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二十九章再興波瀾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649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我被蘇冰帶到了一幢別墅前,說是別墅,倒不如說是西式莊園比較合適,因為它有著一個幾乎足球場大小的草坪,只有穿過草坪,才能到達盡頭前的一座三層樓高的圓形建築,我想那就是蘇冰口中所說的‘姑姑’的住所。

  我一進門,就被洋樓裡奢華的裝飾驚呆,但我很快就鎮定下來,因為這房子雖然豪華,但和聖禮教堂的圖書室比起來,還是差得遠了,蘇冰說得沒錯,她‘姑姑’的確已準備了一桌豐盛至極的午餐,我幾乎能聞到菜肴上飄過來的陣陣香氣。

  這時候一個貴氣逼人的老太太從裡屋走了出來,我見她的表情很嚴肅,看著我的眼神也不太友好,不,確切的說是有一種不信任感,我想她就是蘇冰口中的‘姑姑’。

  果然蘇冰的言行證明了我的猜測,我看到她跑上前,扶起老太太道:“姑姑,他來了。”

  老太太對我點了點頭,坐在沙發上,我知道她一定有話要對我說,於是我也毫不客氣的坐下來,坐在她對面,並且我先開了口,說道:“您找我?”

  “你是李念的朋友?”這老太太居然開門見山,這令我不禁一愣,對她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些,我點頭道:“對,我的確和李念玩過一段時間。”

  “你最後見到他時,是在什麼時候?”

  我想了想道:“大概……一個半月以前,我和他最後通了一次電話,然後就再也沒聯繫過,他是您的……?”

  “他是我兒子。”

  我一頓驚愕,我知道李念是個有錢的富二代,但沒想到他家的條件竟這麼好,好的幾乎要超出我的想像,我說道:“原來您……您是李念的母親,他最近還好吧?”

  我一問這個問題,就發現老太太的神情突然間變得十分憔悴,竟紅了眼說道:“他……他已經失蹤了快一個月,我們怎麼也找不到他,我現在……很著急……”

  我愕然道:“什麼?李念失蹤了?!”

  “我已經找人去查找他的下落,但……但一點消息也沒有。”

  我的表情嚴肅起來,道:“您應該即刻報警!”

  “不行,不能報警,”老太太抹了一把淚道:“他失蹤的事,除了我們三個人以外,絕對不能讓第四個人知道,否則……否則我們家的產業就要大受損失,股價也會一落千丈。”

  對於經濟上的事,我當然不懂,但我卻奇怪她為什麼會來找我,於是我問道:“可是您找我也沒有用,我無能為力。”

  老太太和蘇冰對望一眼,忽然站起身,向二樓走去,道:“你過來。”

  我只好跟著她們,一起到了二層走廊的一扇門前,我一進入這間屋子,就知道這一定就是李念的房間,因為靠窗的牆上,掛著一排紅木製成的書架,架子上沒有書,卻放著我送給他的小玩意。

  其中包括一張十字弩、一個約莫十八釐米長的甲蟲標本,以及一盒女人的手指甲,我還記得這些指甲是我替孫駝子幫了一個忙,他沒錢支付我報酬,從而把這件奇怪的東西交給我當做酬勞來應用的,後來李念說喜歡,於是我就送給了他。

  看到這些熟悉的東西,我不禁笑了起來,說道:“這是李念的房間吧?”

  老太太居然不理睬我,只是從床頭櫃下的第二格抽屜裡拿出了厚厚一疊信封,道:“你看看這些信。”

  “信?是李念寫的?”

  老太太點頭,坐在床邊輕柔的撫著李念蓋過的被褥,我見被褥疊得十分整齊,房間裡又是打掃得一塵不染,想來李念失蹤以後,她母親的痛苦已經達到了一種頂點。

  我拆開信,出乎意料裡面裝的都是一張張的照片,照片裡的女人都是同一個,她長得非常漂亮,有一種混血的氣質,皮膚略黑,就像珍珠一樣誘人,我想以李念那花花公子般的心態,一定會對這樣的女人感興趣。

  我問道:“這女人是誰?”

  蘇冰與老太太互相望了一眼道:“你也不知道?”

  我奇道:“我怎麼會知道她是誰?如果我見過她,像她這麼漂亮的女人,我一定印象很深刻。”

  “李念像他爸爸,做事從來不喜歡和家裡人商量,有可能他和你的關係,更勝過和我這個母親的關係,我以為他沒告訴過我有關這個女人的訊息,應該對你說過。”

  我忍不住笑道:“我不過是他眾多朋友裡的其中一個,他有什麼理由會把自己的隱私來告訴我?”

  這時蘇冰突然說道:“他經常在我們面前提起你,說你是他見過的最聰明的一個人,擁有福爾摩斯般敏銳的頭腦,”她頓了一頓,繼續道:“他甚至還說過,如果有一天他被人殺了,而員警查不出來兇手是誰,那唯一能夠替他報仇的人,就只有你。”

  這是一句評價非常高的話,我看著老太太,從她的眼神中我知道蘇冰說的並不是假話,沒想到我在李念的心裡竟是這樣一個人,這不禁讓我感到一陣飄飄欲仙的自我陶醉感,我笑道:“他是開玩笑的,你們……怎麼可以當真?”

  “我們從來都把他的話當成玩笑,現在找你來,是因為實在沒有辦法了,我找了幾個頂級的私家偵探,卻連一絲線索都查不出來,所以……只能把你找來,死馬當活馬醫。”

  這句話不太禮貌,但我把它選擇性忽視,道:“李念是我的好朋友,只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我一定會把他找出來。”我沒有再說下去,因為我知道一個人失蹤,只有兩個結果,活著,或者死去。

  我又問道:“還有什麼線索?”

  蘇冰猶豫了一會,道:“他失蹤的很突然,我們……都沒有料到,除了你手裡的照片以外,什麼都沒有留下。”

  “連電話號碼,或是手機都沒有?”

  “沒有。”

  我皺眉,感覺到這件事非常棘手,但李念怎麼說都可算是我的好朋友,他出了事,即便這件事再難,我也要試著追查下去,於是我抽出其中一張照片道:“這個我先收下,你們放心,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我一定會找出李念的下落。”

  我站起身,準備告辭,這時老太太說道:“你要是需要我們的財力支援,請你隨便開口說一個數。”

  我搖了搖頭,笑道:“暫時還沒這個必要。”

  “那吃了午飯再走。”

  “事情緊迫,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我收起照片,向樓梯口走去,這時蘇冰追上來,竟和我並肩而行,我以為她只是送我到門外,沒想到我直到走出莊園,她卻仍舊跟著我,我奇道:“你還不回去?”

  蘇冰笑嘻嘻的說道:“姑姑說了,要我跟你一塊去追查李念的下落。”

  我冷笑道:“是她不放心我吧?怕我把李念失蹤的事捅出去?!”

  “那是她的想法,我可不這麼認為。”從蘇冰的話裡聽來,她是承認了老太太對我的不信賴,我問道:“那你是怎麼認為的?”

  “我被關在籠子裡太久了,需要出去好好的透一透氣,再說,你需要一個幫手。”

  我忍不住乾笑了兩聲,淡淡道:“對我而言,你是個累贅,而不是個幫手。”

  “那可不一定!”蘇冰神秘的一笑,替我打開車門道:“我們先去哪兒?”

  她的車是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高調得就像她的人,渾身都散發著一種令人矚目的光芒,如果她是個明星,我想一定會是一個吸金點,我笑道:“我知道城東有一家夜總會……”

  “東城匯!”我還沒說完,蘇冰就替我說出了這家會所的名字,然後對我眨了眨眼道:“我知道那家夜總會,李念經常去光顧。”

  我點點頭道:“你知道就好,現在出發吧。”

  蘇冰奇怪的望著我,道:“現在?”

  “就是現在,快走!”

  “天都還沒有黑下來,你現在過去,恐怕別人都不肯放你進門!”

  我笑道:“我做事,當然有我自己的一套準則,你只需要把我帶到東城匯,其他的一切,自然由我自己來搞定。”

  蘇冰無奈的聳了聳肩,油門一踩,車子就像子彈般湧向馬路……

  她開得很快,在我看來像個瘋婆子,車水馬龍的路面上全是被她揚起來的灰塵,我怒道:“你小心一點,開太快了!”

  蘇冰竟笑得十分愉悅,驚呼道:“他們只配吃我車子後面的‘屎’!”她突然一個急刹,豪車打過一個半圓,堪堪停在東城匯的側門車位前,我打開門,冷冷道:“你最好乖乖的躲在車裡,等著我的消息。”

  “不行,我必須和你同行。”

  “你會壞了我的事,”我又加了一句,恐嚇道:“我去找的人,個個都像刀疤老五那麼兇惡!”刀疤老五是這個城市裡最出名的流氓頭子,當然,他在半年前,就已經被抓入大牢,執行槍決了。

  蘇冰冷笑道:“哪裡來的這麼多‘刀疤老五’?

就算是他,也被抓起槍斃了!”

  我搖了搖頭,一口氣跑到後門外,我見蘇冰也跟了上來,皺眉道:“你長得這麼漂亮,要是和我一塊進去,我不僅查不到什麼,還會被人揪出來當條狗似的打一頓!”

  蘇冰一愣,隨即笑道:“好,看在你誇我漂亮的份上,我就暫時在這裡等你,但你要是一直不出來,我就要進來找你了!”

  我笑道:“我要沒出來,你最好報警,或是找幾個長相兇惡的彪形大漢闖進去把我救出來,否則我一定會遭殃。”

  “我記住了,你去吧。”

  我笑著打開門,閃身進入了夜總會,後門有一條走廊直通廚房,不要以為夜總會裡就沒有燒火做菜的地方,其實在整個娛樂會所裡,最骯髒也最難以忍受的,就要數廚房了。

  現在還不是上班時間,夜總會一般在晚上七點左右才會開門營業,我經過廚房的時候,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夥計聚在一起打牌,我現在要找的地方,就是專門用來打卡的考勤室,我想在李念失蹤的那天晚上,總有值班人員看到過或者聽到過什麼,只要我找出來那天的執勤是誰,一切就有了頭緒。

  我順著牆上的指示牌一直走到大廳,我以前從沒有來過東城匯,這時竟發現自己對這個地方完全不熟悉,我居然找不到考勤室在哪裡,幸好我的眼神並不差,在大廳對面拐角處的一間房門上,看到了‘管理室’三個字。

  我想管理室裡一定有整個會所的平面圖,我必須拿到它,於是我走上前,輕輕轉動了把手,門並沒有上鎖,我看到辦公室裡只有兩個人,一個坐著、一個躺著,相同點是他們都在睡午覺。

  我見這兩人長得都很壯實,幾乎比我要高出半個頭,我猜想他們是‘保安’一類的角色,其實我並不想打擾他們,但他們自己卻醒了,其中一個正用一雙銅鈴似的眼神瞪著我,另一個則已經站起身,慢慢圍了過來。

  我只好撒了一個謊道:“李家少爺要我這裡辦一件事,你們老闆在哪裡?”

  大漢疑惑的互視一望,警覺道:“哪個李家少爺?”

  “還有哪個李家少爺?就是那個一擲千金的李念李先生!”

  李念的大名他們當然知道,一個時常出入各大夜總會的富二代,我想在他們的名單裡,也一定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我冷冷道:“李先生說了,今晚他要為他的表妹慶祝生日,叫我先過來支會你們一聲,晚上的場子,他一個人全包了,他表妹現在就在門外,那輛紅色的法拉利,就是李先生送給她的禮物。”

  他們當然對我的話深信不疑,因為他們剛才的確聽到了一聲急刹,只有上檔次的豪華跑車,才會有那種怒吼,這就好比老虎的嘯聲獨一無二,狗是絕對吠不出來的。

  “既然……是李公子發的話,我們當然不敢不照做,您先請坐,阿龍,快替這位先生倒一杯茶,哦,對了,先生您……您怎麼稱呼?”

  “我姓孟,你可以叫我孟先生。”我隨意的走到書桌前,果然看到桌面上的玻璃下壓著一張東城匯的平面圖,我仔細看了一遍,把考勤室以及檔案室的位置牢牢記在心裡,然後轉身說道:“茶就不必喝了,我只是個傳話的人,你們記得把一切都準備就緒,好好迎接我們的蘇冰小姐。”

  “一定一定!我叫人把紅地毯一直鋪到東城匯外五百米,讓這位……這位蘇冰小姐,享受一把國際影星的風頭!”他猥瑣的一笑,接著說道:“李公子已經有一個多月沒來這裡了,他最近……”

  我怕他來問我李念的事,忙打斷他道:“他忙著處理公司的事,還要哄蘇冰小姐歡心,怎麼還有空來這裡?下午五點左右,我還會再過來看一看,你們究竟準備得怎麼樣了,現在我先送蘇冰小姐回去。”我走出門,順手帶上了把手。

  一出來,我就竊笑不止,立馬直奔考勤室,就在垂直電梯旁的一間雜物室隔壁,正好與檔案室相連,此時只有一個身著職業裝的小女孩,坐在辦公桌前擺弄著手機。

  她當然是坐在里間的檔案室裡吹空調,我悄悄靠近打卡點,我發現東城匯裡用的居然不是電子考勤器,而是傳統的手寫考勤卡,這讓我歡呼雀躍,我即刻從一堆卡片中找到了八月十六日的那一張,上面寫著領班的是一個叫‘張玲玲’的行銷經理,我當然知道所謂‘行銷經理’,不過是夜總會裡賣笑、賣酒的小姐們所取的另一種稱呼罷了。

  她的檔案編號是‘B0106’,我拿著她的考勤卡,走入了檔案室,這時那女孩子抬起頭道:“你有什麼事?”

  “我來查一個人,你最好不要動,”我‘嘭’的一聲,把門關上,還上了鎖,女孩驚慌起來,貼牆而立道:“你……你想幹什麼?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不管她,拉開抽屜,一張一張的查找員工檔案,果然在厚厚一疊資料夾裡,看到了張玲玲的名字,上面當然還有她的住址以及聯繫電話,很好,我的目的達到了,於是我折起來放入了口袋裡,回頭道:“你最好不要聲張,乖乖的待在這裡,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我覺得自己是個卑鄙的人,居然淪落到去嚇唬一個小女孩子。

  當我走出檔案室的時候,感覺到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但我沒走幾步,就發現一群穿著黑背心的大漢圍上來,堵住了我的去路,為首的是個左顎有刀疤的光頭,他冷冷道:“就是他?”

  我聽到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傳過來,原來是那檔案室的女孩子追了上來,指著我道:“就……就是他!”我見她手上拿著一個對講機,心中暗忖道:‘糟糕,原來她還有這一手!’

  我冷笑道:“怎麼?你們想和我玩玩?”

  “我要擰斷你的手腳,把你扔到甬江裡喂魚!”

  “你可以試一試,你們是一個一個上呢,還是一塊來?”

  光頭獰笑道:“先讓我熱熱身,”他走上前,擺手道:“你們都退後,等我把他打殘了,你們再把他抬出去!”

  我擺好架勢,準備一場艱苦的搏鬥,我從光頭健壯的身材上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傢伙一定經常光顧健身房,我見到他伸出手,想掐住我的喉嚨,我知道只有速戰速決,才能保持體力進行下一場戰鬥,於是我一出手就是狠招,猛地一拳打在他的頜骨上,我的拳很重,這需要歸功於我平常的鍛煉,以及在孤兒院裡學到過的生存之道。

  光頭顯然沒料到我的速度居然這麼迅疾,他只呆了一呆,就砰然倒地,我冷冷道:“你們最好讓他側躺過來,否則容易窒息而死。”這當然也是我從無數次的打鬥中學到的經驗,孤兒院裡的生活,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弄……弄死他!”剩下的壯漢顯然已被我激怒,竟一哄而上,我當然不能和他們纏鬥在一起,只好邊打邊退,徑往物品多的地方逃,還順手抄起酒瓶子,狠狠砸在最前面的幾個傢伙頭上,這時候我看到又有一夥人已經從樓上奔下來,手中赫然拿著大砍刀,我暗罵一聲‘混蛋’,想找機會逃出去!

  我幾乎掀翻了整個大廳裡的桌椅,預計損失非常嚴重,幸好這時候圍攻我的人群,已經漸漸的少了起來,轉而湧向了另一邊,我疑惑起來,這時竟聽到了其他地方傳來的打鬥聲,然後看到幾個大漢被人打飛,摔得鼻青臉腫。

  我暗想道:‘難道東城匯的仇家來尋仇了?’

  我跑過去一看,居然看到蘇冰正和七、八個大漢圍在一起,她的身手竟出乎意料的好,一個過肩摔,就撂倒一人,又是擒拿、又是踹腿,我見她有些招數是柔道裡的,有些則是跆拳道,更有甚者連擒拿手都使得非常好,我不禁愕然起來。

  這時她呼喝道:“傻子,你還愣在那裡幹什麼?快逃出去!”

  我這才回過神,沖入人群,拽起她的手就往門外跑,竟一口氣奔到車子裡,蘇冰踩住油門呼嘯了兩聲,以極快的速度飛過眾人跟前,揚長而去。

  剛才的一幕就像電影裡的場景,我喘息道:“你……你的身手不錯。”

  “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誇我的人,”蘇冰的語氣突然一轉,略帶嘲笑道:“這就是你的方法?攪得東城匯一片狼藉?你知不知道東城匯裡的大佬們,都不是好惹的主!”

  我揚了揚手中的檔案,笑道:“東西已經拿到手,該去找這個人問一問了。”

  “這是什麼東西?”

  “李念失蹤那天的領班資料,”我仔細看著檔案上所填寫的材料,忽然道:“她居然在李念失蹤的第二天,就已經辭職了,這個人一定有問題。”我指著紙上敲著的一個‘離職章’道。

  蘇冰說道:“既然有問題,就去找她問一問。”她猛踩油門,紅色法拉利就像平地懸浮的列車,子彈般沖向正閃爍著紅燈的十字路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