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二十三章杜子建?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408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一出來,我才發現天原來已經黑了下來,我見樓前有一條黃土路,傾斜向上直達後山的枯林,於是我走在前,而張虎則在後面督促我,我想該把陳崎也一塊叫上,畢竟兩虎相爭,我才能漁翁得利,於是我說道:“我們兩個去,恐怕還不行。”

  “什麼意思?”

  “最好帶上陳崎,他對教堂裡的地形十分熟悉……”我的話一說出口,張虎就用他粗糙的手掌狠狠一巴掌扇在我的後腦上,陰森森的說道:“別和我耍花樣,現在我的眼裡只有錢!誰敢和我搶,我就殺了他!”

  他重重的推了我一把,喝道:“廢話少說,快帶路!”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雖然心中不服氣,但現在這種情況,恐怕也只有受他的氣了,我沿著黃土路一直走到半山腰,從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朝上看過去,全都是一片影影綽綽的枯木林。

  我道:“上面就是聖禮教堂了,我們需要準備一下,至少也要給我一把刀。”

  張虎冷冷道:“走。”

  他堅決的回答已經非常明確的拒絕了我,我只好慢慢的爬過枯樹林,很快就到了一座十分巍峨的西式教堂前,它建在一片雜草叢生的石堆上,形狀和黑白相片上所拍攝的簡直一模一樣,只是當我真正看到它時,我發現它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高大,尤其是頂端那尊騎士雕塑,雖然經歷了風雨飄渺,已經開始漸漸腐蝕,騎士身上的鎧甲雕紋也逐漸剝落,但他的那種高傲、陰森、原始的神情,卻絲毫沒有一點的變化。

  張虎問道:“就是這裡?”

  我點頭道:“裡面很危險,你確定我們不需要準備一下再進去?”我這是在激他,果然他鼻子一哼道:“再可怕的地方我也去過,還怕一個小小的教堂?”

  我忍不住問道:“你去過更可怕的地方?那是哪裡?!”

  “你的話太多了,”張虎押著我走上前,我撥開雜草,就看到了一扇高達三十米的青銅大門擋在我的面前,它看起來十分堅固,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打開,但張虎顯然不管這些,他拿槍指著我道:“推開它。”

  我用肩膀抵住銅門試了一試,發現紋絲不動,我回頭道:“我一個人不行,它太重了。”

  張虎也靠在門上推了一推,冷冷道:“還有其他的路嗎?”

  “有是有,但……只有陳崎知道,要不要去把他找過來?”

  張虎沒有回答我,我看他後退了幾步,沿著青銅大門四周走了一圈,忽然指著高牆上的一面七彩玻璃道:“從那裡進去。”我暗自計算了一下,玻璃距離地面足有二十米上下,我疑惑道:“這麼高,怎麼上去?”

  “當然是你上去,”張虎撿起一塊石頭,丟給我道:“開始吧,我在下面盯著你,如果你敢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別怪我一槍打穿你的後心!”

  看著黑黝黝的槍口,我只好循著月光從牆角邊開始慢慢往上爬,幸好這座教堂已經荒廢了許多年,外壁上早已爬滿了綠色的藤蔓,我倒也並沒有花費太多的力氣,很快就到了玻璃窗前,七彩色的窗紙上印著一個神態莊嚴的天使像,我對準它的眼睛,就用石頭狠狠砸了下去,只聽得‘嘩啦啦’的一聲,玻璃被我敲開了一個大洞,我回頭道:“我先進去看看。”

  “等一等,”張虎忽然道:“站在那裡別動。”

  我愣了一下,道:“你不相信我?”

  張虎居然點點頭,警告道:“別耍花樣,否則槍膛裡的子彈可不長眼!”

  我無奈的一笑,只好扒在玻璃邊緣一動也不敢動,而張虎則拿槍往腰上一別,就順著藤條攀到了我的旁邊,他冷冷道:“你先跳下去。”我從破洞往教堂裡張望,發現下面黑漆漆的一團黑,忍不住擔心道:“跳下去?下面什麼都看不到,萬一……踩到了什麼不該踩的東西,怎麼辦?!”

  張虎已把手槍拿在手裡,冷冷道:“我叫你跳下去!”

  他臉上的表情顯然動了殺意,我心中思索著對策,口中卻說道:“你……你別激動,跳就跳。”

  我小心翼翼的翻過破洞,正要跳下去,卻突然間反手夾住了張虎的手腕,然後用腰部的力量狠命一扯、一翻,竟拽著他一塊淩空摔下,猛地跌在了地面上,我感覺身下是一團軟綿綿的物體,想必是張虎被我壓在了下面,我立馬爬起來,順手卸下了他手裡的槍支。

  頂住他的額頭冷笑道:“起來,現在你是我的了。”

  黑暗中我只聽到張虎陰森森的笑道:“你以為你手裡拿著槍,我就拿你沒辦法了?”

  我一愣,還沒有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卻突然間感覺到臉頰上劃過一道火辣辣的疼痛,我立刻蹲下身,往後打了一個滾,然後扣動了扳機,‘嘭’的一聲,子彈射出槍膛的一瞬間,槍火也照亮了一小片漆黑的角落,我赫然看到張虎舉著尖刀,正從我左手邊沖上來,看來我判斷失誤,要想現在調轉槍口開槍反擊,恐怕已經來不及,我索性咬緊牙關,狠狠的用肩頭朝著左側撞了過去,只聽得‘喀嚓’一聲,仿佛是骨頭碎裂的聲音,同時我的背脊也傳來了一股冷冰冰的涼意,但隨即這種涼意就轉化成了火辣辣的刺痛,我想我是受傷了。

  這種時候我沒法停頓哪怕一秒,我強忍痛楚,順手對著撞過去的方向一連開了四槍,每一槍打出來的火花,都映得張虎的臉龐像死人一樣白,我甚至還能看到他被我撞爛的下巴上流下來的涎,四槍過後,只聽得‘嘭’一聲,像是有人撞倒了什麼器物,我立刻後退,一直退

到了牆角邊。

  我想張虎一定受了傷,受傷的老虎更加兇殘,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但我等了一會,卻什麼動靜都沒有聽到,我開始起了疑心,卻又不敢走出去,正當我為難的時候,我的內衣口袋裡竟發出了一陣綠色的光,這把我嚇了一大跳,我立馬脫下衣服,卻猛然想起了從枯井裡撿到的奇怪石頭,看來就是它發出了這種幽綠色的光芒。

  我翻出奇石,發現它果然綠光大盛,仿佛在和什麼東西共鳴,我循著綠光慢慢往前走,竟讓我看到了一行零星的血跡,正沿著前方一條拱形走廊延伸出去,從血的新鮮度上來判斷,應該是張虎留下的。

  我立馬把衣服撕成了條狀,隨意包紮了一下傷口,然後左手拿著石頭,右手握著盒子槍緊緊追蹤上去。

  走廊兩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出現一面半透明的模糊玻璃,上面則掛著一幅幅基調已成古老焦黃色的油畫,我當然沒有空去欣賞這些東西,我現在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抓住張虎,然後斃了他,以消我心頭之恨!

  但是當我拐過一個彎,正要停下來檢查腳下的痕跡之時,我的後頸上卻猛地遭到了一下重擊,這一下我絕對是毫無防備,足以讓我昏迷當場。

  迷迷糊糊之間,我感覺有人拖著我的腳踝,一路來到了一間有著透明拱罩的花園,裡面開滿了各種香氣宜人的蝴蝶香,它能讓我精神舒爽、感覺像是在雲端般的飄飄欲仙,但這時候一桶涼水突然澆下來,竟把我淋成了一個落湯雞,而我也在一瞬間醒了過來。

  原來一切都是一場夢,但我卻冷汗直流,幾乎整個人都像從水裡撈起來似的。

  我感覺背脊劇痛,頭皮也幾乎要炸開來,而這時候我竟聽到了一陣自言自語的說話聲,居然是陳崎!只聽他說道:“我把他交給歐陽,歐陽先生一定會讓我留下來,那……那我就可以多活上幾年,”他頓了一頓,突然陰陽怪氣的道:“但要是他想把我也變成化肥呢?不行,我……我還是回去吧!”我感覺到陳崎繞過一個圈,竟拽著我的右腳往原路走了回去,但只走了一小段路,他又自言自語道:“不會的,歐陽先生還需要我幫他運送活化肥,一定不會讓我死,況且……況且現在其他人都已經死了,只有我才能幫助到歐陽先生!”

  陳崎居然又想轉回去,我背上的傷口幾乎要被他拖得撕裂,陣痛一陣伴隨著一陣傳入我的腦神經裡,我已實在無法忍耐,猛地抬起腳,一腳踢中了他的屁股,緊接著我就爬起來,狠狠朝他的肋骨處踢了下去,我只聽到陳崎一聲慘叫,竟像條狗似的往旁邊爬,並且還掏出了他隨身攜帶的那把柯爾特左輪手槍,我一驚,忙上前想把他踢暈,但腳下卻猛地一滑,整個身體竟然前傾著撞倒了牆壁上,我想我要完了,但想像中的腦袋開花並沒有出現,我只聽到‘嘭’一聲,我的頭不知道撞上了什麼東西,竟阻不住慣力的沖入了牆壁裡,隨即淩空墜落。

  我下墜懸空約莫停留了零點幾秒的時間,隨即‘嘩啦’一聲,掉入了水坑,下麵居然是一潭惡臭連連的水窪,臭氣像發酵的優酪乳,一陣接著一陣的鑽入我的鼻孔裡,我摸了摸屁股,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胃裡卻忍不住翻江倒海,竟扣心般的嘔吐起來,直到把酸水都吐了個精光,才緩過神。

  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間陰暗而又潮濕的地下走廊,兩邊點滿了發黃的照明燈,我正驚愕間,突然頭頂響起了槍聲,隨即腳邊的臭水也飛濺起來,我知道是陳崎惱羞成怒,想在我身上射幾個窟窿,我立馬邁開腳步,忍著背脊的劇痛快步向前逃竄。

  我聽見陳崎的呼喊在我背後傳來,喝道:“快停下,否則要開槍了!”

  開什麼玩笑,如果他能有這種手段,恐怕我早已死了千百次,我回頭嘲笑他道:“你就等著被你的歐陽先生拖去當做活化肥吧!哈哈……”

  “閻行,我……我要殺了你!”

  陳崎竟然死追不舍,我的體力有限,且背上傷口疼痛,如果這樣追逐下去,恐怕我遲早會死在他的手裡,這時候我發現四周的潮濕感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錯綜複雜的綠色植被、以及一朵朵綻放在岩縫裡的蝴蝶香,我已經跑到了走廊的盡頭,我發現這裡竟有一間開著窗的小屋子,從視窗朝裡望去,裡面開滿了碩大的花朵,結成了一排排猶如瓜藤般的爬牆虎。

  小屋子裡居然有人,是個戴眼鏡的老頭子,並且他還沖我招手,我立馬跑到窗口下,探頭道:“你是誰?”

  他不回答我,反而問道:“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我正要說話,陳崎的怒吼卻從我身後響起,屋子裡的人立刻就說道:“是不是有人在追你?”

  我點點頭。

  “快進來躲一躲!”

  現在這種情況已容不得我有多餘的思索時間,我雙腿一蹬,已攀上窗沿,從約莫五十公分乘以五十公分的視窗上爬到了小屋裡,我一落地,就發現自己踩到了一團脆生生的‘果實’上,我低頭一看,赫然發現是枯井裡見過的‘人參果’!

  我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幾乎要窒息,但幸好我眼前的這個老頭子卻十分正常,他有著一張佈滿褶皺的臉、以及一雙長了灰指甲的手,看起來的確像個‘人’的樣子,但最重要的還是他全身上下都沒有長出哪怕一朵花,只是他的雙腳上卻被人用一根鏽跡斑駁的鐵鍊鎖了起來,難道他被人關在這裡?

我看他的打扮,忽然想起了一個人,我道:“你是……杜子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