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四十章伊萬諾夫!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517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越是靠得近,我越能清晰的感覺到四周搖晃時我胃部洶湧的翻滾聲,我猜測自己仍舊在遊輪上,至少這種暈船式的噁心,讓我感覺我還活著,我踩著階梯爬上頂端,這裡覆蓋著一張鐵絲網。

  我伸手推了一推,它並沒有上鎖,我緩緩打開鐵絲網,像一頭孤狼般跳了出來,於是機械轟鳴的聲音更加嘈雜了。

  我發現自己竟已來到了艙底的渦輪室,一條條巨型管道錯綜複雜的交織在一起,還不時冒出可怕的白色蒸汽,我怎麼會來到了這裡?這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這個疑問讓我感覺到一股頭痛油然而生,且不斷蔓延至我的四肢百骸,我只好坐下來,仔細回想著十號俱樂部裡的事情,我相信再厲害的魔術師,也絕不可能能把我這麼樣的一個大活人從十層甲板上變到這裡來,唯一的解釋只有一個,他對我下了迷藥,導致我得了短暫失憶症,因為無論我怎麼回憶當時的場景,都只記得大火燃起時,我就出現在了渦輪室下的鐵盒子裡。

  這中間一定有什麼重要的記憶丟失了,我決定要抓住這個魔術師,好好拷問他一番。

  我跑出渦輪室,順著牆上的安全標識一直走到底艙的升降機前,這時候我感覺到船身搖擺得更加劇烈,且有雷聲滾滾,像當頭棒喝似的在我頭頂響起,我猜想是遇上了暴風雨,雖然木葉天宮號是一艘非常巨大的遊輪,但在海上遇到了風暴,恐怕情勢也不堪樂觀。

  但我已顧不了這些,我站在升降梯中,盯著指針緩緩朝著第十層過去,突然‘叮’的一聲輕響,我發現升降機的速度竟慢了許多,並且電梯內的燈光也一閃一閃的仿佛壞了,我不安的預感更加強烈,決定在六層下電梯。

  但這時候只聽得‘嘭’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爆炸了,接著整個電梯裡都變得一片漆黑,這些事故雖然嚇不倒我,但我還是非常害怕,因為我感覺到升降機已不再往上走,而是逐漸一截、一截的滑落,我想要是從五層高的甲板上跌落到艙底,非摔成骨折不可。

  我嘗試著去撥弄身前的鐵門,這遊輪上的電梯都是以舊上海時代的老款升降機為藍本製作,也就是我面前的門,只是一扇可以移動的鐵架子,我用力扯了扯,卻紋絲不動。

  正當我急得團團轉的時候,燈光忽然間又亮了,且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升降梯又開始運行,一直把我帶到了十層,門一開,我就跳出來,頭也不回的跑入了賭場。

  賭場裡燈光幽暗,只有零星的幾台老虎機螢幕上發著光,許多賭客聚在一起,議論紛紛,我聽見有人說道:“這……這是怎麼了?以前從未發生過這種事!”

  “備用電源啟動了,好像正在發電。”

  “能維持多久?”我看到一個禿頭的中年人扯住一位保安,大聲喝問道:“我們……我們是不是在公海上了?!”

  保安拿開他的手,冷冷道:“備用電源能夠維持五個小時的電量運轉,我們的專業人員已經去搶修發電設備了。”

  “梁先生呢?!我……我要見梁先生!”

  保安還沒回答,這時卻傳來‘嘭、嘭’的幾聲踹門聲,我發現四周圍湧出了許多手拿東方棍的黑衣保安,把大廳裡的人都驅趕到了一起,我聽見那禿頭怒氣衝衝的喝道:“你們……你們想幹什麼?想幹什麼!”

  保安裡走出一位身材高大的絡腮鬍子,他的模樣像俄羅斯人,表情冰冷道:“徐先生,請保持安靜,跟隨眾人一起去三層樓的中樞大廳裡集合。”

  “為什麼?!我……我要離開這裡,我要見梁先生!梁先生有直升機,快帶我去!”

  “你最好安靜下來,”絡腮胡伊萬諾夫道:“現在是緊急情況,每一個人都要聽從梁先生的安排。”

  “這是……這是梁先生的安排?”

  伊萬諾夫點點頭道:“他很快就會到中樞大廳舉辦他的晚宴,我們的維修人員也已經對發電設備進行了故障排除,再過不多久,一切又能恢復正常了。”

  我見禿頭沒有再說下去,雖然他的表情仍舊憤憤不平,但還是乖乖的跟隨著其他人,從逃生樓梯口開始往三層走,我當然也被趕入了人群,我們從十層甲板一直走到中庭,我看到有些過慣了好日子的富豪,已走得氣喘吁吁,我想他們回去之後,是再也不想來參加梁先生的派對了。

  大廳裡最大的一盞吊燈已經被關閉,但四周照明用的小燈,卻全都開啟,我看到二樓的平臺上站著十幾個黑衣保鏢,但梁先生卻還沒有出現,這時候伊萬諾夫大聲道:“為了節約電力,除中庭以外的燈光,已全都被關閉,要是有誰不聽勸告獨自走出這裡,可沒有人來救你們!”

  “什麼?他……他的意思是我們只能待在這裡?”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我……我的化妝品還在房間裡!”

  “謝爾蓋哪裡去了?謝爾蓋在哪?天!他……他沒有來!”

  我見許多人都開始變得緊張兮兮的,聚在一起不知所措,這時候我也找不到蘇冰的人,且巨輪的搖擺越來越明顯,幾個不善航海的人已經彎下腰嘔吐了起來,我聽到有人喊道:“我頭暈!快……快扶我回房間!我要見……見梁先生!”

  沒有人回答他,當然也沒有人同情他,於是他跑出人群,想沖上二層平臺,但他走了沒幾步,忽然間整個大廳都傾斜起來,我看到幾乎所有人都貼著地面滾落到了左側艙壁上,我當然也無法倖免,狠狠撞上了一根立柱,我立馬雙手抱住了它,保持一個平穩的動作,但這還不算完,許多沒有被固定住的桌椅、酒瓶也隨著地心引力的作用,重重砸入了人群裡,一時間鮮血飛濺,哭喊聲此起彼伏,就連二層平臺上的保安,也有幾個從欄杆上掉落了下來,這種場景就好像世界末日來臨了,乾坤顛倒。

  我知道這顯然是船身受到了極其嚴重的衝擊,而導致的左傾,這一幕雖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遊輪,如果遊輪被掀翻,那這裡的人一個都跑不了!幸好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船身又漸漸恢復了正常,只是忽左忽右的劇烈晃動令人雙腿打顫。

  海上雷聲陣陣,大廳裡人心惶惶,我這時突然想到了泰坦尼克號,它的殘骸直到現在都還沉沒在大西洋的海底最深處,而這艘木葉天宮號豪華遊輪,則行駛在風雨交加的太平洋之中,如果真的被暴風雨襲擊,恐怕也會和泰坦尼克一樣的下場!想到這裡,我立馬打了一個冷顫,於是我大聲吼道:“我們會不會……沉到海底去?就像……就像泰坦尼克!”我這當然是在慫恿。

  被圍起來的‘客人’們早已變得焦慮不安,此刻聽我這麼一說,更是激起了一股無名火,我看到有人帶頭沖上二層,怒道:“你們……你們不能就這樣把我們困死在這裡,我們要自己想辦法逃出去!如果……如果船沉了,恐怕連上救生艇的時間都沒有!”

  “對!梁先生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他……他一定已經跑了!”

  我又添了一把火

道:“很多人都不在這裡,恐怕他們已經隨著梁先生一起走了!比如……比如拉斐爾!”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傢伙,我接著喊道:“梁先生把我們留在這裡,是想拿我們當替死鬼!”隨著我的話音落下,一記響徹天際的雷鳴也正好劃過狂風夜,這種效果恰到好處的激起了眾人的怒火,我看到平日裡養尊處優的富豪們全都蜂擁而上,朝二層平臺沖了上去。

  伊萬諾夫陰沉著一張臉,喝道:“把他們都堵住!一個也不要放出去!”

  這些保安不像普通人,個個都兇悍得像強盜,我見他們手持東方棍,把沖在最前面的幾個人拖出來,接著從二樓平臺上丟了下去,幾聲慘叫過後,富豪們已瑟瑟發抖的退回了原處。

  而我早已趁著這一股混亂,爬上了大廳右側的一塊巨型透明玻璃螢幕,這裡本是用來觀海的旋轉餐廳,此刻卻已變得一片狼藉,我還在往上爬,但這時候保安隊長伊萬諾夫竟沖到我的腳下獰聲道:“快下來!”

  我一回頭,赫然看到被扇動起來的富豪們,居然全都聚攏在一起,又被人驅趕到了大廳中央,我忍不住啐出一口唾沫,罵道:“一群膽小鬼,被人敲打兩下就嚇成了這樣!”

  “快下來!要是你再不下來,我就要上來了!”

  我低頭冷笑道:“你有膽子就來追我!”

  伊萬諾夫脫了外衣,把東方棍往腰帶上一別,沖著二樓道:“你們去上面把他攔住!”下完命令,他就徒手爬了上來,這一舉動讓我心驚肉跳,我只好拼了命的越爬越高,直到船身又開始逐漸傾斜,我這才看到距我頭頂一米遠的一塊玻璃上,竟有一條裂縫,想必是暴風雨太過強烈,導致它被什麼東西砸到了。

  我立馬攀上前,用手肘頂了一頂,接著狠狠一腳踹在玻璃上,它就‘嘭’的一聲碎成了小細粒,飛入窗外的海洋中消失不見,我也幾乎在同一瞬間,翻身跳出了船體外,外面狂風暴雨,風勢大得要把我刮入汪洋大海,這時候的海洋,已不是單純的天藍色,而是深沉的黑藍,讓人心中恐懼。

  我立在防震鐵架上,一根根鋥亮的鋼管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樓層,一直延伸至最高層的十七層甲板,海上的風雖大,但防震鐵架的構造卻恰好替我抵消了大多數的風力,只是風的呼嘯聲卻更加響亮,仿佛一曲招魂歌。

  我慢慢的向上攀爬,當我爬到了差不多第五層船艙外的時候,我竟看到伊萬諾夫也不顧一切的追了上來,看來他也是個瘋子,居然不怕失足墜落萬丈深海,我左右觀望了一番,發現離我左上側懸空五米左右,有一部半透明的觀光電梯,它的整個機身,不知道什麼緣故,竟撞破了特製的玻璃牆,有一半電梯懸在了外面,經狂風一吹,搖擺不定,仿佛隨時都會掉下去。

  我深吸一口氣,現在我全身都已濕了,我的體力也不足以支撐我爬到頂層,我此刻唯一的辦法,就是賭一賭,賭我能夠跳到那部破損的電梯裡,然後順著電梯通道旁的爬梯往上爬,這樣既能節省我的體力,又能讓我安全到達十層樓。

  我想到這裡,決定試一試,成敗就此一舉,我身下的伊萬諾夫,正兇狠的瞪著我,我知道他一旦抓到我,恐怕不會讓我活著回去,我平復下心情,正要跳出去,這時候烏黑的天空中竟劈下一道白得發紫的閃電,筆直的打入了海中央,於是我發現海面上的水竟開始旋轉,慢慢的擴張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足有木葉天宮號遊輪的兩倍大。

  我心想完了,木葉天宮就在漩渦的邊緣,一定會被吸入海底,而我自己,恐怕也會葬身魚腹……

  我已被眼前這大自然的震怒所驚呆,伊萬諾夫也同樣一動不動的盯著大漩渦,他的雙手緊緊抱住鐵管,這時候我仿佛聽到了一聲怒吼,與雷聲交織在一起,我感覺到風更加大了許多,且以順時針的方向繞著漩渦轉動,帶動了一股可怕的激流,我發現木葉天宮也跟著開始轉動,但它卻並沒有被吸入漩渦中心,這一幕就像地球與太陽之間的關係,既逃不脫、又無法靠近。

  隨著轉速的加快,我看到有漩渦裡的海水竟開始湧上了半空,這種情況讓我聯想到了鯉魚,鯉魚在水中翻騰,就會濺起一陣陣的水花,難道這深海裡有巨獸?還是怪物?我汗毛倒豎,一低頭,發現伊萬諾夫已爬到了我的腳下,一隻手伸過來,想抓住我的腳踝,我當然不可能讓他得逞,伸腿往他的面門狠踹,他倒也靈活,居然雙臂一用力,已攀上我所站立的鋼管,如一頭猛虎般撲上來,和我纏抱在一起,我一隻手捏著鐵杠,另一隻手抵住了他的脖子,但他卻用雙手按住我的頭,把我死死往腳底下的空擋裡摁下去。

  我怒吼道:“你……你瘋了?我們會……會一起死的!”

  他猙獰著臉,仿佛連絡腮胡都開始顫抖,冷冷道:“都已經追到這裡了,還回得去嗎?不如一起死了,墜入大海裡喂魚!”

  我暴怒,猛地鬆開手,不顧一切的抱住了他的腰,現在沒有了束縛,我們兩個人就要從鐵杠上墜落,但突然間一頓,我竟從伊萬諾夫的腰際滑落到了膝蓋處,原來在關鍵時刻,他竟雙手抓住了鐵杠,把兩個人都吊在了半空裡。

  狂風襲來,我們像一張旗幟,不斷飛舞。

  “你不是不怕死嗎?怎麼會想到要抓住那根鐵管?有膽子鬆開手!”

  伊萬諾夫惡狠狠的說道:“去死吧!”他瘋狂扭動雙腿,想把我踹下去,我自然抱得非常緊,並且從他的腰間抽出了東方棍,他驚駭道:“你想做什麼?”

  “像你剛才說的,和你同歸於盡!”

  我舉起棍子,狠狠敲打在他的腰眼裡,我看到伊萬諾夫面容扭曲,一隻手已經疼得抽搐,這時候他已完全顧不上我,於是我丟了東方棍,四肢並用的從他身上爬上去,他想用手肘來頂我,我們兩個就在這種狀況下拼死搏鬥。

  雖然我和他糾纏在一起,但我面朝外,視野廣闊,正好可以看到漩渦的狀況,我看到大漩渦裡猛然濺起了一瓢海水,如洪流決堤般沖向船身外側,沒錯,就是我和伊萬諾夫所在的那一面,見到這種情景,我立馬雙手環住了鐵杠,望著伊萬的臉冷笑道:“再見了,伊萬諾夫!”

  他還沒有明白我笑中的含義,就已被洪流吞噬,直勾勾的從幾十米的高空裡摔下去,一直到海平面上濺起了一抹水花,我想他是死定了。

  此刻我盯著黑漆漆的漩渦,足以確定海底有可怕的東西,我爬上鋼管,用盡我全身所有的力氣,飛身撲到了裸露在外的電梯盒上,‘喀’的一聲響,電梯顯然承受不住我的壓力,向下墜了一墜,又靜止不動。

  我踩著細碎的小步伐,一步一步走入了玻璃內,然後攀上了凹在電梯井壁上的鐵制爬梯,慢慢朝著頂上漆黑的未知爬了上去,電梯井裡本是黑暗無光的,但因為透明的觀光玻璃外有海的反射光照進來,能夠讓我看到四周圍一段短暫的距離,雖然不是很明亮,但對我而言,卻已足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