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二十四章 死馬溝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28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9


  我們翻過了好多座山頭,每一座看起來都沒什麼區別,好在還不算很高的那種。這時候,在左手邊出現了一塊只有岩石的山壁,刀刀說要從那邊往左繞過去。之後,前面的山頭就開始越來越高,岩石崖壁也越來越多了。

  在走過一片乾涸的亂石灘後,我們所在的地形顯得低窪了下去,兩邊是連續的山坡溝壑。刀刀停下來,對我們說:“這裡就是‘死馬溝’的入口了。”胖子打趣道:“哈哈,是不是這裡有很多死馬?野馬老了就到這裡來等死?”

  刀刀做了個怪臉道:“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呢!死馬以前肯定是不少,但不是自己到這兒來等著老死,而是意外摔死。”

  胖子不信:“哈,你少唬我了,就這地形,怎麼可能摔死許多馬?!”刀刀用手做出開槍打中胖子的樣子,得意的說:“哼哼!就因為看上去好走,但只要你騎著馬一直往裡行進,最後人和馬都非得死在裡面不可!”

  胖子不服氣的追問道:“不會吧,騎馬為什麼在這種地方必死無疑?難道有什麼貓膩?”

  刀刀指著“死馬溝”方向,介紹道:“這裡只是一個入口,往裡深入後,地形會變得越來越窄,越來越陡峭。轉入峽谷後,馬連轉身都很難做到了,不得不繼續前進直至高崖峭壁,但是那裡只有身手靈巧的人和山羊能夠通過,馬匹則會隨著蹄下的落石滾入穀底摔死。所以騎馬人進了眼前這個山溝,不及時回頭便必死無疑,除非放棄馬匹。”

  胖子明白道:“哦,所以叫‘死馬溝’,不叫‘死人溝’。反正我們連鐵馬也留在巴定了,倒不用擔心死馬。不過這峽谷峭壁的也挺危險,我就知道捷徑沒什麼好路!”

  “行啦,你就別抱怨了,快點兒趕路,還能趁早找個好點兒的宿營點。咱們幾個老爺們隨便往地上一趟就對付了,刀刀總要給她搭個帳篷好好恢復一下體力吧。”我當先走入死馬溝,胖子在後面追著我說:“嘿!你倒是瞎獻什麼殷勤啊?輪不到你!而且咱們小刀有那麼脆弱嗎?”我沒理他,只聽著刀刀在後面偷笑。

  剛進入死馬溝的時候,這裡確實就像一般的山溝,大跨度的溝底和小角度的山坡。可漸漸的兩邊山勢拔高,在幾個彎口之後,死馬溝已經變成了一個峽谷,兩邊石壁聳立,陽光很難直射進來。這裡的樹木為了得到頂上一點點陽光,使勁的拔高。留在下面的只有少數喜陰灌木,只有他們才受得了這常年的陰暗潮濕,陰風從峽谷前面一陣陣的刮過來,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此後,腳下的路也越來越難走,越來越狹窄,有時被石塊擋住都要跨過去,而不能繞過去。時不時的還要鑽個岩洞,但只是那種高大而短距離的。再走一段,我們開始覺得好像進入了高大的地下山洞,因為峽谷頂上的樹蔭擋掉了幾乎所有光線,我們都必須打著手電筒通過這一段。還好刀刀一直提前給我們做著地形預報,說這樣的地形不長,只有這一段。

  我心想,這地方不要說讓馬轉身了,往前小跑兩步也要蹭著。這時候,二子有些擔心的問道:“有些事情我知道不該問,但是像昨晚那樣的襲擊如果發生在這裡,只要地形利用得好,我們還是挺險的。”

  胖子點頭感慨道:“是啊!從昨晚開始,他們就算正式動手了,本想來軟的,結果失手打草驚蛇,後面就要對我們來雷霆的閃電行動才會有效。但也有可能會靜一段時間,一方面麻痹我們,一方面等待最佳時機,只要再來就是有九成九的把握。”他倒吸一口涼氣,又部分否定了自己:“不一定,他們也有可能採取隨時隨地的疲勞戰術,就看他們的人手情況了,咱們在明,他們在暗,太被動了!要是能多些情報就好了,現在必須隨時警惕!”

  二子的馬屁立刻跟上:“胖爺分析得真是太周密了,諸葛亮也就這樣!牛啊!”

  胖子消受了一半,還算清醒:“呵呵,少來,咱不吃這個,人家諸葛老亮說完,後面還會發兩個小袋子,我可沒有!”

  走著走著,頭頂上總算是有了一現光亮,這時我看到前面的山壁上出現了許多凹進去的地方,上面還有兩口老棺材,這種地方竟然也會遇見崖葬!可讓我更加驚奇的是後面,這後面整個的峽谷兩側,全部是裸露擺放的崖葬,上下各三層,一直延綿到視線之外。所有人都停下了

腳步,刀刀趕快解釋道:“別緊張,沒事的,我上次來也這樣,很安全!”

  胖子道:“沒什麼,這些個東西我們可不在乎。你看,那邊還有守陵人住的木棚子呢,要不要上去睡一覺?”

  我壞笑道:“哈哈,我看你是想上去驗證一下冥器的價值吧?”

  胖子昂首挺胸,正義凜然地說:“切,我們是有目的地的義士,又不是日本鬼子,才不會搞沿途三光政策呢!”

  “呵,好,大英雄請為先鋒!”

  胖子毫不含糊地大步走了進去,我們也一起進入了這段棺材峽,但悶油瓶還是對眾人囑咐了一句:“算計我們的人心難測。”

  大家的腳步都自覺的加快了許多,謹慎的留意著兩側的崖葬和頭頂,但涼風從後面吹來,脖子裡全是雞皮疙瘩。

  過了沒多久,我發現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為何覺得眼前的山石岩壁都在微微流動,卻又沒動。安靜的峽谷中,我只聽見後邊的悶油瓶腳下傳來一聲奇怪的“哢嗞!”聲,然後悶油瓶大聲喊道:“快跑!”

  悶油瓶這樣大喊大叫可是難得,其他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撒開腿就往前面狂奔。緊接著就聽見腳下傳來了越來越頻繁的“哢嗞!”聲,這聲音聽在耳裡很是噁心,我仔細看了一眼手電筒光中的地面,竟然是有東西飛快的從岩壁上湧到了路面上,薄薄的一層,而且好像是以我們為目標追的,這要是上了身准沒好!

  這時突然聽刀刀在後面叫道:“哎呀!”

  我下了一跳,以為她出事了,回頭一看,她還在奔跑,沒有掉隊,只是只是又悔又急的繼續喊道:“我剛剛才想起來,奶奶在過這裡時,先要到那棚子裡去點幾株香,祈求鬼放行!”

  前面的胖子叫道:“這些東西是從棺材裡爬出來的!你可害慘我們了!”

  棺材裡爬出來的東西數量已經非常龐大,整個峽谷裡迴響著一種悶悶的聲音令人窒息,跑在最後的二子已經嚇得急叫:“啊!啊!我們還是快回去點香吧!”

  悶油瓶也急道:“後面的比前面的多。刀刀,這斷棺材峽有多長?”

  刀刀說:“過了一小半了!對了,那頭也有一個小木棚!”

  悶油瓶大聲道:“快向前!胖子,你去點那頭木棚裡的香!”

  在這狹窄的路上,悶油瓶也無法繞過前面的人,生怕把岩壁上的東西弄的散開,只能拜託跑在最前面的胖子了。

  胖子應了一聲,就開始豁出命的往前沖,腳後甩上來的也不知是什麼,希望是泥土灰塵吧。情急之下,我把手指咬破,將鮮血灑出去,希望能有效果。可後面的悶油瓶對我說:“它們不怕,我已經試過了!”悶油瓶的正宗寶血都不管用,我也就別浪費徒勞了。可是後面的二子已經開始嚎叫,似乎是有東西爬上鞋面和褲子了。

  現在只有拼命地往前跑,腳下的“哢嗞!”聲已經密集成一片,每腳下去都是很響,而且還有些打滑,這最讓人害怕,因為跑的速度會降下來,可千萬不能被滑到啊,那樣就完了!讓我欣慰的是刀刀竟然還能跟得上,否則跑在最後的二子真就要絕望了。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真是有鬼嫌我們不恭敬嗎?!

  終於,我也看見了前面崖壁上的那個木棚,胖子肥胖的身體竟然能跑出這樣的速度,真是了不起了!他一步急停,險些摔倒,單手在木棚下的石臺階上撐了一下,但是上面似乎沒有那玩意兒。胖子連跑帶爬的上到木棚裡,一通翻找,還真的找出不少香來,胡亂拿了幾根,急忙掏出打火機點著。把手裡幾根點著的香往土盆裡一插,胖子又拿起幾根點著了,然後拿著跳了下來奔向我們。

  神奇的是,他和香的煙味到處,那種從棺材裡追來的東西馬上就讓開了!可香的煙味隨著風勢直往前方飄去,我們只好一個一個邊跑邊把點著的香往後面一個人手裡傳。一直等到那幾根香傳到二子手裡,我才算喘了一口大氣。可是二子和其他人的衣服上已經有了一些從棺材裡爬出來的東西,於是趕快拿香去熏,還好一熏之下,就都掉了。

  由於風勢不對,身後峽谷裡依舊有大量的那玩意兒湧來,只是不敢近我們的身。這時候我終於看清了,那是無數的小灰蟲子,一個個半透明的極其之小。就聽見悶油瓶冷冷的說道:“屍香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