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十四章準備!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559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我懶得理他,又選了一把開山過道的厚背砍刀,問道:“有弩嗎?”

  “弩?”吳歌詫異道:“你要那玩意幹什麼?”

  “我這一次要去原始大山,萬一碰到野豬、狼群,也好用來對付它們。”

  吳歌笑道:“一把弩,怎麼對付得了野豬?我給你一樣好東西。”他從屋裡拿來一件黑色的器具,得意的笑道:“這是我特地從國外弄來的鑽火器,在野外,只需五秒鐘,就能生出火,狼群也好,野豬也罷,遇火都不敢靠近。”

  這的確是個好東西,我隨意試了試,把鋼錐抵在木樁上,雙手各自扣住一個環,往兩邊輕輕一拉,鋼錐就旋起來,‘嘩’的一聲,一陣火焰沖起來,幾乎要燒焦我的頭髮。

  吳歌大笑道:“就是這樣!你倒也用的挺好!”

  “這東西好!”我小心翼翼的折起來,又選了兩個登山包,採購了一些醫務品以及野外用的帳篷、繩索、指南針等物品,指了指歐陽倩道:“找她結帳。”

  吳歌一副我心中有數的表情道:“你放心,朋友一場,給你打個七折。”

  我推開門,扛著大包走出去,忽然回頭說道:“這一次我要去原始大山,要是回不來了,記得清明的時候來幫我上墳。”

  吳歌拍了拍胸脯道:“沒問題,我一定會帶上你最愛吃的醬油饅頭,你放心去吧。”

  我笑了笑,醬油饅頭是個好東西,只可惜我並不愛吃,我走入車子的時候,青青已經等了很久,她好奇道:“你帶了些什麼回來?”

  “一些必要的野外用品。”

  她翻了一翻白眼,嘲笑道:“你真的決定去金山村?”

  我沒有回答她,因為我看到歐陽倩走過來,沉著一張臉,上車說道:“你的朋友給我算了一大筆賬,我以為他會看在你的面子上給我一個好折扣,沒想到竟收了我幾萬塊錢!”

  我笑道:“他從來不把窮人當朋友,他對你這麼客氣,當然是因為你有錢。”

  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青青的眼神忽然亮了,她咳嗽了一聲說道:“我要下車。”

  歐陽倩奇道:“你不準備帶我們去金山村了嗎?”

  “那種地方我就算死也不願意去,更何況我什麼好處都得不到。”

  歐陽倩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立馬就聽出來青青話中的含義,於是她睥睨著問道:“你要多少錢?”

  “你想給多少?”

  歐陽倩求助的望著我,我歎了一口氣道:“一萬?”

  青青可笑的搖了搖頭,說道:“後面再加個零,十萬才差不多!”

  我大吃一驚,簡直認為她瘋了,但沒想到歐陽倩竟一口答應道:“好,就照你說的,十萬,但你必須得把我們帶到村子裡。”她盯著青青。

  青青驚愕了半天,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支支吾吾道:“你……你先付給我一半的錢。”

  “一半沒有,最多三萬,等你帶我們去了金山村以後,我再給你剩下的錢。”歐陽倩直接丟給她一疊人民幣,外加一套女式運動衫,冷冷道:“你穿成這樣,怎麼走山路?”

  青青‘咯咯咯’的一直笑,點著鈔票說道:“我從小走慣了山路,就算踩著高蹺,也一定比你這樣的富家小姐走得好。”

  我搖了搖頭,仿佛覺得這是一場不可思議的夢。

  順著青青的指點,我們驅車來到了橫溪鎮的最西邊,一座大水庫和一座小型煤窯的交叉點,這裡有一條只允許一輛車(最多兩輛)通行的盤山公路蜿蜒而上。

  歐陽倩問道:“從這裡上去?”

  “對,就從這條路開車上到半山腰,然後順著深山寺的方向前進,等等,讓我想一想。”青青咬著手指思索了一會,她已經太久沒來走過這條路,就快忘得差不多了,但幸好她還是用力、肯定的點點頭道:“沒錯,就照我說的走,一定不會錯的!”

  我們懷著忐忑的心情,驅車在像蛇一樣崎嶇、像麵條一樣狹窄的路面上,每一輛迎面駛來的車子都會讓歐陽倩臉色發白,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一個小時以後,在小車轉入一條坑坑窪窪的古老土路之後,才算是變得獨自遠行。

  我看到了幾個和尚穿著紅色僧衣,走在道旁的黃土地上,忍不住開口道:“他們是深山寺的和尚?”

  “應該是吧。”青青翻了翻白眼,倒在後座上打起了盹,懶懶地說道:“到了岔路口,再叫醒我。”

  我點點頭,繼續觀察這無人地帶,仿佛和大山外喧囂紛擾的世界形成了兩個極端,我看著飛速倒退的兩旁的樹蔭,知道只要稍微一個不小心,就會葬身萬丈山谷,但很顯然,歐陽倩還處在驚愕以及迷茫的思維轉換當中恢復不過來。

  於是我好心地說道:“你最好開得小心一點。”

  “這條路越來越來難行,你看前面那個大坑,要把我的車子震壞了!”她這樣說的時候,我也看到她往左打了一下方向盤,這本來沒什麼,但一頭野豬竟突然間從右手邊沖出來,並且狠狠地撞在車門上!

  這突然其來的一瞬間,我一把抱住歐陽倩,已經無法去顧及那只野豬怎麼樣而來,卻感覺到整個天地都在旋轉,我知道完了,車翻了,我們一定被撞到了山谷地下,我不管不顧,只是緊緊抓住歐陽倩,這種可怕的天旋地轉在一聲重重的撞擊聲中戛然而止,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發現整個車身都已經癟下來,差一點就擠到了我的臉上。

  我吃力地拍了拍歐陽倩的肩膀,問道:“你……你怎麼樣?”

  歐陽倩點點頭,顫聲道:“幸……幸好我系了安全帶,還算好。”

  這時我突然想起後座上的青青,立馬轉過身,卻見她一動不動的躺在座位底下,嘴角流血,我害怕起來,推了一推她道:“喂!青青,你……你沒事吧?別嚇我啊!”

  良久,青青都沒有動靜。

  我踢破擋風玻璃,艱難地爬了出去,又把歐陽倩拽出來,包還在後備箱裡,幸好我手中有砍刀,用刀把狠狠一砸車窗,玻璃應聲而碎,我小心翼翼的抱著青青把她從後座上拖到了一棵樹下。

  她像個死人,但還有呼吸,只是撞暈了過去,我呼出一口氣,說道:“現在我們好像迷失在大山裡了,怎麼辦?”

  “我有指南針!”歐陽倩翻出來,對著天空辨別方位,我砸開後備箱,把大包扛在肩頭。

  這時天色暗下來,竟有雨滴落在我的手臂上,我一抬頭,暴雨就傾盆而下,把我們都淋成了落湯雞,幸好青青被雨水一澆,不覺得就醒了。

  “我……我的頭好痛,這……這是怎麼了?”

  我沉聲道:“我們被一頭野豬撞下山崖,你還認得路嗎?”

  青青看了看四周,忽然哭起來道:“我……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要是……要是在大山裡迷了路,就……就會碰到趕集老爺!”

  “什麼是趕集老爺?”

  “小……小時候,媽媽告訴我,山裡有……有穿紅衣服的趕集老爺,誰要是在太陽落山的時候還不回家,就會在林子裡迷路,一直繞圈子,直到……直到碰上了趕集老爺,把……把你的魂魄勾走了!”

  我抹了一把雨水,笑道:“這都是嚇唬小孩的鬼故事,你怎麼也相信?”我扶起青青,她齜牙咧嘴的縮著一隻腳,像是斷了一條腿,我問道:“你的腿怎麼了?”

  “疼!我……我本來就不想來,你們非……非要我給你們帶路,現在好了,我……我要死在這裡了,嗚嗚……”

  歐陽倩皺眉道:“你自己貪財怨不得別人。”她取出紗布,在青青的左腳踝那裡纏了幾圈,看著我道:“只能你背著她走了。”

  我點點頭,把大包扛在胸口,背起青青就順著茂密的樹林裡走,這裡都是竹山,一根根竹子就像拔地而起的旗幡,樹蔭婆娑間仿佛訴說著最低沉的悄悄話,我突然心血來潮,問道:“給我說說趕集老爺的事。”

  歐陽倩嘲笑道:“要不要我說老虎精的故事給你聽?難道你還是個小孩子?”

  我笑道:“我在孤兒院的時候,還真見過老虎精,就在西邊荒廢的儲藏室裡,”我的聲音開始發抖,顯然並不是在說假話,道:“我們趴在二樓的窗戶上,眼睜睜的看著……看著小山被一個枯瘦如柴的老太太拖進了儲藏室裡,第二天早晨,他……他只剩下了一張人皮!”

  青青看著我的眼睛,嚇得嘴唇發紫,我繼續說道:“吳歌……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每天都會在身上帶一把刀!”

  “那……那或許只是個普通的老太太罷了……”

  我打斷她道:“普通老太太不可能長著一張虎臉,她的手指也不可能像爪子一樣鋒利!”

  “也許你看錯了,那時候你還小。”

  我陷在沉思中,搖了搖頭道:“趕集老爺怎麼樣了?”

  青青道:“在我小的時候,我也不相信趕集老爺的故事,總以為那是嚇唬小孩子的胡話,但……但有一天,外婆去山裡挖筍,那片山是她從小玩到大的,就算閉著眼睛,也絕不會不認得路,但有時候,事情就是那麼奇怪,當天夜裡,外婆並沒有回家。”

  我和歐陽倩仔細聽著。

  “直到天開始黑下來,除了帶著獵狗的獵人,誰也不敢在大晚上的去山野裡亂跑,所以……所以父親叫上了村子裡的喬獵戶,一同上山去尋找外婆,父親他們很快就來到了外婆平常挖筍的那片山林,他們發現那裡確實有被挖過的痕跡,但……”她的眼神展現出一種迷茫而又空洞的神色,仿佛一束光聚焦了她的瞳孔,她說道:“每一株筍都是挖到一半,就被丟棄了,父親後來告訴我,他……他說當時的場景就好像……就好像一個人彎腰撿錢幣,但每當他去撿一個硬幣的時候,前方就出現了另一個更值錢的硬幣,引誘著你一步一步踏入陷阱之中,這種感覺……讓我很害怕。”

  我和歐陽倩同樣害怕,面面相覷,我道:“後……後來呢?”

  “我父親和喬獵戶一連在山裡找了兩天,都一無所獲,直到第三天的早上,我們忽然聽到小屋裡有人的呢喃聲,媽媽覺得奇怪,就走過去看了一看,聲音是……是從外婆的房中傳出來的,後來媽媽說……她說外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的家,一直坐在床沿上重複著‘趕集老爺穿著紅衣,坐著轎子叫我去趕集嘍!’這件事情過去沒多久,外婆就在一個雨天的晚上,病逝了。”

  青青加了一句道:“外婆走的那個夜晚,她……她的屋子裡真的有一件紅色布料裁剪出來的裹屍布!”

  我的背脊仿佛有一種涼颼颼的冷意,好像趕集老爺就在我背後招著我的魂,這時歐陽倩撇了撇嘴說道:“山裡人熱衷迷信,總把不瞭解的事情當做鬼怪來處理。”

  青青輕蔑道:“那你還要求我帶你去金山村?”

  “正因為我父親死得不明不白,我才要去調查清楚,包括杜子健的失蹤在內,一定和某些人有關係,說不定還是一宗埋藏了二十年的謀殺案!”

  “如果真的是謀殺案,你不怕兇手把你也殺了?”

  青青的這一個問題不禁讓歐陽倩微微一愣,隨即她笑道:“只要能找出真相,死了又怎麼樣?”

  她的話讓我心底一觸,原來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雨漸漸小了下來,我們竟走出竹林,來到了一條小溪旁,水裡的跳蝦躍上溪面,落在我的腳背上,我疑惑道:“你還記得路嗎?”

  青青搖了搖頭道:“這裡根本就沒有路,不過只要有溪水,那這附近一定有村子,到時候,找一個嚮導,恐怕會更好一點。”

  “你確定?”

  “應……應該是吧。”

  我背著她淌過小溪,果然在溪流對岸看到了一片被人開墾過的農田,但現在田野裡已經野草叢生,仿佛荒蕪了很久,我還看到一束用枯草紮起來的稻草人立在草堆裡,驅趕鳥雀。

  “你確定這裡有村子?為什麼看起來這麼荒涼?”

  青青道:“我……我也不知道,不過有農田,就一定有人。”

  我對她的話半信半疑,但還是慢慢從草叢間的一條小道走過去,兩邊一人高的灌木叢裡婆娑作響,仿佛有人正逐漸向我靠近,我開始緊張起來,回頭道:“你跟緊我,不要落後。”

  歐陽倩點點頭道:“你快走,別……別停下來,我好像聽到了什麼!”

  我豎起耳朵,仔細聆聽,果然從風中帶來了一陣像嬰兒似的‘嗚哇嗚哇’的哭聲,距離我們並不遠,我疑惑道:“那是什麼聲音?”

  歐陽倩一愣,奇道:“什麼?我……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她說得不對,我明明聽到了小孩子的哭聲,難道歐陽倩在撒謊?我仔細盯著她的表情,她卻眉頭一皺道:“你在看什麼?”她的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個說謊的人,於是我轉過身,繼續往前走。

  這時候哭聲已經越來越重,仿佛離我越來越近,但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聲音是從背後傳過來的,我突然停下腳步,但這時哭聲竟消失了,轉而響起了另一種聲音,起先是嗩呐,然後是鑼鼓,最後竟連吆喝聲都一起傳了過來。

  我感覺到歐陽倩的雙手捏住了我的臂膀,十指幾乎要掐入我的肉裡,我壓低聲音問道:“你……你也聽到了?”

  回答我的是青青,她顫著聲說道:“一定……一定是趕集老爺,我……我早說過,在山裡迷……迷路,就會遇上趕集老爺,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努力安慰她,想把她的心態平復下來,但青青仿佛是中了魔的人偶,竟不斷掙扎,想從我的背上滑下來,我使勁抓住她,急道:“歐陽倩!快……快幫我,別讓她發瘋!”

  青青沒有發瘋,只是渾身顫抖,並且口吐白沫,倒在野草叢裡抽搐,我駭聲道:“她怎麼了?是……是著魔了嗎?”

  “沒有,她這是羊癲瘋!”

  歐陽倩把青青平放在地面上,又脫下自己的鞋子,塞入她的口中,青青四肢痙攣不斷,看得我心底發涼,幸好沒過多久,她就漸漸安靜了下來。

  “她……她有癲癇?”

  歐陽倩點頭。

  “那……她……她應該沒事了吧?”

  “我也不知道,這種病不太常見,但一受到刺激,就有可能發作。”

  我突然想起了陳崎,在他的別墅裡,胡瘋子追趕青青的時候,她都沒有發作,難道她口中的‘趕集老爺’竟比胡瘋子還要可怕?我不寒而慄,抱起青青走出了田野,這時候那種詭異奇特的鑼鼓聲已經距離我越來越遠,但還是從前方不遠處若隱若現的傳了過來。

  這種情形看起來像在引誘著我,我雖然怕,卻也不得不順著聲音的來源走過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