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四十三章歷史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649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戰艦內全是由純粹的鋼鐵構成,看起來就像鯨魚的巨腹,肋骨般的鋼鐵支柱從我頭頂逐漸延展,直至我目光的盡頭,這裡很壓抑,讓人心情沉悶,池中尉帶著我到了一間鋪滿紅地毯的寬敞房間,我發現已經有幾個人圍坐在一張長型圓桌旁,有說有笑,這些人裡竟然還有李念和蘇冰!

  我不禁愕然道:“你……你們也在?”

  蘇冰的表情不太自然,而李念卻站起來鼓掌道:“閻行,你總算來了,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可以信任的人。”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蘇冰,臉色沉下來道:“這是怎麼回事?我還以為你們都在遊輪上,我……我以為你們都死了!”

  我見蘇冰的神色閃過一絲猶豫,而李念卻說道:“先入座,我給你介紹幾個人。”我一動不動,但我身後的魔術師卻走上前,坐在了一位有著銳利目光的中年人身側,想必他就是梁先生。

  主位上坐著的當然就是海人族的元帥,滕阿迪,這從他胸口上所佩戴的戰鬥勳章上足以窺視一二,我環視一周,冷笑道:“我費盡了千辛萬苦來這裡找你,以為你被人綁架了生死不明,卻沒想到你居然過得這麼逍遙,恐怕你連你母親都已不記得了吧!”

  李念略有怒意道:“閻行,有些事我以後再和你解釋,你先坐下來,聽我慢慢說……”不等他說完,我直接打斷他道:“不必了,我看你們說說笑笑的倒是很融洽,現在我落在了你們的手裡,要殺要剮隨你們的便!”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生氣,或許是因為我感覺受到了欺騙。

  李念已氣得發抖,我見他強壓住心中怒氣,一字一句的說道:“閻行,我這是在救你!”

  “我不需要!”我斷然拒絕,整個宴會的氣氛仿佛一下之間陷入了一種僵局,幸好這時候梁先生發話了,他笑眯眯的望著蘇冰,然後以一種慢吞吞的語速說道:“蘇冰小姐,他是和你一塊來的,你勸勸他,他應該會聽你的話,畢竟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了。”

  梁先生的話顯然被李念聽在了心裡,我看到他的臉色一陣抽搐,竟十分厭惡的盯著蘇冰,從牙縫裡擠出了一行字道:“梁叔說得對,你還不快過去勸一勸閻行?!”

  蘇冰站起來,哀求似的望著我,我知道自己無法拒絕這樣的眼神,只好歎了一口氣,大刺刺的一坐,我選的是一個正對元帥的座位,然後說道:“有什麼話就直說了吧。”

  我發現梁先生和李念的臉色都顯得非常難堪,想必是我坐的位置不對,但我不管這麼多,只顧冷笑道:“剛才不想聽,卻說了這麼多,現在我坐下來了,你們反倒不說話了,是什麼道理?”

  所有人都望著我,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不一樣,只有蘇冰流露出了一股關切的神色,我見她的嘴唇動了一動,顫聲道:“閻行,你……你到我這裡來!”

  我竟對她有一種十足的厭惡,這可笑的感覺不知道怎麼會從我的心底裡湧上來,所以我沒有回答她,我只是盯著滕阿迪元帥,冷笑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的狂妄足以讓他殺死我幾十次,但滕阿迪元帥居然什麼話都沒有,只是側過頭,與梁先生低聲交談了一會,然後站起身,就走出了這間宴會廳,我對他的怪異舉動十分疑惑,忍不住大聲道:“你不打算殺了我?!”

  他頭也不回的說道:“你是我見過的人類之中最富有膽色的一個,殺了你?得不償失!”

  “你是什麼意思?”我見滕阿迪元帥已逐漸消失在走廊的盡頭,只好轉過頭,望著梁先生道:“我們現在已經沉入海底了嗎?”

  梁先生笑道:“當然沒有,我們還在太平洋的海面上航行。”

  我問道:“去哪裡?”

  “滕阿迪元帥剛才和我說,要我帶你去見識一下海人族的巨大力量,我想等你見過他們的科研成果之後,一定會被震驚。”

  我疑惑道:“他不打算殺了我?”

  梁先生忍不住大笑起來道:“李念一直在元帥面前力薦你的勇氣、以及堅忍不拔的毅力,所以元帥才會想要見一見你,今天的宴會,如果說是為你特地而設的,也絕對說得通。”

  我不知道原來我自己有這麼大的份量,但恭維話我一向不愛聽,於是我站起來冷冷道:“能聊一聊嗎?”我盯著李念,自然是在問他。

  我見他喝了一杯酒,歎息一聲道:“我正好也有很多話要和你說。”他頓了一頓繼續道:“但有外人在,我卻不好開口。”‘外人’指的當然就是梁先生,梁先生一向是個識趣的人,於是他站起來道:“你們慢慢聊,”他走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道:“等你聊完了,就來找我。”

  我看著他的背影,突然冷冷道:“梁先生真是個有意思的人,前幾天還派人來殺我,現在卻對我這麼客氣,我實在搞不明白,你心裡究竟有什麼想法。”

  梁先生笑道:“對於有能力的人,無論他從前是多麼的貧窮,在我的眼裡,都值得尊敬,”他的目光移到李念身上,陰陽怪氣的說道:“而另一些人呢,就算繼承了他父親留下來的許多資產,恐怕也會一件一件的從他手裡丟掉,這個世上並不總是老虎生出來的孩子,也會像老虎一樣勇猛,也有可能會是一條狗!”

  我看到李念的雙手在發抖,顯然他在努力克制自己,我轉過頭,看到魔術師也跟著梁先生一塊走出了宴會廳,現在整個大廳裡只剩下了我、李念和蘇冰三個人。

  我們三人都沉默著。

  我說道:“我們就這麼一直不說話嗎?”

  李念皺著眉頭,開口道:“梁先生這個人非常難對付,你對你不安好心,你最好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那你呢?你又是怎麼一回事?我還以為你被人綁架了。”

  “不是綁架!”李念略有不耐道:“但也差不多,我現在被囚禁在這裡,連踏出一步都困難!”

  我冷笑道:“我看你過得倒是很瀟灑,一點也不像被人囚禁的樣子。”

  這時候蘇冰插口道:“閻行,這裡的情況和你想的不一樣!你……”我立即打斷她道:“我有眼睛,自己會看,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聽到的東西,”我嚴厲而又充滿攻擊性的話語令蘇冰尷尬不已,我見李念斜眼看著她,用一種酸溜溜的尖銳語調說道:“你居然一點也不生氣?換做從前的你,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哼。”我覺得李念好像誤會了什麼,但這種事情我最好不要插嘴,於是我說道:“這……海人族究竟是……是人還是怪物?”

  李念歎了一口氣,娓娓道來道:“人類是由古猿猴進化過來的,這你都知道吧?”

  我點點頭,他繼續道:“但你只知古猿進化出了人類,卻不知道遠古時期的猿猴,卻是由海洋裡的古魚類進化而來,人類只不過是它的其中一個分支,它還進化出了另外兩種生物。”

  “他……他們是什麼?”

  “從海中走上陸地的古猿,又分化出了人類,以及今天的黑猩猩,剩下的一個,卻始終不曾上岸,他們就是你剛才見過的海人族!”

  李念的話讓我驚愕不已,我大聲道:“這……這不可能!”

  “不,這就是事實,當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不敢相信,但我現在信了。”他吞了一口口水,道:“等你參觀過海人族曾經建立起來的海洋帝國殘骸,你一定也會像我一樣感到震驚。”其實不需要參觀,光是我此刻所處的這艘海上堡壘,就足以讓我心生畏懼,但我還有一個疑問,於是我問道:“既然海人族這麼強大,為什麼不進攻人類社會?”

  李念竟笑了起來,這種笑容就好像踩到了他人的腳背,說道:“因為他們有一個致命的弱點!”

  “是什麼?!”

  “在人類社會還處於原始階段的時候,海人族的科技力量就已非常強大,他們利用製造出來的各種機器,在原始人部落裡展現他們偉大的力量,導致原始人把他們當做神來崇拜,但是……”李念沉吟道:“科技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就會發生戰爭,尤其是海人族的基因裡,也像人類一樣存在著族群的概念,於是他們由一個強大至極的海洋帝國,分裂成了數十個大小不同的國家,在地球的海洋裡發動了一場持續幾千年的戰爭!”

  李念盯著我的雙眼,冷冷道:“這場戰爭所導致的後果非常嚴重,你應該知道每一個國家的神話中,都有過關於洪水的故事,無論是西方的諾亞方舟,還是東方的大禹治水,”他深吸一口氣,接著道:“如果我告訴你,這些神話傳說並不完全是空穴來風,你會不會感到驚訝?”

  我道:“自從我看到海人族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經過了驚訝的階段,”我問道:“後來怎樣了?”

  “戰爭的直接結果導致海洋受到了極其嚴重的污染,海人族對這種污

染還來不及治理,就因它而死亡了超過戰爭幾十倍的人口,最終活下來的海人族,只能聯合起來依靠殘存的科技力量,打造出了三艘巨型戰艦,把存活下來的海人族舉族遷入戰艦之中,世代遊弋在各大洋的最深處。”

  我聽著他的話,思索了一會,問道:“這麼說來……除了這艘滕阿迪號,還另有兩艘相同的戰艦?”

  李念搖了搖頭道:“不,現在只剩下了一艘。”

  “那……那另一艘呢?”

  “二戰時期,美國海軍艦隊搜索到了海人族達拉旺號鋼鐵戰艦,於是他們和海人族聯合起來,對納粹進行了一場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太平洋大海戰,因為有了達拉旺號的加入,美國海軍艦隊才能徹底打敗納粹,但也正是由於這場海戰,導致達拉旺號被納粹擊沉在太平洋的一座小島附近。”

  這一次我是真的被李念所說的話震驚,忍不住愕然道:“海人族……為什麼要和美國聯手?”

  李念神秘的一笑,說道:“這就需要說到海人族內戰過後,雖然極小部分的人活了下來,但也出現了一種可怕的危機,這種危機的導致,正是由於戰爭結束後海洋受到的污染,使海人族喪失了生育後代的能力!”

  我隱約中似乎猜到了什麼,自言自語道:“不能生育,就代表無法繁衍後代,那……那他們是怎麼活到現在的?難道他們的壽命可以持續幾千甚至上萬年?!”

  “哈哈……”李念笑起來道:“當然不可能,海人族的壽命雖然比人類要久一點,但最多也只能活到一百多歲。”

  我搖了搖頭道:“不可能,滕阿迪號的最高指揮官明明就是滕阿迪元帥本人,你說海人族只能活一百多年,那……那他又怎麼能一直活到現在?難道這艘戰艦的名稱是從滕阿迪上任開始才改為‘滕阿迪號’的?”

  李念歎了口氣道:“每一任滕阿迪號的元帥,都會把他原本的名字抹去,從而繼承‘滕阿迪’這個榮譽頭銜,這就是為什麼滕阿迪號的指揮官一直都是滕阿迪的原因。”他又道:“他們之所以和人類接觸,完全是為了生存。”他道:“海人族雖然在基因序列上和人類不太相同,但畢竟屬於類人生物的一支,也算是我們的遠親,只要合理利用科技力量,把基因稍作改造,就能和人類相結合,從而繁衍出下一代。”他歎了口氣,接著道:“但這實在是太難了,雖然戰後他們的生育能力變得極低,但總還能勉勉強強的維持族系的延續,只是到了近代以後,他們幾乎已完全喪失了繁殖的能力。”

  基因工程本身就是一種違反自然規律的逆向存在,我當然知道它的可怕,我又問道:“他們……成功了嗎?”

  “成功率不足萬分之一!”他又道:“並且成功培育出來的海人族,竟全都是清一色的男性,所以……現在海人族的組成,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父系社會,時至今日,他們已經連一個女性海人族都見不到了。”

  “就算成功率只有萬分之一,人類足有幾十億的人口,難道還不夠?”

  李念苦笑道:“並不是任何女人,都可以成為合適的基因改造體,她們大多數的基因序列裡,都缺少一種特殊的隱性染色體,而擁有這種染色體的女人,可以說在一千萬個人當中,也難得出現一個,這其中還要剔除掉所有的男性人類。”

  他沉默了一會,當然我和蘇冰也全都沉默著,我在思考,而蘇冰在想些什麼,我就猜不透了。

  “不過在二十年前,海人族有了新的成果,”李念突然道:“他們研製出了一種全新的藥物,可以使人類女性的基因序列自動改變,從而增加了受孕的幾率,這種藥劑雖然還不是十分完善,但我想只要再過十年,就一定可以變得更加完美!同時他們還啟動了另一個計畫,就是利用人類的胚胎受精技術,進行人工合成,在機械容器裡把胚胎培育出來,以這樣的方式來提高混血海人族的生存幾率。”他的表情看起來有著一種病態的狂熱,我不得不幫他降降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道:“那未必是件好事,如果海人族多起來,憑藉他們的科技以及智慧,恐怕人類要被踩在腳下,成為他們的奴隸!”

  “不可能!”李念仿佛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道:“到時候人類掌管陸地,海人族掌管海洋,人類還可以從海人族高深的科技上得到質一般的飛躍,這……這足以縮短人類社會至少一千年的科技發展時期!”

  我從他的表情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張玲玲在臨死之前,被注射的藥物,是否就是李念口中所說的新型藥劑?於是我問道:“這種藥劑是不是有極大的副作用?”

  李念明顯一愣,隨即愕然道:“你怎麼知道?”他頓了一頓道:“有些人注射了之後,在一個月的週期內,身體裡的水份會自然消失,卻又無法從外部得到充足的水份,最終導致皮膚開裂而死亡,死狀……可以說是非常淒慘!”

  我忍不住氣憤道:“那你還要幫助海人族來對付人類?!”

  李念也沖著我怒吼起來道:“我有什麼辦法?當年我父親和梁先生一起在太平洋上當水手,卻遇上了暴風雨,如果……如果不是滕阿迪元帥救了我們,恐怕我父親早已死了,我現在也絕不會有今天這樣的財富!”

  我一切都懂了,原來梁先生與李念之間果然有關係,我冷冷道:“我算是明白了,你不過是個自私自利的偽君子,全都是為了你自己!”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見李念咬牙切齒,冷笑道:“我父親和梁先生就是當年研製新型藥劑的負責人,也是海人族在陸地上的代理人,他們給了我有別於其他人的財富和地位,我為他們賣命,天經地義!況且你也很快就會臣服在海人族的強大科技力量下了。”

  “我絕不!”我怒吼道:“我勸你也不要再錯下去了。”李念斜視著我,我們兩人的爭吵已經進入了一種白熱化,我見蘇冰手足無措,我突然感到了口乾舌燥,低聲道:“李念,我不想和你吵架,但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我是絕不會留在這裡的!”

  “如今你想走,也一定走不了,我看滕阿迪元帥很喜歡你,如果我們兩個合作,就能夠把梁先生擠下去,到時候,要什麼就有什麼!即便是木葉天宮號那樣的遊輪,也能成為你的私人財物,難道你一點也不心動?”

  “我當然心動,”我說道:“但你難道沒有看清楚這件事之中的危險性嗎?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玩火自焚!”

  李念猛地一拍桌子,立起來道:“閻行!你……你實在太讓我忍無可忍了,從我到這裡開始,就一直在滕阿迪元帥前幫你說好話,你以為單憑你一個人,能一路找到這裡?”他冷笑道:“哼,沒有關羽在曹操面前替張飛說大話,恐怕長阪坡上死的就是張飛了,你不但不謝我,還要拿我當成仇人似的來質問我,你……你太沒有良心了!”

  我見蘇冰輕輕拍了拍李念的背脊,小聲說道:“你們兩個……有話好好說,幹什麼要動這麼大的火……”她的話還來不及說完,李念就狠狠一巴掌扇在蘇冰的臉上,惡狠狠的瞪著她道:“說個屁!你也是個婊子,給我滾!”

  我看到蘇冰低著頭,仿佛受了委屈的小姑娘,這時候李念揮舞著手臂吼道:“閻行,我算是看錯你了,還枉我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呸,算我瞎了眼!”

  我無言以對,這倒不是我無話可說,而是我實在不願看到他那張猙獰而又扭曲的臉,我覺得他和我從前認識的李念,已完全換了一個人,或許他從一開始,就對我隱藏了內心真正的面目,我歎了一口氣,轉過身,想走出這間宴會廳,正好這時候門外響起了‘篤篤篤’的敲門聲。

  然後池中尉就走了進來,我看到李念的神態立馬變了,變得平靜如常,仿佛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池中尉望著我笑眯眯的說道:“我們到了,梁先生正在碼頭上等你。”

  “到了哪裡?”

  “海軍基地。”

  我一愣,驚訝道:“你們還有海軍基地?”

  池中尉以一種居高臨下般的高傲姿態斜視著我,說道:“我們海人族稱霸海洋已經有幾萬年的歷史了,區區一個海軍基地,算得了什麼?”

  我聽他的語氣十分狂妄,於是我冷冷回答道:“你們要真這麼強大,為什麼還要躲在太平洋上到處遊弋?”

  “你說什麼?”池中尉顯然被我激怒,喝道:“要不是我們一族人數太少,哪有你們人類崛起的時候?!”我還要再頂他兩句,這時候李念卻拉住我的手道:“閻行,你怎麼可以在池中尉面前這麼沒有禮貌?”

  我冷哼一聲,甩開手徑直出了宴會廳,我倒想看一看,所謂的海軍基地,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