害的顏楚楚第一個倒下了。

她現在抱著酒瓶,盤腿坐在椅子上,一邊嘴裡吐著含混的詞語一邊發著呆。

“哇啊啊……嗝兒”她臉上帶著紅暈,眼神迷離縹緲,甚至還打了個酒嗝。

“拿來,你不許喝咯。”我把酒瓶從她的手裡搶了過來。

“啊!”她搖搖晃晃想從我手裡把酒瓶搶回來,但是起身到一半,便又腳下不穩坐回去了。

“楚楚這樣應該也不方便讓她出門了吧。”媽媽也有一點微醺,但還沒有到酒醉的地步。

我就說我最近肯定要經常睡沙發。

正考慮著,我旁邊這位雙馬尾已經趴在桌子上了。

湊近一聽,甚至還發出了均勻的鼾聲。

“沒辦法,我先把她搬到臥室去吧……”

我費勁地把她背了起來,又費勁地把她放在我的床上,蓋好被子。

躺下的時候,她的雙馬尾會墊在腦後,於是我又費勁地幫她把頭髮解開。

“這發箍就放在枕頭邊上吧。”

她解開頭髮以後,倒是和平時的氣質完全不一樣了。

真希望她平時也能少鬧騰一點。

回到餐廳,艾麗莎正在收拾

著桌子。

“艾麗莎你沒事嗎?”我問她,因為顏楚楚不停地找人碰杯的原因,她也喝了不少的酒。

“應該……沒問題吧。”她的臉上也有淡淡的紅暈。

“莎莎你今天要不也住下吧?”媽媽問她。

“不用了葉老師。”艾麗莎回答:“今天……我就先回去吧?楚楚就麻煩老師先照顧一下了。”

“沒事兒嗎?是不是等明天再走安全一點。”我問她。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她很堅決。

“那小墨你去送一下她吧,要好好把人家送到門口再回來昂。”媽媽又回過頭來對我說,她的手裡還抓著酒杯。

“你也別喝了吧?”

“沒關係沒關係,這點我還不至於醉。”媽媽一點都沒有停下的意思。

“那我去送艾麗莎咯,你可別在我回來之前就倒了。”我在玄關換上了出門的鞋,艾麗莎已經準備完在一邊等我了。

“知道啦——!”

“其實你不應該勉強自己回去的。”艾麗莎其實也醉的挺厲害的,一出門腳步就開始左搖右晃,沒辦法的我只能上去扶住她。

“那你不就要睡地板啦。”艾麗莎笑著對我說。

她可能是看出了我們家這個小屋子的接待能力有限,三個人還好說,四個人我估計沙發都睡不上了。

“我畢竟是個男的,睡睡地板也無所謂嘛。”

“沒事的,都出來了,就麻煩你把我送回去好了。”她腳底下不是很穩,整個人時不時地貼在我身上,酒香混雜著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馨香湧入我的鼻孔。

“那腳底下注意點看路昂。”

“好——”

快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她突然問我:“對了小墨,你收到我的禮物了嗎?”

“收到了,我很喜歡的,不過那張紙條是什麼意思啊?”

“哦——那張紙條啊。”

她停下了腳步,整個身體撲在了我的懷裡,下巴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那個意思是——”

“你先站穩再說話,待會摔倒了。”

我努力地扶著她的身體。

“我想幫你戴上——”

她貼著我的耳朵小聲說道,濕潤的氣息撩撥著我的耳廓。

“這條領帶——”

“是這個意思嗎?”

“嗯!就是這個意思!就像這樣!”她抓著我的領帶結往上稍微緊了緊:“嘿嘿。”

“那這是個很容易滿足的願望呀。”

小李子也想幫我戴領帶,這難道是最近的某種流行嗎。

“也不是,其實應該還有一個詞呢。”她小聲說道:“不過寫的時候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最後就沒有寫。”

“是什麼詞?”

“先把我送到我再告訴你!嘿嘿嘿。”她似乎這會兒醉的更厲害了,開心地笑著,手臂掛著我的脖子身體往下沉。

“哎哎哎!摔了摔了摔了!”

維持著這個艱難的姿勢,我終於半扶半抱地把她送到了宿舍樓門口。

“別鬧啦艾麗莎,已經到啦。”

“不好意思啦。”她終於不再往下墜,但手臂掛著我的脖子:“那我就告訴你那個詞吧?小墨你湊過來一點。”

“哦……”我聞言往她那邊稍微湊近了一些。

“chaque jour.”

“……這又是什麼意思?”我沒想到她說的這一個詞又是法語。

“不告訴你。”她對我露出計謀得逞的笑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