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一品醫妃:王爺該吃藥了

第6章 忍字頭上一把刀

書名:一品醫妃:王爺該吃藥了 作者:夏至 本章字數:3190

更新時間:2018年06月03日 23:36


第六章 你是天王老爺嗎?

聽到這句話,葉落瑾的火氣騰的一下子就上來了,這男人以為他是誰啊!忍不住脫口而出:“你以為你是天王老爺嗎?可以用賣身契來制約別人,你以為。”

哎,等等,她是不是忘了些什麼?

她穿越了,而且是第二次穿越了。

這次她真的是悲催了,欲哭無淚啊!換上一副諂媚的模樣:“大爺,你看小女子是如此的可憐,剛剛從虎穴狼窟裡逃出來,你能不能。”

“這不是有個現成的辦法嗎?你賣身給我,既可以躲得掉你的無妄之災,又可以有了藏身之所,豈不美哉。”顧南軒笑的狡黠,猶如一隻狐狸一樣。

那樣子分明是在說,你看我對你多好。

葉落瑾真的想一個巴掌抽死他,她還真沒見過這樣不要臉的人,明明是威脅她卻還說的像是給了他多大的恩惠似的。

可是現在葉落瑾無可奈何,忍字頭上一把刀,好她忍。

葉落瑾握緊拳頭,咬著牙,笑著迎上去:“對,你說的都對。”

“這就對了嗎?本公子可是很仁慈的。”顧南軒對葉落瑾的回答很是滿意,笑著點頭。

好漢不吃眼前虧,她忍。

就這樣葉落瑾秉持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宗旨,安然無過的被帶去顧南軒的醫館。

次日,葉落瑾著實被顧南軒醫館給震驚了。

只見此刻的顧南軒一襲白袍端坐在診斷桌前,十指搭在病患的手腕處,眉頭微微的皺起,似在思考些什麼,片刻後,顧南軒睜開雙眼耀眼的桃花眸裡全然是笑意,對著病患:“沒事,不過是普通的風寒罷了,我給你開幾幅丹藥,再睡幾天就沒事了。”

聽到他的話,病患立刻喜笑顏開,千恩萬謝的跟著病患去取藥了。

不得不說,要是在現代這個顧南軒絕對是一個好醫生,對待患者斯文有禮,而且為人謙和,再配上那副人神共憤的臉簡直是完美啊!

只是不知道,這醫術究竟怎麼樣。

歪著頭,目光追尋著顧南潯,透露出一股子打量的味道。

她職業病又犯了。

“姑娘你這是落枕了嗎?”

一句話差點讓葉落瑾的老血差點沒噴出來,啥,落枕,你家落枕是歪著頭的。

“她這不是落枕,她這是做作,借著落枕來博得我們的同情。”那邊顧南軒臉眼睛都不眨說出了這句話。

做作,葉落瑾頓時覺得遭受了萬千暴擊。

“我這是職業病你說我做作,你有什麼論斷說我是。”

還沒等葉落瑾解釋完,顧南潯的聲音斬斷了葉落瑾的最後一絲幻想:“你說你又是拋媚眼,又是搔首弄姿的,不是做作是什麼,莫非職業病就是你給它起的新名詞。”

“你。”

葉落瑾被人逼到詞窮。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顧南軒挑眉,迎上葉落瑾那詞窮的眼神。

莫名其妙覺得超級爽。

“你這是。”葉落瑾

“怎麼,我連我自己的丫鬟都不能說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忍字頭上一把刀,我忍。

葉落瑾咬著牙,攥緊拳頭,笑著道:“對,你說的都對。”

看到葉落瑾吃癟的樣子,顧南軒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對嗎!這才是一個丫鬟該有的樣子。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看到顧南軒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葉落瑾真的是連肺都要氣炸了。

現在要是有一個導彈,葉落瑾估計早拿著一百個轟死他了,可是,這只能是設想。

她葉落瑾真是命苦啊!

這邊,葉落瑾還在感歎自己的命運,顧南軒這邊卻遇到了麻煩。

只見此刻,大廳裡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個個身著官服的官差,這陣仗,是要幹嘛!

葉落瑾忍不住退後了幾步,別怪她慫,是真的她怕了,是真的她惹不起,她可不想再死一次,保不准那次又去見耶穌了。

就在葉落瑾糾結的時候,官差斜眼一撇,好像看到了葉落瑾,眉頭一皺,這個人他是不是見過。

“夜捕頭,不知到我這醫館做什麼。”察覺到夜捕頭的不對,顧南軒趕忙上去岔開話題,轉過頭,對著葉落瑾呵斥道:“見到夜捕頭還不行禮,沒長眼是嗎?”

葉落瑾被這一聲嚇的趕忙回過神來:“見過夜捕頭,還請夜捕頭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小人這次。”

看著葉落瑾恭敬的樣子,夜捕頭也不再說些什麼,只能賠笑:“顧大夫嚴重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再說我甚少來顧大夫這裡,丫鬟

們不認識也是常事。”

二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寒暄著,留下葉落瑾一個人在哪裡當活人雕塑,舊社會官僚資本主義就是不好,我要投訴。

可惜,她也只能說說而已。

就在葉落瑾要絕望的時候,她突然聽到了這樣一句話:“顧大夫,你有所不知,城南那邊發生了一起怪病,哪裡的人一夜之間全部起了紅色的疹子,高燒不退,到現在已經死了好幾個人。”

紅色的疹子,發燒。

“是不是那些紅色的疹子上面還一起了一個個小水泡,一把它撕破他還會長出來。”想都沒想,葉落瑾就開始說出這句不著邊際的話。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葉落瑾的身上,尤其是那個夜捕頭更是發現新大陸一般。對著葉落瑾就是一陣詢問:“對對對,你怎麼知道的。”

手勁之大讓葉落瑾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我只是隨口說說的,夜捕頭你別當真。”葉落瑾真相打死自己,幹嘛要多那句嘴。

“怎麼可能,你一個小丫鬟,都沒有到過城南,就聽我說過這句話之後就能把那症狀說出,你還敢說你不知道。說,把你知道都說出來,要不然。”

不得不佩服這個夜捕頭,捕捉細節能力真是杠杠的,要是在現代,不去當檢察官真是可惜了。

“你說還是不說,啊!”件葉落瑾半天沒有反應,夜捕頭的聲音忍不住提高了幾度,顯然是怒極了。

見狀葉落瑾哪還敢在打馬虎眼,只能乖乖的就範:“我說,我說,你能不能先把這個手放開,不放開我怎麼說呢!”

忍不住,葉落瑾開始討價還價起來,不是她矯情,是真的痛的要死啊!

有那麼一瞬間,夜捕頭有些不悅,抬起頭看了看顧南軒,看看顧南軒,只見顧南軒含笑不說話,便慢慢的鬆開手。

那麼一瞬間,葉落瑾只覺得天堂啊!可是下一刻,便被打入了地獄,只看見那夜捕頭猶如防狼一樣,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

這是防賊的,再轉頭只看見顧南軒的眼神,狼狽為奸,說的就是他們。

休息了片刻,葉落瑾抬起頭,一雙璀璨的瞳孔裡帶著自信,淡然開口:“從夜捕快說的情況來看,可能是天花。”

“天花。”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懵,這是什麼。

看到所有人的眼神,葉落瑾有那麼一瞬覺得世界都那麼不好了,不至於連天花都不知道吧!

看來還真是這樣。

歎了口氣,葉落瑾開始解釋起來:“感染天花後十二天開始顯現出來,初期只是高燒,頭痛,並不會引人在意,兩三天后會在臉上,手臂顯示出淡紅色的病灶,幾天後,那些病灶會出現化膿的症狀,如果嚴重是不是還會出現有人說見到怪物的症狀。”

一句話,把夜捕頭說的一愣一愣的,還真是神了這個小丫頭,能知道那麼多的。’

詫異的不只有夜捕頭哈,還有顧南軒一開始他還以為她只是個普通的下丫頭呢!可是現在看來不是這樣的。

嘴角勾起一絲笑意,再次詢問:“那,你可知道這個病怎麼治呢?”

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顧南軒就開始詢問起葉落瑾,是不是有些為時過早了。

可是,顧南軒並不理會,只是看著葉落瑾再次詢問:“這個病,怎麼治。”

葉落瑾呆愣了幾秒,不知道怎麼回答,難道要她告訴這群古代人打疫苗嗎?

怎麼可能。

沒辦法了,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可以按照水苗法救治。”

“水苗法。”顧南軒皺起眉頭,這是什麼。

“獎患者的痘痂取出,研磨成細細的粉末,將粉末與人乳混合調至均勻用棉布包裹在內,捏成棗子的形狀,用細線拴住,堵在患者的口鼻處六個時辰,這就可以了。”

“你確定這是治療方法。”還未等葉落瑾說完,那一聲質疑就傳來了。

果然,這個顧南軒不好混弄。

可是,就事論事,在古代以這個條件是根本不可能救治的,唯一能做的只有預防,現在要是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無異於是自找死路,但是,這樣糊弄人自己固然能夠有一時的安寧,但是那些病人怎麼辦。

一時之間,葉落瑾的心頭湧上一些酸澀,自己學醫不就是為了救死扶傷,可是現在自己在做什麼,一方面,是自己的生命,一方面是災民的生命到底該怎麼抉擇。

“你確定這是治療方法。”猶如審判的聲音再次傳來,孰是孰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