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三十章藥劑與殺手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716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蘇冰把車停在一條狹窄的弄堂前,我說道:“就是這裡了。”

  “這是什麼地方?四處都是髒水。”

  我笑道:“貧民窟,我就是在這樣的地方長大的,小時候的條件可比這裡更加不堪。”我走下車,回頭道:“你是在這裡等我呢?還是一起去?”

  蘇冰看了看滿是污水的陰溝,這裡的下水道看來已經堵了很久,捏著鼻子道:“你去吧,我等著你。”

  “好。”我巴不得她離我遠遠的,我獨自一人順著卡上的地址走過弄堂,來到一幢十二層樓高的破舊住宅前,這裡本是一片住宅區,自從政府下令拆遷之後,原本的住戶都已經搬出去,而空出來的樓房,自然就掌握在了當地黑幫的手裡,他們接上電源、開通水管,把一間間淩亂的房間整理之後租出去,以謀得一絲暴利。

  卡上寫著:‘四樓403室’,我跨步上樓,樓梯口望風的小個子男人不懷好意的看了看我,就把目光移到了別處,我猜想這裡一定有個賭場,且還是獨家經營,當然這和我沒關係,我走到403室門口,先從緊閉的視窗外向裡張望了一番。

  該死,窗簾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只好敲了敲門,並沒有人回應,我想張玲玲可能出去了,並不在家,於是我拿出了一根細鐵絲,開始在把手裡鼓搗,這種小偷的技藝當然也是我這樣的‘底層’人員必備的藏身術。

  ‘啪’的一聲,鎖扣彈開來,我知道門已經被我打開,我悄悄潛入了屋中。

  房間裡有一種酸腐的惡臭,像鹹魚和臭襪子的混合體,我突然發起怵來,這種味道就像一具被扔在角落太久的屍體,難道張玲玲已經死了?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裡屋突然間傳來一陣咳嗽聲,我立馬趴在地面上,幾乎貼著牆緩緩走到了臥室。

  我見白色的帷帳下躺著一個嬌小的身影,我想那應該就是張玲玲,原來她病了,我走過去,揭開蚊帳道:“你是張玲……”我的話說到一半,就再也沒法說下去,因為我看到張玲玲的臉竟然像乾涸的黃土地,龜裂出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可怕溝壑,外翻的血肉裡還長滿了一粒粒紅色的膿痘,她看起來病得不輕,且尤其令人想起‘梅毒’的後期症狀,我不禁捂住鼻子,退後道:“你……你是張玲玲?”

  張玲玲艱難的抬起頭,望著我,眼神死寂,她一直在不停的咳嗽,我說道:“八月十六日那天,是你領班?那天晚上你見過李念嗎?”

  她居然點了點頭,然後詭異的笑了,我皺起眉頭,把那張神秘女子的照片拿出來道:“你有沒有見過這個女人?要是見過,就點點頭,要是沒見過,就搖搖頭。”

  她仍舊點頭,我已心中有數,收起照片道:“你還能說話嗎?”我與她交談的時候,眼睛卻在觀察四周,我發現她的枕頭邊,散落著一枚針管,以及幾個空藥品,我疑心漸起,伸出手想去拿過來仔細看一看。

  這時一隻神秘的手竟從我背後探過來,狠狠掐住了我的脖子,然後另一隻手舉起,手中赫然握著一枚針管,‘他想把針頭刺入我的大動脈!’這是我此刻唯一的想法,我不假思索,猛地往後一蹬,用力朝身後的櫃子撞過去,只聽得‘啪啦’一聲,襲擊我的神秘人已經被我撞入了木櫃中,我趁機捏住他的手腕,想把他手裡的針頭奪過來。

  我們兩人就這樣相持不下,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驚恐的發現他掐住我脖子的那條手臂,使用的力量竟越來越大,我別無選擇,只好張嘴一口咬下去,我咬得絕不留情,不僅留下了一排牙齒印,還弄的我身上到處都是鮮血,顯然神秘人吃到了苦頭,以腳膝蓋頂住我的後背,猛地一推,同時他也丟了手中的針筒,如一陣風似的跨過床榻,竟踹破玻璃窗,爬出了房間外。

  我當然不肯放他逃走,也緊緊追上去,我見他雙手掛在樓壁外突出的空調架子上,往五樓以上爬,我也依樣畫葫蘆,踩著空調盒去抓他的腳踝,但敵人十分狡猾,竟不斷踢蹭腐朽的鐵架,把灰塵以及碎塊往我的身上踹過來,逼得我幾乎睜不開眼,我突然後悔起來,早知道就該把家中那把左輪手槍帶在身上(就是陳崎那把),現在也不必這麼麻煩了。

  我顧不上危險,雙手並用的爬上去,我看到神秘人已經踢破五樓一間屋子的窗戶,矮身鑽入了屋中,我也順藤摸上窗沿,剛剛探出頭,就見一根鐵管捅出來,直接往我的面門上砸,我大駭,微微一側頭,鐵棒就打在窗臺上,一瞬間火花四濺,我的手也感到一陣刺痛,竟失手從五樓摔了下去,幸好我的身下就是遮擋窗戶的雨棚,雖然雨棚已經很破舊了,但它延緩了我下墜的速度,讓我堪堪抓住旁邊的一台空調架子,也算是有驚無險。

  我這人一旦發起狠,就不管不顧,連命都不想要了,於是我一咬牙,仍舊爬了上去,這一次我學得乖了,先稍稍探頭查看了一番,見沒什麼人,才敢翻身進入房間,屋子裡的房門打開,想必神秘人以為我已經墜樓,就這樣走了。

  我沖出門外,發現走廊兩側都有行人走過的痕跡,卻不知道他究竟往哪邊逃了,我趴在公共陽臺朝樓下看了一遍,竟看到四樓冒起了一陣黑煙,緊接著有人大叫起來道:“著火了!著火了!四樓著火了!”

  我心中一緊,幾個跨步就已跑到了張玲玲的房門外,果然是她的房間燒了火災,我一咬牙,蒙頭沖入了火海裡,火勢是從臥室開始燒出來,滾滾濃煙中我仿佛聞到了一種汽油的味道,這一定是人為縱火,目的當然是想毀屍滅跡!

  這時我聽到張玲玲的慘叫聲傳出來,淒厲得無法言語,我很想沖進去救她,但火勢實在太強,以至於我也受不了這種高溫,只好退出了屋子,既然張玲玲已經救不出來了,那神秘人呢?我從四樓往下看,果然看到了一個身著黑色皮外套的魁梧男人,正急急忙忙的奔出了一樓的樓梯口。

  我的直覺告訴我,縱火的神秘人一定就是他!這一刻我非常生氣,猛地抬起身旁的一個空煤氣罐,狠狠砸下去,只聽得‘嘭’的一聲,恰好扔在望風的小個子男人身旁,他與神秘人幾乎在同時抬頭,望著我,我當然也看清楚了那個神秘人的真面目,是個滿臉橫肉的洋人!

  “唉!你小心點,差點把我砸到了!”小個子男人怒吼道,指揮幾個壯漢手提水桶,朝四樓跑上來,我不願被人看到我出現在這裡,於是也走下樓,直奔胡同口等著我的蘇冰那裡。

  我一出現在她眼前,她就皺眉道:“你怎麼又搞出來這麼大的動靜?那裡好多煙,是你放的火?”

  “有人要殺我,火是神秘人放的,”我喘息了一會,問道:“你有沒有見到一個洋鬼子出來?”

  蘇冰一愣,隨即道:“的確有一個外國人,他還奇怪的朝我看了幾眼。”

  我急道:“他往哪邊去了?”蘇冰一指,我二話不說,即刻邁腿追上去,陰溝裡溢出來的髒水在我踐踏下,把蘇冰漂亮的長腿濺得黑漆漆的十分醒目,她尖叫道:“看你都幹了些什麼!”

  我使出全力追趕,但蘇冰的跑車顯然比我更快,她踢開車門道:“上來!”

  我一個前沖,已經坐上了副駕,把門一關道:“前面就是停車場,洋鬼子一定去開車了,你趕快追上去!”

  蘇冰一推擋,車子就像火箭似的一沖到底,只半分鐘不到,就已來到了停車場,我果然看到一輛黑色轎車正好與我們擦肩而過,開車的人赫然就是那個洋鬼子,我喝道:“就是他!快掉頭!”

  蘇冰冷冷一笑,嘴角起翹道:“閻行,你有沒有見過飆車?”

  “什麼?”

  “我叫你系好安全帶!”

  我還來不及反應,蘇冰就已踩住刹車,車身一個漂移,已改變方向並且像風一樣彈了出去,我緊緊握住把手道:“你……你開得太快了!”

  “不快怎麼追得上他?他的車也不賴!”

  洋鬼子似乎知道自己被盯上了,竟也越開越快,但在蘇冰的追趕下,他怎麼也甩脫不了我們,我見他方向一打,已上了公路,便說道:“路上行人太多,你……你速度放慢一點!”

  “怕什麼?要是讓他跑了,恐怕線索就斷了!”

  我看著迎面駛來的車輛,仿佛自己置身於美國大片的火爆世界裡,但我知道這是現實,也知道前面那輛黑色奧迪裡的鬼佬,就是尋找到李念的唯一線索,這時候兩輛車的追逐已經到了空曠的郊區,兩邊都是鬱鬱蔥蔥的樟樹林,突然前面那輛車一個急刹,竟筆直的停在我們跟前,我怒吼道:“小心!他耍花樣!”

  已經來不及了,我見蘇冰手一抬,全力往左打方向盤,車身狠狠轉過一個半弧,後座側門撞上了奧迪車,‘噗’的一聲,氣囊彈出來,把駕駛室擠得沒有一絲空隙,我撥開氣囊,見奧迪車的刹車燈已經熄滅,知道他要逃了,我竟不顧一切的沖下車,飛身撲上了轎車頂。

  我想我是瘋了,顯然這是在自尋死路,我感覺到身下的轎車正在開動,且越來越快,這時候他要是猛踩刹車,恐怕我必死無疑,幸好我聽到了一陣轟鳴,從後視鏡裡看到蘇冰追了上來,我大聲吼叫道:“撞他!撞他!把他撞入樹林裡!”我之所以想要蘇冰這麼幹,是因為一來公路上飆車太過危險,二來無論什麼車子,一旦被人撞得四腳朝天,恐怕也沒什麼值得擔心的了。

  蘇冰並沒有聽清我的話,她搖下車窗道:“你說什麼?”

  “我要你把他撞入樹林裡!”

  ‘嘭’兩車果然相碰,但並非蘇冰衝撞老外,而是奧迪車把方向打過來,想把蘇冰擠到路旁的樹林裡,我見蘇冰臉色煞白,顯然十分緊張,我喊道:“別管他,你就狂踩油門,打

方向!”

  蘇冰點點頭,猛地方向一打,居然沖入了林子裡,我一驚,心想完了,卻沒想到蘇冰駛過一個半圓,竟然狠狠的從樹林中竄出來,一頭撞在奧迪車的右門上,車速本來就快,又被這麼一撞,鬼佬即便是車神,也解救不了這一劣局了,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飛起來,而身下的奧迪車也在翻著跟頭,我居然開始數它一共滾了幾個跟頭:‘一個、兩個、三個、四個……’然後車子撞在了一棵樟樹上,而我也落下來,狠狠摔了個狗啃泥。

  我立馬爬起身,雖然骨頭像散架了似的痛疼,但我必須堅持下來,一瘸一拐的跑到車門前,轎車的擋風玻璃當然已經碎了,我又踹了兩腳,徹底把它搗破之後,才伸手拉住洋鬼子的手臂,把他硬生生的拖了出來。

  他看起來傷得不輕,一隻眼球的血管似乎爆了,滿臉的鮮血,我一腳踹在他頭上,冷冷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殺張玲玲?!快說!”

  他用一種兇狠的眼神瞥了瞥我,就把眼睛閉上,絲毫不在意身上的傷口,我想他這樣的人,一定心狠手辣,只有對自己夠狠的人,才能對別人更兇殘,我忍不住一股無名火起,一腳踏住他的胸口,啐了一口唾沫罵道:“你不說,小心我一刀宰了你!”

  這時蘇冰也已經到了,她跑過來道:“他怎麼樣?”

  “不肯說,得弄點手段好好招待他!”

  “你打算怎麼做?”

  “有繩子嗎?”

  蘇冰點點頭,回車上替我拿了一根長長的麻繩,我用它把洋鬼子的雙手雙腳都綁起來,還特地縛住了他的兩個大拇指,以防他逃脫,然後抓著他的雙肩道:“去把後備箱打開。”

  我拖著洋鬼子一路到車廂前,這時候他已睜開眼,正狠狠的瞪著我,我把他扛起來,整個丟入了後備箱裡,跑車的空間本就小,這洋鬼子的身材又高大,蜷縮在一起幾乎無法動彈,但這正是我要的效果,我關上箱門,道:“你家在哪裡?”

  “我家?你想把他帶去我家?”

  我道:“不帶回你家裡審訊,還能去哪裡?”

  蘇冰翻了翻白眼,說道:“我知道一個地方,正好可以供你使用,上車!”

  一輛跑車就已讓人很矚目了,而一輛撞爛了車頭的跑車,就更能吸引人的眼球,我發現一路上對我們行注目禮的人,多不勝數,直到蘇冰將車子駛入一片冷清的街區,才不至於讓人渾身都不舒服。

  她在一幢獨立的別墅前停下車子,打開門之後又把車倒入了車庫中,然後說道:“到了。”

  我疑惑道:“這是你的房子?”

  “我?”蘇冰自嘲似的一笑道:“我沒那麼多錢,都是李念買下來的,他不喜歡住在家裡,所以就搬出來了。”

  我更奇了,問道:“那你怎麼會有這裡的鑰匙?”

  “這有什麼奇怪的嗎?”蘇冰帶著挑釁般的笑容看著我道:“我是他的未婚妻,是我姑姑親自指定的媳婦。”

  她的話的確讓我大吃一驚,我囁嚅道:“你……你是李念的未……未婚妻?!可你是……是他的表妹!”

  蘇冰嘲笑道:“美國猶太財閥羅德柴爾斯家族還規定近親結婚來防止財富的稀釋呢,有錢人就喜歡這一套!”她似乎不願再談論這個問題,自顧自的打開後備箱道:“這鬼佬沉的要命,你來把他扛走。”

  我道:“去哪裡?”

  “地下室。”

  我一把扛起洋鬼子,跟在蘇冰身後一塊到了別墅的地下室,地下間居然有兩百多平的大小,四處都堆滿了沙包、器械、拳套以及其他習武健身的器材,我知道李念從不喜歡搞這些玩意,用他的話來講,這種生活太‘粗糙’,於是奇怪的看著蘇冰,疑惑道:“這都是你玩的?”

  蘇冰走到沙袋前,突然一個迴旋踢,把一百來斤重的沙包踢得飛上了半空,又掉下來搖晃不止,我心中驚駭,剛才的疑問立馬有了答覆,笑了笑道:“好功夫!”

  “你打算怎麼審訊他?”

  “先把他吊起來,打一頓!”

  蘇冰笑道:“那你動手吧,我在一旁替你打氣就行了。”

  我拿起一根直徑約莫兩釐米的粗繩,剛想把洋鬼子吊在頂上的一個鐵環下,這時他身上的手機竟響了起來,我和蘇冰對望一眼,探手從他褲袋裡掏出了電話,只見螢幕上顯示了一串數位,看來他並沒有把這個號碼存入手機裡。

  蘇冰道:“你接。”

  我點點頭,按下免提鍵,卻不說話。

  我等了一會,也許對方也有點不耐煩了,傳過來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說了一通英文,我疑惑的望著蘇冰,蘇冰卻對我作噤聲狀,我繼續沉默,電話另一頭語氣嚴厲的又說了一段話,然後突然停了下來,直到過了約莫半分鐘左右,那人竟用中文說道:“喂?有人嗎?”

  他的中文非常好,聽不出一絲生硬感,我想他一定是個中國人,於是我拿起手機沉聲道:“你好,你要找的,是不是一個鬼佬?”

  對方沉默了一會,突然笑道:“他在你手裡?”

  “是,的確在我手裡。”

  “你要多少錢?給我一個帳戶,我打給你。”

  我冷笑道:“一億,你給得起嗎?”

  對方笑了,然後說道:“把你的銀行帳戶報給我,我分三天打給你,”我倒抽一口涼氣,我不過隨口說了一句胡話,沒想到他竟答應了,這時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十分嚴厲道:“只要你不繼續追查下去,並且替我殺了山姆,一億也值得!”蘇冰指了指洋鬼子,我點點頭,看來山姆指的就是這鬼佬,我說道:“你沒聽清楚我的話,我說的一億,意思是一億美元!”

  “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聲中有一股強忍的怒氣,道:“年輕人要懂得知足,我給你錢,並不是因為我怕你,而是我不想惹麻煩,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是誰找你來調查這件事的,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中!”

  他說的是‘你們’,看來他已知道了我並非一個人,我冷笑道:“既然你知道我並不是為了錢,那你也應該明白一件事,我不查到底,是絕不會甘休的,你最好把李念給我交出來,否則……我一定要把你們掀得一個底朝天!”

  “小朋友,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們等著瞧,後會有期!”

  ‘啪’‘嘟嘟嘟’,電話已經掛線,我陰森森的盯著這個叫‘山姆’的洋鬼子道:“你剛才也聽到了,你們老闆要我殺了你滅口,你還想繼續閉嘴嗎?”

  蘇冰及時把我的話翻譯過去,我見他的神色動容了一下,我又說道:“你為他效忠,替他死守秘密有什麼用?一個人死了,就算有再多的錢,沒命花,也和擺設沒兩樣。”

  “呸!”這洋鬼子竟朝我吐了一口唾沫,惡狠狠的說道:“去死!”他的中文並不標準,也許只會說這兩個字,我嘲笑道:“你不說,那也由得你,不過你身上的東西,我卻要拿走。”我去搜他的身,果然在他皮甲的內衣口袋裡翻出來一支針筒,以及一小瓶還未開封的藥劑,我拿在他眼前晃了一晃道:“這是什麼東西?張玲玲變成……變成那副摸樣,是不是這種針打的?”

  蘇冰用英文重複了一遍我的話,我見他還不老實,就冷笑道:“你信不信我把這枚針全都打在你身上?!”我把針頭靠近他的大動脈,作勢要紮下去。

  這一次洋鬼子顯然慌了,臉上神色‘唰’的一下變得死白,竟開口說了一通話,蘇冰道:“他說他願意把事情告訴我們,只要放他離開。”

  我點頭道:“告訴他,完全沒問題。”

  蘇冰接著詢問他,轉述洋鬼子的話道:“‘我只是個殺手,除了老闆要我殺的人之外,什麼也不知道,我的老闆給了我一些特殊的藥劑,要求我去張玲玲家,每天都幫她注射小劑量的藥物,記錄下她每天情況,我本還要再觀察她幾天,但……你卻來了,我知道的只有這些,其他的一概不知。’”

  “你老闆是怎麼和你聯繫的?我的意思是,他怎麼把藥劑交給你?”

  蘇冰翻譯他的話道:“‘有一個中間人,是我們的聯絡員,一般情況下,老闆並不會主動聯繫我,而是透過這個中間人,來傳達他的話,我……我不知道剛才老闆為什麼會打電話給我。’”

  “那個中間人是誰?你們是怎麼見面的?”

  “‘在城南的留洋路上,有一間荷蘭人開的酒吧,每次老闆有任務,他都會在櫃檯上從左往右數的第七個杯子下麵,放一封信,信封裡就裝著我要殺的人、地址、以及物品該去哪裡取。’”我冷笑,這夥人做事倒是十分慎密,我又問道:“你從來沒有見過中間人?”

  “‘從來沒見過,但有時候情況特殊,任務臨時有變,如果不是很要緊的事,老闆還是會先聯絡他,他就會去臺上點一首‘披頭士樂隊’的‘黑鳥’,那樣我就會先去廁所抽一根煙,然後再去翻找杯子下新放置的信封。’”

  我問道:“難道你從來不好奇你的中間人究竟長著一副什麼樣的面孔?你一次都沒有出去看一看,滿足你的好奇心?”

  他露出了一種可悲的笑容道:“‘我只想活得久一點,能夠一直活到我退休,所以我不能、也不想去看他究竟長什麼樣。’”

  看來他是個聰明人,聰明人一向都怕死,所以我認為他說得基本屬實,我想了想,拿出了那張女人的相片,擺在他面前道:“你有沒有見過她?”

  洋鬼子搖了搖頭,說沒見過,我點點頭,轉頭望著蘇冰道:“先把他吊起來,等我們把中間人抓回來之後,再一起審問。”

  “我聽你的。”蘇冰微笑著幫我把鬼佬綁了個結實,然後一塊出門去了城南的留洋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