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五十四章科考站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474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經過了一天一夜的快速航行,南極大陸已近在咫尺,我站在島嶼的山峰上,眺望遠方,發現深藍色的海平面上突然出現了許多浮動冰山,白茫茫的映在海水裡,竟泛著淡藍的光澤。

  海島繼續浮動,但速度顯然慢了許多,越是靠近南極洲,海水下的危險就越多,更何況呼嘯的寒風也已經在我耳邊響起,我想該是穿上厚厚防凍服的時候了。

  於是我走下山,這時我看到梁先生和孫博士帶領著一隊士兵把滕阿迪押解到了飛機跑道上,訓斥道:“你們建在南極大陸下的秘密基地在哪裡?”

  “我不知道。”

  孫博士表情猙獰道:“你不知道?把他帶上飛機!”

  一架運輸直升機早已準備完畢,士兵拖著滕阿迪上了機艙,我本想趁這個機會去找李念和蘇冰,但梁先生仿佛並不十分信任我,竟拉住我道:“閻行,你也一起去看一看。”

  孫博士也說道:“你在恩格拉斯號上見過全息地圖,要是這藍皮海怪指的的位置不對,也好告訴我們!”

  我看沒有辦法,只好跳上了直升機道:“好,那就一塊去。”

  飛機開始升空,在機翼轟鳴聲中,我們越過奇形怪狀的海上冰川,我從艙門往下望,海平面上一塊塊細碎的浮冰就像南極冰川海岸線上的精靈,讚頌著自然的偉大,直升機以超低空的高度飛行,我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座巨大的橋洞,它的橋墩是由上百萬年以來所形成的堅冰所構成,我看著飛機從冰橋底下穿過去,這種身臨其境的感覺簡直要讓我頭暈目眩,但這樣完美的、崇拜大自然傑作的好心情卻被我身後傳來的一聲慘叫所破壞。

  我回過頭,看到滕阿迪被士兵摁在鐵板上,士兵手裡的軍用匕首正慢慢的切開他的掌蹼,他身為一個元帥,當然沒有經受過這種酷刑,忍不住痛得口水直流。

  梁先生冷冷道:“你們的基地在什麼地方?”

  “我……我不知道!”

  梁先生歎了口氣,揮了一揮手道:“繼續,不要停!”

  士兵殘忍的刨開了滕阿迪十根手指間相連的掌蹼,鮮血幾乎流遍了飛機內艙的每一個角落,在這種酷刑下,他居然還是不肯開口說話,梁先生沒有辦法,只好回頭對他的副手說道:“你有什麼辦法讓他開口嗎?”

  自從梁先生奪權之後,魔術師錦鱗已然成為了混血人部隊裡的第二把手,我見他點點頭道:“把他的衣服剝了。”

  士兵照做,錦鱗冷笑著走到滕阿迪跟前,捏住他的下巴道:“你一直以來,都把我們混血人當做垃圾,在你的心目中,我們是連狗都不如的直立行走動物,現在……我要讓你知道,混血人也是和你一樣有血有肉、有智慧的生物!”

  他喝道:“把他背脊上的鱗片刮乾淨了!”

  士兵提起匕首,以刀鋒自下而上的逆著鱗片開始在滕阿迪背上刮擦,滕阿迪整個臉上的五官幾乎已經扭曲成了一團,我想他一定痛得撕心裂肺,這時候我見錦鱗左右雙手各自按住滕阿迪的太陽穴,冷冷道:“一個人的痛覺要是達到一定程度,他就會昏死過去,這是身體進行的一種自我保護措施,這種措施很好,”他忽然陰森森的笑道:“痛覺是由身體裡的神經,直接傳感到大腦裡,但要是當你痛得快要暈過去的時候,卻有人突然阻斷了你的傳輸神經,那大腦就會出現幾十秒的空白感官迷失時間,在這幾十秒之內,任何痛楚,都會成倍的增加,我想你雖然是個海族人,但在身體構造上,和人類並沒有什麼分別。”

  錦鱗說完這句話,他的手就輕輕的摁了下去,於是我見到滕阿迪雙眼翻白,竟顫聲道:“我……我看不見了,怎……怎麼回事?!”

  “你的痛覺神經已經被我阻斷,等我放開手的時候,你將會感受到成倍的疼痛朝你的大腦裡奔襲而來,你並不會因為痛楚而失去知覺,你的知覺只會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可怕!”

  錦鱗的話聽得我毛骨悚然,我果然看到滕阿迪渾身都開始痙攣,仿佛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都在傳遞著可怕的痛感,這種恐怖的場景持續足足有十幾秒的時間,滕阿迪才逐漸安靜下來,癱軟在鐵板上喘息。

  錦鱗的聲音冰冷,說道:“你還想再來一次嗎?”

  “等……等一等,等一等,”滕阿迪竟哭著求饒道:“我……我說!我說……”

  梁先生和孫博士相視一笑,接著孫博士取出了一台平板電腦道:“經緯度是多少?”

  “南……南緯90度,經度……是……是零。”

  孫博士抬起頭,疑惑的望著梁先生,梁先生感覺到了不對勁,問道:“他說得不對?”

  孫博士道:“他說的是南極極點座標,如果我沒有記錯,那裡應該有一座美國科考站。”

  “美國科考站?”梁先生突然間一腳踩在滕阿迪的手背上,獰聲道:“你是不是想把我們引到美國人的地方去,然後利用他們把我們一網打盡?!”

  “啊!我……我說的是……是真話,是……是真話!”

  孫博士把平板電腦遞到我面前,指著地圖上的座標問道:“他說在這裡,是不是?”

  我仔細回憶了一下,搖頭道:“不對,我記得……恩格拉斯內部的全息投影顯示,是從一座非常高的冰山上開始延伸到地底的,並不是這裡。”接著我用手指在南極洲冰原上點了一個地方,我道:“應該就在這附近。”

  孫博士忍不住笑了起來道:“你的手指一點,這‘附近’的範圍可就太大了。”

  梁先生看了我一眼道:“錦鱗,他還不肯說實話。”

  錦鱗蹲下身,想伸手去觸碰滕阿迪的太陽穴,滕阿迪立馬像受驚的小馬,顫聲道:“我……我說!我……我全都告訴你!”他奄奄一息道:“他……他說的冰山,其實就……就是冰穹A點,位置在南……南緯80度22分51秒,東經77度27分23……23秒,是……是南極洲海拔最……最高的點,我們把熱能武器埋……埋在南極極點下方五千米的位置,然後……從地底挖了一條通道一直到……到達冰穹A的南高點。”

  孫博士皺眉道:“這麼說來,入口被設置在了冰穹A的南高點上?”

  “是……是的。”

  孫博士目光逼視道:“為什麼要把入口建在這麼遠的冰川上?”

  滕阿迪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這神色當然逃不過我的眼神,當然也被梁先生看在

眼中,只見他用穿著長筒馬靴的右腿猛地一腳踢在滕阿迪的左臉頰上,瞬間就把他踢得暈了過去,孫博士一把拉住他,喝道:“你想把他踢死嗎?你知不知道現在海族人越來越稀少,每一個都是無價之寶!”

  孫博士道:“快把他弄醒。”

  一盆涼水自臉上灑下來,滕阿迪立馬蘇醒,我看到他的臉上腫起了一大塊,只聽他恨恨的說道:“梁偉傑,當年……當年你和李啟銘在太平洋上……翻了船,要不是我……我救了你們,你早就死了,你現在居然……居然……”

  “少廢話!”滕阿迪的話似乎惹惱了梁先生,我從他的眼中仿佛看到了一團火,他竟劈手奪過身旁士兵手裡的槍,就要射殺了滕阿迪,我當然不能讓他這麼做,於是我猛地竄上去,握住槍管奮力一抬,只聽得‘嘭’的一聲槍響,子彈斜斜的劃過機艙內表面,因為角度的關係,它竟重新彈射了回來,一時間到處都是‘嗖嗖嗖’的流彈,所有人都只好趴下來,臥倒在地。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子彈失去動力,落在鐵板上,我才站起來,我一起身,梁先生手裡的步槍就已頂住了我的腦袋,他冷冷道:“你知不知道剛才你差一點就害死我們了!”

  我冷笑道:“你想殺了他,就得先問問我和孫博士同不同意!”

  “我不同意!”孫博士惱怒道:“你太胡來了,我們還要利用他進入海人族的地底基地!”

  梁先生氣呼呼的瞪了我一眼,走到一旁坐了下來,孫博士繼續剛才的問題道:“入口為什麼要建在距離極點幾千公里外的冰穹A上?”

  “因為……一旦啟動熱能武器,那……以極點為垂直中心的兩千公里範圍內,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將化……化作灰燼……”

  孫博士和我不禁臉色劇變,震驚道:“威力……竟有這麼大?!”

  “咳……咳咳……”滕阿迪劇烈的咳嗽起來,他已被折磨得去了半條命,這時錦鱗慢吞吞的走上前,居高臨下的睥睨著他道:“其實我剛才說給你聽的話都不過是我隨口編出來的假話,我只是想嚇唬嚇唬你,這是一種心理暗示,目的就是讓你說出實話來,”他搖了搖頭,不屑一顧的冷笑道:“沒想到海人族的大元帥也不過如此,同樣會因為驚恐的緣故而上當受騙,我看你連我們混血人都不如!哈哈……”

  滕阿迪的鬥志仿佛已被完全擊潰,我看到他像個死人似的躺在錦鱗腳下,這個曾傲視海洋,把人類與混血人當做低等生物來看待的海軍大元帥,此刻卻像一條狗似的,苟延殘喘。

  我看著平板電腦上的座標點問道:“現在怎麼辦?是回去?還是去入口處看一看?”

  梁先生道:“不如我們先過去勘察一下地形,再做打算。”

  孫博士卻搖頭道:“冰穹A作為南極大陸最高極點,氣候條件極為惡劣,被人稱為‘不可接近之極’,我怕……我們貿然過去,會遭遇危險,並且……”他沉吟道:“中國人在冰穹A的西南邊大約7公里外,建立了一座考察站,如果被他們發現的話,可就糟糕了!”

  “那……你打算怎麼做?”

  孫博士似乎下定了決心,說道:“就照你說的,先去四周勘察地貌,再作打算。”

  於是直升機陡然升高,順著冰穹A的方向飛了過去,而這時候,我也見梁先生用無線電聯絡了島上的守備道:“你們準備一下,朝南緯80度22分51秒,東經77度27分23秒的座標前進,隨時和我保持聯繫。”

  我聽見對方的聲音從對講機裡傳出來道:“是,梁先生,我們立刻行動!”

  這時孫博士突然道:“別忘了把實驗室毀掉,任何東西都不能夠留下來。”

  梁先生震驚道:“你……你要毀了實驗室?”

  “我不想把我的實驗成果,留給別人,”孫博士陰沉道:“更何況所有的資料我都已經整理完畢,就差李啟銘帶走的那一份了。”他竟開始邪邪的笑了起來道:“最好把整座島都炸沉了,那就更完美了!”

  “但……萬一地底沒有海人族的秘密基地,或……或是出現了什麼意外,我們的退路……”

  孫博士立馬打斷他道:“我們這一趟,那是破釜沉舟,我堅信南極冰川下一定建有海人族的秘密基地,並且……並且還有許許多多還未曾被我見過的科技!”

  梁先生和我對視一眼,我們覺得他像是瘋了,卻又沒有辦法去說服他,但我心裡也想去查證一下有關熱能武器的真假,於是我贊成道:“我聽孫博士的,滕阿迪有可能會撒謊,但我的眼睛卻不會,我親眼看到恩格拉斯號上的全息投影,把整個地底基地的構造都呈現了出來,這是我親眼所見!”

  “哼,看到過的不過只有你一個人!我相信的確有這樣的一座基地,但……但這麼多年過去了,誰敢保證它還在那裡?有可能……有可能已經被地殼運動給掩埋了,我覺得……我們應該替自己留一條後路,以備不時之需!”

  孫博士皺了皺眉,問道:“你還有多少人手?”

  “進攻恩格拉斯時損失了不少人,現在只剩下不到兩百名士兵了。”

  “實驗艙被恩格拉斯號撞上時,出現了許多裂縫,你覺得以你這區區兩百人,要多少天才能把實驗艙完全修復?一旦你把人撤走,恐怕實驗艙又會重新進水,不需要一天,整座島都要沉到海底去了,”孫博士冷冷問道:“你打算派多少人留在島上?又打算派多少人跟我們去尋找海人族基地?或者……你根本就不打算和我一塊去?!”

  梁先生先是一愣,隨即無奈道:“好,那……一切都聽你的,”他拿起對講機道:“記得……把所有人都帶出來,然後……然後把島給炸毀。”

  “炸……炸島?”

  “這是我的命令,立刻執行!”

  守備驚駭的聲音從對講機裡傳過來道:“是……是的,梁先生。”

  事情交代完畢,直升機繼續朝著冰穹A飛行,我站在機艙門沿,望著滿眼的冰山,我發現飛機的速度越來越快、距離地面也越來越高,而從機艙外吹進來的寒風,卻冷得人要命,我只好回頭大聲道:“這是哪裡了?”

  我的聲音雖然大,卻被寒風蓋住了不少,幸好孫博士仍舊聽得清楚,我見他舉起平板電腦道:“快到了!”

  “不能再往前飛了,這裡……這裡太危險,氣候很惡劣!”

  “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