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神裔

第一卷 序章 神裔 (圖)

書名:神裔 作者:秋雪 本章字數:68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2


我.......又做了一個夢。

一陣深深刺痛感像是針一樣紮在我的心臟,隨後這股感覺從心臟蔓延到全身。

片刻,我睜開眼睛。

疼痛讓我的睡意已經全無。

醒來後,我一直盯著天花板看的很入神,淚水完全阻擋不住從我眼角流下。

我不知道這是我第幾次落淚了。

那天發生的一切就像一場噩夢,雖然它很可怕但我真希望它就是一個夢,至少噩夢還可以醒來.......

夢的內容很簡單,我親手提著一把劍刺死了一個女孩,一個我最愛最重要的女孩,她直到死都是一臉溺寵看著我。

她死的很安詳也很幸福。

儘管如此,可我卻恨不得回到那天,拉著她離開任務地點前往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最好是我們彼此辛福的生活在一起。

奈何,現實生活沒有給我回到過去。

該發生的已經發生了,作為人我只能默默承受。

..............

「呐,陳龍。」少女背對著我,輕輕的道:「我喜歡你!」

那天是耶誕節,就在一顆聖誕樹下在所有校友面前,那個平時一聲不吭的三無少女,一臉通紅的幸福對我表白了。

當時還下著雪,我抓著兩杯買來的咖啡一個人傻傻的站在了她的面前,直到我的肩膀積上一層厚厚的積雪我才清醒過來。

當時,我們是同一支小隊的成員,她是隊長而我是副隊長,作為唯一由兩人組成的小隊,我們經常被學院派遣去幹一些調查任務。

自從我和隊長建立起情侶關係後,任務少了但需要忙的事情卻變多了,我忙著從A級晉升到S級的考核,而隊長則是得回一趟“老家”把這個消息告訴那個把她從小拉到大的乾爹。

也就是那一次,一場突如其來的戰爭爆發了,由人類築起的“西線”防禦線遭受到裂痕生物的進攻。

而被緊急召回西線的我們也照往常一樣負責去前線調查對方戰力分佈情況,也就是這項簡單無比的任務,卻造成了我們的.......分別。

本應該與我們搭不上關係的戰爭卻可笑的燒到了我這個普通人身上,直到現在,我依舊忘不了那個男人說的一句話。

“背負人類命運的你們是時候得分一個勝負了,可愛的神裔。”

然後,我便失去了理智如一頭瘋狗殺死了隊長.......

我根本無法理解為何當時我會變成這樣,這是為什麼?

事件結束後,我被暫時剝奪了學員身份從西線撤下,理由為“精神不穩定,急需休息”,我也曾幾次突破封鎖連殺好幾隻平時對付起來都困難的強大生物,回到了隊長死掉的地方,但那個地方卻什麼都沒有了,除了一具死去龍屍以外。

而利用許可權調查隊長的狀況時,上面寫明瞭一個“失蹤”,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我才能冷靜下來,我清楚,能找到她的必須是我。

有時候,我甚至將全人類標上了敵人的稱號,他們不值得我信任。

我得靠自己瞭解幕後的一切,男人嘴中的“神裔”究竟指的是什麼,為何我會因為他而失去理智?

這一切的一切都像一個巨大的謎團,等我去解開,然後我恰好掌握到了一把解開部分謎團的鑰匙。

...................

「等著我。」我坐在床邊掃了一眼這間小屋。

這是一間小小的歐式木屋,是我和隊長用了3年剩下來的積蓄買的,外面還有一塊菜地以及一大片樹林和果園,包括幾百米遠的一面湖泊。

這些都是我們的私有財產,並且是永久性的。

有著S級學員稱號的她,在國際法上可以合法擁有一塊領地,我們會選擇這裡不僅僅是因為這裡美麗,而是這裡很隱蔽,知道這個地方的人很少。

它坐落在一座小島上,但要登上這裡可不容易,必須得借助一件神秘的道具才能看清保護小島的迷霧找到這裡。

我起身攥著一卷地圖然後走向桌子前,在上放著一個黑色金屬箱子。

我將有些褶皺的地圖放在一邊然後輸入一串密碼,“鐺”的一聲響起,盒子上部分跳開了。

握著有些冰冷的盒子,我輕輕把它推上去,然後——裡面的東西出現在我的眼前。

箱子裡面放的是武器,一把黑色的手槍以及諾幹子彈和彈匣,這是托遣送我回大後方的同學偷帶的,好在他們還算可靠,給我偷渡成功了。

手槍是大戰前的P228型號,雖然可以稱得上是世紀古董物品,但它卻經過我數次改造後變成了一把不亞于現代槍械的好槍。

況且,這槍我也用的順手,死在它手上的裂痕生物遠比死在我其它武器手上的多,重要的是,這把手槍印有魔法紋路我只要注入魔力可以將相應的子彈轉換成我想要的元素彈。

這槍理論上也算半個魔導武器了。

在把子彈和彈匣整理完後,我鄭重的合上盒子,然後把地圖攤開仔仔細細的看著標記在上面最顯眼的紅圈點。

這是一位好朋友送給我的,至於紅圈點處正是我朝思暮想的隊長所在地,起初我以為這是一個陷阱,直到我注意到地圖右上角空白出先兩個秀麗的文字“洛離”。

看到她後,我把一切可能是陰謀的論點統統推翻,哪怕它的位置恰好是這個島上,但有一點可以值得肯定,洛離是絕對不會背叛我的。

她和隊長一樣,都向表白過可我最終選擇了隊長,也就是從那天開始她就像消失在這個世界一樣,沒有再出現在我們面前。

不過,她是一個好人,即使性格上有點缺陷可一旦交好,她完全是那種可以把後背託付對方的存在。好幾次危機我都是從她幫助下安全逃脫,可以說我欠了她不止一條命了,就算她真的想報復我殺死我,我也無怨無悔。

何況........隊長的生死不明,沒了她我也不覺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可以值得我眷戀的。

果然戀愛可以改變一個人,我自嘲的笑了笑,沒想到和戀人生離死別是如此的痛苦,就連我平時最堅強的求生欲都被它抹消掉了。

我總算明白,為何有不少前輩寧願陪著自己的愛人一起死也不願苟且偷生。

地圖上面的內容我不止看了一遍,甚至可以說閉著眼都能默畫一副一模一樣的圖,但我出於平日裡謹慎的心思,習慣性的行動前再記憶一次。

差不多把地圖再腦內繪了十來遍確認無誤後,我才把這份重要無比的地圖小心翼翼的卷起收進置放在桌子地下的捲筒當中。

箱子再次被我挪回面前,我輕輕取出手槍把它塞進胸前的槍套裡面,彈匣分別被我放在明面處,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把鞋子暗層裡的刀弄了出了再把彈匣送一個進去。

做完這些準備工作後,箱子變成了一光禿禿的空盒,這是很正常的事情,除去重要的槍,剩下的子彈只是夠量遠遠達不到溢出的地步。

換句話說,我真遇到危險了這些子彈就是我唯一的依據,與平日不同,這次我沒有任何人給我提供補給。

回到這個地方,我誰也沒有告訴,包括替我操心的同學兼護衛。

在走出這座房子時,我叼著一塊麵包兜裡插著一根能量棒站在門前最後看了這裡一眼,然後才打開門迎向了外面世界的陽光。

首先進入我眼裡的是一片蔬菜園,足有拳頭大的番茄掛在沾滿露珠的枝葉上,柔和照亮在光滑的果面上,反射出一道亮紅色的光。

這是隊長最愛吃的蔬菜,我雖然不明白她為何會愛吃這種酸酸的東西,不過我還是陪她種了滿滿一菜園的番茄。

如果她現在站在我旁邊,估計會兩眼放光沖到一株番茄植物面前摘下一個直接開吃,論起生吃和熟吃,她比較喜歡前者。

我走到一株番茄植物面前摘下顆足有拳頭大小的番茄,然後張嘴咬了一口,伴隨著鮮嫩多汁的果肉進入我的嘴中,接著一股酸甜的味感瞬間充斥了我舌蕾。

老實講,還挺甜的。

我再望了眼這片和隊長一起努力創造出來的“孩子”,心中不免泛起苦澀感,這本來應該值得高興的一件事,可她並不在我身邊。

即使我明白這些番茄幾乎熟到快爛了,再不摘遲早會一大片一大片的壞掉,可我現在只想等隊長回來再一起收穫它們。

「再見了,小王八蛋們。」我蔑笑一聲轉身離去。

走出果園地區後,四周由我建立用於防禦一些野生動物靠近的圍欄也少了,漸漸的,地上的小路被草地所替代,周圍的植被也豐富了起來。

看樣子,我離開小屋的範圍已經很遠了。

這座小島是個原生態的島嶼,裡面的野生動物可能是沒見到過人類,我們第一次登上這裡可沒少被一些例如犀牛或者是獅子之類的猛獸強勢圍觀,還好它們不傷人,不然我們就真的是變成了邪惡的“殖民主義者”了。

小鳥也偶爾去菜園偷點東西吃,不過它們也懂得什麼叫做素質,基本是只挑一根啃過的植物吃而不是什麼東西都啃一口,起初還沒有什麼問題,直到有大部分鳥好吃懶做乾脆拖家帶口往菜園住,我們這才行動起來,把它們趕走了。

「咕咕咕咕!」

一只有著潔白羽毛的鴿子發出歡快的叫聲,它拍打著翅膀從天上落下然後落在我的肩膀上。

「其它傢伙呢?」我撕下一塊麵包屑丟向它。

鴿子咬住碎屑仰頭吞下,咕咕咕叫了幾聲。

接著,它張開翅膀飛向天空。

「嗷嗚!」

森林深處忽然傳出一聲狼叫,這讓我警惕起來,因為這狼叫並不是我平時聽到的那樣。

眾所周

知,狼叫是一個狼種族用來聯絡感情或發號施令而叫的,不同的意思叫出來的感覺都會不一樣。

自從在這裡做了建了一棟房子後,那群狼可沒有少拜訪過,當然,它們全都是善意的那種,每天至少嗷嗷叫好幾次,平日我或許會把吵鬧的它們忽略掉,但這次,我總感覺它們在向我傳達著什麼。

難道........裂痕生物打到這裡了?

這並不是不可能,除了有什麼強大的生物出現,否則在島上基本上是食物鏈頂層的狼可不會嗷出攻擊性滿滿的集合叫聲。

「嗷嗚!!」

又是一聲長長的狼嚎,和前一句相比,這聲偏向警告、小心的意思。

我一口把手上的麵包塞入嘴中,邊嚼動邊取下地圖在泥面上攤開,以我的聽覺粗魯來判斷,狼嚎是從湖對面發出的。

這時,狼叫的地點和地圖上的那個目標紅點奇跡般的集合在一起。

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難道我真的得去那裡一趟,即使我出門的目的就是那裡,可有一種冥冥之中牽引我去目的地的操控感讓我很不舒服。

洛離很強,這是我對她為數不多的正面觀點,貌似也就她會幹這種無聊的“命運指引著你”的遊戲,可能是她前科太多弄得我連最基本的思考這是不是陷阱給下意識無視了。

重新收起地圖,我歎息一聲然後不再悠閒的散步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沖進一片草叢之中。

我此時就像一輛馬力開足的坦克車,眼前看似堅毅的荊棘或樹木都被我隨時攜帶的小刀給砍刀,整個過程沒有半點阻礙,倒有不少小動物被我嚇到驚慌失措的往樹上爬或往地下鑽。差不多維持十多分鐘這種高速狀態後,我速度漸漸變慢從一面高大的草叢牆面前停下。

此時,我的身上的衣服被一些荊棘灌木割的有些破爛,握著武器的手掌上也有不少滲出血珠的劃傷痕,儘管我現在狼狽的像一個剛剛經歷了幾周生存的驢友,但我並不介意這種小事。

反正島上除了動物也沒有人了,要是目的地確實有人,那也沒關係,我又不是在裸奔,不怕被對方誤認為變態,頂多會被標個乞丐之類的印象。

我提著刀劃開了擋在我面前的草牆,接著我一腿踢在厚厚的草面上,然後高大的它轟然倒向地面。

障礙消失後在我眼前出現的是一面湖,原先那群在這裡嬉戲打鬧或是喝水的動物不知怎麼的突然消失了。

還好乾淨的湖面沒有什麼其它顏色,不然我真的會先弄死入侵這裡的傢伙再去目的地,島上的動物們有互相捕食的正常食物鏈組成,但在水源附近它們可是很少發生打鬥事件,因此清澈湖面是絕對不可能有什麼血液之類的東西。

至於鱷魚這種肉食生物,它們不住這裡。

我走在湖的邊緣繞著它向不遠處一個很明顯的從一片樹林中間割開的出口處前進。

這段路程很短,差不多兩分鐘不到我便踏入了這個出口,讓我比較驚異的是,地面的植被居然被鏟出一條類似樹林小道的東西。

這可是很明顯的人工痕跡,我敢打賭,整個小島,除了我們的居住區範圍有弄這種小道其餘地方我可是很少去管,因為島又不止是我和隊長兩個人的,那群動物也得生活,所以我們不可能幹這種無意義的事情。

也許,這裡真的來了一位鄰居?

抱著這個疑惑,我收起腦中不斷冒出的思緒向前走去。

漸漸的,我發現這裡似曾相識。

總感覺,很像我離開果園向森林深處走的感覺,如果不是我有很強方向感不然我會覺得我這是再往回走。

就在這時,我停下了步伐。

眼前是一片熟悉的果園,然後就是那座木屋........

這?是我真的犯路癡了?

但我又發現一個不對的地方,那些番茄不是我走之前的樣子,這些種在泥土的番茄樹沒有果實!

難道今天真撞邪了不成?

我拔出手槍警惕的觀察周圍然後慢慢朝木屋靠近,果園出乎預料的安靜,除了時不時一陣風吹過使得葉子發出聲響以外,剩下的一片正常。

當我靠近到木屋門前時,我猶豫了一下。

太不正常了,這裡絕對不是我的住所!

因為出門前我是有留一個髮夾卡在門縫防止有賊進來,可這扇門很神奇的什麼都沒有,我甚至可以判斷門把手都有可能是一個擺設,因為壓根沒有鎖上。

抱著一種警惕的心態,我抓住了把手。

也就是這一瞬間,一種強烈能力的衝擊感突然在我身體上炸開,血液在沸騰!我瞪大了眼睛後退了幾步。

這感覺,正是我失去理智時候的預兆!

身體仿佛整個被丟進寒冰之中,而血液則是像岩漿一樣滾熱,這種冰火兩重天的衝擊感令人舒服至極,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被釋放出來一樣。

我清楚,理智正在從我腦子中離開,我必須得在發瘋之前清醒的進到裡面!

「混蛋!給我出來!」我推開門朝著裡面吼道。

木屋裡面的傢俱擺放和印象中的一樣,我咬著牙拼命阻止意志被剝奪,然後踉蹌的跑到一扇門前推開了它。

當我看到躺在床上的那個少女時,身體的劇烈變化在這一刻忽然降下了。

「隊長........」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8e184d2b-eb3f-4cad-a725-a4509dc36df2.jpg

我慢慢走到床前看著她,然後在面前跪下了。

她的睡姿像一個等待王子吻醒的睡美人,兩隻潔白如玉的小手疊放在胸前,那頭美麗而又烏黑的長髮被壓在身下,在窗戶陽光的照射下,她就像一具漂亮的人偶。

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和失去紅潤的唇色,要不是還有呼吸時的起伏,不然我會以為在我面前的只是一具屍體。

不過........就算是屍體也無所謂了,至少還能再看到她,我最愛的人。

「真慢啊,陳龍。」一聲如風鈴敲響卻又聽著全身酥酥發麻的可愛聲音響起。

我轉過頭,看到她後不由笑了:「洛離,歡迎回來。」

站在門前的是一個有著不同于常人的銀色長髮的少女,她個子並不高,卻罕見的有著一雙散發出無形嚴威的金色眼瞳,身上穿的是一件漂亮的白色公主裙,她全身上下對外釋放出一種高貴且不可高攀的氣息。

不過,在我看來,她更像是一個可愛的小妹妹,縱然她真的很高貴。

「那麼,你的答覆呢?」洛離板著一張臉無視我問道。

看來,她還是惦記著我和隊長的事情。

「什麼答覆?」

「神裔。」

這兩字,就在這時如一項必須完成的濃厚使命感印在我的心中。

好想殺掉她!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隊長。

總感覺,殺掉她我能得到一切,這是我的使命!

「如果你做不到,你可以去死了。」洛離抬起手輕輕在空中一劃。

一面光滑的浮鏡中開始聚集起一團淡紫色的光芒。

魔法轟擊,這是足以讓這裡包括大半個小島變成虛無之地的強大魔法。

這算是第一次被如此威脅生命的魔法給鎖定住,同時也是洛離第一次對我動武。

「我連那個東西什麼都不知道!」我對著她說。

「人類的命運。」

「命運?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洛離搖搖頭,像是在對一個無知的人充滿了無奈。

「你身上和她身上都有令人窺探的強大力量。」她笑了,笑的很讓我心痛:「你們兩個必須死一個,但我選擇了讓你活下來。」

「這個世界沒有免費的午餐,你從一個普通人在短短幾年的世界變成了一位強者,沒有任何血統的你難道就不奇怪麼?」

我愣住了。

要不是洛離提醒,我還沒有想過,我是怎麼成就現在這般奇跡,那可是別人整整十多年的成果。

「呵,人類命運與我何干呢?」我問道:「如果我不做出選擇呢?」

「死。」

「明白了,動手吧,如果我猜的不錯,不管我動不動手,隊長都會死吧?」

一枚小小的炸彈被我從暗地裡取出。

「你為什麼不明白!只要殺了她!你就能得到世上最強的力量!」

「但這種令我作嘔的力量,我可不接受。」

「我是一個孤兒,失去了家人之後,我只有隊長這唯一的家人了。」

「還有我啊!我也愛你啊!你為什麼就是不明白!」洛離吼道:「你還有機會!趁他們沒有發現到這裡,就此解決掉她!」

真是令我感動........

不過,就此為止了。

「洛離。」我說。

「你決定了麼?」洛離笑道。

「嗯。」我按下炸彈啟動器,道:「謝謝你。」

看著一點一點先是把我手炸掉的炸彈,我忍不住笑了,沒想到,我居然做了一輩子那群大人物的傀儡........

現在,也沒必要苟活下去了,至少失去了隊長的世界沒有半點意義。

「住手!」

洛離最後那瘋狂的尖叫是我最後聽到的聲音。

世界在一刻忽然暗了。

................

「醒醒……」一個柔柔的叫聲在我耳邊響起

我睜開眼睛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和燈。

「頭好痛。」我按著腦袋從沙發上坐好倒吸了一口氣。

我要幹什麼來著?

看著周圍這些既陌生又熟悉的緊湊傢俱,我就不由腦袋一陣發痛。

哦,對了。

我好像要去買菜了?

................(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