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九章秘聞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284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你瘋了?殺人可是要償命的!這裡可不是金山村,只要死一個人,員警隨時會來盤問!”陳琦怒道。

   胡瘋子咬牙切齒道:“我沒一錘砸死他,算他走運!”

    陳崎沉吟了一會,突然道:“按道理說,平常的人應該不會冒著危險來探聽你的事,你說……這個閻行和杜子健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聯繫?”

    “不可能!絕不可能!我和閻行認識差不多有十年了,他是個孤兒,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性格也怪癖得很!”

    “這就對了!”陳崎拍手道:“一個孤兒,為什麼要接近你?就算他和杜子健毫無關係,恐怕也是受人指使來調查我們底細的,胡晉言,你這個糊塗鬼,被人利用了十年!居然沒有發現他的真面目!”

    ‘嘭’的一聲,顯然是胡瘋子氣得砸到了什麼,喝道:“你這樣一說,倒是合情合理,我……我去把這個閻行殺了,一了百了!”

    我聽見腳步聲急促的走向門邊,我忙爬起來,想找個地方躲一躲,但這時候陳崎卻喝阻道:“等一等!”

    胡瘋子道:“怎麼?”

    “枉你還是個大學生,怎麼做起事情來這麼魯莽?”

    胡瘋子冷冷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想想看,既然他敢單槍匹馬的來這裡找我,那麼他背後的勢力,一定不簡單。”

    “你說……我們每年都把人送去聖禮教堂當化肥,會不會……已經被員警盯上了?所以……所以他們才會派閻行來調查我?”

    聽到這裡,我暗忖:‘把人送去教堂當化肥?!’,這是什麼意思?我甩了甩頭,繼續偷聽。

    陳崎緩緩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這裡可不能再待下去了,我們得馬上離開!”他頓了一頓,又說道:“但我怕的是……這個閻行和杜子健會有什麼關係。”

    “杜子健?他早死了,你擔心什麼?”

    “他雖然已經死了二十年,但你別忘了,杜子健可是南方報業集團總編輯的獨生子,他的失蹤,公安局的檔案上可一直都沒有撤案,且東南商報對他的尋找,也一直沒有放棄,這才是最棘手的事!”很好,現在我的線索又多出來一個,這個叫做‘杜子健’的,居然還是東南商報的記者,我暗自冷笑,看來這群人在二十年前,不知幹下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卻一直擔驚受怕到今天,都沒有緩過來。

    胡瘋子冷靜下來,問道:“那你說怎麼辦?”

    “我已經找人去調查孟穀的底細,等我的人有了眉目,到時候再做打算。”

    “好,就先照你說的辦,”胡瘋子忽然歎了口氣道:“張翠這賤人,何必這麼急著去尋死,這麼多年都過來了,難道還怕背上幾條人命嗎?”

    陳崎的聲音聽起來有稍許悲涼,道:“我聽說張翠這些年來,一直潛心拜佛,她每次和我通電話,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恐懼,一定折磨得她快要瘋了,她……她死了,也算是一種解脫。”

    兩個人都靜下來,仿佛想起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我見他們沒有了動靜,想來談話已經完成,於是我輕輕的爬起身,但我剛轉過身,就看到張阿姨手中拿著一根棒球棍,狠狠砸在了我的腦門上。

    霎時間我的腦袋頭暈目眩,竟一個踉蹌,撲倒在房門裡,撞了進去。

    張阿姨大喊大叫道:“有賊!他……他一直躲在門外偷聽,怪不得……怪不得剛才阿黑一直叫個不停!”

    這時胡瘋子已經竄上來,一拳打在我的臉頰上,把我僅剩的一絲力氣都打散了,然後陳崎遞給他一根麻繩,俐落乾脆的把我雙手反綁了起來,我已經無力反抗,只好像個死豬一樣躺在地面上。

  

  胡瘋子狠狠踹了我兩腳,啐出一口唾沫罵道:“媽的,閻行!你總算落在我手裡了!”

    我笑道:“呵……呵呵,胡瘋子,你……你也總算被我找到了。”

    “還要嘴硬!”胡瘋子拿起書桌上的鋼筆,就要紮下來,陳崎一把拉住他道:“你瘋了?!想死嗎?”

    胡瘋子瞪著一雙大眼,目露凶光,冷冷道:“先讓你活一段時間,到時候把你埋在黃土裡,看你還敢不敢多管閒事!”

    我不敢再說話,免得挨打,要是被打得殘廢了,那我就算想逃出去,恐怕也沒有辦法。

    “現在把他怎麼辦?”

    陳崎冷笑道:“先關在地下室,等私家偵探查清楚了他的底細,再把他殺掉!”

    胡瘋子點點頭,把我扛起來,要朝門外走,這時別墅外竟響起了青青的叫喚聲:“喂,你想把我一個人扔在外面嗎?快開門,放我進來睡覺!”

    我暗忖糟糕,這女人想錢簡直想瘋了,竟連命都不想要,胡瘋子皺眉道:“誰在喊?”

    陳崎道:“剛才跟他一起來的女人。”

    胡瘋子笑道:“閻行,你什麼時候交了女朋友?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什麼女朋友,不過是個妓女罷了,只要……只要你有錢,她什麼都肯幹。”

    我說的是實話,但顯然他們不信,胡瘋子陰森森的說道:“放她進來,把他們一起關在地下室,當一對生死鴛鴦!”

    “你這個主意不錯,”陳崎喊道:“張阿姨,放那女孩子進來。”

    我腦中飛快的旋轉,思索對策,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辦法,我說道:“胡……胡瘋子,我們那麼多年朋友了,難道你忍心親手殺了我嗎?”

    “那是你自找的!”

    “我每次來你那裡,都……都會拿一盆蝴蝶香回去,現在我……我就要死了,你……你能答應我最後一個遺願嗎?”

    胡瘋子停下腳步,剛好停頓在樓梯口,我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客廳,已看到張阿姨披了一件外套,走向門外,我接著道:“我……我想最後聞一聞蝴蝶香的味道,死……死也滿足了。”

    胡瘋子的注意力明顯被我分散了開去,他仿佛正在思考著我的話,這時候我深吸一口氣,鼓足力量呼喊道:“別過來!這裡有殺人犯,快去報警!”

    這句話我當然是喊給青青聽的,並且我的聲音很大,幾乎把嗓子喊啞,胡瘋子怒道:“閻行,你他媽的敢通風報信!”他猛地一下把我摔在樓梯上,像一頭老虎般沖下了樓。

    與此同時張阿姨也嘀咕著走進來道:“那姑娘怎麼走了?踩著那麼高的鞋子,也不怕摔……”胡瘋子像陣風般從她身邊跑過去,一下就把她撞翻在地,她尖叫著倒下來,額頭磕在玻璃桌角上,瞬間鮮血橫流,把漂亮的玻璃茶几都染成了腥紅一片。

    我看那位張阿姨一動不動的躺在地面,瓷磚上全是血和玻璃碎片,我挪動著滾下樓梯,慢慢靠過去,背身拿起一塊碎玻璃,慢慢的、緩緩地、極其平穩的開始割我的縛索。

    陳崎聽到動靜,跟著從三樓走下來,手中還拿著一支老式的柯爾特左輪手槍。

    我笑道:“你走路的姿勢倒真紳士,可是做出來的事情卻像個強盜!”

    陳崎冷笑道:“你別忘了,剛才是我這個強盜,從胡瘋子的手裡救下了你的性命!”

    我需要時間,所以我不得不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和我的對話上來,我說道:“但你更壞,畢竟胡瘋子做事果斷俐落,絕不會拐彎抹角,怪不得他對你充滿了戒備心!”我故意激怒他道:“你殺杜子健的時候,他有沒有反抗?”這當然是我耍的一個小小花招,我想看他接下去怎麼回答。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