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和我的賣萌系統

第一卷,校園風波。 一卷四節 脅迫

書名:我和我的賣萌系統 作者:一人走來形影單 本章字數:492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3


韓禹偷偷的打開了門,看到眼前的情景,他被嚇了一大跳。

剛才那些氣焰囂張的小混混現在滿頭是血的在躺在地上。

他並沒有想到她會來的這麼快。

而他們旁邊站著的正是徐馨和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陌生男子。

那個傢伙的眼神令人不太舒服,韓禹決定偷偷的溜走,然後把剩下的活扔給他們。

他躡手躡腳的走出了廁所隔間。

“誰?”那個陌生男子猛地轉過頭來。

“他是韓禹,剛才給咱們打電話那個。”徐馨說道。

“要不是我還在學校裡,他估計就要挨揍了。”

“大哥,你是哪位?”韓禹的嘴上淡定的說著,但腿抖得比馬達還快。

“我叫周毅千,是徐馨的朋友,請多多指教。”說完他的嘴上露出了爽朗的微笑,同時向韓禹友善的伸出了手。

韓禹硬撐著微笑把手伸了過去。

那只手在非常用力的捏著韓禹的手,韓禹的臉開始扭曲。

周毅千看到韓禹的表情,抱歉的笑了笑,便連忙的放開了手。

而那邊徐馨已經完成了傷口的初步處理。

“只是皮外傷,但還得去一下醫院比較好,防止感染。”

說完徐馨就把人扔給了周毅千。

周毅千一隻手接住了徐文。,然後把他扛在了肩上。

“老實點,別亂動。”周毅千對肩上的徐文說道。

徐文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一幕把韓禹看呆了,他忍不住的感歎他的力量是真的強悍。

就這樣的別說是來幾個小混混,再來幾車都沒有問題好不好?

他們出了廁所之後,太陽已經落下山頭,天空中隱隱約約的多了幾個小小的星星。

他們很快攔了一輛計程車,準備前往醫院。

這對於韓禹來說是個解決他內心疑問的機會。

“你弟弟昨天不是應該死了嗎?他根本就沒帶任何藥品。”

“等會到了醫院再和你說。”徐馨示意他注意點。

韓禹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用手機給家裡發了個資訊。

“媽,我1今晚晚點回來,晚飯別忘了給我留點。”

“主人,這個能力是不是特別厲害啊?”千銘突然的說道。

千銘的突然襲擊嚇了韓禹一跳,嚇得韓禹差點從座位上蹦起來。

“嚇死我了,幹什麼啊?”韓禹回應道。

“還有這個能力是不是故意逗我玩的?竟然給了我一個小提琴?”

說起學小提琴的那段時間,那可是韓禹這輩子最不想回憶的時光之一了。

“怪我咯?我一開始就告訴你這是隨機的了,你個非洲主人。”

“你.....”韓禹很氣憤,但找不著反駁她的理由。

畢竟歐不歐這種事要怪只能怪自己了。

“你在那兒幹啥呢?到站了!”周毅千叫了我一下。

我看了一眼窗外,計程車已經到了醫院的大門口。

而徐馨和扛著徐文的周毅千已經在車門外站半天了。

韓禹有點尷尬,連忙從車門中走了出來,沒想到和千銘這傢伙聊天這麼影響注意力。

三人連忙向醫院掛號處走去。

掛完號之後,周毅千把徐文送到了檢查的地方。

徐馨則把韓禹帶到了昏暗無人的安全出口裡面。

“什麼事啊?還要把我叫到這裡說。”韓禹開門見山的說。

如果是小事的話他們明著說就可以了,不必這麼大費周折。

“你能幫我長期照看我弟弟嗎?我這段時間有事。”徐馨請求到。

她並沒有說謊,韓禹知道她有藝術節的舞蹈節目要忙。

但即便如此,韓禹毫不猶豫的做出了回答:

“一邊玩去,我可沒有義務照顧你弟。”

韓禹有這時間幹什麼不好,為什麼偏要幫助她呢?

“沒有義務是吧?稍等一下。”

她從兜裡拿出好幾張百元大票。

韓禹看到這一幕就開始難辦了,如果不收錢就是不給她面子,如果收了錢就得幫她照顧人。

但即便如此韓禹還是默默的搖了搖頭,準備從安全出口走出去。

因為她的行為讓韓禹感到了難堪。

但徐馨硬是把他拉了回來。

“你不幫是吧?我可有你的把柄。”徐馨用威脅的口氣說道。

聽到這句話韓禹愣了一下,回過頭來問道:

“什麼把柄?我可不記得我有作業以外的事情犯在你的手裡。”

說完徐馨拿起手機,給韓禹看了一張照片。

正是韓禹在廁所隔間裡拆小提琴包裝的照片。

“這個你怎麼說?”徐馨詢問道,臉上流露著微笑。

“啊...我...”韓禹一時無語,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能撓撓頭思考一下。

如果不答應她的話,她可能會把這張照片給風紀委員會,如果照片被認定屬實的話,韓禹會因為風紀分歸0面臨著被開除的危險。

更不巧的是,徐馨是風紀委員會的會長。

所以只有答應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於是韓禹回復道:

“我答應你。”

畢竟這樣總比開除學籍好。

“算你聰明,我把我弟的電話號碼給你,每天放學你就給他打電話,告訴他在哪裡等你。”

話畢,她從校服上衣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帶著筆的筆記本,然後刷刷刷的寫下了一串電話號碼。把那張紙撕下來遞給了韓禹。

“拿好。”

韓禹接過了那張紙,然後把他加入自己手機的電話本。

“你可以走了,我來照看我弟弟,至於那些渣子我會讓風紀委員會會來處理的,別忘了幫我照看啊。”

“明白了。”韓禹回復道。

說完他就快步走出醫院,打了一輛計程車,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此時星光已經懸掛在了計程車的頭頂,韓禹準備拿出耳機聽會歌休息一下。

“主人,你為什麼要答應那個詭異的不平等條約呢?”千銘問道。

“我不想惹事。”韓禹回應道。

因為他只是想和大家一樣,過著平常的人生。

反抗強權對他來說壓根不可能,因為這樣就會和他的初衷背道而馳。

“那你不打算嘗試一下嗎?”千銘問道。

“再說。”韓禹回復道。

正當韓禹和千銘聊的正開心的時候,計程車司機喊到。

“到站五分鐘了,趕緊下來。”

韓禹尷尬的笑了笑,然後付了錢從車上下來。

下車之後,韓禹徑直的向家走去。

韓禹快步的跑上了樓,打開了門。

一個滿臉親切,穿著大睡袍的中年大叔正躺在沙發上看書。

“喲,兒子,你回來啦。”那個中年大叔放下了手中的書,看向了韓禹。

韓禹眼前這個男人正是他的父親——韓耀,是某個秘密宗教的主教之一。

當然,也是個熱愛旅行的傢伙。

“老爸

這次給我帶什麼回來了?”韓禹一臉期待的對他的父親說道。

韓耀每次回家都會給他帶一大堆的土特產,從零食到到書本都有。

但韓禹基本每次都是奔著書去的。

韓禹翻來翻去,終於在一大堆的零食裡找到了一本裝飾華麗的書。

“這可是著名作家花落的作品《人生的路》,這可是精裝正版!我在浪漫之都排了將近14個小時的隊才搞到的。”

“我看你就排了兩分鐘吧。”韓禹吐槽道。

即便如此他拿著那本《人生的路》,轉身進到了書房裡。

韓禹剛要準備寫作業,他的腦袋裡出現了一個聲音。

“哎呀!主人你可悶了我好久啊!人家都快被燜成包子了。”

貌似是由於系統設定的原因,當韓禹和別人說話時千銘無法吐槽。

“我求求你再悶一個小時。”

“好吧。”

搞定了千銘之後,韓禹只用了一個小時就寫完了作業。

他放下手中的筆,伸了個大懶腰,然後把那本《人生的路》拿到了臥室。

他拉開了床頭旁那盞小檯燈,小檯燈的燈光很柔和,韓禹跳到了床上,蓋上小被子就開始看書。

這本書的故事非常引人入勝生,他很快就開始沉浸其中。

“主人,他第五章就死了。”千銘見到韓禹開始看書,就像打了一針興奮劑一樣。

“你可放過我吧。”韓禹無奈的說道。

那是個非常關鍵的角色,所以韓禹當聽到他的死期之後頓時對這本書失去了興趣。

他只能關上檯燈,閉上眼睛,準備一覺睡到天亮。

但他好像忘了他的身體裡有個“元氣滿滿”的系統。

早上5:00

韓禹的鬧鐘響了起來。

韓禹被嚇得連忙開始疊被,換衣服,當然還有關鬧鐘。

因為這個鬧鐘可是《威風堂堂》,如果讓這首歌放到某些關鍵部分就會很糟糕。

收拾完一切之後,韓禹打開了手機,發現了現在才五點。

可是他清清楚楚的記得自己的鬧鐘設的是六點啊。

他翻了翻手機,發現自己的手機多了一個叫“千銘”的app。

它的圖示是一個長相非常可愛的女孩子的照片。

這下他就知道這個愚蠢惡作劇的兇手了。

“千銘?”韓禹有氣無力的說道,因為他現在已經困死了。

“早上好!主人。”千銘元氣滿滿的回答著韓禹的疑問。

“是不是你調的手機鬧鐘?”韓禹問道。

“是啊!為了監督主人早起啊!”千銘回答道。

“還有這個app是什麼玩意?”

“這個是給主人配備的特殊app!這樣千銘就可以在你玩手機的時候和你一起玩耍了!”

韓禹被她說的連回答的熱情都沒有了,他準備去洗手間開始洗漱。

但他一打開廁所門就發現他的父親正在洗澡。

韓禹的默默的關上了門,反正現在才五點,先來一盤《王者聯盟》!

他剛一打開王者聯盟,卻發現遊戲介面上出現了一個q版立繪。

當他玩遊戲時,發現一個叫“千銘sama”的玩家出現在他的對局中。

這個玩家基本局局carry,操作連星光80顆星的韓禹都嚇到了。

“千銘,你玩的這麼6?”

“那你看,我把我能用的所有輔助程式都用上了,比如什麼自動躲技能啊,自動預判啊,透視啊,全都有。”

“順便說一下,我玩的是你的大號。”

一想到千銘用他的號開掛,韓禹嚇得連忙上號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的帳號被封了10年。

不過還好他夠肝,沒有為地醜遊戲公司付出一毛錢。

不過好在父親終於從廁所裡出來了。

韓禹在洗漱吃早飯之後,背上書包直接走上去學校的路。

畢竟那個班長把班級鑰匙扔給他管理了。

到了學校門口,韓禹發現門口聚攏了好多的小混混,似乎在商量著什麼。

其中幾個身上還包著紗布。

當韓禹走近的時候,其中有幾個人對韓禹比比劃劃的,有股不太好的氣氛。

韓禹發現事情不對勁,直接翻牆進到了學校裡。

學校裡由於是大清早的關係,一個人都沒有。

他為了避嫌躲到了教學樓裡,用班級的鑰匙打開了門,快速的進到了班裡。

他進屋第一件事就是關緊屋裡的門。

然後就是躺在桌子上補覺一路補到了上課。

由於補過覺的關係,韓禹今天聽課格外有精神,而千銘也沒有打擾他,估計還是在補覺。

中午放學之後,韓禹要給徐文打電話,畢竟答應好了要給他當保鏢。

但還沒等韓禹把手機拿出來,韓禹的手機就開始瘋狂的震動。

按常理來說這個時間段不可能有人會給韓禹打電話。

那應該是出事了。

韓禹連忙接起了電話,電話對面是一陣粗暴的吼聲。

“你的小兄弟被我們綁了,給我現在來男廁所一趟,我們需要好好聊聊。”

韓禹掛掉了電話,連忙向廁所跑去。

到了廁所門口,韓禹對千銘說道:

“千銘,醒醒啦!”

“幹什麼啊?主人?人家要睡美容覺。”

“歐皇工具箱。”韓禹說道。

一個小箱子出現在韓禹面前。

韓禹拆開了箱子,裡面是一個防狼電棍。

他歎了口氣,終於能給點靠譜的東西了。

隨後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確保四下無人,他關掉了防狼電棍的保險,然後把電棍拿在了手上,慢慢的推開了門。

確保門口沒有守衛後,韓禹將防狼電棍塞入了袖子裡,然後向廁所裡面走了進去。

廁所的光線即使在中午也仍然這麼昏暗,韓禹小心的注視著周圍。

他看到幾個小混混架著徐文。

而那個小混混貌似也注意到了韓禹,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

韓禹把手放在兜裡,一臉很吊的樣子走了過去。

“你小子怎麼這麼吊?”帶頭的混混說道。

“我愛咋咋地,快點問問題放人,我還沒吃飯呢。”

“那我問你,那個站在徐馨旁邊的那條狗叫什麼?”那個帶頭的混混的用一種很不可一世的口氣說道,似乎在告訴韓禹我是這兒的老大。

聽到這個問題的韓禹的內心也是崩潰的,不出賣的話就算有防狼電棍也會被胖揍一頓,附贈送到醫院躺上幾個月。

出賣他的話,不僅挨頓胖揍不說,自己的學籍也會有危險。

既然這樣,不如放手一搏。

“不認識。”韓禹冷漠的回應道。

那個小混混冷哼一聲,撿起了地上的一根鋼管。

“敢騙老子?你倆他媽的明明就認識,幹他娘的。”

韓禹也把防狼電棍從袖子裡拿了出來。

因為眼前的這個傢伙明明就是在找茬。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