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十九章蛾子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332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正當我責怪自己的時候,門外卻又傳來了一聲槍響,並且這一次還伴隨著激烈的犬吠,我心底一驚,知道寸板頭已經動了手,我立馬拔出匕首,循著夜色悄悄走了出去,槍聲一下接著一下的響起,我一聽就知道那是手槍射出來的聲音,因為鐵頭的單管獵槍射速不快,且槍聲更加洪亮,我走到門外,果然看到鐵頭捂著右肩倒在血泊裡,而他的腳旁,則躺著兩條狗的屍體,我不知道死的究竟是阿大、阿二還是阿三,只見剩下那一隻,正擋在鐵頭的跟前齜牙咧嘴。

  鐵頭咬牙道:“阿二,快……走!去寨子裡求救!”阿二並沒有後退,反而慢慢走上前,圍著寸板頭打轉,我見寸板頭收起了手槍,轉而舉起鐵頭那把獵槍,瞄準了他的心口,他這是要下殺手!

  這時候已容不得我再等下去,我只好沖上前,與此同時寸板頭也冷笑著要扣下扳機,而阿二,則也幾乎在刹那間,怒吼著撲了上去,我在奔跑中仿佛看到了它那雙忠誠的雙眼朝我瞥了一眼,是的,絕對沒有錯,它的確是這樣做的。

  ‘嘭’槍聲響起,寸板頭竟在最後關頭,突然調轉槍頭,把身處半空的阿二打了一個腦袋開花!

  阿二的屍體落下來,重重摔在寸板頭的腳下,而鐵頭卻撕心裂肺般的怒吼起來道:“我……我要和你拼了!”他竟站起來,不顧一切的沖向對方,很好,剛才那一聲槍響以及鐵頭的行為極好的掩蓋住了我的行動,我緊握匕首,狠狠一刀紮在寸板頭的大腿外側,這一刀我本是要刺在他的屁股上,因為我並不想殺人,但鐵頭那同歸於盡的聲勢,導致寸板頭稍微向左側移動了半步,結果也讓我的準頭偏頗了一點。

  但這一刀也讓他疼得渾身抽搐起來,我見他轉過身,想用槍托來砸我的頭,我當然不怕,就算他完好無損,恐怕也不是我這個壯年的對手,更何況他現在受了創傷,對我而言更是毫無威脅,我提起手肘,毫不留情的就敲在他的下頜上,然後我抓住他的手腕,膝蓋則頂在他的傷口上。

  寸板頭疼得哇哇大叫,整張臉竟在一瞬間由紅變紫、又由紫變白,然後他慢慢的委頓,直到完全癱軟在了地面上,我伸手拿走了他別在褲帶裡的槍,然後抵住他的腦袋,冷冷道:“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他竟絲毫沒有懼色,冷笑道:“我……我還能說話嗎?現在……槍在你手裡,你……你就是老大,想殺我,也不過是……是你動一動手指而已!”

  “說,你們是誰?是不是通緝的流竄犯?”

  “流……流竄犯?哈哈……我……我可是殺過不少人,連公安都在我手裡死了好幾個,你說……你說我是不是個……個……殺人犯?!”

  我轉頭望向鐵頭,徵求他的意見道:“你說怎麼辦?”

  鐵頭撿起他的獵槍,掙扎著站起身,咬牙切齒的說道:“先……先捆了他,把他……帶回寨子裡,到時候再好好和他算這筆賬!”鐵頭的話明顯讓我舒了一口氣,我並不是個殺人狂魔,當然不喜歡隨便殺人,於是我點點頭,從鐵頭腰間解下他專門用來捆紮獵物的繩索,把寸板頭綁了一個嚴嚴實實。

  我在他背後推了一把,喝道:“快走!”寸板頭雖然被我刺傷了大腿,但這一刀並不致命,他也算是個硬漢,竟一聲不吭的朝大仙祠走過去,期間鐵頭舉起了三次槍,但每一次都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之後,漸漸放下,我知道他心裡一定非常憤怒,對這罪犯恨之入骨。

  受傷的那人還躺在神像前,但氣息卻弱了不少,我一腳踹在寸板頭的腿彎裡,冷冷道:“你們犯了什麼罪?”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看了一看四周,忽然問道:“阿豹呢?你是不是把他殺了?他的屍體被你丟到了哪裡?”

  “扔出去喂狗了,”我冷笑道:“下一個就是他!”我踢了一腳躺在地上的另一個罪犯,感覺自己像個惡棍,獰笑道:“你怕不怕?!”

  寸板頭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森然道:“你要敢殺了他,那你一定會倒大黴,到時候別對我哭著說我沒提醒過你,嘿!”他這是威脅,我十分生氣,但我還沒有出手,鐵頭卻已子彈上堂,單手抬起獵槍抵上了昏迷逃犯的腦門,厲聲道:“我倒要看一看,誰才會後悔?!”

  我見到寸板頭的嘴角居然在笑,並且是那種幸災樂禍的表情,我立馬握住了鐵頭的手,阻止他道:

“等一等!”

  “你想幹什麼?”

  “有問題,”我取出醫用酒精以及繃帶,然後割開了逃犯的褲腿,發現他的傷口在膝蓋往上一點的大腿內側,他穿著一件牛仔褲,此刻褲子卻已和傷口粘在了一塊,我道:“這是狼咬的傷口嗎?”

  鐵頭搖了搖頭,道:“不像是狼咬的,倒像……是槍打的。”

  我一驚,用軟管紮住了他的大腿根,然後隨意消了一下毒,用匕首慢慢割開他的傷口,竟把一顆黃銅色的子彈挑了出來,這種極端的痛楚令逃犯猛然驚醒,我見他的上下齒不斷打顫,最終又痛得暈了過去。

  我替他進行了一番簡易包紮,然後抬頭道:“你怎麼看?”

  “什麼怎麼看?他們不……不都是一夥……一夥的嗎?!”我見他齜牙咧嘴的樣子仿佛在忍受著肩頭的痛楚,我道:“我先替你把子彈取了。”

  “不……不用!先……先回寨子!”

  我盯著他,感覺他是瘋了,道:“現在?”

  “對,就……就是現在。”

  “不行,走夜路萬一碰上了狼群,那就完蛋了!”

  鐵頭十分固執,大聲道:“這裡……距我的村寨只有……只有兩個多小時的山路,只要我們走得快,天亮前一定可以到。”我見拗不過他,只好指著昏死過去的逃犯道:“那他怎麼辦?”

  “死……死了活該!只要……押著這個人回去,就……就行!”

  我總覺得寸板頭對待他同伴的態度有點奇怪,於是我蹲下身,仔細搜了搜逃犯身上的衣服,這一次我搜得更加仔細,連貼身內衣都從頭到尾檢查了一遍,果然讓我在他的內衣口袋裡,搜出了一張證件照,赫然是公安機關的身份證明,我驚愕的遞給鐵頭道:“這人……是個員警!”

  “員警?員警怎麼會和……和逃犯在一起?”

  我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於是我一腳把寸板頭踹翻,踏住他的胸口獰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你……你不是很聰明嗎?怎麼還……還需要來問我?”寸板頭不僅嘴硬,還十分狂妄,這更加讓我無法忍受,我決定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但這時候後院裡卻傳來了密集的‘嗡嗡’聲,仿佛一大群飛蟲正朝著一邊過來,我立馬想到了飛蛾,顫聲道:“快,快走!”

  鐵頭還愣在原地,我已扛起逃犯,拉著他沖出了大仙祠,寸板頭居然也跟了上來,我道:“往哪邊走?”

  “那……那裡,”鐵頭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猛地一回頭,就看到幾十隻人臉大小的飛蛾正快速朝他飛過來,竟把他嚇得魂飛魄散,他驚恐道:“什……什麼東西?!”

  我推了他一把,喝道:“你看什麼?還不快跑!”鐵頭沒命似的往村外逃去,我因為肩頭扛了一個人,不禁慢了幾步,這時那寸板頭竟從我身後追上,然後猛地一下撞在我的懷裡,竟把我撞得一連摔了好幾個跟頭,連扛著的員警,都落在了地上,我怒道:“你別走,快站住!”

  我四肢齊用的爬上前,一把拉住了寸板頭的褲腿,同時也把他掀翻在地,這時候身後趕來的蛾子已經全都停在了員警的身上,我和寸板頭一回頭,就看到一幕十分可怕的場景,我見飛蛾一隻接著一隻的從員警的嘴巴、耳朵、甚至鼻孔裡鑽進去,只是一小會的工夫,就有一半飛蛾不見了蹤影,餘下來的蛾子,也逐漸聚集起來,發著‘嗡嗡嗡’的撲翅聲朝我們飛了過來,我和寸板頭相視一望,從對方的眼神裡都看到了極度驚駭的恐懼,竟相互攙扶著爬起來,沒命似的逃出了荒村。

  我跟著鐵頭一口氣跑到了荒村後的一座山腳下,已是累得半死,只好仰躺在一塊大石頭上,休息了一會,這時那寸板頭臉色慘白,顫聲道:“剛才……是……是什麼東西?黑壓壓的像……像蝗蟲!”

  我氣喘吁吁道:“如果是蝗蟲,那……那也就不可怕了!”我望著鐵頭,問道:“你有見過這麼大的飛蛾嗎?”

  “寨子裡的老人說過,越是……個頭大的東西,就……就越神秘,最好不要去招惹它們,我活了這麼大,也……也沒見過剛才那個場景。”

  他忽然十分驚恐的自言自語起來道:“一定是……趕集老爺顯靈了,我們……在他的祠堂裡對他不敬,他……他派了大蛾子來懲罰我們!不行,我們得……得趕快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