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十七章鐵頭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323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棺外的泥土果然已經被封住了,我用力踹了幾腳,發現土堆並不是很堅固,我想那是由於歐陽倩身單力薄,幹不了重體力活的緣故,於是我用匕首刨了幾下,果然被我挖出了一個洞。

  我從洞中爬了出來,雙腳一落地,就發現天色竟已暗下來,且雲端上還掛著一輪圓月,我立馬狂奔著到了正殿,但青青和歐陽倩卻已不見人影,她們當然是跑了!我又奔出大仙祠,想從她們留下來的蛛絲馬跡中尋找到什麼痕跡,但一片烏雲飄過,瞬間遮住了月光,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我想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貿然闖入深山,恐怕是自尋死路,於是我只好又折回來,倒在神像前的破舊蒲團上呼呼大睡,但村外的山林裡有狼嚎聲不斷的傳來,其間還夾雜著一些我從來沒有聽過的詭異怪聲,吵得我實在無法入眠,我只好坐起來,開始思索這些天來我所經歷的怪事。

  我把每一條線都串起來,逐漸連成了一個清晰的脈絡,在現在這種極度安靜的空間裡,正是我最冷靜的時刻。

  “從胡瘋子開始,到張翠,陳崎,杜子健,以及後來的歐陽倩,他們之間究竟有什麼聯繫?”我沉吟道:“歐陽倩故意把我引誘到這裡,然後把我推入井中,又是為了什麼?”並且從現場遺留下的痕跡來判斷,青青並沒有遭到歐陽倩的毒手,那也就是說,歐陽倩帶著青青走了,那麼剩下的唯一解釋,只有一個,我自言自語道:“她需要青青帶路,找到金山村!”

  “但她又是怎麼知道這裡有一口被棺材壓住的枯井?難道真的是她父親告訴她的?”我當然不信,且我又聯想到了相片的事,低聲道:“歐陽倩的父親是在二十年前從金山村回來以後才發瘋的,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途徑過這裡,那麼這個荒廢的村子裡所發生的詭異情形,難道也和他有關?”

  猜到這裡,我立刻拿出相片,然後從神像前的燭臺上拿了一根還剩半截的蠟燭,幸好歐陽倩和青青雖然已經走了,但我的包還在,我取出打火機,點燃了蠟燭,燭火映在黑白照片上,把每一個人的臉都扭曲得像是立體的投影,我苦思冥想,想要找出其中關鍵的一個點,但我發現這些人裡唯一的共同點,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蝴蝶香,是的,每個人的房中,都種著一株蝴蝶香。

  “蝴蝶香到底有什麼秘密?它除了驅蟲效果之外,還有什麼功效是我所不知道的?”我自言自語的說道,正當我沉浸在這一個疑惑中時,我竟聽到從後院的方向傳來了一陣忽高忽低的奇怪‘咕咕’聲,我從沒聽過有任何動物會發出這樣的叫喚,這不免引起了我的疑心,於是我站起來,慢慢走向後院。

  此刻的後院死氣沉沉的毫無聲息,怪音當然不是從枯井裡傳出來的,而是從緊鄰後院的一間平房裡發出的響聲,我想了一想,‘呼’的一口吹熄了蠟燭,然後躡手躡腳的走過去,我之所以吹滅蠟燭,是因為我要讓自己融入黑暗,這樣才能更好的處於主動。

  我慢慢靠近房門,卻發現門是開著的,奇怪的‘咕咕’聲還沒有停下,且有越來越響的趨勢,我想那是因為有什麼東西朝我這邊靠過來了,它的速度顯然很快,我只好立刻轉身,朝槐樹下跑過去,但我還沒有跨出兩步,竟發現槐樹下有一雙綠油油的眼睛正盯著我,此刻我想到的居然是‘狼’!

  但我很快就否決了這個猜測,因為我聽到一陣犬吠響起,且後背被人用一樣硬邦邦的東西頂住了後心,我知道那是槍,於是我舉起手,趕忙說道:“別開槍!”

  “你是誰?”聲音低沉、沙啞。

  “我從大山以外來,到這裡迷路了。”

  背後的人把槍口往前一撞,冷冷道:“說實話,你在這裡幹什麼?”

  我無奈道:“我的確是迷路了,我本來還有兩個夥伴,但一場大雨把我們沖散了,你有沒有見過她們?”我頓了一頓,繼續道:“她們一個是短髮,略有捲曲,一個紮著馬尾,看起來像個很有學識的老師。”

  “沒見過,你叫什麼?”他的語氣雖然仍舊是冷冰冰的,但卻緩和了不少,我笑道:“我姓閻,叫閻行。”

  “閻行?你來幹什麼?”

  他說話的方式像是在審訊犯人,這讓我難以確定他下一步想做什麼,於是我靈機一動,說道:“我是……市科技大學的學生,聽說……這大山裡有一種特殊

的石頭,它會在特定的條件下,記錄四周的聲音,所以……所以我才和我的同學一起到山裡來探險。”一時之間我也無法編織出一個有效的謊話,只好套用康博士在報刊上的論文,隨口胡謅。

  我見背後沒有動靜,於是說道:“我已經得到了一塊這樣的石頭,你要不要看一看?”

  “拿出來!”

  我慢慢的把手伸入褲袋,這時候我感覺到後心又是一緊,想必他是怕我拿出什麼兇器,我笑道:“你別緊張,你手裡有槍,我又不敢對你反抗。”我把石頭拿出來,然後遞給了他。

  我說道:“能轉過身來嗎?”

  對方沉默了一會,然後吹了一聲口哨,我竟看到槐樹下走出來一條高大的黑狗,四條腿又細又長,幾乎到了我的腰際,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暗自慶倖剛才沒有貿然攻擊他,我試探性的問道:“你還不相信我?”

  他把石頭遞還給我道:“經常有一些遭到政府通緝的殺人犯逃入大山裡,所以我剛才誤以為你是躲避公安追捕的罪犯。”他放下獵槍,然後點起了一盞油燈,道:“我是這一帶的獵戶,人人都喊我鐵頭。”

  我轉過身,發現他是個身材非常高大的光頭大漢,黝黑的皮膚上套著一件熊皮短襖,一把老式的單管獵槍扛在他的肩頭,腰間還插著柄木鞘短刀,我笑道:“你的獵狗真夠嚇人的。”

  鐵頭表情的嚴肅的盯著我,慢吞吞的說道:“我在追一隻狐狸,阿大和阿二都回來了,但阿三卻追著它跑入了大仙祠,我只好一路跟到這裡,剛才呼喚了幾聲,也不知道它聽沒聽到。”我想所謂的阿大、阿二,是指他的獵狗,我問道:“大仙祠裡供奉的是哪路神仙?”

  鐵頭的神色有點不自然,說道:“是……是趕集老爺,傳說中的山神。”我當然把他的表情都看在了眼裡,我笑道:“趕集老爺能保一方平安嗎?”

  “當然可以,四十多年前,大山裡爆發瘟疫,死了很多人,當時要不是趕集老爺顯靈解除了疫情,恐怕人都死光了!”

  我見鐵頭提著油燈,走入了屋子裡,我也跟上去道:“既然他顯過靈,那為什麼這個村子裡的人都走光了?被荒廢在這裡?”他突然一頓,臉色竟白得嚇人,顫聲道:“你……你問這麼多幹什麼?”

  我尷笑道:“我只是好奇,從沒見過這樣的廟。”

  “這裡……也不算是廟,村子裡的人也都沒有走。”鐵頭忽然坐下來,低聲說道:“你沒看到正堂裡擺著的靈位嗎?那些……都是村子裡的村民,他們全都在三十五年前的一個夜裡,一下子消失了,據說……據說是得罪了趕集老爺!”

  我皺眉道:“真有趕集老爺這個人?!”

“他……他是山神,不是人!而且……”鐵頭突然探過頭,神秘兮兮的說道:“我經常在這一帶打獵,每當刮大風的時候,我總能聽到奇怪的聲音。”

“是不是像人說話的聲音?”我不禁出言問道。

他點點頭道:“是的,就是那種……很多很多年前留下來的說話聲!”

  我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我故作驚愕狀,笑道:“那你還來這裡?難道你不怕?”

  “怕?當然怕!”鐵頭拍了拍腰間的酒葫蘆,豪爽道:“但這附近經常有野兔、山雞出沒,只要我喝幾口酒壯壯膽,也就不太害怕了。”我思索著他的話,這時候正殿裡卻響起了幾聲犬吠,鐵頭猛地站起來道:“是阿三!阿二把它找回來了!”

  我回過頭,果然看到兩條同樣黑毛綠眼的大狗,吐著舌頭跑上來,圍在鐵頭的腳邊低頭嗚咽,其中一條狗的嘴裡,居然還叼著一隻棕色毛皮的狐狸,我見鐵頭摸了摸那條狗的頭,笑道:“好本領,竟讓你逮著了這黃皮賊,有獎賞,有獎賞!”他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塊肉乾,丟在了地上,然後彎腰去抓狐狸的尾巴,但這時候原本死的狐狸,竟然一下子竄起來,拔腿就跑,鐵頭一陣驚愕,立刻提起獵槍‘嘭’的一聲,剛好打在了院子裡的那棵槐樹上,而狐狸,則早已鑽入棺材裡去了。

  鐵頭還要追過去,我立馬攔住他道:“狐狸有靈性,就放過它算了。”

  “什麼靈性,那是狡猾!狐狸這東西,最擅長裝死,沒想到阿三逮住它了,卻沒把它一口咬死!”阿三‘嗚嗚嗚’的趴在鐵頭腳邊搖尾乞憐,而阿大和阿二則不停的刨著棺材上的土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