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五十七章窮追猛打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427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我點點頭,孫博士卻搶著問道:“這麼說……基地裡儲存了海人族一整套的科技樹?”

  “應該……應該是吧。”

  我見孫博士的雙眼閃爍著期待的目光,我想他現在一定充滿了鬥志,我移動目光,卻無意間看到了蘇冰,她正陪在李念的身邊,兩個人站在遠離其他人的一塊堅冰前,李念臉色陰沉,而蘇冰則一言不發。

  仿佛感覺到了我的目光,蘇冰竟也看過來,不知怎麼的,我居然避開了她的視線,卻又剛好落在了安娜的身上,我見她像個無助的小孩,躲在一群高大的混血人士兵身後瑟瑟發抖,我又移過目光,一個一個的從每一個人的臉上看過去,這時候天已經暗了下來,夜空中星辰遍佈,我忽然覺得這一顆一顆的繁星,就像我們每一個人,有些明亮、有些卻陰暗,更有一些,則被隱藏在厚厚的雲層末端,就像……魔術師錦鱗,想到這裡,我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我發現他隱匿在雪白冰岩後的陰影裡,正冷冷看著我,仿佛要把我看穿。

  此刻滕阿迪就在我左手邊,他突然低聲道:“你要小心這個人,我從前一直都不把他放在眼裡,但現在我的想法卻改變了。”

  我疑惑道:“為什麼?”

  滕阿迪不答反問道:“你知道他為什麼總是戴著手套、穿得整整齊齊的嗎?”

  我搖了搖頭,他歎氣道:“如果你見過他全身上下被沸水燙壞的皮膚,那你就會明白為什麼他總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他遭遇過火災?”

  滕阿迪表情嚴肅道:“如果是火災,那倒不怎麼讓人害怕,但……但那卻是他自己用燒滾的熱水把自己給燙得人不人、鬼不鬼,這瘋子……把燒沸的水澆在背上、胸口、甚至下肢——”他的語氣漸漸嚴厲起來道:“直至把他身上一切混血的特徵都破壞掉了之後,他又去做了一系列的整容手術,把他藍色的臉以及帶有蹼的手指,全都變成了現在的樣子,”滕阿迪眼皮直跳,似乎非常害怕,顫聲道:“他能活下來,真是一場奇跡。”

  聽完滕阿迪的話,我的心中竟升起了一股恐懼,是什麼樣堅定的意志,才能讓一個人對自己這麼狠心,竟能把自己往火坑裡推?!我望著錦鱗孤獨的背影,問道:“他就這麼討厭海人族的特徵?”

  “他喜歡的始終是人類,”滕阿迪忽然以一種嘲諷的語氣說道:“只可惜他只不過是一個身上流著海人族與人類血液的混血雜種!”我見他罵完,就轉而氣呼呼的盯著梁偉傑道:“他一定……一定已經把活下來的海人族都殺害了,”說到這裡,滕阿迪竟哭了起來,顫聲道:“家……家沒了,族人沒了,現在就連立足點也快要沒了……”

  我忽然有點可憐起他來,於是我壓低聲音(梁偉傑和孫博士就睡在我旁邊)安慰道:“只要你能幫我摧毀熱能武器,我就一定實現我的承諾,放你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點點頭,歎息一聲,仿佛是末代皇帝的獨白。

  現在除了風聲,一切都已變得很安靜,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竟不知不覺的打起了瞌睡。

  在這種高海拔且常年溫度低於零下三十的環境裡睡過去,如果不讓身體保持有足夠的熱量,是一種十分危險的情形,幸好蘇冰及時為我披了一件厚厚的絨毯,但這輕微的動作不禁驚醒了我。

  蘇冰低聲道:“你怎麼醒了?”

  我甩了甩頭,疑惑道:“怎……怎麼了?”我一看是她,立刻道:“你過來幹什麼?快回到李念身邊去!”

  “他恨我,一看到我就想著怎麼樣來折磨我,”蘇冰竟冷笑道:“他以為我和你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你有見過一個男人的氣量就只有這一點嗎?”我轉過頭,看到李念正惡狠狠的朝我這邊看過來,我只好歎了口氣,冷冷道:“你不要給我找麻煩,我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不想再扯上一個李念!”

  我的語氣是很嚴厲的、口氣是很堅決的,這種情形就像銅牆鐵壁,讓蘇冰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她只好沉沉的吐出一口氣,搖頭道:“你稍微養一下神,千萬別睡得太死了,明天早上還要趕路,”她走了幾步,又有點依依不捨的回頭道:“你真的不需要我幫你?”

  “不需要!”

  蘇冰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走到李念身邊,安靜的坐了下來,我聽著呼嘯的風聲,在半睡半醒間一直等來了第二天的清晨。

  天一亮,我們繼續趕路,就這樣沿著滕阿迪所說的冰盞小道盤旋向上,不久就在第三天的中午,到達了冰穹A的北高點,我發現原本惡劣的氣候以及可怕的寒風,竟在靠近北高點的位置漸漸趨於了平靜,且這裡的風也非常小,唯一的缺點就是含氧量較低。

  我有點透不過氣來的感覺,我拉起滕阿迪問道:“這……這裡就是北高點?”

  “對,冰穹A其實……其實是一塊平坦的略有傾斜的冰川平原,它的最高點就是南……南……”滕阿迪喘了幾口氣,繼續說道:“南邊的南高點上。”

  “快走,我們需要抓緊時間!”我亦步亦趨的走了一段路,梁偉傑突然一屁股坐倒在雪地上,哭喪著臉道:“不……不走了,我……我不走了,你……你們還是把我扔在這裡,我的腿……腿需要治療!”這一幕顯然引起了錦鱗的不滿,我見他已慢慢圍了上來。

  我皺眉道:“你又想幹什麼?”

  “我又……又累又餓,腿還……還麻木沒知覺了,我……我要回去,我……我寧可坐在這裡,也不想走了!”

  我舉起槍頂住了他的頭(與此同時,混血人也抬起槍瞄準了我),冷冷道:“你起不起來?”我以為在這樣的威脅下,梁偉傑應該會屈服,但讓我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沖著我大聲吼起來道:“你還是一槍崩了我

吧,我……咳咳……我反正是不走了!”他的心情太過激動,在這種高海拔地區,恐怕不是什麼好事情,我怕他會突發高原反應導致猝死,只好收起步槍道:“以海人族的科技,再加上孫博士的能力,只要我們找到了地底基地,就一定可以治好你的腿。”

  “他?哼,”梁偉傑充滿敵意的瞪了一眼孫博士,冷笑道:“他不過是個基因工程師,又不是醫生,怎麼……怎麼可能治好我的腿?我的腿……恐怕要截肢了!”

  孫博士無奈道:“梁老弟,只要再堅持……”

  “你閉嘴!我……我不想聽你說話!”梁偉傑竟咬牙切齒的吼道:“錦鱗,把……把這些人一個一個的都給我斃了!”

  我喝道:“你不想要命了?!”

  “我……我落在你手裡,和死了沒什麼區別,倒……倒不如死在這鳥不拉屎的冰雪地裡,也好過在你手裡受折磨!”梁偉傑的情緒非常激動,我見錦鱗果然指揮著他手裡的士兵慢慢把我們圍了起來,士兵也已經端起槍,這狀況並不是我想要的。

  事情仿佛又回到了對峙階段,但這時候我竟聽到了一陣飛機發動機的躁動聲,就在我們頭頂幾百米的高空,於是所有人都抬起頭,我居然看見一架巨型運輸機從雲層下掠過,它的身後還跟著幾架戰鬥機。

  孫博士立馬呼喊道:“是美國人!美國人怎麼……怎麼來了?”他的話一說完,我就看到從運輸機上居然跳下來了十幾個傘兵,我想他們是瘋了,在這種地形、這種風向下,居然敢這麼做。

  但顯然美國人早已經過了嚴密的計算,竟緩緩的朝著我們這一帶降落,且運輸機上還拋下來了一輛履帶式的輕型裝甲車,而戰鬥機,也開始對準我們發射了導彈!

  我猛地撲倒在地,大聲道:“美國人來進攻了,快!快反擊!”

  一時間槍聲震天,我當然在混亂中,拉起孫博士和滕阿迪就往前跑,至於梁偉傑,我已經顧不了他了,我沖著蘇冰吼道:“快過來,把李念也帶上!”

  蘇冰點點頭,拽著李念緊緊跟在我身後,而這時美國空降部隊也已落下,我見他們嫺熟的卸下降落傘,以戰鬥隊形呈三角之勢緩緩前進,不一會,就已經和裝甲車彙聚到了一起。

  美國人的裝束是清一色的白,士兵躲在裝甲車後作掩護,跟著戰車穩步推進,在雪地裡幾乎看不明白,我見混血人在錦鱗的指揮下,非但沒有沖上前,且扶起了梁偉傑,邊打邊退,但這時候我竟聽見梁偉傑怒吼道:“不許退!都……都給我沖上去,給我……給我跟緊閻行他們!”

  這混蛋居然真的沖著我的方向跑過來,幸好錦鱗把混血人分成了兩隊,一隊帶領大批人馬吸引住美國人的注意力,而另一小隊,則保護梁偉傑與我匯合,我觀察了一下戰鬥,發現美國人雖然早有準備,但混血人人數占優,且各自間分得非常開,導致裝甲車上的大口徑機槍並不能派上什麼用場,戰況還算平穩,並沒有我想像中一邊倒的情形發生。

  我怒道:“你來幹什麼?”

  梁偉傑的情緒非常激動,顫聲道:“我連島嶼都……都炸沉了,你想讓我怎麼辦?我……我必須得跟著你們走!”

  “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否則我們都得落在美國人的手裡!”

  梁偉傑心驚膽戰道:“好,好,都……都聽你的!”我提著步槍,讓滕阿迪帶頭在前跑,很快就穿過了積雪達膝蓋高的平原,這時候地面已經開始傾斜,雖然還不是十分陡峭,但也足夠讓人感到勞累。

  我見孫博士氣喘吁吁,怕他缺氧暈厥,就扶住他道:“堅持一會,就快到了。”孫博士點點頭,咬牙堅持,我聽見空中的戰機聲來回躁動,要不是冰穹A氣候惡劣,恐怕戰機還會飛得更低、更險,但戰鬥機在半空裡不斷的飛來飛去,顯然已經發現了我們,我只好抓緊時間,問道:“還沒到嗎?”

  “前面就……就是!”滕阿迪跑到一塊約有十米高的堅冰前,說道:“就是這裡了,我先啟動入門裝置,這需要一點時間。”我見他不知怎麼擺弄了一陣,堅冰下竟升起了一根圓柱,而滕阿迪則站在柱子前,全神貫注的盯著它。

  我抬頭看見空中的戰鬥機呼嘯掠過,突然一枚紅外線制導導航從上空飛馳而來,卻在距離我們三、四十米遠的左手邊爆炸,這種狀況一連發生了兩次,孫博士突然道:“有磁場干擾,美國人的導彈失去精度了,他們的戰鬥機也不敢飛得過低,真是太好了!”

  “一點也不好,”我架起槍,盯著正朝這邊追來的美國人道:“準備戰鬥,美國人來了!”

  孫博士驚愕道:“美國人?!難道……一百多個士兵還阻擋不了區區十幾個美國大兵嗎?”槍聲很快就解答了他的疑問,我見錦鱗指揮餘下的士兵布起了一個小小的防線,開始朝美國人射擊,但這並不能拖延多久,我回頭喝問道:“還有多少時間?!”

  回答我的並不是滕阿迪,而是裂開的冰塊,我看到從地底竟升起了一根直徑達五米的鐵柱,瞬間就把堅冰擊得四分五裂,此刻滕阿迪竟狂笑道:“再見了各位,謝謝你們把我送到這裡,接下來的事情,就要交給美國人來辦理了,哈哈……”鐵柱突然間從中開出了一扇門,然後滕阿迪就淩空跳了進去,我之所以說是‘淩空’,那是因為鐵柱是中空的,只有一根鋥亮的鋼管,筆直的豎在正中央,一直延伸到地底最深處。

  孫博士驚怒道:“他……他跑了!”

  “我知道他跑了!”我這時候已經顧不了這麼多,如果讓滕阿迪啟動了熱能武器,那全世界都將毀滅在海人族的陰謀下,我看到開啟的門漸漸合攏,而鐵柱也開始往地底沉下去,我只好拋下步槍,沖上前飛身撲入了鐵柱之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