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死亡旅途

未分卷 第六十四章審訊

書名:死亡旅途 作者:寞冬雪夜 本章字數:318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2:34


我發現我身後的兩個士兵把我放到地面,然後左右各一人的架著我,帶著我到了一間陰暗的小屋,我看到屋子的正中央擺著一把椅子,我忽然想起了電影中的場景,死囚犯在用電椅行刑時,整個人就會冒白煙,且渾身散發出焦臭的味道,我可不想變成烤乳豬!

  但顯然現在的我,根本就無力逃脫,士兵把我安置在椅子上,又用皮帶把我的雙手固定在電椅扶手上,並且我的腿部、腰部、胸部、下巴以及額頭也一併被皮帶緊緊紮牢,我很害怕,以為電流馬上就會通過來,但這時候竟走過來一個士兵,卷起我的褲腿,開始幫我刮乾淨腿上的毛,又把我的頭髮也全都剃光了,才開始在我身上粘貼電極。

  此刻審訊官走上前,冷冷道:“你不會死,但會感受到痛苦,如果你現在如實招供,我還能放你下來。”

  “我什麼都不知道,就算你殺了我,我也無話可說!”我已經徹底絕望,我覺得吳歌這混蛋,一定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看來我被他擺了一道,我發誓,如果我能出去,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聽見審訊官冷冷的說道:“通電!”

  電流通過電極,貫穿我的身體,我全身的肌肉都仿佛會‘跳’起來,整個人不由自主的開始痙攣,身體雖然感覺不到熱量、也感覺不到疼痛,但心臟仿佛被人捏了起來,且瞬間變得窒息,這種可怕的感覺持續了有十幾秒,可是在我心中,卻像一百天那麼久。

  我整個人都似乎要垮了,好像身體已和心靈脫離,審訊官笑道:“說了實話,就能少受一點苦。”

  我咬牙切齒的說道:“我……我無話可說,就算有,也……也絕不會告訴你!”電椅激發了我的狠勁,我已不打算活著出去,我以為接下來還有更加嚴酷的刑法,但這時候從刑房外走進來了一個士兵,在審訊官的耳旁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我見他微微點頭,然後揮了揮手道:“先把他關起來,嚴加看管,要小心他自殺身亡。”

  兩個士兵敬了一個禮,就解開我的縛索,把我拖到了一間黑漆漆的小房子裡,我躺在地上,半死不活,耳中卻聽到‘嘭’的關門聲,我想我完了,被關在這種地方,恐怕一輩子都別想出去,我思索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帶我去坐那張電椅,我實在是有些怕了。

  但我等了很久,都沒有人來理睬我,直到我的肚子開始‘咕咕’的叫起來,才有人給我送來了一碗飯,這的確是一碗純白的米飯,我立馬拿起筷子,餓鬼似的扒起來,很快就吃了個精光。

  我以為填飽了肚子,就會有人帶我去刑訊室繼續逼供,但出乎我的意料,我一直等到第二天的中午,也沒有人來審訊我,只有一個面無表情的士兵,收走了我吃過的碗筷,又給了我一碗白米飯,這一次上面放了兩塊肉,總算可以開葷了,我毫不客氣的吃起來,心中雖然奇怪,倒也不怎麼害怕。

  這種日子過了不知道多久,終於有一天,門開了,原先審訊我的士官隨同兩位士兵一起走了進來,他指著我道:“把這人帶走。”

  我的雙手被戴上了手銬,並且頭上又被人用黑罩子套起來,士兵一左一右的押著我,走了一段路之後,我就感覺到自己上了一輛車,路途顛簸,不知道開了有多長的時間,士兵推了一推我的肩膀,冷冷道:“下去!”

  我被牽引著跳下車,卻又上了另一輛車子,這輛車顯然高檔了許多,一坐下去,就感覺像是坐在沙發上,讓人十分愜意,我想這應該是楊護士口中所說的‘應急處置部隊’裡高級軍官的座駕,我雖然心裡十分奇怪,但既然來了,就沒有必要擔驚受怕,於是我靜靜的等著,我知道總有人會開口,只是我想不明白,為什麼軍方的高級將領,會對我有興趣?

  我發現車子遲遲沒有發動,我的耐心有限,顯然已等不及了,於是我試探的問道:“你們想幹什麼?”

  沒有人回答。

  “你……你是誰?是……是首長嗎?”

  仍舊沒有人回答,但我卻聽到了一陣輕微的笑聲,居然是個女聲,且還讓我十分熟悉,只是我一時想不起來究竟是誰,我忍不住脫口而出道:“是楊護士嗎?!”

  “楊護士?誰是楊護士?!”那人忽然略顯生氣的問道,我一聽她

的說話聲,才聽出來她竟然是蘇冰!我忍不住驚愕道:“蘇冰?!你……你怎麼在這裡?”

  “這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你家?”我還在奇怪,蘇冰卻已把我的頭套摘下來,我看到自己居然坐在一張U型的昂貴真皮沙發上,蘇冰此刻就坐在我的對面似笑非笑的看著我,這的確是她的家,我還記得我曾和她一起,在這幢郊外的別墅裡與梁先生派來的殺手做過生死決戰(詳情請見卷?蜥蜴帝國篇)。

  我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疑惑道:“他們……怎麼會把我放出來了?是……是你的緣故嗎?”

  “你先回答我,楊護士是什麼人?和你有什麼關係?!”

  我不喜歡別人質問我,尤其是蘇冰,我皺眉道:“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蘇冰盯著我看了一會,終於服軟道:“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差一點就見不到我了!”

  “我知道,所以我得感謝你,不過在這之前,你最好告訴我實情。”

  “我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麼事,居然被軍方的人抓了進去,要不是我找不到你,擔心你出事,才不會用我手裡的資源找到你在哪裡呢,幸好我在軍方也有熟人,托關係才叫他們把你放了出來。”

  我十分仔細的看著她的雙眼,道:“就這麼簡單?”

  “當然只有這麼簡單,否則你以為呢?”

  說實話,我不太相信蘇冰的話,一個普通的商人階層,就算她擁有再多的錢,也絕不可能收買軍隊裡的高層,更何況從我所經歷的事情來推斷,所謂的‘應急處置部隊’幾乎可以說是作戰部隊了,僅憑蘇冰的人脈,怎麼可能從他們手裡把我解救出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隱情,是我不曾瞭解的,但我沒有說破,而是抬起手道:“手銬怎麼辦?你能打開嗎?”

  蘇冰笑著拋給我一枚鑰匙,道:“他們一起給我了,這幾天,你就好好的待在我這裡,休養你的身體,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這裡的主人,你想要什麼,就和保姆張阿姨說,她都會幫你安排好。”

  “我想回家,現在就想回去。”

  “你家裡的條件太糟糕,我怕會感染你的傷口。”

  我忽然問道:“你知道我受了傷?”

  蘇冰笑眯眯的說道:“軍隊裡的審訊手段比員警還要多樣,我是從李士官手裡把你帶出來的,他是刑訊逼供的高手,我想他一定對你用刑了,對嗎?”我點點頭,卻更加確定了蘇冰和這件事的關係,否則她怎麼會對‘應急處置部隊’的構成這麼瞭解?就連專門負責刑訊逼供的李士官,都說得出來,我決定留下來,找機會從她身上查到一絲線索,你問我怕不怕?說實話,我當然怕,但我更想報仇,如果有人在我身上踢了一腳,那我就一定要加倍踢回來,更何況那李士官一共在我身上抽了九鞭,這筆賬,我記在心裡,絕不會忘記!

  我道:“我有點累了,想去睡一覺。”

  “樓上就有房間,就算你想來我的房間睡,也完全沒有問題。”我見蘇冰俏皮的對我眨了眨眼,笑道:“你想來嗎?”

  這是個好機會,或許我能在蘇冰的房中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想到這裡,我點頭道:“只要你不趕我走,當然想。”

  蘇冰微微一愣,沒想到我竟然會答應,隨即她拉起我的手,居然拽著我上了二樓,在一間佈置得十分溫馨的房中推我坐倒在了床沿上,她當然也和我並肩而坐。

  我從沒進過女孩子的‘閨房’,當然不知道其他女孩的房間是怎麼樣的,但毫無疑問,蘇冰的屋子充滿了濃烈的女性味,這種時候我居然想起了李念,並且不知道為什麼,我竟開口問道:“李念當初也是睡在這張床上的?”

  我的問題很唐突,一出口,我就有點後悔了,沒想到蘇冰竟淡薄的一笑,說道:“他很少回來,就算來了,也在他自己的房間,一般情況下,他不喊我,我也就不會過去找他,你很介意嗎?”

  我搖了搖頭,突然看到床前竟貼著一張李小龍的海報,這讓整個房間都由原先的柔軟淑女轉化成了濃烈的男子漢氣概,我不禁笑道:“這才像你的風格。”

  “我的風格?”蘇冰略有不滿,道:“你指的是我一點都不像個女人、沒有女人味?還是說不夠楊護士那麼風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